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傳媒生態

有錢人分很多種,有些是賺錢向的,極端的還只會純看金錢利益的,他們不著重非金錢收入,例如社會上的名聲、地位云云,但有些商人則想改變社會,發達後都喜歡做傳媒,以增強自己在社會上的影響力和知名度。

在畸形的香港,幾乎每天都有人自殺,這宗自殺案原本是平平無奇的新聞,根本沒太多人注意。不過有賴「全港銷量第一」的「方向報」,令到一宗不值討論的普通慘案,成為網民討論的話題。

中國已在生活之中。意識形態是有趣的,只要用娛樂切入,大家就覺得「中國其實都不錯」,說國語都是有型的。當台灣朋友都在迷港劇的時候,他們都很不明白為什麼曾經有一代港女會對台灣的偶像,如F4這麼熱愛過。《那些年》又或是《我的少女時代》在台灣雖然都鬧出風潮,但對王大陸或是柯震東,港女的熱情也許比台女還要大得多。

上年我是基於自己有書出所以去書展,今年(不在書展出會在年尾出吧?)因為不在書展出書,就更加去都唔想去,呢個題目簡直是將所有文化人、知識分子拒諸門外。我真係想講,貿發局你咪玩啦,你同香港人講旅遊?大家個腦咪就係諗到長 x 閃令令「食」「玩」「買」三隻字架咋!

你以為書的內容,都只是網路上流竄過的東西,不值一買,也許你真的覺得網路可以是永遠的,社交網路可以是理所當然的存在,網路上一定可以找到某些文字云云。

「打是疼,罵是愛」,香港人嘴上說不要,身體幾誠實呢~

廣告是傳媒最重要之收入來源,而揀選一個媒體下廣告,主要看接觸客戶和潛在客戶多不多,但沒有讀者會想閱讀毫不相關之廣告頁面,亦沒有人想廣告頁面佔整本書刊一半或以上。而接觸客戶(讀者)多,乃建基於媒體品牌形象,影響品牌形象、銷量之關鍵,在於內容、資訊高不高質素,當中可以包括優秀作家專欄、詳略得宜的產品介紹、試用等各類資訊,而記者或編輯文筆亦需跳脫易讀饒富趣味,不似在下這篇文章難懂難讀。

依小弟嘅愚見,《壹週刊》賣盤嘅原因主要有兩個:其一,肥佬黎想將《壹週刊》賣盤得嚟嘅資金用於止蝕,順勢淨返嘅流動現金可以繼續營運《蘋果日報》。其二,將《壹週刊》賣畀有意喺娛樂界發展嘅商人,可以延續到《壹週刊》嘅日常運作之餘,仲可以保留舊有員工以作日後發展之用(假設佢哋係會聽新老闆支笛)。

世上有種fans 叫haters

睇haters反應真係好開心,好過癮~因為,Haters講既pts其實都係呢d

有人恥笑壹仔賣盤這麼低,抵死之類不乏這類人群,他們平日會大量分享這個媒體集團的資訊,又或者是引用這媒體的資訊來源並加以分析。因為壹集團的新聞來源,好肯定是全港最多人分享及發佈的新聞媒體。但你在引用人家資料,然後就話人不知所謂,睇人仆街好似是應該,但有沒有想過這份媒體再失去蹤影,其他資訊的來源是否有充足?是否可以繼續有新聞自由?

OCAMP_MATE總有生疏的一天,一年見不了一次,但幸好還有FACEBOOK讓我知道大家近況,一路看卻發現大家越走越遠。到我出來社會了,覺得沒有需要讓同事了解最真實的自己,發現自己兩年都沒有加過新朋友。

7月12日是放DSE既日子。咁大家又知唔知道今屆DSE考生是幾年出世?是1999年呀!係咪好Scary呢…而怪獸家長呢個term是10年前左右出現。換言之,當日「被怪獸」的一班細路,就接近係而家DSE學生的年紀。由細到大,唔止是佢地啦,連我地都被灌輸「書讀得唔好你就仆硬街」,日日學六七樣野,細細個就已經比起我地呢一代更強的競爭意識。

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一首二手改裝空母巡遊至殖民地xiangang,網上嘲笑之聲不絕。有些人笑說遼寧號是二十年前的貨色,現代的艦載機升降有難度-有沒有戰力還是一個問題。也有人就遼寧號航行時的黑煙評論,說到這麼大的黑煙對於敵人來說是一個明顯不過的活靶。說這些的人都毫無例外的獲得了不少的讚好,整個Facebook上都是一片恥笑聲。

騙子磁石

是日最呃click話題一定是「動物傳心術」,看看有線新聞的優秀報導就夠了,老實說,這種東西(技巧?意識?思維?)我無法苟同,呢班動物傳心棍是低級的騙子仆街利用別人的同情心和惻隱騙財,論卑鄙無恥,他們和終囯那些持行乞文憑學位來港開工的海外勞工的質地分別不大,前者趁火打劫,後者靠視覺虐待情感勒索。

反省媒體的質素,當然是媒體人的責任,但同時面對社交網路這巨擘,當然大家都不能也不會做什麼反抗來。反正大家真的愛看片段,玩玩笑笑就好。思考,太累,不了。只是偶爾看到一些媒體在叫春,說為什麼自己的東西「那麼好」而沒有人看

被選取的矯情

當大家的潮流,都在看短片,短片,短片(做完運動後,看著兩個健身教練,在分享一條短片,大概是在福建有一個小孩把一條狗放到一個化寶桶之類的。二人看完,無語,就過了那一程電梯的時間),大家會得到什麼呢?大概是一些感官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