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產業經濟

戰後嬰兒潮是指1946年到1964年出生的嬰兒,在Boom_years,單是在美國就有接近7700萬的新生嬰兒,佔總人口40%,Boom_years歷時20年左右,這20年人口竟佔了全國人口的一半,證明人口失衡十分嚴重。屈指一算,現在最年長的戰後嬰兒已經70歲,根據統計,2030年美國5分1人口是65歲以上,這群人正正就是戰後嬰兒。

我都知冇得對大台啲演員咁高要求,同時下好多年輕香港人一樣,平日又唔係做開運動,要兩個人搬一包四十幾KG嘅料真係好難,不過好想話俾大家知,香港有一班人,有一代人,佢哋可能思想同大家不同,但為咗呢個香港,做過好多好多嘢,日曬雨淋,夏天地盤成四十度,就係要起好層樓,曾經有一代人,為咗生計可以去到幾盡。

這並不是長他人志氣 滅自己威風而是事實使然,今天聯交所最大市值的公司是騰訊,昔日不起眼的QQ變身大家今天眾人愛股,由上市當天到今日爆上300倍,這不是單單吹出來,而是有實際的收入和技術應用予客戶,或者你可以說是有國內政策傾斜才有這些巨無霸,但香港連政策都不給予你受惠。近日股市領軍都是科技公司,瑞聲、舜宇、比亞迪電子、騰訊等等,但是留意其基礎和發展都已經是紮根於中國大陸內,香港為基地的科技公司已經完全失蹤。

香港的「焗炒」文化

假如你去澳門賭錢,當然會有「大耳窿」自動出來引你借錢落注,大家可以看得出這和「焗炒」的分別在那裡了。大耳窿借錢給你落注,利息是雙位數;但銀行借錢讓你落注,極其量收你3%;假如你不還錢,銀行極只是收樓,至多債仔申請破產,幾年後又是一條好漢;不過大耳窿如何收錢?這個又肯定不會像銀行一樣客客氣氣的了。這樣一比較,就知道誰人才是很認真地做生意了吧。

近年Netflix仍相當績極投資到Sandler製作的電影,現時Sandler的電影主要都是獨家在Netflix上播放的。故此,不少人的看法是要不是Netflix包養Sandler,他早就收皮了。現時Netflix這個公告正好話俾大家聽,事實上是各位付款用戶在包養Sandler的,亦因此Netflix再與他簽多四套片約…

其實共享單車喺嚟香港之前,喺各大小地方都出哂事,比如新加坡啲單車係任人掉喺路邊當還咗車,如果咁不幸你泊咗㗎車喺啲Café外面諗住買杯嘢飲、休息吓再踩,可能出返門口部車就畀第二租咗去踩,跟手你又要搵過第二部車,其實呢個問題都未算太大,望吓我哋鄰國,佢哋都係近期先引入共享單車呢樣嘢

香港私人住宅空置率

再比較差餉物業估價署相同年份的數字,2006年空置率是5.9%(62,670單位);2011年空置率是4.3%(47,920單位)。可見兩個不同部門的統計,就是有這種「穩定的差距」。大約是一倍的分別。這個「兌換率」是什麼意思大家可以自己咀嚼一下了。一向以來大家都認為「數字不會騙人」,只對了一半。因為香港偉大的人民政府,是從來不會對「空置住宅」進行認真普查的。

這宗新聞值得各位對社交網絡及傳媒業有興趣的朋友留意,《The_Guardian》本週決定,不再與FB合作,將終止以Instant_Article方式發放旗下的文章;同時該報亦會終止在Apple_News上發放新聞。

看著一堆批評聯航超賣機票的comments,我心想,超賣機票不是只有聯航做,也不是新興商業手法。要批評的,該是它處理超賣的手法吧,而不是超賣吧?況且,超賣機票真的不是第一天的事,為什麼這麼多人對航空公司超賣這麼驚訝?

