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傳媒生態

沒想到KingJer竟然會和所謂的網民一樣一般見識。這一次,目標是衛蘭新歌《驗傷》歌詞,對象竟是林夕老師,真是班門弄斧,相形見拙。

世界各地,尤其係某些國家,總有堆人係咁。佢地D基因硬係缺少左D野,係無左欣賞既文化。即使有好事,都唔會識得戥人地開心。反而,第一件事就係眼紅人地,係咪出於妒嫉就唔知喇,總知總係覺得入面有其他不為人知既事,之後挖一個可以俾自己無限發揮既洞,去上綱上線。呢個可以話係人既劣根性。

現在臉書的保安系統有一功能:由用戶委任五位最可靠的朋友,當閣下因各種奇難雜症(被人攪被惡意投訴、入錯密碼次數過多、你的上載有違面書聖經守則)而無法登入時,你可聯絡那五位朋友之一,請他們為你向面書官方申請回復帳戶。

「政治化」係其中一個為自己既過失開脫既頭號靈丹妙藥,有得用,你真係唔用??信我啦,其實只要你講慣左,係唔係都政治化一堆野,你就會發現效果都不知幾好:「做咩成日唔做功課掛住拍拖同玩呀?」「做咩要將件事政治化?」

五毛係有利益嘅,憤青係被洗腦嘅,惟獨是呢班所謂小粉紅最清楚,被誤導又如何?殺錯良民又如何?逼人跪低又如何?我就係人多

而家林憶蓮做左蓮神,返大陸搵食做《我是歌手》又唔話佢折墮啦。仲有D留言話:好似睇住自己老母做雞咁。喂阿哥,你而家一年先買一張碟,頂多係紅館排到一次演唱會,你養佢呀?而家返大陸唱一次有2000萬人仔,你班友咁唔撚想人地返大陸啦,你眾籌 2500萬人仔畀佢,等佢唔使做囉好冇?你班撚樣,一蚊都唔撚會出呀,屌!

頒獎禮係咁玩

每年年尾,總會有好多唔同頒獎典禮,又呢又路又種票又消費自己老母。到今日,點解你地會認為香港頒獎典禮重會有公信力?好似有部分電台咁,係依靠點播率多寡而搬獎,係未有互連網的年代,係依靠經理人「送禮物」換獎。點送法?

當溝通只剩下Facebook

不過,Facebook的「你」,對著任何「朋友」,都是同一堆照片。「你」只是某一片刻、存在某處、和某人一起,而被照下的「你」。現實的你,卻比照片的「你」歷過更深刻的事情、擁有更多有趣的想法。

昔日《每日一字》都會找一個林佐瀚來坐陣,研究廣府話都叫找個何文匯來頂上,連《大國堀起》的自high節目都找來狄娜做主持,即使你不用找專業人士做牌頭,也應該要找個在香港能夠有點說服力的主持,找Do姐可以嗎?然後再配上丁新豹,以丁先生的博物館專業配上Do姐的主持專業便讓整個節目來得有格局,而不是平時那些過場的政府宣傳片,但明顯地康文署真的是當這次平時那些如沙田共融樂繽紛之類的節目來辦,毫無想過。

佢地點解咁憎欣宜坤哥呢?無他既,睇唔過眼囉。一個就偽毒,一個講就媽媽講足咁多年之餘,仲散播「肥得自信」既思想囉。

以前會有堆編輯,有堆所謂評審,坐定定咁真係慢慢逐個字逐個字去睇你文筆編排佈局用字遣字,但依家唔係咁架。你寫得再好,一碌你落去,就消失於NEWSFEED海或者THREAD海中,就此就成為滄海遺珠。

留意返好多評語刻薄嘅人,要求唔係真係咁高。如果好過九成人嘅先至叫靚,噉即係有九成人唔到合格線,一出相就會俾人恥笑。但係實情大部份人放相上網,靚唔靚都好,大家都會開心俾like。每個人都心知肚明,世上真正靚嘅事物唔多,淨係得靚人靚景可以影相分享,實在太扭曲、太壓抑。所以一般嘅生活照,根本冇人會恥笑,冇人會鄙視。

當這些Net_Generation在公司中的小薯,開始能夠成為中層階級,不論在上班也好,閒著沒事幹也好,活用Facebook吃花生談公事甚至找FB中的網店Online_Shopping,然後?不少人仍然不知道,現在的學生,寧願多花時間在Instagram,而不是他們用了快 6、7年的Facebook了。

自從我當佢係女既Larine參賽後,我對Viutv,希望Larine可以用Viutv做一個跳台,我對Viutv佢地真係好大個Hope。但後來我發現Viutv所有marketing都係廢既。

「將劍心睇成一個普通香港人」呢個前設,本身就相當離地。姑勿論有人多年來靠偷圖偷片出post賺廣告費、靠一堆名銜呃飲呃食有幾咁乞人憎,你揹得起達人呢個朵,享受到身為達人嘅好處,就好應該有返達人嘅智慧同修養。無,你就係欺世盜名搵笨柒,罪加一等,被網民追住黎屌係應有此報。

香港人嘅玻璃心

我哋一方面唔接受作為客人得罪日本店主,但另一方面卻繼續對香港本土服務行業嘅人呼呼喝喝,一啲都唔尊重,咁樣算得上係咩「民族質素」?從來冇一個民族,係對外人好過對自己人架。所以香港人如果一直都係咁,根本就冇條件成為一個族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