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產業經濟

樓盤位處車公廟站的「溱岸8號(The Riverpark)」,官方網站內的動畫中,畫家對樓盤的感覺,竟然與紐約和倫敦掛勾,令人嘆為觀止。讀者可看看城門河實景,與紐約哈森河及倫敦泰晤士河比較,然後自行判斷。

「山寨」,在國內發展,可能還可以,但是長期發展,卻並不長久。騰訊近期的確有走出去的概念以及實際行動。其中一款手機app名為WeChat相信會是該公司的一個試驗能否以自身技術打破過往中國公司走出去都未能全功的咒語,在硬件上成功的有華為,但軟件和服務上暫時未見有成功的個案,至少在國際市場上屬響亮名字,騰訊是否成為第一個?

筆者是Muffël Store 的熟客,促使今次想訪問她的,除了是這個座落於工廠區的舒適店面,還有她那與眾不同的做生意態度。猶記得Muffël Store 初開業時,筆者於她的網上留了一條圍巾;當時她開價一百。後來上到去欲取貨時,她主動說了一句:我剛發現葵涌廣場賣$80,我平俾你。沒有如某大超市般聲大多於實際地大肆宣揚其「最底價」,卻切切實實地做了。

雷曼爆煲前幾個月,原來其公司會計師Ernst &Young已知雷曼利用會計工程 “repo105” ,掩蓋其真實槓桿,令投資者以為其財務在次按風暴下仍然穩健。到現時為止,美國証監仍無起訴任何人。

金朝陽集團銅鑼灣「曦巒」,物業代理的宣傳冊子,強調「金三角」這賣點。筆者活在香港多年,聽過無數有關銅鑼灣的形容詞(例如:都會、尊貴、核心地段、商業區等),就是未聽過銅鑼灣存在這樣的「金三角」。

領匯式霸道

領匯,已成為本港地產霸權的圖騰,「尋味」活動絕對是火上加油。瘋狂加租下,無數小商戶結業已成事實,連房屋署於荔景邨的屋邨辦事處都不勝領匯貴租,被逼搬走,真的十分可笑,但荒謬得令人笑不出。何以領匯能夠如此霸道?小弟尚且以三組數字簡單說明。

向甚麼說「不」?

當大家一面倒的批評《盛戰》所推銷的只不過是外表裝潢,沒有注重內涵,但我們所追求的是甚麼樣的內涵呢?個人主義成功滲透大眾的意識,我們有更多新穎的產品玩意滿足個人喜好。與此同時,我們卻仍渴望找到伴侶共同生活。從物質消費到新興宗教,都鼓勵從個人感覺出發,以「我」為中心尋找生活的樂趣和意義──即使社會的發展和工業化卻相反地將人更緊密地連結起來──我們卻越趨自我中心,在發達的社會中越感無助和孤獨。如果我們不反思社會上出現了什麼問題,不了解人的需要如何被扭曲和現時的社會制度如何跟人類發展脫節,我們就不能走出這充滿矛盾的死胡同。

告別新都城美心大酒樓

將軍澳最後一間大酒樓 – 美心大酒樓終於告別恆基新都城中心商場。「有關舖位將會進行整改」在中國,整改就是整頓改革的意思。原來美心舖位將會「執位」。恆基將來會否「間細」舖位,只讓新酒樓承租美心部分樓面,把餘下位置分租給名店,以吸引更多中國遊客購物團,並增加租金收入和商場營業額呢?

居屋街坊小店的死與生

其實那種一堆居屋圍著一個商場的,絕大部份是房委會興建的居屋屋苑;而那些有很多街坊小店的,叫做「私人機構參建居屋計劃」屋苑,特點是商舖是賣斷的,這些商舖會在物業市場像一般舖位一樣成交。自置舖位的可能性,令很多PSPS屋苑仍然有不少平民化的小店能夠生存。

領匯「尋味時光」令人討厭之處,在於它一邊迫死街坊小店,一邊販賣小店風味。那種虛偽真的去到一個無恥的地步。「尋味時光」腰斬,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技術性小勝利。真正的重點是把屋邨商場街市以利潤最大化為目標經營方式變回以提供服務為目標,這條路還是很漫長,因為現在的香港政府的邏輯,地產金融業的利潤才是硬道理。或者可是這樣說,整個香港本來就一直在領匯化。