回看三四十年代(以至六十年代如是),香港經濟未算發展成熟,要有足夠營養供以一家上下,其實並非易事。根據聯合國數據,1950-1955年間,每年平均每一千個香港兒童就有62個夭折,自90年代開始才開始降至單位數字,雖然明瞭缺乏營養為夭折的主要原因,但由於經濟問題,家庭要購買鮮奶或雞蛋等食品,也是極大負擔,因此價廉的營養補充品就大有市場,除了1900年代開始生產的阿華田,同期的煉奶和奶精,還有1940年在香港創辦的維他奶豆奶,也同樣以營養補充品作主要市場。也許對年輕的讀者來說,嬰兒飲奶粉是正常不過的事,但你的上一代分分鐘就是飲煉奶開水,或者阿華田維他奶長大,母乳呢?媽媽都未夠營養,的確難以有營養豐富的奶水。

輔仁聯同Can同埋塔巴,我哋今次嘅做法,係首先繞過曬所有出版社同埋大書店,輔仁媒體有限公司就係出版社,網絡就係其中一間書店,Can同時負責整本畫冊嘅出版工作,包括催我哋交文、排版、聯絡印刷廠、統籌付運等等,呢個部份佢係受薪,即係本書就算賣0本,斷斷續續呢大半年佢都唔係白做,呢個係我作為投資者負責嘅部份。

此事似乎引發了全球性的反聯合情緒。大概,不少人都知道,聯合航空成為了美國最大的航空公司,原因不是因為他們服務質素好,而是因為他們在美國不少機場有壟斷的優勢。

近兩年金像獎都俾人一個錯覺,就係港產片回暖喇。but_how?我地睇睇2016年香港電影(或者所謂華語電影)嘅香港票房,成功過七位數嘅只有6部,全部都係合拍片,全部都係香港導演作品。但就我個人觀感同坊間反應,除左《危城》以外,其他都無一例外被冠以「爛片」之名。當然,人地都唔care香港市場個7位數,人地係睇緊大陸個9位,10位數呀嘛。然後我地再睇尋晚有份拎獎嘅幾部名義上港產片香港票房,《樹大招風》有9百幾萬票房,排十大嘅第9、《幸運是我》有2百幾萬、《點五步》有4百幾萬,《一念無明》截至寫文嘅今日有有7百幾萬票房,大有過千萬之勢。喂阿哥,過千萬都係零頭黎咋喎,成本都回唔到,抵俾人地話你地香港人陝隘。

金像獎——世代之爭

許冠文每次嘅出現都跟每年嘅金像獎頒獎典禮一樣,喺度消費過去、懷緬過去。年復一年都係喺度鳩噏,吹噓只要拾回過去乜乜乜、物物物就會乜乜柒柒。基本上,香港一事無成嘅原因就呢班曾經處於所謂香港黃金時代嘅人一手造成。

一個係創作行業都算有知名度嘅組織,竟然帶頭做一件咁貶低創作嘅事,到底係咩玩法呢?廣告仲講到明呢位「義工設計師」要做活動廣告宣傳丶品牌形象丶包裝丶場地佈置等,更令人難以理解嘅係仲有一句「所有活動均屬義務性質,非商業用途,故不能提供市價薪酬」。其實說穿了,就係唔想比錢,但又想人免費幫佢哋做嘢囉!

AV女優下海就日日都有,不過今日網上瘋傳一位即將於四月底出道嘅AV界新星,睇落係咪好熟口面?拿拿拿唔好心邪,呢位係日本嘅「五十嵐星蘭」(いがらしせいらん),雖然未有經歷過政壇風雨,不過其來頭一樣認真唔惹小。按照片商介紹,呢位精連深性代表清純可愛、日本知名大學畢業、家底良好、兼且冇欠債,可謂人生勝利組,但就為咗完成AV女優呢個偉大志願、成為人盡可出嘅公廁,一於高成本玩野,毅然放棄咗大企業嘅高薪厚職憤而下海。出道之作就越級挑戰本物中出,據說仲有綑綁拘束,實在誠意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