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走遍天涯

那時,我剛剛開始用Workaway,在這個平台上,host會設立專頁介紹自己需要什麼人做怎樣的工作,而volunteer就會按照自己的興趣去聯絡host。提供幫助的人之所以叫volunteer,因為故名思意就是在做「義工」,整個過程不涉及金錢交易,可謂是種另類的旅行方式。有些比較落後的地區可能會收大約每天五美元的捐款,以用作伙食費並維持日常營運,我想這也實在是無可厚非。

是咁的,小弟不嬲對去中國旅行無咩興趣,但係難得一次畢業,又去唔到自己本身想去嘅緬甸,自己又無咩點見過少數民族,都想去見識一下,咁最後就諗住去貴州,睇下有咩少數民族特色野可以睇下。但係去完返黎,我除左揼心口之外都做唔到其他野。得罪講句,我寧願當初用左筆錢買部PS4打下。點解?因為所謂嘅少數民族景區根本一啲少數民族特色都無。

女同學最近成日得登幫我買野食,原來愛上左超市新嚟嘅大隻仔。岩先同佢就帶埋成棚人一齊買下午茶,終於俾我地一睹大隻仔真面目:剷青公雞頭的水留到腮骨然後沿面骨邊緣精巧剃到落下巴,條眉卻修到精緻幼細,胸肌相比之下出奇巨大。我:唔撚使審佢一定係hehe,仲要上到床趷起屎忽扭嚟扭去個隻。

在網路世界,總是充斥很多人認為「道地」的人就「識食」。這觀點是有問題的。還記得小時候上中文的一些講座,老師說,普通話教中文,不一定是好事。那些什麼「我手寫我心」,也是廢話。還記得那時候的老師說:「如果會說普通話就會寫好中文,那在北京找個乞丐來教你中文作文就好了。為什麼要老師?」

香港人的「旅人品格」

小時候沒有出外經驗,但往往我都害怕失禮。而當我發現,我開始覺得香港人在論斷中國人在香港很失禮(如在地鐵衝撞,在街上大小二便,縱容小孩在吵鬧而令香港人感到煩惱……而當中國人去到東京、大阪和沖繩(沖繩的狀況聽說尤其嚴重的,因為中國去日本的多次簽證,第一個入口要在沖繩或福島,所以中國的入境客都會選擇沖繩),也真的可以很失禮。

入住Host家中,烹飪自然成為文化交流的重要環節。可樂雞翼,蕃茄炒蛋和咕嚕肉成為我的煮食必備三寶。除了咕嚕肉需要的材料比較多之外,其餘兩個都是簡易的菜式。到了外國時亦可以隨時製作。

果日嘅決賽係由首都球隊FCPrishtina對陣FCDrita,其實講到技術水平就真係唔高,但係兩隊戰術執行都好嚴謹,反擊只係三兩腳波已經可以去到對方三閘線,而兩面嘅中鋒都係柱躉式,所以都有好多高Q大棍嘅波。想睇巴塞式組織嘅球迷就一定失望,但係節奏咁明快嘅賽事亦都絕對令人肉緊。最後,FCPrishtina憑住身型成個迪天奴咁嘅外援中鋒,一頭一腳兩球反勝FCDrita成功捧杯。

去到澳門要食隱世平民好西,首先要接受到賣相差的現實。今次要同大家介紹的是澳門高士德有多年歷史的隱世老店馬慶康南天咖啡室,俗稱馬慶康。

利物浦的香港印象

在春天還不甚和暖的陽光下,站在港口貨倉旁的岸邊,一眺兩岸的風光。這裡是帝國年代的第二城市,重要的商業港,移民城市,文化融爐,流行文化輸出之地。我到了利物浦。然而以上這句所描寫的,到底是利物浦,還是七八十年代的香港呢?

非不能也,實不為也。

在計劃行程時已知紐國對入國人士所攜帶的物品有許多限制,許多旅客均分享當地入境的注意事項,而紐國當局亦在官方網站上清楚列明禁止攜帶入國的物品。清單非常詳細,除了一般已知的植物、泥土、肉類、中藥等等不可攜帶以外,清單上有一項物品盡顯紐國徹底的態度:遠足用的鞋類。所有遠足用的物品必與申報,尤其是鞋類。

每次去旅行就好似外遇咁,每次都會好期待去識一個新既對象(新地方),每次頭幾日都會好享受新對象帶比你果種新奇、有趣、激情同發現神秘。之後你就會開始諗香港呢個你住緊嘅地方,幾唔適合人住。會不斷諗起佢嘅缺點、佢對你幾咁過份。但去到尾一兩日。你突然會帶點難過要離開,但突然又會好掛住香港呢個地方。食食下日本嘅和食,你竟然係腦海飛過叉燒飯﹔搭搭下泰國嘅搶錢的士,突然好掛住香港啲仆街DC9。就好似啲仆街磁石咁,無論個男人幾衰,你都會唔知點解鐘意佢。有時會諗,究竟自己係鐘意佢之後佢變仆街,定自己本身就係鐘意仆街。

在香港想表達「無問題」時,我們用的是OK手勢。到了巴西後,一次與Host交談中亦用了OK手勢。那時在Host提醒下才知道OK手勢在巴西是不好的暗示,像粗口一樣,使用會很不禮貌。但是我偶爾還會不小心地用來表達OK,察覺後便即時縮手,收回手勢。之後決定用巴西人喜歡的舉起拇指來表達所有喜歡、好吃和無問題,搭配一句 “Bom” (good的意思)便可以行走巴西了。

在巴西除了一間Pizza店有52種選擇外,我在巴西一個內陸城市住了一個多月,普通餐廳基本上是自助餐形式。每天都提供10多樣食物,但收費卻不是統一價格。進入餐廳後,首先拿起一個碟便可以去夾你喜歡的款式,意粉、炒飯、薯條,肉類、蔬菜水果,甜品等包羅萬有。選好自己想吃的食物和份量後,便在桌子盡頭磅重,看看你拿的食物多少克。因為這裹的收費是依據食物重量而定,吃完後便到收銀處付款。

初夏,是去旅行的好時間。沒空飛到南美還是東歐的尋找自我,就只好退而求其次離開倫敦小休好了。雖然倫敦是個巨型都市,但要離開來趟小旅行不但容易,選擇還多得很,就讓我在這暑假來個「逐個擊破」吧。本文先到了倫敦東南,經常被遺忘的歷史名城:Rochester。

在旅途上休息的火車

坐上由大阪出發到伊勢市的近鐵,會經過忍者故鄉伊賀。沿途各站乘客有上有落,當中多數是獨個兒乘搭的。

當個地道巴西人

L是和她媽媽一起住的,本來我是要睡在客廳的沙發,但因為L媽媽不在家,我便用了她媽媽的房間。後來她媽媽回來,我說可以睡沙發,但媽媽堅持不讓,最後便照用媽媽的房間了。她們是一對可愛和好客的巴西母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