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情慾正義

女女嘅吻無論幾粗暴,多多少少散發出一種魅惑嘅氣息,好似熟透嘅水果散發甜美香氣咁樣,耳邊係咁迴響住「嚟食我吖」咁樣嘅說話;但仔仔嘅吻無論幾溫柔,都有一種「我要食咗你」嘅感覺,就好似一隻獅子喺你面前,想要食你呢隻小白兔咁樣。

很多名人都不介意搞人地條女或老婆,可能貪其刺激,又或者有種勝利感,因為心理上很像戰勝了她本來的情人,他們亦從不介懷這些女人的身世。明代的《雪濤小說》中有句名言,「妻不如妾,妾不如婢,婢不如妓,妓不如偷。」搞人地條女或者老婆當然就係偷,吃不到的葡萄永遠不會是酸的,它們總是甜。

最近有位港大出身的幼師投身「援交」行業,引起了網上熱烈的討論,筆者不知道這位幼師的舉動,有沒有令你對性工作者的有所改觀,但對於「大隻廣」(化名)來說,卻令他忽發奇想,親自加入嫖客之列,由自己進行一次「社會實驗」,希望大眾可以關注嫖客的權益。

有關同性戀問題,作為信徒行為的是非判斷,其實宗派形成期間,從來沒有教義對之進行規範。正教脫出羅馬教廷,是因為聖靈從聖父與聖子而出的問題;馬丁路德脫出天主教,重點是唯獨基督。同性戀最多只可以看成宗派對信徒的個人行為作出詮釋性規範,可以說跟教義及核心信仰無關。

你自己鍾意淨係同男友搞,而人哋鍾意同一村人搞,只要人哋唔掂你條仔,睇落好似無衝突?其實不然。大家喺同一個Love_Market/ Meat_Market浮沉,一啲唔鍾意多性伴侶嘅女人,將「貞操」呢個盤古初開時根本唔存在嘅偽命題捧成一種道德標準、貨幣,將女人二分成「守婦道者」及「公廁」兩等

尋日細我半年嘅嫖客先生因為性生活唔滿足,瞞住女友第一次搵援交。點知最後淪落到要開曬女友msg畀我睇,示範畀我睇收到「掛住你」同「I_love_you」時應該點覆,解咗我月前收到當時重係男友嘅msg但唔識覆嘅謎。收人千八蚊,重要學好多嘢唔洗交學費,我都有啲唔好意思。

找不到性空間,簡單來講有兩大原因:錢和房間供應。蛋糕先將時鐘酒店這個Option刪掉,雖然價錢上實在很實惠,不過兩個人的情趣時間,2 – 3小時真的足夠嗎?另外賓館也不會考慮,隔音實在有點令人不好意思的感覺啦…

教會唔願意公開談性(又或者公開談、然後內容保守),文化因素都是一個原因。在儒家果種守舊的集體潛意識思想體制下,中國人表面斯文(保守)、內裡Open,形成了一種極大的文化拉力。但如果有少少文化內涵,睇過下金瓶梅(金瓶梅真正講咸野的部分其實很少,但一講就當然好到肉啦)、春宮圖,都知道中國人畫淫畫、寫淫字的能力都算是神奇頂級超卓(用文言文寫淫字真是用字精煉之極緻喎~)。

當住屋成本侵佔了年青夫婦生育下一代的資源和精力,所謂「自由市場」的價值觀,不論怎看都只是一種近乎「竭澤而漁」的掠奪行為而已。到頭來,這些身無長物、無兒無女的光棍將來由誰來供養他們呢?可見香港的房屋問題,又豈止「扑嘢」咁簡單?

如果有人同我講,佢到廿六七八九歲臨近三字頭都仲係無「經驗」,我會首先問佢有無拍過拖。無嘅,我會話呢種叫「情有可原」,我會致以深切慰問,與及無限同情;但如果有,我就會覺得呢個人唔多健全、唔係咁健康咁樣囉。

得罪講句,Sex work 唔係work

一個人要幾冇得揀,先至要去做呢一份工?而竟然用幫助嫖客婚姻,幫助毒撚,做老師都係出賣情感去類比?

最近在同性婚姻的討論上,明光社的同工提出多元授權書的概念。他們聲稱︰「以授權保障緊密關係,能同時保障婚姻以外的各種緊密關係的權利,而非只狹窄地照顧同性伴侶的權益。賦予授權人與受權人的身份,迴避了修改現行婚姻制度的爭議。而多元授權書由政府推動,亦減少各種散亂層面的行政費用及擾人程序。授權人被賦予更大的選擇權──授權對象、受權人數、授權範疇、授權時效,而政府各部門須要承認受權人的身份,並給予與授權內容相應的待遇。」

無視慘過歧視——雙性人

如果說LGBT_(Lesbian,_Gay,_Bisexual_and_Transgender)被社會歧視,I就是被無視的一群。I是什麼?I_stands_for_Intersex,亦即是雙性人——出生時同時擁有男性和女生的性徵,既非男、亦非女。

仲記得有一次某師弟破完處inbox我話覺得好撚失望。第一次望到真實嘅女體,佢先發覺原來patpat可以咁大,大到好誇張,但個胸又不合比例地細,而個乳暈係啡色而唔係粉紅,仲要大過波板糖。唉,少年真係後生,你唔係以為有豐乳就一定有肥臀吧?其實有大pat就幾可肯定會有象腿,仲可能會有啲橙皮紋添。

女同對抗傳統觀念

我女友乜太的雙親是極為傳統的人,不懂什麼是女同性戀,只知道女兒要跟男生一起組織家庭,才會有幸福快樂的生活,然後生兒育女,老來有他們照顧等這些很可笑的推論,不管乜太怎樣解釋、說服和解釋,其雙親也只會不斷重覆那些「論點」,對,就是聽不明白也不想去接受這眼前的事實,然後不斷「灌輸」這樣下去會後悔的觀念。乜太說其雙親要跟我談談,甚至要找我母親談談,可笑,我什麼人都不怕,更何況想找一個我最討厭的人跟我談?乜太問如果下次我上去她家時,她雙親問我,我會怎麼辦,沒怎麼辦,我就繼續做我自己。

《得閒炒飯》談及多類型愛情的可能――同性戀,異性戀,雙性戀,姊弟戀,母子戀,父女戀等。社會給愛情加予不同的標籤,有些視為正統,理所當然,有些則視為異類,怪誕悖理。但它們不都是愛情嗎?為何要有正常與否之分?《得閒炒飯》也提及社會性別定形的問題。

頁 1 / 1012345678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