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傳媒監察

阿叔唔係只係識得踢波,有受過高等教育,讀過中大經濟系,更重要既係佢教過書,學郭家明話齋,唔係一般波牛,而係有文化人,對學生有解說能力,講波睇比賽解釋進度,阿叔更加可以照本宣科,駕輕就熟。第三,阿叔完全無保留話俾人知點先可以講到一場好波,就係要保持中立,然後唔好講呢度好,呢度射得差就算。而係點解好點解差,甚至如果佢自己落場,或者佢係教練,佢會點做。

懷念荷蘭叻

食慣屎的人吃淡味一點的菜乾都會覺得不妥,四年一度世界杯是次由ViuTV+NOW直播,新人事新作風當然不會有荷蘭叻這種蠢人插科打諢,丫,竟然會有可愛的香港人說「懷念有叻哥的世界杯」。

正常黎講,呢個沐浴露呢條橋呢,應該係「全球通用」既。佢地賣緊既,real_beauty係universal ,係好多元所以香港係execute呢條橋既時候,應該有責任要令個故仔完滿,而唔係令品牌更尷尬。

我們還是最愛大台

我們(或者只有我)時常有種錯覺,覺得網路就是擺脫傳統媒體的解藥,覺得那裡可以看到更多不一樣的東西。然而,這麼多年以來,我看到的是傳統媒體強烈地影響網路;而網路的人進入「公仔箱」,就只會被當成外來者,甚至是入侵者。他們的角色,還是只配被傳統媒體的大哥大姐嘲諷戲弄。

睇開幕禮有不少華人球迷,當中還有一些著名華人藝人,陳奕迅是其中之一。今日報導指陳奕迅被人認出,有人偷拍,從片段是有人想阻止,而Eason則舉起中指回應。從片段看,Eason是頗不滿的樣子。這新聞在蘋果日報報導,而該報有討論區,當中大量網民認為Eason不該以中指回應,是沒有品的表現。

你還想看世界盃嗎?

我剛看世界盃的時候,香港兩大電視台均會全程直播整個賽事,那時我們的娛樂很少,要不看電視,要不就沒有其他東西可做。時代改變了 ,網路發達了許多,現在我們追求在電視以外的平台看世界盃,我們追求不需安坐家中亦能看比賽,我們追求隨時隨地都可以知道比賽的進程。可是,怎麼越來越方便的同時,世界盃卻變成越來越小眾的事?

到今日,由2年9個月到7年,竟然有人出嚟話佢地係收錢出嚟擲嘢坐監,你地覺得收錢坐監係嘆世界,覺得坐完個幾年監出嚟,夠錢買幾層樓的話,不如咁我俾番十萬你,你同我入去坐番廿年。十萬唔夠?學DO姐話齋:「你要幾多?話我聽,我俾你。」

誰人用抖音,絕交

《抖音》由介面歌曲到表達方式都是非一般的柒,柒不可耐,柒不思議。

自我閹割式的犬儒

到早兩日,我又見到同志形象糾察嘅出現,彷彿佢地自己個人嘅主觀價值,就代表左整個主流社會既價值,佢地好似清楚知道晒社會各階層對一件事嘅睇法,知道乜野叫做社會公眾各人眼中嘅好同唔好。

說到有魅力,又好像有點誇張,因為杜並不是靚仔,演技也欠奉,正如他自己所說,他的演技一直都只是演回自己,並不是演什麼像什麼的演員,他有自己的個人風格。同樣地這次《走佬去臺灣》也有他自己的個人風格。包括說話的抵死、口臭臭、幽默,但當中也不失會有一點內容給觀眾看。

啲基佬咁淫,唔怪之得個個都有愛滋啦。又有人寫:好心你地唔好影衰晒啲基佬啦,如果唔摸佢咪唔會俾人影囉,自己攞黎架。

到咗噚晚,我專登去恤個靚髮,執正自己飛的去目的地。陳瀅未到,但在場已經有唔小雄性每隔幾秒就望一望門口,好明顯大家嘅目標都係同我一樣。等咗半個鐘,紅酒都飲咗幾杯,我去咗個廁所放一放水,點知一出返嚟就見到班雄性圍埋一堆——原來我啱啱行入廁所陳瀅就出現,個天硬係咁鐘意玩我。望住蚊都插唔入嘅人牆,我行出露台食住支加熱煙,對同陳瀅合照依件事打定輸數。

六月份,在大灣區某書城,向一職員查詢有冇直排書,青年答從未見過。但隨即説:媽媽只看豎排書,網購自台灣香港(海外一向使用正體,所謂繁體字,相對於簡體字而來,此淨土似有動搖之勢!)。大陸網購流行,網絡討論豎排横排,各有支持,其中喜歡豎排的不少。珠三角居然有只看豎排書的人,雖則寥若晨星,但「啟明」之力可以「天下大白」。

「吓?擺上網咁Cheap。」我眉頭一揚,我心諗,阿女,你呢句說話得失好多人噃,才子而家都網上寫野架噃,就算唔拎到咁高層次嘅人黎比較吖,坐喺你面前嘅老娘都係擺文上網嘅人黎架咋噃,而你係因為睇咗我呢啲咁 Cheap 嘅文先想黎搵我架噃……你家下同我講 Cheap 係咪?!

朋友都問我,為什麼寫收費網。很多人都說不會成功。我會回答,要做,就要成功。而為什麼你會成功?因為我覺得開心。

這套TVB同騰訊合作的《深宮計》深信會在大陸熱播時,卻面臨被DQ的命運,原本可以騰訊視頻上播放的《深宮計》卻不能夠如期上架,騰訊說要延期,但幾時開播則沒有說明。新聞導報指因為故事涉及一些在今天「政治不正確」的環境下,而被不放行,可能被DQ,或者需重新剪輯或大量改動劇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