分類: 情慾正義

上帝創造同性戀,可能就係為咗睇你班教徒有冇呢種大愛,愛上帝一切造物。而有幾多人做到?

而就著耶教團體發通告/指引有關同性戀的事情,通常一經媒體披露後,團體的反應是點?就係龜縮。好奇怪的一點是,發通告時就大搖大擺寫出各種理由,嚴正要求「不可帶子女前往觀看」;但傳媒一打黎問呢?就龜縮。試想想,即使你覺得媒體經常做 9 耶教,但如果你覺得發通告的理由理直氣壯,講真怕咩話俾傳媒知你的取態?點解唔正面回應?如果謹慎一點,大可在訪問中錄音以作記錄,即使他朝人地屈 9 你都叫有錄音做證。講到尾,就係始終係講唔過去話「我地歧視同性戀呀」咁咋嘛。呢 D 咪係「夠膽做唔夠膽認」既最佳例子囉。

道家者流與同性戀

同性戀人士一直係唔少基督教團體針對嘅對象,尤其是當佢哋提及到同性戀婚姻呢個議題,佢哋會努力咁由佢哋嘅經典入面索求反同性戀嘅觀點。但佢哋似乎唔記得咗,以佢哋經書嘅觀點去睇婚姻,其實得兩種:一夫多妻或者終身不娶,而且對近親結婚同收繼婚亦都唔排拒。一夫一妻一男一女結合,以及同性戀呢啲希臘羅馬風俗,其實都唔係《聖經》支持嘅。所以,佢哋亦只不過係斷章取義,拎有用嘅《聖經》章節嚟支持自己嘅觀點;不過佢哋係醒目嘅,因為至少冇去苛求希伯來先祖,指摘佢哋一夫多妻同亂倫,因為呢啲章節喺佢哋斷章取義嘅時候已經略過晒唔提(唓)。

有說為左政治正確,《美女與野獸》中硬加左男同性戀劇情,引起部份家長鞭韃。雖則畀細路知道同性戀嘅存在係唔會令到佢地變同性戀(即係我睇《美》係唔會突然接受人獸戀),但我對於呢種政治正確嘅行為真係感到萬分討厭。事實上呢種政治正確嘅行為就係另類嘅政治審查,完全係妨礙創作自由,一個現成嘅故事好地地硬是要加插啲「小眾元素」落去嚟顯示「平等」無疑係畫蛇添足。

我曾在香港、日本、台灣、菲律賓進行繩縳表演/繩縛拍攝,作為一個有繩模/繩手/自吊縛表演經驗的繩縛愛好者,我希望和大家分享一些建基於個人經驗、網上資料、以及跟繩圈業內人士所學到的知識,有關繩縛的一些想法。希望與大家可以多交流想法,令大家可以安全地享受繩縛,以及進行繩縛。如果大家是初體驗繩縛的話,建議找有經驗的繩手(起碼有施行是次繩縛內容的經驗)或親密伴侶比較合宜、亦需要使用合適的裝置及設備,在一個安全的地點去進行。

好似楊千嬋話唔撚畀個仔玩Elsa,又話鬧死佢,叫佢唔好,又話No,最撚恐怖既就係即刻做個app,搵個電話拎自己個仔張相同Elsa合成之後嚇鳩自己個仔。

英文既諺語入面,向來都有一句野叫做Once_in_a_blue_moon。根據牛津字典網上版

女女嘅吻無論幾粗暴,多多少少散發出一種魅惑嘅氣息,好似熟透嘅水果散發甜美香氣咁樣,耳邊係咁迴響住「嚟食我吖」咁樣嘅說話;但仔仔嘅吻無論幾溫柔,都有一種「我要食咗你」嘅感覺,就好似一隻獅子喺你面前,想要食你呢隻小白兔咁樣。

很多名人都不介意搞人地條女或老婆,可能貪其刺激,又或者有種勝利感,因為心理上很像戰勝了她本來的情人,他們亦從不介懷這些女人的身世。明代的《雪濤小說》中有句名言,「妻不如妾,妾不如婢,婢不如妓,妓不如偷。」搞人地條女或者老婆當然就係偷,吃不到的葡萄永遠不會是酸的,它們總是甜。

最近有位港大出身的幼師投身「援交」行業,引起了網上熱烈的討論,筆者不知道這位幼師的舉動,有沒有令你對性工作者的有所改觀,但對於「大隻廣」(化名)來說,卻令他忽發奇想,親自加入嫖客之列,由自己進行一次「社會實驗」,希望大眾可以關注嫖客的權益。

有關同性戀問題,作為信徒行為的是非判斷,其實宗派形成期間,從來沒有教義對之進行規範。正教脫出羅馬教廷,是因為聖靈從聖父與聖子而出的問題;馬丁路德脫出天主教,重點是唯獨基督。同性戀最多只可以看成宗派對信徒的個人行為作出詮釋性規範,可以說跟教義及核心信仰無關。

你自己鍾意淨係同男友搞,而人哋鍾意同一村人搞,只要人哋唔掂你條仔,睇落好似無衝突?其實不然。大家喺同一個Love_Market/ Meat_Market浮沉,一啲唔鍾意多性伴侶嘅女人,將「貞操」呢個盤古初開時根本唔存在嘅偽命題捧成一種道德標準、貨幣,將女人二分成「守婦道者」及「公廁」兩等

尋日細我半年嘅嫖客先生因為性生活唔滿足,瞞住女友第一次搵援交。點知最後淪落到要開曬女友msg畀我睇,示範畀我睇收到「掛住你」同「I_love_you」時應該點覆,解咗我月前收到當時重係男友嘅msg但唔識覆嘅謎。收人千八蚊,重要學好多嘢唔洗交學費,我都有啲唔好意思。

找不到性空間,簡單來講有兩大原因:錢和房間供應。蛋糕先將時鐘酒店這個Option刪掉,雖然價錢上實在很實惠,不過兩個人的情趣時間,2 – 3小時真的足夠嗎?另外賓館也不會考慮,隔音實在有點令人不好意思的感覺啦…

教會唔願意公開談性(又或者公開談、然後內容保守),文化因素都是一個原因。在儒家果種守舊的集體潛意識思想體制下,中國人表面斯文(保守)、內裡Open,形成了一種極大的文化拉力。但如果有少少文化內涵,睇過下金瓶梅(金瓶梅真正講咸野的部分其實很少,但一講就當然好到肉啦)、春宮圖,都知道中國人畫淫畫、寫淫字的能力都算是神奇頂級超卓(用文言文寫淫字真是用字精煉之極緻喎~)。

當住屋成本侵佔了年青夫婦生育下一代的資源和精力,所謂「自由市場」的價值觀,不論怎看都只是一種近乎「竭澤而漁」的掠奪行為而已。到頭來,這些身無長物、無兒無女的光棍將來由誰來供養他們呢?可見香港的房屋問題,又豈止「扑嘢」咁簡單?

頁 1 / 1012345678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