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傳媒監察

如果佢係女人,又係運動員,佢應該可以扮下歐鎧淳,一面叫人留意下佢個某幾個角度先知靚既靚樣同唔係好搵到既事業線,一方面就可以拍廣告賣洗頭水賣運動鞋。換轉係李慧詩?你估李慧詩可唔撚可以講叫人留意佢內涵唔好留意佢外表?歐鎧淳條命就好撚過胡紅軍好撚多啦

點解唔可以屌新假期?

報紙同已經有好多網友都指出,吊手岩山路崎嶇不平,好多碎石,斜度高易跣腳,需要行山裝備前往——而呢啲資料係畀新假期一句輕描淡寫為「難度較高」。點為之難度較高?呢個地方同佢喺同一段推介的「可以輕鬆路線」的馬鞍山昂平相比,難度差幾遠?

你班香港閪人可以睇咩?睇王馨平囉。五十路連bra都唔撚戴,一戴一露都唔使,唔戴就露,你都冇得唔撚服佢。

西貢的一相兩命

一張愈是震撼的相片,就愈會簡化了相背後的人和事,無論是誰對誰錯,這些背後的故事巳不再重要,重要的是這張相片能剛好套進人們心中非黑即白的道德世界觀,滿足了他們只憑所見而下的道德判斷。

薑檸樂在香港專業教育學院(IVE)完成工商管理課程後,從事會計文員工作,之後失業賦閒,興之所致將個人生活片段上載至YouTube,結識一群志同道合者,就開始YouTuber的工作歷程。「嗰陣時仲未有YouTuber,只有拍YouTube嘅人,觀眾建議我『出樣』(亮相)拍片,所以我就『出樣』,跟住就拍到而家。」薑檸樂補充道。

回歸二十年,本港其中一個最俱實力的行業今天居然走到這條路,無疑是大環境使然。不過香港還有一些商人願意不走大勢,香港電視、電訊盈科還可能是有機會轉變這種劣勢,前者今天被一男子打壓,當然期望有天可以捲土從來,後者最俱實力,是少數建制中不完全歸順一個。但要真正可以把整個行業重回昔日繁盛,那麼要大環境給予真正自由才能行得通,電視行業俱有商業與文化的混合體,而文化又含有政治元素,所以能夠讓電視業者放手大做,不怕限制、考慮,從策略收購到創作節目都沒有顧慮,才能改變今天的環境困局。

你有冇李慧詩拎咁多牌呀?有冇好似李麗珊咁拎過奧運金牌呀?你冇拎牌,得幾個紀錄,香港人識你老鼠呀?係因為你個樣算係咁,而咁橋又有人捧,所以先至有Swarovski同Physiogel咋。你試下你好似李慧詩咁既樣,有邊個化妝品marketing會肯畀錢你使呀?

歐小姐係無辜嘅,你要佢係鏡頭面前話因為自己嘅外表令到人忽略佢嘅成就,對於一啲(即大部份)唔靚嘅人(即小弟)只係會聽到佢話:我太靚,慘豬豬。

你唔靚,搵邊撚個睇?

其實如果阿歐小姐醜樣D,你估有冇人叫佢做渣旗手?冇撚人叫佢做渣旗手,咁邊有人留意佢?佢的確係十三項游泳紀錄保持者,但佢係里約奧運又拎過咩呢?

  背囊事件,引爆關公災難,照我睇,港鐵除左呢鋪又有排煩之外既,感染歌王陳奕迅,亦都有可能無啦啦要俾 […]

網絡作者

現時網絡上出現很多自稱為「網絡作家」,或是在網絡上横行的網上寫手,有些是已經出書了,從高登出道,或是在網絡上擁有相當人氣的當紅作者。他的臉書專頁like數都是過千,也有些作者是沒有在高登出過故,專頁like數也達到一定的人數。但是卻一直沒有放棄寫作,不停地在不同的網媒投稿。到底在這個社會洪流之中,網絡的世界不停幻變,網絡作者是如何在得以生存,寫作對於作者來說,又是一種什麼的定義,促使他們在沒有收入下,仍繼續不屈的寫作下去。

呢條問題,聽講好多娛記都覺得佢冇撚問題。平時問D歌星仔,你個仔係咪搞基呀,你驚唔撚驚佢中意Elsa呀呢D咁撚冇禮貌既問題都問撚得出既娛記點會覺得有問題?但係你去到英文世界,人地拎獎,你娛記咁撚賤問人你執二攤先上到位,否定左愛瑪史東既努力,仲好撚仆街咁覺得係因為人地唔做你先上到位,咪就係唔撚尊重人既表現囉?

不過在針對「每日郵報」的頻數,細心看看各個媒體的分佈,竟然是小報路線的「水果日報」,跌幅達到一半。反而是坊間傳聞最有風骨的「日月神報」,堅持足本使用「每日郵報」作為來源(見表二)。當維基百科編輯都Ban咗#dailyfail,繼續用小報,比小報更小報,還好意思跟我們說風骨嘛?都不要說有關臉書平日都作些甚麼了。

「電視汁撈飯」,如果得個口號,係鳩吹,係廢的,而家仲邊有人睇電視,仲話要人一路食飯一路睇,簡直痴線。喺餐廳擺電視嘅失敗例子好多,最多人睇到嘅,一定係老麥嗰部剩係播耶撚節目嘅所謂電視。

有一個都市傳說,就係求職果時HR會係Facebook去起一起底,所謂「個底唔花」,就係指政見一致,冇講公司壞話,查完家宅,最後先打比求職者叫去面試,又或者因為求職者一個FacebookStatus取消面試又得。

《100毛》是自壹傳媒之後,另一個改變了香港媒體營運方式的先導者,《毛記電視》的廣告宣傳手法可謂一種突破,既不用透過自己的網站才能做廣告賺hit_rate,只需透過社交媒體便成,以往網媒都未能成功做到,但《毛》卻做到並且使其他媒體及廣告公司也爭相彷效,這便是一種行銷創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