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政治

厲害了,世界第一球迷大國

「国际足联统计,中国球迷购买的本届世界杯门票数超过了4万张,在所有的国家当中排行第九。比西班牙、英格兰等参赛国家球迷购买的门票数都多。要知道,一共32个参赛国,咱们没出线参赛,票房就排到了第九。要是参赛,票房不可估量。」

愛國發財,香港利害

由1990年開始由蘇聯解體之後,之前由前蘇聯邀請衛星國烏克蘭代為建造的航母爛尾,直到1998年才成功甩手。而買家背景就一直係中共軍方(爭啲寫咗中國軍方,不過中國其實並無軍隊,只有中共才有軍隊,大家咪再搞錯)。出面站台的所謂「退休人士」何解會退而不休,化身成為「香港商人」,無端端拎一大筆錢出嚟,聲稱要「買嚟做隻賭船」?背後一直出錢出力嘅,當然係直達中央嘅資金鏈啦。人力物力都係由黨中央全力支持嘛。此事本無懸念。但係成件事都解釋唔到:點解明明係重大戰略設備,竟然可以光天化日之下、成功漂洋過海、萬里迢迢咁拖咗半個地球而最終可以順利落入解放軍手裡。

泛民的轉角口

近年來,筆者看見的是泛民已經無心戀戰。特別在DQ和修改議事規則一役被港共政府和保皇黨擊敗得潰不成軍,議會抗爭猶如行禮如儀。有泛民支持者可能會說:「激烈抗爭,俾人捉到痛腳DQ點算?」泛民對議席的眷戀可以是說世界之最。作為一個少數反對派,目標不應只放在議席。

雲特會

「華夏邦聯主席、香港帝國國師陳雲大總統,聞名不如見面,久仰久仰」
「賢兄言重喇,不過虛名,作為翻版陳雲閣下能夠行到呢度都算有番咁上下功力,小弟佩服佩服」

上訴庭副庭長楊振權喺黃之鋒案將呢個現像解釋得好好,值得一引:「香港社會近年瀰漫一鼓歪風,有人以追求其心目中的理想或自由行使法律賦予的權力為藉口而肆意作出違法的行為。有人,包括一些有識之仕,鼓吹「違法達義」的口號、鼓勵他人犯法。該等人士公然蔑視法律,不但拒絕承認其違法行為有錯,更視之為光榮及值得感到自豪的行為。該些傲慢和自以為是的想法,不幸對部分年輕人造成影響,導致他們在集會、遊行或示威行動時隨意作出破壞公共秩序及公衆安寧的行為。」

到今日,由2年9個月到7年,竟然有人出嚟話佢地係收錢出嚟擲嘢坐監,你地覺得收錢坐監係嘆世界,覺得坐完個幾年監出嚟,夠錢買幾層樓的話,不如咁我俾番十萬你,你同我入去坐番廿年。十萬唔夠?學DO姐話齋:「你要幾多?話我聽,我俾你。」

唯有努力過好生活,也是某種自欺欺人。

天琦曾經引用王爾德這句名句,提醒我們不論身在什麼環境,都要懷有希望。有時候我會覺得他是一個過於偉大的人。他對香港的愛致使他選擇全然委身走上從政的路,並在面對不公的政治審判時選擇留在這個地方;即使自己身陷囹圄,心裡所思所想的仍然是這片土地上的人。

當年新東補選之後,逢時搵咗楊岳橋同梁天琦做咗個對談。活動後食完宵,大家各自歸家,得返我同梁天琦去七仔買煙,然後用一支煙嘅時間同佢等的士。

有時候我會諗,咁佢地如果冇經歷過六四,冇上一代果種情緒,係咪錯呢?正如你出世到而家,都冇見過阿爺阿嫲,你靠你屋企人講,你阿爺阿嫲有幾好,但你去到佢死忌佢墳前你冇你父輩咁大感覺,有幾出奇?

繼續籌旗三十年

年年都係維園做兩個鐘,點下蠟燭,唱下自由花,然後又燒悼詞,然後就繼續結束一黨專政。屌你啦,後生會唔知咩係六四咩?但係年年都錢為先,年年都哭喪,你唔悶我都悶啦,當年發生時都未出生,冇睇過電視直播。冇經歷過、同埋唔係深入了解歷史真係唔會有咩家仇國恨嘅感受。

六四晚會有著一種傳承的精神,大概是希望我們要去記得當日發生過的事,不要淡化歷史,不知道將來會不會有一天,我們不能夠再在維園公開悼念,亦不知道將來會不會有一天,失去談論或者評論八九學運的機會。自己亦無能為力。社會上對六四晚會均有不同的意見或矛盾,無論你決定參與與否或者是參與那個團體的晚會都不是重點,最重要的是聽聽自己的良心,我們會累,會無奈,那就容許自己有一個喘息的空間,好好反思,任何決定只要向善的,能夠為大眾有益處,就去做,身邊總會找到同行者。

岳飛是民族英雄嗎?

所謂「中華民族」,就是以漢人在這片被咀咒之地上為家天下打生打死的幫會血淚史,另附近代中國人劣根性的輸打贏要,漢人霸佔兩河流域時,現代中國人就稱之為「朝代」,然而元清兩朝乃關外民族打敗漢人之後實施的殖民統治,中國人卻厚面皮地把滿人蒙古人的歷史挪為己用,自己祖先被姦淫擄掠,卻把這堆醜聞轉化為「中國人的歷史」,原來誰在北京發施號令奴役漢人,他原本是什麼人都變成「中國人」。

我自己最憎,未必係林鄭或者梁振英等人。我最憎係香港的大多數人,裝睡的人你永遠叫不醒。

六四恆例:無人性的本土派

紀念/悼念六四天安門血案,所代表的不是什麼「彰顯正義民主平等」、所悼念的原因也不只是「毋忘六四死難者對中國民主運動的貢獻」。而是「為了避免六四在香港發生,防止中共有一日以解放軍和坦克車來香港鎮壓屠殺示威者,為了香港本土的利益和安全,香港必須獨立建國脫共」。

此處不留人,自有留人處

Mr.Wally因為班騎呢怪而撤出菜街,佢就算去其他地方咪一樣照有支持者,依家仲有埋廣告做,廣告公司又肯用佢,啲觀眾又樂於睇個廣告,大家咪有錢齊齊搵winwin囉~係呢個崇優既社會,照計呢啲野自然係汰弱留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