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實踐夢想

作為一個食女專家,曾經有人問我:「乜你成日食咁多女,你唔厭既咩,乜唔係條條女都一樣嫁咋咩? 咪一樣又係個d野。」

兼職平台應用程式Goget今日於香港正式發布,用戶之間可以貼出及接任各種工作,包括購物、送貨、做家務、派傳單等,GogetCommunityBuilderGeorge表示希望大家賺外快之餘,透過平台建立人際網絡、共享知識,用戶間既可請人又可為人工作的平等關係,形式一個守望相助的社群,留住人心。

文道刺青阿明的徒弟之一,二十二歲的新晉紋身師Debbie入行一年,已定下其特色dotwork風格。她知道自己不擅長讀書,幸其父親不期望子女飛黃騰達,支持她追尋興趣,她讀完中四後毅然離校轉而學習紋身,以最喜愛的藝術為職業,一樣能有穩定收入。

從他們口中,我才知道他們對於甜品鋪的熱情不只於飲食上,還在這個新地方上。這個鋪位以我所知,至少轉了三手,三手都是做甜品,到他們手上,才主力做班戟cafe。上手鋪主也給過他們不少意見,也試過有客人像我一樣和他們吹水吹到凌晨,可以食到有中環高級餐廳質素的甜品,而售價差不多平一半,附近小丸子每天都長做長有人龍,而他們,最希望的是開拓更多客源,做好自己。

打工就完全第二回事,睇錢份上係最健康不過既方法。當然作為打工仔之前大家都係一個人,做咩都要有返咁上下負責任同有返少少熱誠。但係始終你都係出賣緊你既技能同時間,就請你要好好管理返自己既收入同回報了。所以當大家差唔多畢業,甚至出左黎社會都好。除左學識左行業需要用既技能同知識之外,仲時時刻刻緊貼行業市場既消息,知道而家呢行既從業員既skill set係點,咩公司比較好發展。

細說香港的青年劇場

當我們將民眾劇場的理論套用於青年劇場時,我們便會發現,當香港現行的青年劇場模式,總會令劇場和青年人的距離愈來愈遠。

阿明形容紋身改變了他很多,以前只掛住玩、日夜生活顛倒,紋身令他投入工作,更重要是沒有再做壞事。「紋身可以好專注做一件事,我呢世未試過咁專注做一件事。」比起以前,他說紋身賺的錢少一點,但不用整天擔驚受怕。

走進Ink_Tattoo_Studio北京魂刺青紋身師Jan_Kwok的工作室,被一片黑色裝修包圍,四周是他的油畫作品及各種收藏—《異形》、《鐵血戰士》、《哥斯拉》模型,黑膠唱片、畫冊、漫畫,到處是面具、尖刺、骷髏骨的圖像或實物,Jan將這些他喜歡的事物融入設計中,西洋畫的底蘊混合中國水墨畫效果,創出獨有的暗黑風格紋身。師承北京師父的他,指香港年輕人不夠專注練習,紋身技術追不上大陸,但贏在創意。

八十後兄弟Brian與Andre化遲到的悲憤為力量,用兩年時間游走各港鐵站搜集資料,創立電話應用程式Pokeguide,教用家在哪個車卡哪扇門下車,走哪條電梯或樓梯能最快到達出口,並即將擴充功能,指示最快到目的地的出口及轉車路線,下一步便是推出世界各地城市版本,目標是成為Facebook、Whatsapp那樣的國際知名品牌。

DieorhappyTattoo紋身師阿寶八年前因夾band認識Elvis成為情侶,現分別擔任獨立樂隊Instinct_of_Sight主唱及bass手,去年Elvis跟隨阿寶入行成為紋身師,兩人分別走oldschool及newschool風格。在紋身及音樂路上,他們在不同方面發揮,又一同為追求理想努力。

500k不夠開發團隊用?出去幫手接一點生意回來吧,替商業夥伴(aka收友情價而從來沒有合作過的「朋友」)做一點案子吧,我們要向投資者負責的,每年的業績最好不要負那麼多。

早上伸手索取報紙的他、黃昏在街角拾紙皮的她,相信大部分人也不願多瞟一眼。他/她那對瘦骨嶙峋的老手、那雙歷經風霜的瞳仁,像有說不完的故事,你可曾願意坐下來聽聽這班「老友記」的經歷?現年25歲的陳浩民(Herman),比你我更關心這被社會忽略的一群,他不單會細聽他們的故事,更坐言起行,創立了社會企業歷耆者(Eldpathy),透過模擬高齡體驗衣活動,讓人們更了解長者的需求與難處。

25歲的IVE畢業生Kelvin會考9分,中學時為老師頭痛的搗蛋鬼,現時為廣告工程細判頭,半夜帶隊於街頭掛橫額,平均月入二萬七千元,並獲得老闆及團隊信任,工作愈接愈多,訣竅是老實勤奮、一絲不苟,運用過去經歷所得的技能,包括打機也派上用場。

新晉紋身師Classic Tattoo的Ryan曾任室內設計師四年,不滿在香港做設計要鬥cheap又要對客人言聽計從,轉行做紋身師後取回創作主導權,很快建立其獨特的暗黑古典風格,堅持只紋自己覺得美的圖,並花大量時間與客人討論甚至吵架,以做到最美、最有意義的作品。

BSD_Code_and_Design_Academy創辦人及技術總監Nickey_Khemchandani是香港教育制度下的失敗者,學生時逃課在家中自學電腦,在職場上平步青雲,終與友人創立公司,教在職人士及青少年編程、網頁設計、網上營銷。學歷在他眼中只是一張紙,請人從不看CV,自身經歷讓他體會怎樣教學最有效,「香港的教育方式必需改變。」

娃娃身驅看天下

鄭啟文自小的脊骨發育不健全,軟弱無力,身型也十分細小,不能走路,需要長期坐輪椅。他人生的道路不好走,但卻披荊斬棘殺出一條攝影路。由於行動不便,他拍攝時不能隨意上山下海,因此較多在城市取景;他喜歡記錄社會時事,卻無法擠在最前線,因此他會退後一步、以另一個角度去看事情。正因為他身體的缺憾,構造了他獨特的攝影風格。就如前年的雨傘運動,當人人都記錄人群最前端一幕幕激烈的畫面,他卻站在人群後面,以相機描繪參與者一切細膩的情感交流。

頁 1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