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產業經濟

雖然我知道做緊的是《愛回家之開心速遞》,但裡面的角色同關係我完全唔熟悉明白。不過大概的梗我還是意會到的,那個用了N次的整人但最後被人整番轉頭劇情冇話好或者唔好,只是看編劇同演員點樣去發揮。我一路看着看着直至周嘉洛飾演的金城安帶住一部TBB機頂盒回家,接下來就是其他家庭成員一人一句的推銷那部機頂盒的好處同用法。

筆者曾於5-6年前入行,任職3年前線地產代理經紀,經歷過政府由完全無限制改變成「3辣招」所謂遏樓市的政策,令香港樓市成交大跌,樓市升勢並不代表成交大增,筆者及後轉職其他工作幸好避過而現時樓市冰封的困境成功置業,香港人的無奈必需跟著這個遊戲地轉,因為不跟隨只會令大陸慢慢吞噬香港,所謂自己香港自己買,香港人還需努力面對現實。

經驗何價

在通宵航程中,偶爾派野收野期間,空服都會話「馮生想要咩?」、「馮生想飲咩?」,到派早餐時佢仲係咁問, 我忍不住問佢“Why_you_have_such_good_memories?”

年青一代背負著沉重經濟擔子,要養妻活兒又要供養父母,對薪酬福利及晉升機會有較高的期望。他們不會考慮長期同你做兼職,且不求大幅加薪「挨騾仔」。相反,不少退休人士選擇繼續工作不是為了糊口,而是希望保持適量工作,維持身心健康,同時服務社會,達致逐步退休。相對地,他們較易接受彈性上班安排,亦不甚追求升職加薪。

其實,都只不過在出賣某些東西。有的人,出賣的是時間;有的人,出賣的是身體。更甚者,出賣良知,出賣人格。活到中年時拋棄年少所相信的價值以換取高薪厚職,這些人,在香港地少見嗎?既然本質上都是出賣一些自己認為可以出賣的東西,為何要一決高下。比贏了那又怎樣,大家都只是在這世間生存而已,再多過數十年都是要蓋棺的,只不過在人間有不同的經歷罷了。

夾糖舖本應在兩個月前便結業,原本老闆兩公婆都想趁租期完約的這個機會退下火線,安享天倫之樂。一位從小到大都到那裡夾糖的女生聽到這消息時,心裡萌生的第一句說話是「D人咪會無糖食?😱」,於是在膽粗粗之下便決定「頂黎做」。經過短短一星期的訓練,剛剛畢業的女生就接下了十五年歷史的招牌。

這兩天,在網路廣告,尤其是beauty的朋友,都在問一個問題:為甚麼這個廣告可以這樣子出街。我第一次看到這廣告的時候,是來自這雜誌。這雜誌拍男明星,應該爐火純青,有丁點常理的人,都不會讓這些照片出街。

用畫筆繪出對夢想嘅堅持

安琪和安盈是一對95後的姐妹,兩人從小喜歡繪畫,高中選科時卻因家人的期望選擇理科。2014年的夏天,妹妹安盈剛考完DSE,因為一份不感興趣、煩悶的暑期工,決定與姐姐攜手創立品牌「豹吼山莊」,出售自家設計的產品,將興趣化作職業。

Emilia嘅plan由八蚊美金去到四十美金不等,值唔值就見人見智啦,我覺得呢個世界,明買明賣,當你地班友,又要睇又要罵,咁點解唔好好利用呢個勢去順便搵下錢,就算科學家都會搵下點樣儲起行雷啲電啦,將負面嘅嘢化為錢唔好咩。

我爸還在世時,牙齒不好。但我沒有太理會,因為他好像會「自己搞掂」。而他搞掂的方法,就是返大陸整牙。

世人總是蓋嘆喬布斯的天才,把蘋果公司從邊緣拉回來;但你有無聽人講過,有人會欣賞那個東拼西湊而建立山寨小米帝國的雷軍?聽聞雷軍也在計畫將公司上市,我也想看看,那些自慚形穢的中國人會不會說:「你是妒忌人家創業精神吧?這年頭誰不是抄來抄去,人家上個市你就妒忌了?有本事你也抄給我看看吧。」

動漫節乃Giffen Good 實驗

神奇嘅係幾間劏水魚店生意好到要打蛇餅排隊,我就喺側邊黑人問號.jpg。

呢兩年,我只係覺得電子貨幣只係做左面個層,由只有八達通及幾張信用卡嘅付款系統外,居然連手機品牌都想自立門戶去發展付款技術,其實都幾可笑。要記住電子貨幣本身都係貨幣系統內運作,除左有政府認可法定信貸機構,根本唔應該做到咁繁雜或交畀其他非主要金融業嘅私人機構負責。繁多嘅選擇,最終係導致維持系統嘅成本轉駕係消費者身上,及個人資料管理漏洞,反而有害無益。

自己書展自己救

我是一個會去中央圖書館的人,但我不會借書,因為我讀書一定會做記號,所以我一定會買書,而我去圖書館是因為中央頂樓的非外借大型書籍,那些攝影集我看得津津有味。而書展,如果說展後的浪費是共業,我不反對,但最錯在誰?

撇開這些話題,毛記上市其實可以作為一個教學的題材,特別是針對中學生或者一些大專以上學生,因為對他們來說毛記是他們成長的一個記憶,在此上市一事上學習的話,更用易入腦,而且毛記的行業也非常貼地,學生容易明白,總好過你問中國稀土行業發展,真係識條毛咩。而且更好的是毛記的上市文件已經上載到港交所的網站上,只要下載閱覽,非常方便。

呢班趕上咗香港繁榮尾班車嘅世代,始終都係最有消費力最肯駛錢嘅族群。所以啲人成日話搞新媒體、創意產業只能主打細路,又話100毛係年青人嘅奇跡,我諗佢地真係搞錯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