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產業經濟

「萬通數碼電訊東主阿K指,他不看好iPhone未來的行情,直言中港同步發售的新政策是錯誤的決定,因為這令手機失去神秘感,炒風不再,影響整個亞洲地區銷情。」

早兩日科學園在天際100搞了一個ElevatorPitch的比賽,參賽者真的要在電梯內以一分鐘內向評判Sell自己的產品或者服務,看看評判最後如何選擇是否接納。我當日雖然沒有參加,但見場內的參加者頗為緊張,因為由地下上到一百層,真的要只有約一分鐘時間賣他們的橋。

香港樓價

今日突然想搜集一下現有關於香港與其他國家/城市樓價比較嘅資訊。我寫嘅分析盡量簡短,希望睇圖咩都明曬。如果你覺得香港樓價貴已經唔洗討論,你當我整合下d資料方便你同外國朋友解釋/證明香港樓價真係咁貴。

中環中心的愛國買賣

李嘉誠家族早年被指壟斷香港經濟命脈,他本人多次否認並很勞氣話會撤資,但是每次講撤資他總是對港投資,單是多年來在港的地產買地起樓、電訊行業一直進取等,一直發展香港業務,可謂有增無減。直到有人做了香港特區的首長後,情況開始轉變,過去五年,李家的投資明顯放慢,投地減少,在中國大陸的資產更一路賣出換真金白銀,但李嘉誠卻多次表示並不是撤資,甚至寫文方擊等等。但可謂口裡說不,身體卻很誠實。

「即時跟蹤訂單」擺明係見到其他公司有呢個功能,你加返入去你個系統入面,懶係勁咁,同iphone8有無線充電係同一個道理嚟,係咪應該掉返轉話你終於都有啦?另外話加入食物相片,咪又係抄人哋,uberEATS無咩?同埋點解你個app無得預訂外賣響稍後時間先送嘅,要人上返去你個網站,同埋你有好多嘢都叫人上返去你個網站,咁我想問你個app用嚟做咩架?

政府入股後,一些負面影響是會出現,例如在創新上可能會放慢,因為好自然是政府有關董事會要求跟緊一些政府推出的法規,但是法規往往是落後過科技的創新,因此會使到創新科研或者方法會因此被拖慢甚至未能出現。這是對企業的競爭能力是有所損耗。

不禮貌?有什麼所謂?早兩天,隨緣看到這張卡擺鋪,我問他們那張白金卡需要什麼資格。原來你需要的資格是:年費7800港元一年,而且需要百萬年薪以上,抑或是持有1200萬以上的物業。原來,有這種收入的人,在這些人眼中,就是愛看這種沒禮貌沒質素的廣告嗎?

大家就會開始當佢地係娛樂圈既藝人一樣,慢慢去探究究竟佢會唔會嫁入豪門,釣金龜婿,又或者突然入左中環搖身一變成為公關主任,郁一郁口就年薪過百萬之類。過往就已經有咩怡怡呀,珠珠呀。當然少不免又要講網民點樣鬼哭神號,而且又有咩繼任人選等等。

大家掛住做網路廣告,出事既,就係大家用最低既預算,要得到最大既效果。呢種講求CP值既狀況,其實已經係各方面,影響我地既生活。喺台灣,有文化人討論台灣既食店,賣點來來去去,都係CP值高。所謂CP值,即係性價比,cost performance。其實,由細到大,屋企人都會教我地,呢個世界,邊有咁大隻蛤乸隨街跳,亦都應該有聽過,好野冇平、平野冇好。點解而家,大家又會追求CP值既呢?

咩叫最好既地產廣告?

隨緣有一個朋友,都好像他們一樣,兩個人,專業人士,加起來月入十萬,總是羨慕那些可以每個月廉航去日本食好西的人。他們的生活,就像這雙男女:兩家人月入7萬死慳死抵,幾年去一次旅行,一年看兩次電影,儲到一百萬首期加兩邊屋企人首期先上到車。

琴日係黃絲雨傘革命紀念日,飯民就喺金鐘搞anniversary,用製霧機搞到通度都係水氣,扮放催淚彈,真係玩到無嘢好玩。我諗陳議員都覺得件事好錯,喺呢啲對香港民主運動咁重要嘅日子,佢就選擇更務實咁默默紀念,就係去銅鑼灣心燒食堂食個靚沙律

UberEATS的經營手法我不以置評,但它們送餐的速度及手法則日漸求其懶散,我地經營者已無從估計它們何時出現—首先希望大家明白,使用UberEATS等App落單的顧客都可能在「高峰時間」買食物,當餐廳本來已有堂食顧客,我們再接外賣單時,為免延誤時間要「車手」等,我們只好盡快完成外賣單,以減少負荷。

話說有間廣告公司,叫Whoareinvited,幫新世界維港泳,搵左班社會知名人士同埋明星,其中一個係我本人好欣賞嘅歐鎧淳,佢哋影左輯相。

大陸假鈔猖獗都唔係新聞,原來呃錢招數之多,失魂半秒都會中招。

商業和政治令建築不純粹。到底設計者可以單純做一件好事嗎?看看兩個筆者頗喜歡但卻被政治和商業賦予了多一種意義的新建築,如何令我對於自己一直憧憬的未來突然感到十分無力。

悶聲發大財

一切既有關道德、宗教、政治等等既敏感議題,都係所有商人都會諗盡辦法去敬而遠之的。就算係已經極度劃時代,走在最時代尖端既科技產品,都肯定會避忌呢樣野。科技產品,要不斷同時間競賽,所以一向要步步為營,如果唔係隨時即刻玩完。就算強如iPhone,佢都唔會突然之間發左神經,加推有「卍」字符號既機殼,或者話推出一個新既app,係可以搵到全世界邊度有得安樂死然後收費最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