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走遍天涯

Bekonscot既以模型鐵路起家,目前的系統自然很值得一遊。在旁邊的控制室看看複雜的路線圖不果,還是跟著路軌探索一下吧。看清楚才發現,火車不但有指定路線,甚至還有次序正確的停站廣播(對,我檢查過),整個系統的精細程度可見一斑。

同阿媽同埋同條女去旅行係一定有分別嘅,但係我真係從來冇諗過同阿媽去旅行可以去得咁過癮,咁開心。

217英里

去晏菲路的路很(這篇也長),由倫敦Paddington驅車出發,足足有217英里,也就是349公里,這個距離大概由香港駕車前往廣東較邊陲的賀州市,計算車程最快要3小時35分鐘。對數百公里的距離沒有概念,因我在香港最長也只駕駛40公里,由大埔回柴灣;在日本沖繩駕駛過大約一百公里,由名護直奔系滿市;在台中就由機場往清境,也是一百二十公里左右。這次在英國由倫敦驅車往利物浦,的確是人生最長的車程,印象深刻,體驗了許多人生的第一次。

巴黎人

巴黎的冬天頗有性格,有時候下十五分鐘大雨,有時候出五十分鐘太陽,快到五時就會天黑,早上八時還未天亮。人生首次踏足歐洲,想寫下的第一篇,反而是巴黎。來到巴黎,認識了兩個巴黎人,嚴格來說她們都是來巴黎生活的中國人,記得有一個她說,願意做一隻沒思想的青蛙,在中國可以生活得很富足安樂,只是嚮往思想自由的一些人,走出了中國才可感受世界那麼大。

旅行意義的意義

去這些地方嘛,因為能找到不受外界影響的自己,他說。人世太多紛擾,朋友,親友都會付不同的期望與價值觀諸自己,他說:『尋找自己』

走在增城大街,道路沙塵滾滾,兩旁滿是殘舊的爛皮屋,商店招牌一式一樣,工程的沙石堆在路邊,頭頂的大橋蓋到一半,空氣懸浮渾濁的粒子,就連駛過的車輛都披上薄塵。往商店街逛一圈,店舖播放震耳欲聾的落伍歌曲,即使是新潮的年輕人,也帶點過時品味。

PORTMEIRION 威爾斯的地中海之風

年中旅行之際,時而坐坐火車,遊山水城堡,感受一下異國風情。在四時就天黑的現在,回望本夏的旅程處處,想著若果只有一天的時間,只有遊一個地方的空閒,那我就只想夢回到七月中旬某個陽光燦爛的下午,坐在中央廣場噴泉旁的古典風石柱看書嘆雪糕的滋味。

日本二線城市消費低迷

這次到日本一些二三線城市旅遊時,風光無疑很美,環境舒適,但是同樣地看到一些當地經濟活力低迷的問題,特別是在商場內。到日本遊總會到一些百貨公司,這些百貨公司大多在火車站附近,因為交通方便,人流亦較高,但是這次到過高松、岡山、米子等二線城市,他們都有一些百貨店,但是人流是相當冷清,售貨員比客人還多。

藍眼淚

這樣我們坐上了便車,和他兒子用半鹹半淡的英語一邊聊天,很快便回到了富山市,山田先生又邀請一同晚飯,我們覺得很不好意思,他說下一次去香港帶他去玩就好,於是挑選了一家在海邊的餐廳,我第一次品嚐到這麼新鮮美味的海鮮料理,餐廳外則是整片大海,富山灣的夜色盡收眼底,忽然近處浮動著一堆藍色的光束,我還以為是甚麼光影效果,你說那是螢光烏賊,山田先生立刻對你的博學露出驚訝的表情

到日本玩是不少港人每年的指定旅遊點,以往大家都會去東京,但311後港人少去轉戰到大阪,但近年開始不只是這兩個地方,還開發了其他日本其他地區。事實上日本雖然不及中國地大,但是仍然有一些文化歷史可以值得一看,當中山陰山陽地區便是。

日本人的月台

近日在下往大阪參加第七屆大阪馬拉松,日前在JR月台看到幾張擺放方向奇怪的座椅:一般來說月台座椅都是靠牆一字打橫排開,乘家直接坐下就是,但大阪JR月台這幾張椅卻不是兩或三座位排開為一組,而是逐張椅鎖在地上,它面向你正望它的右方,簡單來說它們就似小巴單邊座位般排位,每個乘客孤零零地望着「前面」坐。

每次一提起新加坡,大概你只會諗起肉骨茶同喇沙再加埋一成不變嘅沉悶生活。但最有趣嘅係,好多人又好鍾意拎香港同星洲比較「人地新加坡發展得幾好呀,啲GDP一路咁升緊,你睇下我地香港回歸之後呢……」其實坦白講,一個地方同一個國家有無可比性先?好啦,咁言歸正傳,都係講番女先。

名副其實的痴漢磁石

因為朝早趕住返工,結果搣走住紙就照開車返工。返到公司就問下啲日本人同事點睇,有咩建議。你知啦,人在異鄉,唔100%sure當地文化,可能寫紙條係日本人嘅新式打招呼嚟㗎嘛。咁我同事都話好恐怖,叫我去同屋主講聲,叫做報告下。

普達措國家公園其實是由屬都湖、碧塔海和高原牧場等組成的一個公園。

早年,劉鳴偉先生曾公開指如果年青人「睇少幾次戲,去少幾次日本,便能夠儲倒首期買樓」,筆者無意在此重複討論如此離地的話題,究竟事實是否如此,你我都心知肚明,但有人可能會話,廢青才要逃離生活壓力,而且逃離香港其實有很多方法,為什麼非旅行不可。

想像你出街買外賣,順路的話,可以順手幫同事在轉角的老麥買個包,或者到街口的茶記買常餐。但相信你不會在烈日當空下,行20分鐘到商場,然後再排15分鐘,只為買一杯珍珠奶茶。就算對方是女神,相信都不會珍視你的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