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傳媒監察

對於你講Butterfly啲Lesbian歧視Transgender嘅問題,我覺得你有少少搵嘢嚟鬧,無法指出事情嘅問題癥結所在。以我對Butterfly有限嘅理解,Butterfly應該長年累月都有無數嘅男會員,數量之大係管理員點清都清唔曬。呢啲男會員不斷出Post或者inbox要求女會員同佢哋發生性關係,令大部分人不勝其擾

從發起這場網路公審的「黃」姓拍片者的FB得知,這是在荃灣工業區中發生,鬧市中心工業區中出現一隻毛髮不算太污糟又不怕人的流浪狗,有可能嗎?而且這隻狗狗跟保安都很明顯是互不害怕對方,很明顯這狗狗是附近有人養的地盤或車房狗,而且跟保安是互相「知道」對方的,那狗狗周圍走就是主人的責任而不是保安了吧?我就不說狗狗咬人,弄髒了客人誰負保安的責任?甚至是狗狗留車輛的出入口被車撞到,在網上批鬥這保安的動保X良心又過得去?當然過得去,因為到時他們就會批鬥保安沒趕走狗狗。

工種被消滅之後……

任何人都要面對一件事,社會在進步,有些東西,會被消滅。有些分析中國情況的觀察家撰文,因為科技出現,其實有些工種,會被消滅,但跟那些人「不做好自己份工」沒有關係。比方說,現在的黑的越來越少,因為中國的共享單車和叫車應用程式,做得越來越好。小食店生意越來越少,因為在家外賣個體戶越來越多。有人更打趣的說,現在在中國,做賊都要會一點科技知識。現在大家都用手機二維碼的電子錢包了,在街上,打荷包的人,也越來越沒事可做。

轉售個人資料合法化

由細到大都係教喺街執到野,手機銀包嗰啲,交俾警察拎去差館,只係常識。一番爭論之後,撐開post者只係一片好心佔大多數,希望幫到物主乜乜物,喺fb開post可以快啲幫到物主。

香港代表呢?青年新政在4月1日宣佈解散,d100大班宣佈回封咪回加拿大,這些都似乎某程度上成真了。

毛記葵涌發展一直改變了媒體文化與生態,出雜誌的內容與主流娛樂公司不同卻是最成功捕捉時下年輕人的市場需要,到毛記電視推出改變了傳統媒體在社交媒體的經營手法,及後的網上廣告也打破了媒體公司如何在社交媒體生存及收入的方法,這種種發展是摸著石頭過河,現在各公司紛紛彷效。這公司定位明顯不是主流,如是主流就面向中國大陸市場,但是這公司卻沒有,甚至被封殺,國家媒體點名批鬥。

對我嚟講食評係可以透過食家嘅文字將成餐飯重現喺你眼前,你會感受到每一道菜係咪真係好食,令你有衝動親身去試一次,而唔係而家嗰啲咩「好鮮好彈牙」同介紹「三個鐘百幾蚊任食好抵」嘅分幾鐘短片。冇錯,雖然而家個個都鍾意睇片,但猛烈南瓜寫嘅文對我嚟講先係香港少數,甚至係唯一仲可以睇嘅食評。

當你使用面書的時候,他們會知道你對什麼新聞「有興趣」,從而估算,你的投票取向是什麼。

作為一個起高考A咗倫理嘅人,雖然唔係個個議題都仲記得,但係傳媒倫理都係我哋一個必讀嘅部分。乜原來傳媒都有倫理㗎咩?冇錯,作為社會第四權,傳媒嘅地位舉足輕重。想探討這個問題,是因為我觀察到近年某一些新興網媒在報導時,有出現嚴重偏頗的情況,這不僅在於政治方面,在於我自己所身處的基督教圈子內亦如是。基於唔想引起罵戰,我亦不便公開指責,我只希望提出議題,讓大家有反思的空間。

係台灣,有兩個歌手,都係大陸發展。一個係主持人黑人老婆范瑋琪,另一個係叫張韶涵。兩個都係大陸發展得好好地,但佢地兩個人呢,經常因為各種不合,而鬧上媒體版面。而有創意既台灣記者呢,就搵左個命理師,呢個命理師叫江嘉葉,聲稱自己開左天眼,於是就可以睇到兩個人既前世。

王強調香港人應該見識一下上面的那片盛世繁華,其實不用看,也很清楚。現時內地的綜藝節目,的確走在世界的前線,因為見有受歡迎的節目,把版權買下來然後複製就成了。據聞王拍奔跑吧兄弟,就已經幾十萬人民幣一集。只要不講道德爭議,不說普世價值,不在節目途中插播諾貝爾和平獎的消息,廣播局樂於放行。

你聽過Virtual Youtuber 未?

日本一向係AR同VR技術嘅最先進國家,有聽過我喺barcamp講過talk嘅一定明白。話說日本以前絕大多數嘅video content都係由niconico都產生出嚟,不過,後來因為營運niconico同高登林祖舜一樣咁懶咁慢,大量玩家轉戰youtube,話晒世界性嘅adsense收入真係可觀好多,有埋super chat功能之後都不知幾多人做緊全職youtuber了。於是乎,日本人就將AR/VR技術加埋youtube live一齊玩啦。

日前大埔公路巴士翻側車禍,有網民揭發大台記者喺消防救人之際要求俾多三分半鐘,群起怒插。筆者有朋友插到大台刪 post 兼 report spam。

一個流言有什麼值得思考?

這兩天,大家都好像對「流感針」很有意見。而且,大家都是專家。大家都覺得有些人好有見地。

基於「不傷害他人原則」,任何一個公眾人物,只要佢無傷害人,都絕對有權利在私人場合做任何他們想做的事。更何況,無論是謝定陳,他們所作的事情其實是無公共性可言(有公共性的意思,是指對公眾利益構成傷害,例如貪污(如果係咁,就是遺反左「不傷害他人原則」啦);所以,即使謝的言論與公共事務有關,她只是發表個人看法俾朋友聽,亦顯然不屬「具公共性」之列)。既然是「不會影響公眾」,公眾實在無從干涉。其實,無咩「食得咸魚抵得渴」、只有「葡萄人地有名氣」、同埋「睇人仆街最開心」,唔好將呢種咁差的心腸合理化啦唔該。

張太,有得打就好打喇!

近日香港流感肆虐,政府眼見情況嚴重率先宣佈幼稚園及小學等停課,打破傳染鍊云云,毋須天寒地凍的情況下上課,港府的決定當然是普渡一眾莘莘學子。而在緊接停課消息傳出後,又傳出藝人謝安琪關於流感疫苗錄音,在媽媽群內又再掀起應不應該給予兒童接種疫苗的討論,除了掀示衛生防護中心呼籲注射疫苗的宣傳成效不彰之外,其實點解會有呢個現象其實都幾值得探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