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情慾正義

上鹹網是人權

一覺醒來,明明昨日還能夠登錄的良心網站ThisAV,一夜之間成了香港大學學生止步的禁區,封截的原因是色情(Pornography)跟裸露(Nudity),奇哉怪也。接著我嘗試登錄其餘主流十八禁網站,例如youporn.com跟tube8.com,發現這兩個網站也因被分類為色情、裸露、片段分享(Video Sharing)、性行為(Sexuality)、女性內衣及比堅尼(Lingerie/Bikini)等等而遭到封截。香港大學學生的網絡自由遭到非政治性的干預,想來想去,也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現在循新學制入學的新生,其中多有十八未滿,故校方投鼠不忌器地狠下殺手,將其餘法理上已屆成年的學生的上鹹網權利也一併剝奪。

A片才是封閉想像力的真正元兇。依稀記得那些年戰戰兢兢的日子,躲在洗手間靠著植入式胸圍廣告和超凡入聖的聯想力將想要的主角套入其中,斷層的畫面配上性感的脫星或鄰桌的女孩,一分浪漫兩分情慾七分怕突然有人發現你在舞刀弄劍。可惜對A片的探索將這種愛慾流於表面,軀殻於屏幕之上此起彼落波動連綿,將想像力和萬千生命,扼殺於彈指之間。

講述整形手術的韓國電視節目《Let美人》出了變性人美女鄭妍希,香港有線電視同類節目《魔鏡我最靚》其中一位接受整形的主角Natalie,是即將進行變性手術的跨性別人士。Natalie強調自己100%是個女孩,認為出生時的身體是一個錯配,希望能像其他普通女孩子一樣生活。

即使她們能成功當回自己,這個社會上的目光,之如人妖這種稱呼,其實也就在一定程度上對她們有負面的評價。近日來泰國變性女星在香港及東亞頗受關注,但實際上風評不甚友善,若放諸於更多平凡的換性人士當中,她們受到的誤解更多;結果在這樣的社會環境下,她們仍舊抬不起頭做人,生活亦改善不了多少。所以,除了在制度外,我醠主張應用社會上的性(gender)去考慮人的性別,並非只在生理上去定奪。有性別認同障疑的人,其實也只是社會上普通的男女而矣,並沒有麼值得大驚小怪。

Pricasso從舞台表演「Puppetry of the Penis」中得到靈感,表演中演員把他們的陰莖和陰囊扭來扭去來演戲,他便想到用自己的陰莖畫畫。自2005年起,他在多個不同場合和節目表演,參與過世界各地的成人展覽。這次澳門成人博覽中,除了展出他過往的大型作品,他也為入場人士即場畫肖像,更把繪畫過程錄影下來,燒錄成DVD連畫像一起賣給客人。

扮裝皇后(drag queen)在西方已有超過100年的歷史,就是男人打扮成女人作表演,香港的Queen Collection則成立了十年。不少人都會以為扮裝皇后是易服癖,又或是性別認同方面有問題,Queen Collection成員Co Co表示,扮裝皇后與性取向和性別認同完全沒有直接關係,雖然他們當中有成員是同性戀者,但異性戀者同樣可以成為扮裝皇后,情況跟CD (cross dressing)類似,但因為帶表演成份,打扮比CD更誇張,而他們卸下裝扮後,又是普通的男人了。

而我不知道誰是水菜麗

覺得平日性商店或網購買到的震蛋性能和形狀一直沒多大變化,已經相當沉悶?今年亞洲成人博覽有參展單位展出多種新款震蛋,包括結合手機應用程式的多功能震蛋,以及顏色、形狀獨特的創新款色。

馬賽同性戀 視迷好失落

上帝差遣左佢既僕人蘇穎智牧師呼籲眾生,要為全世界耶教徒爭取可以公然攻擊同性戀者既言論自由。佢認為只可以係講台上講、會堂上圍內講自high係唔夠既,一定要可以係公眾場合 sm 你先夠皮嘛。佢話 「只有牧者和在講壇上的言論受保護並不足夠,『我寧願同我嘅兄弟姊妹一同面對,一同受苦』」:明明係鞭打緊人,但又自己受苦。咁唔係極樂 sm 係咩?

