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產業經濟

UberEATS的經營手法我不以置評,但它們送餐的速度及手法則日漸求其懶散,我地經營者已無從估計它們何時出現—首先希望大家明白,使用UberEATS等App落單的顧客都可能在「高峰時間」買食物,當餐廳本來已有堂食顧客,我們再接外賣單時,為免延誤時間要「車手」等,我們只好盡快完成外賣單,以減少負荷。

話說有間廣告公司,叫Whoareinvited,幫新世界維港泳,搵左班社會知名人士同埋明星,其中一個係我本人好欣賞嘅歐鎧淳,佢哋影左輯相。

大陸假鈔猖獗都唔係新聞,原來呃錢招數之多,失魂半秒都會中招。

商業和政治令建築不純粹。到底設計者可以單純做一件好事嗎?看看兩個筆者頗喜歡但卻被政治和商業賦予了多一種意義的新建築,如何令我對於自己一直憧憬的未來突然感到十分無力。

悶聲發大財

一切既有關道德、宗教、政治等等既敏感議題,都係所有商人都會諗盡辦法去敬而遠之的。就算係已經極度劃時代,走在最時代尖端既科技產品,都肯定會避忌呢樣野。科技產品,要不斷同時間競賽,所以一向要步步為營,如果唔係隨時即刻玩完。就算強如iPhone,佢都唔會突然之間發左神經,加推有「卍」字符號既機殼,或者話推出一個新既app,係可以搵到全世界邊度有得安樂死然後收費最平的。

註冊會計師與執業會計師

註冊、執業、三年、四年、考牌……這些入行前必定聽過入行後未必了解的神秘詞語代表甚麼,我就簡單解釋一次。

我唔係未試過,我試過安份守己,日搏夜搏,賺得果一萬幾千,我試過,但政府果班PM,對上果班vendor呀,佢地識programming識UX咩?佢地只係左手交右手,拎少少時間,判上判上判就不停係度賺大錢,咁叫公平咩!你出去問下啲IT狗,是但問一隻IT狗,問下佢地想要啲乜野!

呢間野嘅月餅廣告,30秒就講4次「家人」,但係打風返工出咩意外,邊個養你頭家,佢就好似唔太CARE。

精品咖啡雖然賣的是文青態度,但是價值卻不是窮書生,當中精品咖啡的表表者BlueBottle最近成為最新一隻的獨角獸,因為全球最大的食品集團雀巢約以五億美元收購BlueBottle三分之二的股權,即BlueBottle最新的估值為七億美元。

更何況響氣候暖化底下,秋天其實只等如夏末,秋天衫響冬天著可能仲適合,換言之你而家九月中就賣定11月尾嘅衫,駛唔駛咁有市場前瞻觸覺?

現在連上網找一些娛樂,說明是給香港用戶的,可是看到的內容,就根本不是給香港用戶的。

「裸辭」的誔生

呢個原本係一個大陸網絡用語,但詞義抵死到肉,更重要係冇其他詞語可以代替,於是政治立場可以放埋一邊,畢竟大家都唔願意用「未搵到下一份工就辭職」去代替「裸辭」,​用2個字代替10個字,​賺左,​香港既核心價值就體現係呢度。

若遇上港鐵車務事故,乘客只需要撳吓手機,就可以查閱其他交通工具的資料,Citymapper更會顯示我地發佈嘅故障消息,等大家計劃行程時,可以預算繼續搭MTR係最快嘅方法,抑或中途改搭其他交通工具。此外,我地亦會同Citymapper合作推出「動態受阻路綫圖」,故障影響的範圍便一目了然。

人係短視嘅,就算有個先知同班貨車佬講佢哋幾年前收到嘅小恩小惠日後要十倍奉還,都唔見得有人信。創科公司用新科技嘅「一次過」成本比較大,但網絡令佢增長快,效率高,所以必然係要靠龐大市場去將佢嘅優勢盡情發揮。香港喺大時代嘅經濟體系之下,七百萬人口嘅市場真係蚊滋咁細,網絡科技嘅優勢相對好細,所以如果唔同中資企業合拼,其實真係唔知有咩好 do。香港嘅創科公司北望神州,係經濟環境嘅必然,除非你要同錢作對。

你在香港,決定網購,本來就賤過地底泥。送貨的大晒不特止,而且客服不夠人手好像是常態。他們喜歡什麼時候來就什麼時候來,霸你四小時時間是基本(什麼下午二至六,晚上六至十,就是四小時)。他們的四小時就好寶貴,你的四小時就一點也不值錢。都算了吧。你想不「幫襯地產霸權」轉往網購嗎?另一個霸權,送貨霸權在等你。

看到創意電視廣告、燈箱海報,不禁疑惑:「廣告人的創意,到底是怎樣來的?」早在80年前,廣告大師楊傑美已提出答案,以五大步驟,概括創意的生成。創意,是有基本原則的,只要熟練程序,就可以生產創意。1939年,這道公式首度發表於芝加哥大學研究生的廣告學課堂,1965年集結成書,成為許多創作人的聖經。縱使時移勢遷,傳統廣告開始沒落,全球營銷模式數碼化,楊傑美的創恴方程式,仍歷久不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