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產業經濟

不要跟最近火得熱哄的閱文比較了,什麼《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大家都在看在談,是不是「一個劇本」?一個人一個月要做行政工作、場記還要寫一個劇本,這個人一天要上幾多小時的班才可以把工作完成呢?然後還可以夠膽說「有糧出有MPF 有戲拍」叫福利,這種人渣老闆,會吸引什麼人幫他們呢?

美國自由職業者工會FreelancersUnion是美國的一個非營利組織,擁有超過35萬會員,於2001年在成立,組織為其成員提供醫療和牙科保障等,而今仍在不斷加入其他服務,還要跟政府相關部門洽商,希望立法保障自由職業者的工作,避免不公平的待遇,還有向世界各地推廣行業的資訊,並倡導法例及建立行業規范的貢獻,成為各國建立相關組織的典範。

加價就會唔食煙?

加煙稅係咪真係可以令人去戒煙呢?我又唔覺喎。由我細細個有印像開始一包煙賣十幾蚊(嗰陣報紙檔仲有散裝煙賣),到後嚟29、39、50、55、57咁加,升幅拍得住樓市,但咪一樣仍然係周街煙民。冇錯,每次啲煙加價都有一班人話「佢再加我就戒」,喺我以前讀書返便利店兼職嗰陣好多成日嚟買煙嘅人都咁講。但結果我啱啱做嘅時候係39,到後嚟我走嗰陣就算賣到55,佢咪一樣每日過嚟買煙。

智能電話市場接近飽和,手機在功能上的創新已漸漸走到盡頭,蘋果和Google成為這場科技戰役的贏家。下一個科技戰場將會是智能家居,那間科技公司能攻佔你的客廳,便是新一代科技市場的霸主。Sony和微軟曾經幻想用遊戲機打入客廳,不過遊戲機價格昂貴,除了死忠玩家外一般家庭不會買,此路不通註定失敗。早兩年Amazon異軍突起,靠著智能喇叭Alexa殺出藍海,高規格的大喇叭才買二百美元,吸引不少科技發燒友買來玩。去年推出的低價Echo和Dot,才買幾十美元一個,一時間差不多人手一部獨佔市場。

從國際視野看男人叫雞

視妓女為不違法的多處地區(包括香港),當地法律並不容許經營妓院,可是以各種型式經營的變相「雞竇」卻很多,例如巴黎紅磨坊附近的酒吧、巴塞隆娜的會所、香港的邪骨場與就地正法的日總會等。

香港成為國際乞衣港

乞衣在港發展成為一個國際集團,在街上不只是一些來自中國大陸的乞衣,還有一些西方國家的人士在乞食,這些西人外表雖則不同傳統我們既有概念的乞衣外觀,因為他們是衣著整齊,沒有病痛,甚至是外表和旅客一樣,不過當中會掛著一些名牌,上面寫上中文和英文,大意是自稱旅遊人士,想環遊世界,現沒有水腳,希望繼續旅程之類所以行乞。眼見一個西人,每天都站在灣人行人天橋,背著背包掛上名牌,站著數小時。這種類型以往在港很少見,但近年成為一個港式特色般。另一種當然是傳統的行乞人士,外觀大多數是有殘缺,操普通話,寫上簡體字,有時候是個人,也有是家庭式行乞。

耐唔耐就會有啲所謂嘅模特兒或網絡頻道主播,被揭發從事性工作兼職,網絡上好多人,包括我fb 上嘅朋友,都會群起恥笑之。我有無份講埋一份?好老實,都有嘅。但有時諗多兩諗,就會對佢哋多兩分嘅尊敬同埋憐憫。

情還情,商還商,方逸華在主理無綫電視以及邵氏兄弟時,並未有見樹,甚至是讓這兩大影視娛樂企業倒退。邵氏兄弟曾經是華語電影中最成功的電影公司,但在她主理時,發展並無長足,甚至是停產,只是近年偶有作品,但無復當年之勇。而在電視行業方面,更見其遠見不足,魄力明顯不及先生邵逸夫佈局和遠見。

