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產業經濟

香港——最適合做雞嘅地方

我有個朋友,佢叫阿玲,係一個30出頭嘅中女。

以年計的長線睇,升穿十年大三角形是利好訊息,但二月時跌穿拋物線上升軌,短線(幾個月甚至一年來講)卻是一個利淡訊號。

香港代表呢?青年新政在4月1日宣佈解散,d100大班宣佈回封咪回加拿大,這些都似乎某程度上成真了。

毛記葵涌(1716)昨日上市,高見$11.5,然後返覆向下,今早低見$4.0

黃子華開show,同樣超額認購,但抽中左飛轉手高價賣出的,就成為一班估計係無飛在手想睇show人士眼中的過街老鼠、討厭的黃牛黨,

經濟學的基礎原則並不是「價高者得」,而是作「最有效率分配」,所以即使不是以價格作為競爭標準,只要有人定出追求的目標,經濟學仍能判斷出何種方法最有效率篩選出競爭的勝利者──所以想推翻經濟學的左膠們,我想你們要失望了。

打倒黃牛黨!

黃子華尋晚二度出post炮轟香港每次有concert/show嘅時候都會出現如此亂局,亦痛斥黃牛黨嘅行為係剝削咗表演者嘅辛勞同fans嘅支持,從中獲利。更呼籲大家罷買黃牛,寧願啲位空咗都唔想黃牛漁人得利。

睇財經新聞,成日聽到今日恆指點點點,大市氣氛好弱,又或者恆指連升幾多點,大市牛氣衝天。講者有心無心將恆指等同大市,唔算錯,但不是事實的全部。

應該係,除非唔係。恆指由2016年低位的一萬八千五百點左右一直上,最高升至近三萬三千五百點,升80%

金價在2011年高見$1,900,跌穿拋物線上升軌後返覆向下,七年後的今日仍然在$1,300左右徘徊。見到金價跌穿拋物線唔走,七年後仲蝕緊三成多,何必呢?

拋物線上升,鬼佬叫parabolic_move

毛記呢次集資額唔多,同時出現超額認購1200幾倍,正所謂「細細粒,容易食」,莊家炒起上來無難度。(3月21日截飛,3月28日掛牌)

李嘉誠退休

我舊時成日都唔明白點解有D都唔係好賺錢既行業都要拎係手。但係後尾我先慢慢發現,李嘉誠既目光可能真係放得好遠,佢做果D深入民生所需既生意,或者想得到既,除左利潤之外,正正就係數據。佢會從呢D數據,徹底了解到呢度既人口既需求同口味轉變,呢個可以令佢更清楚了解係地產項目入面,究竟應該買邊D地,發展邊個地方。如果我既估計無錯,李嘉誠可能早係二三十年已經玩緊依家講到上天既大數據,並且不斷去壯大佢既事業王國。

各方討論、政客也提倡派錢,社交媒體的黃絲藍絲完全一致,只有零碎聲音反對,可謂自從2014年佔領運動之後,香港人聲音最團結一次,連黃毓民也說這個時候反對派錢的議員是「政治自殺」,我完全認同。反對的人理據都不外乎政府可以用作更長遠的扶貧或是投資,在正常情況下,這個建議是很好的,但又有否想過我們這一代根本不會再信任政府?既然不信任政府,為什麼不可以還富於民?

不少同志朋友都對隨緣說,究竟他們有沒有經紀人,究竟有沒有告訴他們,如果不是那幾個寫電視group 的基佬對他們有性趣,他們根本不會有今天。有同志在網路留言說:「呢兩條友仔,以為自己紅少少,就唔理邊個係佢fans。唔係基佬FF佢地兩個,佢地有咩價值?所以話,上天好公平既,有樣既,就冇腦。思維仲係停留緊係認為基佬見男人就會即刻除褲強姦佢既程度。如果唔係見你眼耳口鼻都生啱位,先望多一眼咋。唔係大隻又唔fit,都唔會望第三眼啦。」

早幾個月正值樂壇頒獎禮,最常見到係有網民話樂壇已死啦,以前啲歌好聽好多:之後又有人會話而家啲新歌手我真係唔識呀,真係一蟹不如一蟹。喂,你聽都無聽過啲新歌手唱歌,梗係唔識,唔知佢唱得好唔好聽啦。樂壇點解死死地呀?因為你都唔聽新歌,啲新歌手又唔係做神功戲,無人聽人哋點算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