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機場第三跑道

民運人士劉山青先生今日於《香港獨立媒體》評論網站撰文,指印度德里機場為取代有問題的「雷神 AutoTrac I […]

反三跑運動為何怎樣也「搞唔起」,當然我也有責任。坦白說,機管局的權貴在過程中機關算盡。從包裝成「發展–保育」矛盾、自做假諮詢公關騷,到早跟一眾過去保育運動友好的團體落手。這場仗,其實一早就輸在射_前。

在廣場的直播畫面上,大家看見代議士不再問問題下去;屏幕中的陳偉業提出修訂案,大台隨即呼籲「宇宙大苦行」。數眾人跨過三層圍欄,舉備衝進議事堂去。可是,慈母力擋,議會外的捲閘隨隨拉下,眾人無功而還。隨後,群眾自發走到馬路上,將議會的道路重重包圍。最後,撥款通過,一眾權貴經地鐵隧道逃走,咀角上掛着一絲恥笑的臉容。

5年前的一個六月,一群人看見了第三條跑道工程糖衣背後的不盡不實,便成立了《機場發展關注網絡》。來自不同背景的我們,花了無數個晚上去尋找及參考資料,將勤補拙;從中央圖書館找到赤鱲角機場工程的前世今生,到研究由環團迫出來才公開的航道及空域文件,我跟這班人從機管局的人口中的Interest Group,漸漸成為媒體及公眾認定,以環保角度以外反對第三條跑道的倡議團體。

要是香港機場早日有完整的中場客運廊的話,就算在「紅閃」情況下已降落的飛機都可以停靠登機橋,不會導致約40班航班於滑行道苦等的事件。而在「紅閃」警報除下後,地勤人員便能即時於登機橋處理航班。

小弟搞反三跑,間中都會難免向國泰航空開拖。皆因呢間航空公司越嚟越垃圾之餘,仲要越嚟越土豪。國泰一切所在所為,其實都係香港文化同命運墮落嘅寫照。

淺談三跑的禍害

相信大家都知道,機管局是透過私人集資的方式籌集1415億,計劃由行政會議拍板通過,當中繞過了立法會的審議。以下兩個比喻,可以扼要地反映支持和反對第三跑雙方的看法。第一個是從機管局的角度出發:一對情侶在蘊釀「發展」的階段,感情事自然要低調處理,否則太早曝光的話「見光死」的機率便會很高。即使要諮詢,也要找個可信任的「自己友」。所以有不少情侶在戀情初期也是發展「地下情」,到發展成熟的階段才再公佈。反對第三跑的立法會議員和市民,一是「電燈膽」,一是情敵。如果要成功發展,避開他們的打擾是無可厚非的。

三跑一直極具爭議,相關環評的司法覆核仍未完成,甚至在計劃公佈後,有調查表示約七成受訪者認為三跑未有共識,不應倉卒上馬。筆者不諳三跑中的複雜技術議題,而林超英或前民航處處長林光宇已多次重申空域問題未解決,現行跑道仍未飽和等觀點,本文不欲再贅述。然三跑事件為了避開監察繞過立法會的做法,將開極壞先例,而特首梁振英與中共官員在雨傘革命後,逆民意的舉動變本加厲,多番大放厥詞,其言論不在解決分歧,而在挑起社會矛盾,使人民走向兩極(polarisation),原有的政治秩序(political Order)遭到破壞,造成社會混亂。不論政改方案通過與否,或者港府是否有真正的民意授權,其管治模式將續向獨裁之路前行。同時,在政府管治威能不再時,香港正式進入由威權主義的中國政府支撐與操控的時代,港人期許的理性的公共空間或將失去,難免使人憂心忡忡。

自2011年至今,所有和理非非反三跑的道路,幾近走盡。包括我們曾參於諮詢期間提出意見、參與機管局的論壇、游說不同的政客、多年來集中攻擊機管局誠信問題,又於 2012 及 2014 年的環評審核期間,發動「一人一信」,甚至是多年來透過傳媒提出空牆/空域的問題。

四年前政府強推第三條跑道,本網絡與東涌及珀麗灣居民,於東涌及荃灣做過街站及簽名行動,甚至七一開街站,拿著旗幟參與遊行;而大大小小的廣告登報,環保觸覺、人人監機會友好亦做了甚多次,本網絡亦就登報內容提供技術意見。欲亡羊補牢的話,重回舊路真是有效之法?

「三跑」除不能應付未來發展的需要外,也不可應付突發事件。港雖無暴雪,但一旦發生意外,大量走私水貨日以繼夜湧入,沒有興建足夠購物設施的有形及無形的經濟損失恐怕便不止千億。港電力及電話網絡收費不廉宜,原因分別是利潤管制協議及中資搶奪香港流動電話頻譜所致,建「三跑」做保險,愈起愈蝕,也可作如是觀。

用公帑興建的一號客運大樓,將由主力服務轉機客的國泰及其聯盟航空公司霸佔,然後屬於其他航空聯盟的航機,則被推往新的客運大樓。新的大樓比T1更不方便,更擠逼。其他航空公司使用新T2及T3,要用無人列車連接出T2入境設施及T3登機橋,不方便之餘,這對於乘搭非Oneworld航空公司的旅客公平嗎?

香港與廣東的空域問題,因涉及兩地政府及航空「利益」,十分複雜,實在難以克服。兩位前任民航處處長林光宇和樂鞏南,都提出這道「空牆」將大大限制香港飛機升降,如果沒法解決,三跑的效益將成疑,因此不應死撐上馬。前天文台台長林超英更認為,因為空域限制路不通行,三跑不能建,建了也沒用,所以「放下三跑」吧。

找幾個年資較淺、知名度較低的黨員,公開質疑黨內大佬如單仲偕之流的言論,乍看之下甚有敢言直諫之勇。但是,質疑了,然後呢?看看下期立法會選舉的日期(2016 年,就是下年,一個很敏感的時間),再根據民主黨的黨性,大可以作出一個合理懷疑:他們不過在扯貓尾、做齣戲。

查單仲楷及其民主黨名單於 2012 年以 40,558 票獲得港島區議席,而敬陪末席的王國興則得 27,336 票。如 2016 年要把民主黨完全踢出香港島,則起碼要民主黨手中搶去 13,000 票。比照 2008 年的結果(甘乃威名單得 39,808 票),可見三四萬之數為民主黨基本支持者。

公民黨人才濟濟,擁有強大的法律資源,積極以法律行動為民請命,不論為民為己,都有利無害。不過,雖然公民黨以堅持法治、捍衛公義等立場自居,但近年如雨革、光復等社會運動上,法律支援卻不大積極。雨革期間,有人衝擊立法會,陳淑莊公開贊同律師團拒絕幫助的決定。連黨員曾健超被七警毆打,公民黨的態度卻是出奇地軟弱。

頁 1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