罪與無罪

馬賽的女同關係乃是最受非議一點。做第三者,是不道德;對像是同性,是為不倫。不德又不倫,在TVB決定道德習俗的香港哩民港女市場中,乃是萬惡,所以樂易玲為免公司資產沈船,也要急急拉她出來多做一場消毒戲。「訪問」固然是避重就輕,一切都是「一切已經過去,以後會專心投入工作」,然後就是梨花帶雨,表示自己「任性」,「傷害」了很多人。

性保守的獵巫行動

馬賽承認同性戀情,聲淚俱下地表示自己「做錯了」,並表示自己已經「斬鑬」。這使我想起阿嬌爆發床照事件後的態度,拍床照/擁有同性戀人都是無涉道德的,她們卻依循同一套SOP,清一色地先否認,撇清關係,然後痛哭,反省,向公眾道歉,如同自己犯下道德重罪般。香港娛樂圈真是非常矛盾,一方面強迫藝人遵守一套極保守的道德標準,另一方面又肆意偷拍、跟蹤,拷問明星的私生活,犯下侵犯他人私隠的道德過錯,以滿足一部份觀眾的窺私欲。結果,圈內人全都必須是貞潔的聖女,圈外人則被成為偷窺這群聖人私生活的罪人。

巴黎 - 反對同性婚姻組織「全民示威」週三在法國國民議會大樓前,放雞示威,但沒有解釋原因。組織表示本來他們打算放450隻雞示威,但最終根據現場影片,就算連推帶踢也只能放了40隻雞示威,動物權益組織和憲兵奉召到場捉回雞隻。四名示威者當場被捕,而示威造成4隻雞死亡,但無人傷亡,動物權益組織強烈譴責示威組織者。法國早前通過「全民婚姻法 Mariage pour tous」,允許同性戀人結婚,然而反對者則是用類似法文句式「全民示威 Manif pour tous」成立組織,企圖反對法例通過。

141與性工作

乍聽來,141似乎對性工作者來說是不錯的平台,令他們有機會宣傳自己。但實情是141壟斷了香港的色情市場,頻頻剝削性工作者,之前就傳出要求鳳姐付費,否則就會派寫手在141裡唱衰性工作者服務差,甚至有性病,於是鳳姐只能無奈地每月付出大量金錢避免聲譽受損。

以惡法閹割人民這種現象在當今世上甚為普遍。大概有三個層次;第一,心理層次,連人民的性幻想也要壓抑(如北韓看AV就要殺頭,或中共對性資訊作出屏蔽)。第二,生理層次,禁止某些性接觸,例如肛交、同性性交,或是近年在歐洲甚極具爭議的最低合法性交年齡等。第三,經濟層面,限制甚至禁止與性需要相關的消費,例如瑞典的性工作刑事化。是次打壓性工作者宣傳平台的行為,顯然屬經濟層面的閹割。

人們是那麼像豬群

話說有一隻小豬,牠生下來時全身是藍色的。其他小豬一起排擠牠:「你看看你自己!哪有豬是藍色的?你是一頭怪物!要麼你就把自己弄回肉色,否則就別想跟我們一起吃喝、一起遊玩!」藍豬被同伴孤立,牠很傷心,只好孤獨的生活著。

脫肛的控訴

孩子總要長大,大學生談戀愛,不准不准還得放。青春的少男少女需要嚐禁果,像變色龍需要交配,天經地義,合情合理。然而,主人吩咐他,專心食蟲和蟋蟀,交配的事情以後再想,還跟他說,到你把自己裝備得強壯威猛時,任何雌性都必然會向你投懷送抱。於是他很壓抑,連進食也失去心機,連爬行也肢體無力,終日都想帶囡囡返屋企,成了神交郁達夫的爬蟲。受盡現實煎熬的他知道帶囡囡回來是遙不可及的春夢,因為他的主人沒有錢,負擔不起多養一頭變色龍的代價,最多只能帶他到外面店舖,在別人的籠的朦朧的催情燈下嫖一次半次妓。爽一下,放肆一下,就得歸去那自瀆的空間。人可以自瀆自慰,變色龍的四肢短,總不成用舌頭或尾巴來舔自己的私處——結果他脫肛了。

頁 11 / 12123456789101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