我們看這十大Gadget中,美國的產品佔了五位,日本則佔三位,中國和韓國各佔其一。美國在產品創新和科技應用上依然是龍頭位置,短期內仍然難以取代,當中商業和技術上創新不是省油的燈,要說這個國家走下坡,還是有點心理安慰打嘴炮,科技大國之路依然牢固。而日本即使近年被亞洲對手如韓國及中國挑戰,但是基於根基雄厚以及產品的精細工藝及創意能力,仍然可以與其他國家爭一日之長短,並非如外界想像中的末落科技大國。

「限梵令」亦都唔會好似「限韓令」咁,多少會影響到幾個專食中國人水嘅商家佬。頭先問過下啲天主教徒,梵蒂岡入面連間紀念品店嘅店員都係神父、修士、修女嚟,佢哋嘅「收入」只有教廷出畀佢哋嘅零用錢,話知你冇生意佢哋都係食咁多著咁多。唔止紀念品店,根本上至教宗本人,同埋梵蒂岡政府(a.k.a. 教廷)入面大部分人都係神職人員或者係修士修女。在俗僱員唔係冇,咪就係瑞士衞隊、警察同埋消防,仲有啲其他僱員咁,但僱主都係教廷囉。

第一樣我想講嘅係準時呢樣嘢,亦都係全份報告入面最有趣嘅其中一個地方,因為報告入面,UberEATS嘅準時比率竟然只係得20%,而我覺得消委會呢個實測嘅數字絕對唔會有錯,因為UberEATS響送餐準時呢方面真係可以好災難架。

舞蹈學校拖糧早已經不是新鮮事,本人任教過的兩間舞蹈學校都拖過我糧,一間是14年前的事太久遠就算了;另一間是最後有出糧給我們這一代開山元老,但之後就換了一批年資淺一點的導師,還一拖拖了半年糧,只是員工和老板關係「良好」而沒有反目,這群導師之後亦沒有一個有再在那教了。

有關大陸叫雞都可以用支付寶,坊間都有好多討論,但其實響技術層面都仲有嘢可以補充下。首先除咗講果位係經濟學教授而有個爆點之外,響大陸可以用支付寶叫雞根本唔係咩新鮮事──即係本身KTV、桑拿、骨場全部都可以收信用卡架啦,加埋支付寶收費又有乜奇?真正有影響到嘅應該係「向西村上春樹」果類企街個體戶,但亦唔好諗支付寶可以解決佢地收假鈔嘅風險,因為只丙要嫖客堅持用現金都吹佢唔漲。

閱文上市唔夠兩日,市值達到九百億。陳啟宗嘅恒隆1972年上市,現在只達三百幾億,如果以陳啟宗思維嘅話,恒隆真係可以收得皮。仲要閱文無一帶一路,只係中國大陸玩都夠。係咪陳啟宗唔夠吃苦所以唔及閱文,定係閱文唔夠國際視野先可以有九百億。

呢種地下經濟活動,係因為無數據既關係,係好難計入去呢個所謂本地生產總值呢種宏觀經濟指標。所以我唔知道經濟系教授講緊呢樣野果陣,係咪已經準備向有關當局提示,要將呢一忽從表外入番去變表內,以反映經濟既真象。呢個,唔係講笑,係歐洲最近無野搵野黎做既大趨勢黎。曾經有統計局為左可以將GDP計入食毒品同埋叫雞既私人消費開支,進行左大量既估算:

雞蛋上的密碼

「3」是代表什麼呢?其實3的確存在,它不是香港那樣代表有時會斷線的電訊商,3也是養殖的一種代號,卻是當中最差的待遇,為Cage_rearing,廣東話稱作「籠裡雞」。這些雞一輩子都被困在狹小的雞籠裡,吃喝睡和生蛋都在無法走動的空間裡進行,是不人道的養殖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