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傳媒生態

TVB 是大到不能倒

香港有咩企業唔可執笠?公營企業,港燈、中電,煤氣?四大發展商?港鐵?港交所?你依家要我答,通通唔係。TVB先係最香港大唔能夠執笠嘅企業。

香港法治Number 1 呀,亲

我,曾經都係一個網絡判官,只要社會發生左任何大事,都一定上FB講下自己有咩睇法,例如跳樓者都係一班受唔住壓力嘅人、女性告人強姦一定係勞資糾紛、所有大陸人都係仆街冚家產(註1)等等,只要所有未判嘅案,都由網民先判一下先,呢隻無成本又可以放上FB開心share嘅野點解唔做?

《黑色復仇》的原案監督曾經在日本有名的揭秘雜誌《周刊文春》當記者,所以劇中對周刊營運有較批判的刻劃,在星流周刊的世界,銷售的數字比起任何的標準來得重要,主編福島勲三番四次的捏造新聞,為的就是迎合讀者愛看醜聞的心態,以拯救銷量節節下降的周刊。記者對社會的責任固然是反映真相,揭露不公,但對社會以外,記者亦對報社亦負有協助牟利的責任。

《今日頭條》可謂大陸版的蘋果,因為閱讀者眾多,內容對比其他新聞網站多元化,不過對比起蘋果,他們其實是有所不同,因為《今日頭條》其實是一個集合器多於一個新聞機構。它們是使用其他新聞機構的來源,再透過不同的地區、用戶的喜好,再以AI分析來推送新聞。由於《今日頭條》的新聞來源多,而且他們的編輯整合上無疑是做得不錯,因此用戶黏貼度很高。坊間有說騰訊其實不怕阿里巴巴,怕《今日頭條》更甚,因為用家的黏貼度很高,在互聯網世界上,誰可以控制用家的忠誠度和黏貼度,你已經勝過任何對手。

我就唔知《HK01》有幾憎周庭,但觀乎佢哋呢幾日,又安排專訪又一日一POST咁原汁奉上任亮憲的金句soundbite,我就覺得肯定來者不善。

今天雖然網媒很多,但是其實大部份並不是真正的新聞網站,反而是評論網站或者轉載一些大媒體新聞內容居多,網媒自身真正做新聞是少之有少,因為成本高,新聞採訪即使是網媒,同樣是需要人,人就是成本時,以香港市場計,是難以生存。所以香港網媒多以一些大媒體所提供的新聞,作者便利用這些資訊再加上一些搜尋資料,並以自己的觀點再成為另一篇文章內容。這些其實已經是第二手資料並且並不是真正所謂的採訪新聞,只能是屬於一種評論性文章,有如報紙副刊。這樣網媒可以降低成本但亦可以繼續營運。

公眾所需要既爆料並不止係「質」,仲需要「量」。傳媒機構向你提出量既需求正正就係要滿足讀者既需求,你一個月先得果三單咁我另外果27日出咩好?即使其他碎料係幾咁垃圾都好,現實就係有同無之分,一間傳媒機構日日有稿出是常識吧。

但很少人會講及白潭嘉和胡華寶兩人一鳴驚人後,到底有甚麼人生成就。固然他們奪得很多獎,讀書當年看,很多著作都是乾脆隻字不提。

時事評論員的工作,是不是提建議呢?喜歡的時候,就可以用解綑新聞學解下悶,說點建議。我的建議,亦都在大氣電波說過:首先,在決戰時刻,在立法會大會叫主席提醒其他議員去開會,是不合時宜的。因為那一刻,才用了議事規則 88(1)。第二,在結婚派對時,大家廣傳他跟建制派議員笑口噬噬的照片,在公關學上都是不適切的。那是不是有建設性的建議?

內容是王,在互聯網冒起的時候,不少企業領袖、商界、文化界大哥都這樣說,認為只要你的內容好,不愁沒有出路,因為互聯網是公開的,沒有限制,所以人家見有好東西,就會去看,從而獲得睛徠。無可否認或者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尾,二千年初句話或者可以說得對,因為當時互聯網的環境,大家都是摸著石頭過河,沒有人真正明白、了解甚至知道真正的商業模式是怎樣時,大家起跑線其實都是一樣,所以內容為王可以講得通。

大家看了這些關鍵詞,很自然地說香港人真的好奇怪,只對娛樂有興趣,身邊的事一點都不關心,社會時事居然通通不入流。如果從這些關鍵詞看港人對生活的取向,無可否認香港人是有點冷感,去到極致,每人都抱著「係咩,碰」心態。不過這也不是單單香港人是這樣,其實留意其他國家也是這樣。比如世界Backoffice的印度,當中十大關鍵字,全是電影、劇集和體育有關,即使英國雖然會有其他社會關鍵字,但同樣地也有關於娛樂影藝的關鍵字,就是Netflix網劇《13 reasons why》,而看看我們鄰國台灣情況也差不多。

因為一個人衰,所以他是罪魁。修改議事規則是梁君彥欺人太甚,彷彿以前公民黨有份投票指主席有權力驅趕議員離場,或是黃碧雲為了令教協支持的教育新資源可以「早日到位」,就不顧四名被DQ議員才被趕出立法會兩三天,就要主席縮短表決鐘聲時間等等的「合作性行動」,都不是造就今時今日局長的間接原因。

亞里士多德(Aristotle)的德行論(Virtue_Ethics)強調的是行事的人是依照他的良好人格去行事,實踐道德上應該做的事,而培養人格重於大眾的價值觀。人生的目的就是成為一個有道德的人。雖然這個涉及循環論證(因為甲等於乙,所以乙等於甲),就是良好人格是因為有道德,而道德的對錯在於是否培養良好人格。

但點解我仲要堅持叫自己「高登仔」呢?就同依個時代經已無乜人再識得《Rocky》一樣(要講都講《激戰》啦),你話我緬懷又好、念舊又好,雖然我都會去連登睇嘢,但高登始終有種家嘅感覺。

毒撚玩Tinder 真係晒鳩氣!

Tinder本質嚟講同facebook甚或IG都差太遠啦!佢唔會俾你睇到一個人嘅生活全貌,亦因為咁先會有人安心喺度尋找炮友嘛~換句說話講佢只係一個俾你擺幾張相同埋幾句嘢,表現自己最charm最想俾人見到嘅一面,而唔係一個長遠記錄到你係一個點嘅人嘅平台。既然係咁,即係最緊要「快」!

小麗是一個不多言的可愛少女。每餐飯前,她都需要拿出手機自拍,然後放上IG,儘管那碗只是魚蛋河。但她如果不這樣做,就會感覺欠了什麼,渾身不自在。小麗很明白,相片就是與朋友溝通的渠道,每收到一個like,她就會想,嘻嘻,他們已經關心了我的近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