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情慾正義

脫肛的控訴

孩子總要長大,大學生談戀愛,不准不准還得放。青春的少男少女需要嚐禁果,像變色龍需要交配,天經地義,合情合理。然而,主人吩咐他,專心食蟲和蟋蟀,交配的事情以後再想,還跟他說,到你把自己裝備得強壯威猛時,任何雌性都必然會向你投懷送抱。於是他很壓抑,連進食也失去心機,連爬行也肢體無力,終日都想帶囡囡返屋企,成了神交郁達夫的爬蟲。受盡現實煎熬的他知道帶囡囡回來是遙不可及的春夢,因為他的主人沒有錢,負擔不起多養一頭變色龍的代價,最多只能帶他到外面店舖,在別人的籠的朦朧的催情燈下嫖一次半次妓。爽一下,放肆一下,就得歸去那自瀆的空間。人可以自瀆自慰,變色龍的四肢短,總不成用舌頭或尾巴來舔自己的私處——結果他脫肛了。

保守者的畏懼

保守的人要「企硬」,永遠有無限的藉口,就算是說不過去的藉口,仍然為他們所用。廿一世紀的基因改造食物是違反自然的,現代人打著科技進步的旗號推動它的發展,是人心不古,道德淪喪。換幾個字眼,二十世紀的安全套是違反自然的,現代人打著醫學昌明的旗號推動它的發展,也是人心不古,道德淪喪。起源難考的火藥也是違反自然的,現代人打著正義之戰的旗號推動它的發展,同樣是人心不古,道德淪喪。公元前的龜殼占卜絕對是違反自然的,現代人打著預測未來的旗號推動它的發展,完全是人心不古,道德淪喪。既然自然的界線模糊難辨,而人類文明的向前邁進,又必然跟群山百川林木大氣的原始性有衝突,一件發明或一種觀念是否違反自然,就根本是一個偽命題,因為以違反自然為控訴理據,其實無異於批判著全人類。

為了她,從來不喜歡讀書的我,開始努力的溫習;為了她,從來不在意功課的我,開始認真的做功課;為了她,從來考試不溫書的我,開始在考試前每天回學校溫習。因為她,這一個十幾年來從來沒有認真讀過書的懶人,忽然努力起來,最後大學一級榮譽畢業,成為了畢業生代表,讓曾經看不起我的人都大跌眼鏡。在畢業生代表致詞的時候,我說了我的過去,也說到了在大學裡,我因為一個人刺激到我要發奮的決心,結果走到了今天,然後就是勉勵大家要找到自己的目標然後向前衝之類的廢話。

【本網訊 】來自兩岸四地的同志團體週日在彩虹中國論壇中交流中華地區同志平權運動的發展,期間香港代表指出本地同志運動的一大阻力是來自基督教右派的反同行動,有參加者發言要打倒明光社,但有跨性別人士認為明光社只是缺乏安全感,同志應給予明光社更多的愛。

結婚,只是一個儀式。為日本人辦理「驚天地求婚過程」的婚禮顧問也說,現在的男人求婚的時候,其實很少會使用《戀愛世紀》那個年代,木村拓哉飾演的片桐哲平那種,我想,將來若果你已經變胖,或是屁股已下垂,我也會和你在一起的說話。婚禮顧問指,如果說太長遠的話,很多女生都沒有辦法想像,將來會是怎麼樣。所以,如果談到結婚,其實大家就得要有心理準備,愛不愛,也許真的不是最重要的東西。

長長的影子

我倆的影子,也許永遠都不會重疊,永遠不會合併在一起,全因你情願錯愛,情願亂愛,也要跟別的女孩的影子靠近,因為,你認為要跟她們一起,才算是正常的戀愛。其實我們,也可以正常的戀愛。雖然我不知道,當你吻下她們的時候,會不會心動;雖然我也不知道,當你在鎂光燈下演出的時候,會不會因為女聲的歡呼聲而感動;雖然我沒可能知道,當你跟她們發傳情短訊時,會不會感到一刻疲累,但我知道,你的心的的確確的因我而牽動過。

歧視,沒那麼簡單

  批評就能以言入罪? 有人早已屢見不鮮一而再,再而三的指他們所作的只是單純的批評,而不是歧視。其實 […]

頁 12 / 12123456789101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