當整群人的飯碗都連繫於這些中國遊客身上,商場和餐廳敢向這些中國遊客說不嗎?「自由行」為香港經濟雖然帶來一定貢獻,但問題也逐漸浮現。長此下去,中國遊客只會為商場形象帶來「負資產」,加上香港地聲討「地產霸權」的呼聲此起彼落,商場將會逐漸不受香港人歡迎。而一旦中國遊客逛厭了這些商場,就會毫不留情的離去,加上香港人的厭惡情緒,令商場「變相預支」了未來的營業額。

最離譜的不是樓價,而是新世界將「清水房」變成「代理站」,透過地產代理企圖禁止參觀示範單位的人於清水房拍照,無視政府對「一手樓銷售」的規管,更視市民的消費者權益如無物!政府若不嚴肅整頓這類「蠱惑招數」,地產商將以層出不窮的手法,避開政府對「一手樓銷售」的監管,法例將變成「無牙老虎」,市民權益亦無法得到保障!正所謂「有圖有真相」,發展商安排睡房作代理與買家的「會客室」,變相將參觀者拒諸門外,亦企圖以此方式作為「禁止拍攝」的合理理據,此舉實在有違「公平、公開、公正」的市場原則。政府既然有決心立法規管「一手樓銷售」,若不嚴厲打擊這類「蠱惑手段」、「走盞位」,向有關地產商作出嚴重處分,只會令市民覺得政府繼續「放生大地產商」,助長地產霸權。

正當領匯房地產投資信託基金(0823.HK,簡稱「領匯」)大搞人文宣傳而被人挖苦調侃之時,原來候任特首梁振英所屬的戴德梁行曾經「促成領匯首項在港的商場物業收購」。戴德梁行在網頁明言:「DTZ戴德梁行香港投資部藉著在地產市場上的前瞻眼光,在本次交易中:擔任第三方投資代理、促成領匯首次於私人投資市場購入商場物業、肩負中介人的責任,協助買賣雙方解決多項議題及協助領匯達到上市公司進行買賣需符合的要求。

當我們細閱宣傳字句,「風味地方菜」,沒有說明是新店的地方菜定老店的地方菜,只要加XX地方的名字就是地方菜;再者領匯內跟本沒有老店的生存空間。「拜訪經典老字號」,沒有騙大家:大家樂、麥當勞等食肆,在香港發展了二三十年,可以稱得上老字號了……歡迎拜訪。「細味領匯食肆幾代情」:直程反映飲食界酒樓業的歷史,隔幾年酒樓總會結業,再開新一間,往往新一間是同一集團只是改了姓換了名,真係父生子,子生孫一代代傳下去。今天在商場拍下尋味時光的橫額,「順德經典」是福苑集團旗下的,「叻沙味道」在黃大仙中心開業只有四個月,是叙福樓集團旗下的,另一間「意八」只知道在藍田有分店。

澳門巴士服務新模式

澳門新巴士公司維澳蓮運(REOLIAN)在三月初首個服務天就出現大量失誤。澳門的公共巴士服務合約,其實早在2008年已經完結,新的「道路集體客運公共服務批給合同」臨時合約去延續兩家巴士公司的專營權2年,而檢討得出來的結果,就是將現有路線分為五組,以「政府主導,市場營運」的方式重新的招標,向外公開招標。簡單地說,巴士服務經營者是澳門政府,但他不會出資買車及請員工,而是按路線里數,班次以及車型等因數向外判商「買服務」,而車資收入全歸政府,情況就有點像現時的倫敦運輸局(Transport for London)。

文化的傳播與發揚固然與經濟實力有一定關係,但最決定性的關鍵卻又不是經濟實力,經濟實力強大不保證文化品味的高尚,即如暴發戶的品味,有錢,但卻惡俗。大陸必須要學懂明白的,除了要在國外尊重其他不同的文化,習慣到外國看不到「崛起強大」的中國中文以外,還更應該明白,中國文化是一個文化群的集合,而大陸經過幾十年的蹂躪,保存的文化還遠不及香港和台灣,應尊重香港對於正體中文的堅持,即使這是在「一國」之中。強求大陸式的文化統一,是文化暴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