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傳媒生態

你聽過Virtual Youtuber 未?

日本一向係AR同VR技術嘅最先進國家,有聽過我喺barcamp講過talk嘅一定明白。話說日本以前絕大多數嘅video content都係由niconico都產生出嚟,不過,後來因為營運niconico同高登林祖舜一樣咁懶咁慢,大量玩家轉戰youtube,話晒世界性嘅adsense收入真係可觀好多,有埋super chat功能之後都不知幾多人做緊全職youtuber了。於是乎,日本人就將AR/VR技術加埋youtube live一齊玩啦。

一個流言有什麼值得思考?

這兩天,大家都好像對「流感針」很有意見。而且,大家都是專家。大家都覺得有些人好有見地。

基於「不傷害他人原則」,任何一個公眾人物,只要佢無傷害人,都絕對有權利在私人場合做任何他們想做的事。更何況,無論是謝定陳,他們所作的事情其實是無公共性可言(有公共性的意思,是指對公眾利益構成傷害,例如貪污(如果係咁,就是遺反左「不傷害他人原則」啦);所以,即使謝的言論與公共事務有關,她只是發表個人看法俾朋友聽,亦顯然不屬「具公共性」之列)。既然是「不會影響公眾」,公眾實在無從干涉。其實,無咩「食得咸魚抵得渴」、只有「葡萄人地有名氣」、同埋「睇人仆街最開心」,唔好將呢種咁差的心腸合理化啦唔該。

張太,有得打就好打喇!

近日香港流感肆虐,政府眼見情況嚴重率先宣佈幼稚園及小學等停課,打破傳染鍊云云,毋須天寒地凍的情況下上課,港府的決定當然是普渡一眾莘莘學子。而在緊接停課消息傳出後,又傳出藝人謝安琪關於流感疫苗錄音,在媽媽群內又再掀起應不應該給予兒童接種疫苗的討論,除了掀示衛生防護中心呼籲注射疫苗的宣傳成效不彰之外,其實點解會有呢個現象其實都幾值得探討。

  最近蘋果公司與香港知名導演陳可辛合作,拍了一套短片《三分鐘》,內容就不多說了, 就是一些香港人無 […]

這次並不是再討論學生講粗口或者普通話霸權問題,而是這次事件看到非建制派的KOL互相攻擊,以及收起羽翼做旁觀者,任由年輕人被建制派魚肉。

阿姐一出,大家又話「建制派藝人之中,佢叫值得尊重」、「阿姐好野!」之聲始起彼落,另一邊廂,原來朱晨麗一句「希望我哋喺內地成長嘅小朋友,嚟到香港之後依然可以打出一片天,一齊支持我哋!」,又引起網民炒到上天花。

又要睇,又要鬧人係雞

日前某網媒街頭訪問,有一標緻女孩因一句「好賤呀」電到不少螢光幕前的男觀眾,網絡大神當然神力無邊,一兩天時間裏,她已被人從底衫褲身上毛髮肌膚甚至私德人格全被起底——在下相信假如她知道「網民」這種嗜血的鯊魚如此猖獗,既肆意博覽她的私隱,又要站到道德珠峰上罵她係雞係公廁,她一定會對任何街頭訪問敬而遠之。

TVB 是大到不能倒

香港有咩企業唔可執笠?公營企業,港燈、中電,煤氣?四大發展商?港鐵?港交所?你依家要我答,通通唔係。TVB先係最香港大唔能夠執笠嘅企業。

香港法治Number 1 呀,亲

我,曾經都係一個網絡判官,只要社會發生左任何大事,都一定上FB講下自己有咩睇法,例如跳樓者都係一班受唔住壓力嘅人、女性告人強姦一定係勞資糾紛、所有大陸人都係仆街冚家產(註1)等等,只要所有未判嘅案,都由網民先判一下先,呢隻無成本又可以放上FB開心share嘅野點解唔做?

《黑色復仇》的原案監督曾經在日本有名的揭秘雜誌《周刊文春》當記者,所以劇中對周刊營運有較批判的刻劃,在星流周刊的世界,銷售的數字比起任何的標準來得重要,主編福島勲三番四次的捏造新聞,為的就是迎合讀者愛看醜聞的心態,以拯救銷量節節下降的周刊。記者對社會的責任固然是反映真相,揭露不公,但對社會以外,記者亦對報社亦負有協助牟利的責任。

《今日頭條》可謂大陸版的蘋果,因為閱讀者眾多,內容對比其他新聞網站多元化,不過對比起蘋果,他們其實是有所不同,因為《今日頭條》其實是一個集合器多於一個新聞機構。它們是使用其他新聞機構的來源,再透過不同的地區、用戶的喜好,再以AI分析來推送新聞。由於《今日頭條》的新聞來源多,而且他們的編輯整合上無疑是做得不錯,因此用戶黏貼度很高。坊間有說騰訊其實不怕阿里巴巴,怕《今日頭條》更甚,因為用家的黏貼度很高,在互聯網世界上,誰可以控制用家的忠誠度和黏貼度,你已經勝過任何對手。

我就唔知《HK01》有幾憎周庭,但觀乎佢哋呢幾日,又安排專訪又一日一POST咁原汁奉上任亮憲的金句soundbite,我就覺得肯定來者不善。

今天雖然網媒很多,但是其實大部份並不是真正的新聞網站,反而是評論網站或者轉載一些大媒體新聞內容居多,網媒自身真正做新聞是少之有少,因為成本高,新聞採訪即使是網媒,同樣是需要人,人就是成本時,以香港市場計,是難以生存。所以香港網媒多以一些大媒體所提供的新聞,作者便利用這些資訊再加上一些搜尋資料,並以自己的觀點再成為另一篇文章內容。這些其實已經是第二手資料並且並不是真正所謂的採訪新聞,只能是屬於一種評論性文章,有如報紙副刊。這樣網媒可以降低成本但亦可以繼續營運。

公眾所需要既爆料並不止係「質」,仲需要「量」。傳媒機構向你提出量既需求正正就係要滿足讀者既需求,你一個月先得果三單咁我另外果27日出咩好?即使其他碎料係幾咁垃圾都好,現實就係有同無之分,一間傳媒機構日日有稿出是常識吧。

但很少人會講及白潭嘉和胡華寶兩人一鳴驚人後,到底有甚麼人生成就。固然他們奪得很多獎,讀書當年看,很多著作都是乾脆隻字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