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政治

於現行基礎上,於福田站進行一地兩檢技術上難以進行,反對派所提出的替代方案不單比政府方案帶來更多的不便,叫乘客由西九上車坐十四分鐘之後下車過關再上車,反對派這個方案是否「撚化」全車乘客?

既然香港天下太平,就仆街啦。個個反對派,如果冇被收編,冇人捐三萬蚊支持佢地既,咁就真係hunger_for議題as_like餓狗。以前梁振英時代,佢地大叫幾句「梁振咬我x你老x」,香港人就會投票畀佢地,佢地咩都唔做都唔緊要。

當香港的教育變成習俗

香港的家長心中有條公式﹕「入大學=搵到工 」。因此,大抵只要提升大學學額,香港家長對香港的教育就沒有甚麼怨言。他們不會理會孩子的天賦與興趣,學琴和信教也可成為入名校的手段﹔甚至大部份的家長都只會看學校的入大學率和名氣選校,孩子讀六年中學,可以對該校的校訓,甚至該校辦學團體的辦學理念一概不知。放孩子到國際學校不是為了開發他們自由的思維,而是想「英文唔好有香港口音」和「避開公開試」。

香港2003年50萬人於七一上街,該時香港開始有更多人關心香港政治實況。而政治,從來與生活是密不可分。以食為例,到街市買餸的價格在這幾年不斷上漲,除了通漲外,領展(時稱領匯)私有化也是不可或缺的因素。而當時在擱置領匯私有化議案,僅有14票贊成,而33票反對,4票棄權及8人缺席。反對的人,不乏建制與泛民。

民主黨這班扮工政棍現在才消費梁匪,說穿了就是刷存在感——我做緊嘢㗎,天下為公呀,你唔撐我就係鬼係民主罪人,各位別忘記沒完沒了的僭建基本法而來的立法會補選還未完的,民主黨這台窮得只剩下選舉機器的政黨日暮途窮,不攪些佯攻而不得罪現任權貴的花招,又怎能一邊扮為民請命羽擢取選票,一路給現政權鬆章留一手,好讓黨派中的政治老海鮮們搲撈一官半職補補身呢?

「一校一社工」的具體方案未明,詳情相信會於本月公佈。然而在這短短個多月已有不少團體作出聲明或回應,期望能夠與政府商討有關細節。其中以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最為活躍。

早日警察新春季度招募,參加人數創第二高,考督察更是創新高呀。你問下仲有冇人搞港獨呀。口裡說不,身體卻很誠實呀。雖然你話可能考警察果班人心同口係兩回事,但係事實就係依然會有人投考警察,而不是想像中大家的所謂「黑警」是如此討厭。

香港經濟在自由經濟主義及一國兩制的制度之下中門大開,中外企業搶奪本地市場需求,本地大多數行業——包括IT業,均要面對外來的巨大競爭。但本地企業要出外開拓,近幾十年來,至今還成功的例子又有幾個?至於到中國發展業務,本地企業中,有那一家能真正打入中國市場在大陸開拓事業的?大家還記得田氏兄弟的G2000,如何在大陸打輸商標官司嗎?中國現在行的是產業保護政策,力阻外資如Google及facebook等進中國市場之門,以扶持中國企業。阿里爸爸、騰訊及吉利汽車等均是這個政策下的得益者。美國總統特朗普要跟中國開貿易戰,估計就是要中國在保護政策方面讓步。連美國IT巨企都進不了門,香港IT業及其他各行各業,在本地市場都受敵於「中外」,難以壯大,又何德何能開發得到中國市場,為本身的行業及產品供應,提供市場需求?

他朝君體終相同

當戴耀廷也是港獨,而幼稚園管理人竟然以鼓吹小孩「告發同學講廣東話」是正確,天真幼稚兼政治白癡的大部分香港人仍然如在夢中矣。

香港搞共享單車其實真係好好笑,理由無他嘅都係土地問題,邊有咁多地方比你放單車係街同埋起共享單車專用嘅空間點?

觀乎一部「五千年國史」,無論後宮、外戚、宦官、權臣,若要操控權柄,都必須假借皇權之名行事,在政治體系中沒有自身獨立的權力位格,與歐洲歷史上國王、貴族、教會、城市自由民等各種勢力持續拉鋸的情況大為不同。因此,古代中國社會無法如歐洲般,通過各種力量長時期不斷競合,產生以契約精神為核心的民主政制、法治價值和保障人權的自由多元環境,崇尚各群體橫向互動的公民社會亦未能形成和發展,若遇上事故,不論大小,無法通過群體內或群體間建立契約解決(即民主自治),惟靠在上位者定奪,一旦垂直權力體系衰落,整個社會隨即分崩離析。

殺了小白的……是誰

制度上,為何愛協會把離奇墮海的小白迅速交回主人?難度他們相信小白很熱愛游水的?還是天氣太熱牠要急不及待降温呀?在這情況下,是否應該再調查一下原因才把小白交回主人呢?即使愛協有向主人發出警告,但這也就像從遠處循循善誘一個正在打人的人停手,他會因你的勸喻而停止嘛?這想法未免太童話式吧,還是當了自己是唐三藏?還是返回現實為妙。

鄧小平就講一個國家兩種制度。依家政府都繼續講緊一國兩制,但口裡講一套,身體就拚命做另一套。成日都想講咩制度融合。一水之隔,制度係咁就係咁,咩制度生出咩人,人就思想做法完全唔同。唔係你話想融合就融合,你估真係龍珠咁樣,跳番PART舞然後兩人手指一指,就得咩?

中美的貿易長期出現逆差,美方其實好自然要減這些差距,正常會說這是大家經濟交易來往,沒有什麼好討論。但是美方作為自由易貿最大國,基本上所有商品都沒有任何限制,但是中方自己又有沒有守著加入WTO時的承諾呢?如果以前中國還是經濟小國,生怕自身國民不能夠面對國際超級巨企進軍,那是明白。但是今天中國經濟實力已進身全球第二,石油進口更是全球第一,以這個經濟體規模,還可以有什麼借口不給予真正自由貿易呢?

的士拒載、話唔識路、交更、入汽、坐地起價…我諗大部份坐過的士嘅市民都遇過,就算未遇過都應該聽過身邊朋友訴苦。有站出來請示嘅的士司機表示,佢地只係害群之馬,為數最多幾十個;亦有司機話,如果收貴啲,一樣可以比到UXER嘅質素…但事實係邊個平邊個貴,大家心中有數。

中美貿易戰愛鬥大

美國對外國的貿易戰多年來可謂駕輕就熟,由政治理由到經濟理由時有發生,政治上如制裁古巴、北韓、伊朗便是明顯例子,再到經濟上如上世紀對日本的貿易戰更使日本跪地投降。所以美國在貿易戰上是常客。美國內需龐大,而全球對美金需求極高,因此外貿逆差巨大都仍然足以維持其國家的正常運作,但是自2008年金融海嘯後,美國的國力無疑是受到挑戰,再加上科技資訊再不是以往的不對稱,資訊流通極快,美國在政經主導權是正在下降,但要強調下降不等於無力,這是需要留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