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國際視野

倫敦城西(West_End)同紐約百老匯(Broadway)係世上兩大theatre勝地,West_End更加有Theatreland之稱。如果你有幸到訪英倫,何不騰出一晚睇場show,感受一下live_theatre嘅魔力?更何況英鎊低迷,此時不睇更待何時?唔好以為睇音樂劇係中產活動,要dress_up到衣香鬢影咁款,其實成件事可以好casual好老少咸宜,最重要係好fun!睇完隨時迷上,好似我咁返唔到轉頭㗎!

若果你被本文主題嚇了一嚇,才突然醒覺自己一點準備工夫也沒作,連卡也沒買一張,那請不用恐慌繼續閱讀:香港的母親節確實不在三月,而是在五月的第二個週日。只是英國有個自家的母親節,和香港以至世界各地的母親節是兩個起源不同的節日呢。

【420】我在荷蘭小鎮抽大麻

店員把大麻入進一個小膠袋後便交到一面靦腆而手心冒汗的人手上,靠近一點便有強烈的草青味湧至。本來咖啡館內已洋溢著一陣草味,但手上的更為濃烈。櫃檯上附上濾嘴和煙紙供人取用,但從沒捲煙的人即使看著教學還是弄得七零八落。弄了好幾分鐘還是一頭霧水之際,身旁的壯漢看不過眼便移駕過來幫忙,口中念著「吸大麻的都是好人」。在經驗老到的人手下,不消2分鐘一枝標準的大麻煙便完成了。

獨家村的生活

來法國生活都已經快一年了,朋友是交到了不少,但內心還是孤單的,習慣了一個人的生活,一個人的旅遊,一個人過節日。這晚,我又窩在宿舍房間裡,看著只有9平方米的房間,龐大的內建衣櫃佔了房間超過一半的位置,櫃與床之間只有一條狹窄的走廊,連轉身或活動一下都成困難,難免又感到心煩氣躁。一個人在房間裡窩著的確是無聊至極的,宿舍位與鄉郊,看出去只見密麻麻的高樹,以及一公里外的另一棟宿舍,有時看著它燈火通明的一排房間,終於感到一種「兄弟與你同在」的感覺,可惜這排燈通常一過午夜便全都關了,因為這裡的人是十分早睡的,叫作為夜貓佼佼者的我無法接受。

英式詞彙記:一石之重

一英石,是磅再上一級的單位,很循英國傳統的定義有無數個,因每樣貨物甚至每個地區而不同。中世紀的例子,一石糖是8磅重,但一石鉛卻是耐人尋味的是12磅;城市間一石的差異由4到26磅也有…

進一步使用桌面版,你還能解鎖更多神奇功能。我讀到沖繩問題,提到普天間與嘉手納空軍基地,就回想,那我上次去沖繩看到的,是哪一個呢?

北愛爾蘭對香港的啟示

種種跡象,顯示香港政局已經「北愛爾蘭化」,大眾在政治上分成意識形態相異的兩幫。香港有建制對泛民,北愛爾蘭則有聯合對共和。兩派再細分成各大小政黨,分別代表政治手段的溫和與激進、民生立場的保守與革新。明白北愛爾蘭的近代史,不單能讓我們更瞭解英式政治的神髓,而且也能為香港的未來帶來一點啟示。

「我其實咩都食架,不過講到最討厭既食物…」男神Alan頓了一頓,像花倫同學一樣順理一下額前的頭髮,才說……

史諾比博物館朝聖之旅

一般旅行團去美國加洲,絕大部份都不會前往SantaRosa,那只是一個非常平凡的美國小鎮。不過作為一個史諾比迷,則必定要到這個於三藩市以北,一個多小時車程的小鎮朝聖。因為那裏是史諾比的家鄉,有別名史諾比博物館的CharlesM.SchulzMuseum。花生漫畫作者四十年來,便是這個平靜的小鎮上,繪畫出一格又一格的花生漫畫,創作出一眾經典可愛角色,史諾比和黃色小鳥胡士托,真正的主角CharlieBrown,傲嬌公主病的Lucy,時常攬著毛巾的Linus等等。

Emmanuel_Macron馬康呢個名,一年前甚至法國人都無乜人聽過。但從去年8月辭職參選法蘭西共和國總統,從未競選公職,且年僅39歲嘅佢,竟然民意調查穩佔第二,法國歷史上從所未見。而佢為參選創立嘅「前進En_Marche!」運動,更係現時法國基層最活躍嘅「參與型民主」政治組織,甚至遠至香港都有分會。難怪英國前外相文禮彬早前更係「泰晤士報」專訪時表示,馬康「成就一個非凡嘅(政治運動)He’s built something extraordinary」。

原來英文單字同愛情一樣,有時你以為對方係咁既意思,但唔係;有時你以為對方有意思,但其實冇。究竟米多莉故弄甚麼玄虛呢?讓我們一起看下去。

對付違例泊車就梗係裝鏡。但係幾千個巴士站裝得幾多個呢,裝到巴士站又裝唔到巴士線。於是乎,倫敦由2000年起就用咗個好聰明又其實好低科技嘅方法——車cam。因為對於其他司機,你唔知邊部有裝邊部冇裝,唔知幾時會中招,自然見到後面有部巴士隊緊埋嚟就火速閃人。

墨爾本五大必去景點

話明Working_holiday,當然不會只有working而沒有holiday,通常辛苦地工作一段時間後都會賺到一點旅費,可以在離開該地方前玩玩或在整個working_holiday完結前來個環澳遊,以下便是小妹覺得在墨爾本值得去的地方

之前韓國有新聞叫啲高考學生唔好係溫書個陣聽某啲歌,因為你溫完都只會記得啲歌詞。不停重覆嘅詞同旋律會令到你係個腦係咁loop,係咁想再聽。唔講之前個啲,剩係新呢兩首,當你以為RedVelvet嘅《Rookie》有53個「rookie」已經好誇張個陣,Twice嘅《knockknock》居然有111個「knock」,都未講個幾下「咚咚」,真係洗腦到痴線。

由此可見納粹猶太大屠殺在人類史上的獨特性和對文明的巨大影響。香港人在弘揚本土主義同時,也要尊重各方文化的悲痛弱點。不論建制泛民本土政見之異同,冷嘲熱諷,胡亂引諭,消費這段人類黑歷史,不但得不到國際間的同情,亦會令人留下香港整體知識和教育水平低下的壞印象,有損港格。

其時,駐維也納的何鳳山與當地猶太人有交往,曾出具簽證令朋友的親人得到納粹釋放。至於佢幾時開始「亂發」簽證,則無記載。有倖存者億述,水晶之夜後見到有猶太人的長龍圍在何的駐地外輪候簽證,他唯有將申請表從窗外擲入使館,卻在後來得到簽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