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傳媒監察

啲咩倫敦金呀乜幣物幣呀中聯辦呀香薰呢啲,係專呃啲最蠢嘅人。就算全世界話某樣嘢係騙局,佢哋都係會信。聽過你個名,要氹佢哋落疊就易好多。蠢人唔會慢慢做研究,甚至未必記得騙局嘅內容,頂盡記得個名㗎咋。

眼紅嗎?隨緣是絕對眼紅的。換轉是周柏豪,出這麼一個post,一定被人狙擊至天荒地老了。但他是關智斌,他有七千萬身家,他是人生勝利組。

從遠古的陳冠希事件,到幾年前在台灣發生牛奶哥哥讓天菜寄住然後天菜在家中打飛機自拍片流出的事件。網民其實都知道,自拍,其實會流出很多個人資訊。這一刻你穿什麼?那一秒你在那兒?你家中有什麼陳設?在床邊有沒有一個透明魚缸是放安全套的?你家的畫是什麼畫?你有什麼品牌的床單?這些資訊,都會伴隨著自拍(不論是照片或是短片),而流出市面。

黑龍江一中學副校長,早前與學生爆粗互罵,被其他學生拍下短片並上傳互聯網後瘋傳,近日被免職的消息傳開。

我忽爾想起,令我聽到這首歌的地方,是一個中國大陸的歌唱比賽節目,一個當年紅到不得了的節目。要不是這個節目,我根本不會欣賞到這麼高水平的表演。而唱著這樣有台灣感覺的歌的台灣歌手,她在那裡是一個中國台灣歌手,換句話說,她的身份又多加一重,她先是個阿美族,再者是台灣原住民,現在她是個中國台灣原住民。然而,大家都明白,這是規則,你不認是中國人,那麼你就不要賺這兒的錢。

你睇Juno今時今日就算已經鯉魚翻身,當年買fans一事間唔中仲會被人拎出嚟笑柒,妹妹我玻璃心,要面子,不了。

如果Celine老豆是在消費她,同樣地那些KOL同樣利用Celine取笑她來消費爭取PageView,也不見得有多清高。

業報之說,唔係今日開始講。以前吳克儉、袁國強有家人去世,大家一樣樂此不疲,但係咁又點呢?喺大家一齊恥笑佢哋「報落家人度」嘅時候,惡行又有冇停過呢?再者,呢啲高官年過半百者有之,其父母早就古稀之年,即使係配偶話唔定都隱有暗疾,其死乃屬天然。今次蔡若蓮死咗個仔,白頭人送黑頭人,先會叫奇異一啲咁解。然而,如前所述:今日香港,後生仔尋短見,好出奇咩?

人死了,就可以盡情消費

現在?新聞就是這樣子:先出街,錯了就說是「網民資訊」。網民當然可以錯,因為他們不是媒體。最緊要賺了hit rate 再說,那是生存之道,也是香港人及全球網民的共業,沒有人可以怪什麼人。大家就是愛看笑話,愛看有錢人仆街。你是政府工嗎?你住豪宅嗎?我連打飛機的地方也沒有呢?你原來玩女出事啊?哈哈。這就是庶民的人生,也是香港人的特色:總之,我活得不好,也不要你好過。

港姐選舉最黑暗的一天

聽聞港姐選舉一人兩票,眾人高呼港姐選舉最黑暗嘅一天。其實,TVB得知港人善忘,當年今日立會選舉如何黑暗,早已被港人所遺忘,因此把心一横冒死勸諫,以港姐選舉重演一次立會選舉,警惕港人選舉黑暗。因此大家唔應該再責怪TVB,所有民主本土熱狗理應大團結一致支持TVB,塑造本土大(電視)台的榮耀曲線反共。

以往香港小姐競選都是不少港人假日晚上的活動,但是隨著TVB電視節目質素下降,港人的娛樂選擇多了,港姐選舉也少人看,昔日港姐的評委大多是找了一些香港名流官紳,這提高了一個認受性,同時間也間接顯示這個競選是俱有一些公正性,因為在表面上看,有這些官紳,至少造馬都沒有這麼明顯,內裡是否公正是不得而知,但是這種「外表」的制度上至少會讓人信服。這也是營造出港姐一直以來的品牌價值是俱有一定的認同。

這一秒剛報導完一埸天災,主持人一句「關心完XX地方的情況,不如等我們看一看今年美食展有什麼好推介吧」,便立即能把觀眾從悲傷的心情帶走,繼而投入另一個開心世界,盡顯港人金魚記憶、樂天知命的特性。

亞氏保加症主要病症是在於與人溝通出現問題,在社交關係上較其他人為弱,但是沒有任何醫學上顯示他們有任何俱有暴力傾向。HK01這種有意無意的引導輿論過往在不少文章都出現過,名聲已早有問題。我當你是因為政治立場,要什麼Spin,要護主子之類,但是在人倫關係上你也應該有點報格,而不是如此低莊去為了這樣吸引眼球。

澳門經歷百年一遇的風暴後,在低窪地區如筷子基和澳門城區的西面發生嚴重水浸,經中央政府批准,澳門駐軍部隊隨即到十月初五街一帶,搬走堆積在街道上的垃圾,並用鐵鏟清理居民在風災中損毀的財物,沿途受到市民拍手歡迎。反對派的喉舌《蘋果日報》繼續利用澳門風災試圖製造恐慌,說解放軍入城,澳門政府無能。《蘋果日報》希望藉機以澳門例子來打擊港人對中央和「一國兩制」的信任,完全是含沙射影、話中有話。

雖然我知道做緊的是《愛回家之開心速遞》,但裡面的角色同關係我完全唔熟悉明白。不過大概的梗我還是意會到的,那個用了N次的整人但最後被人整番轉頭劇情冇話好或者唔好,只是看編劇同演員點樣去發揮。我一路看着看着直至周嘉洛飾演的金城安帶住一部TBB機頂盒回家,接下來就是其他家庭成員一人一句的推銷那部機頂盒的好處同用法。

大氣電波中的自閉心聲

電台節目除了要有靚歌聽之外,最重要主持人生鬼,聽到聽眾哈哈大笑。但我想介紹給大家的這個電台節目,沒有爛gag,不太搞笑,話題甚至有少少嚴肅,不過卻有一份意義,因為這個節目是全由自閉症人士包辦,名為「星球人有話兒」。你或者會想:唔係啩,細路仔都可以搞電台節目?佢哋唔係智障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