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編輯手記

我只是七百萬人的其中一人。每次想起這幾年的經歷,心中都不好受。

當年我讀大學嗰陣(十六年前好似係),有個唔知咩會來HKU,話呼籲人哋驗血捐骨髓,我嗰陣未試過俾人吉(吉靜脈呀),一吉我就暈左,負責幫我抽血嘅護士話係血管敏感,掂下個血管壁就會血管收縮,血唔上頭就暈,暈低就會有血上頭就會醒。

適逢佛誕,羊頭佛學會方丈巡例鳩噏一下,話說是日蘋果日報大篇幅報道放生變放死,鼓勵以素食代替。素食的確能免去殺生,但小動物眾生仍處輪迴,眾生處於生死輪迴的問題未有因而解決,以素食代替放生,只是折衷做法。

輔仁聯同Can同埋塔巴,我哋今次嘅做法,係首先繞過曬所有出版社同埋大書店,輔仁媒體有限公司就係出版社,網絡就係其中一間書店,Can同時負責整本畫冊嘅出版工作,包括催我哋交文、排版、聯絡印刷廠、統籌付運等等,呢個部份佢係受薪,即係本書就算賣0本,斷斷續續呢大半年佢都唔係白做,呢個係我作為投資者負責嘅部份。

身為狀況外嘅路人甲,見到有人貼呢張POSTER出來,我第一個反應係做乜撚野,然後SHARE左去自己FB度。到而家我知道左,呢個係一個社會實驗,可能我唔係DESIGNED嘅被觀察嘅對象,但我呢下亂入,的確係參與左呢個社會實驗。

網上有一位以「李生」為名,簡介只顯示「細b」的FB用戶,分享蘋果日報報導該案的新聞時以「底我啲兄弟打你」為引子,懷疑可能與犯案人士有關。

深夜無眠,在面書上閒逛,偶爾看到了Sony Cybershot的廣告,因為Cypershot這個名字,回想起十二年前Sony一部後無來者的經典之作。Sony Cybershot DSC-F88,中學時期親父送贈,藍色版本,自此用來記錄生活和解悶;時間是2004年,那時候手提電話還是8310,黑白芒,有得聽收音機已經算好勁,更不可能會有手機影相這回事。

菜園村、苦行,係一個切入點,到今日,我都認為呢個切入點係好的,好有人情味,好落地,將冷冰冰既「浪費幾百億公共財唷」,以人文關懷既角度去吸引大家。除左呢D悲天憫人野,反高鐵運動仲有好多大家未必記得既野,畫工精美既傳單入面有詳盡既數字、社運人士每日努力不懈走訪各大持分者(例如政客、學者、專業團體)吸引支持、在各大媒體(包括社交媒體)宣傳等等,呢D實幹,都令我好感動,感動既係,大家真係為左一樣公眾利益去做好多野。

天津大爆炸:如常的一天

今天天津大爆炸,面對中國災難,曾經在大學搞國事學會的我,如常希望以國家興亡既角度廢UP兩段呃CLICK呃LIKE。可是,我便秘了。

係呀,無野好講

17日清晨旺角遭清場後,下午開始陸續有群眾相繼前往支援,本人亦開始擔任後勤鍵戰,至晚上面書上傳出旺角成功光復、群眾高歌《光輝歲月》之消息,誤以為大事已成,直到深夜才方知不妙,原來所謂光復旺角,不過是成功於彌敦道-亞皆老街十字路口以南路段重新駐紮;然而,彌敦道-亞皆老街十字路口乃是重要戰略據點,其佔領範圍連帶波及四方,面積雖小,意義卻遠比直路大,此乃人所共知,失去十字路口,旺角佔領格局面目全非。

Facebook 全面癱瘓???

F5 都爛埋,畫面都仍然係呢個~

其實大家係咪想成功?定係彼此畫個地盤「鞏固群眾支持」巧威威到頭來都係 9 做就算?看來其實做港豬先係最表裡一致:真係做緊心中相信既野。

網絡找到的圖片,只為廣傳方便玩家:)以暗為例,不斷打「暗之亡靈塔」內的「黑石之魔塔」就有機會得到上述的材料。如果是普通的防禦姿勢,吃一直兩星滿技史萊姆就夠了。舉一反三適用於不同屬性。

網絡年代,讀者同時是編者。自從討論區興起,到現在人人都有社交媒體帳號,人人都你朋友的資訊來源。在這個生態之下,傳播資訊的方法與以前截然不同:傳播圖文訊息,已經不侷限於傳統報刊「徵集 - 印刷 - 發行 - 購買」的商業模型,任何人都可以開BLOG 開WORDPRESS,資訊可以立即公諸於世,訊息傳播不是靠單向的發行,不是靠被動的訂閱,而是靠讀者閱覽後的行為:在FACEBOOK 的年代,就是「分享、讚好、評論」。

【突發】《與馬共桌》

今天與馬共桌,知道這隻神獸近期「收咗皮」,網上無人講、網下無人吼,證明港人善忘無極限,亦很欣賞此上一代神獸依然面不改容保持美白,所以特別收養了一隻,送給我阿媽的女兒,既做善事,又可以「氹」阿媽的女兒開心,提前送中秋禮物。

頁 1 / 5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