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何謂「沙士式落台」?當年03沙士經濟民生差到冇得再差,係高官問責制下,相關既高官係沙士結束後相繼落馬,特首聲稱健康問題落台(然而到今日佢都冇穿冇爛),而處理疫情不善就係被視為換屆既最後一條稻草。

蓋棺論定青年事務委員會前主席陳匪振彬反動一生之際,忽聞天主教香港教區候任主教蔡惠民神父所謂「天主的子女」、行政長官鄭匪月娥議事堂上闊論青年政策:「我從來冇、亦都唔會敵視年青人;啱啱相反,我哋係非常之……或者我本人都非常之愛護青年人!」諒佢唔敢。其主有云:「凡你們對我這些最小兄弟中的一個所做的,就是對我做的。」陷青少年於饑渴、於赤裸、於傷病、於牢獄,按天上律法,與猶太權貴陷害、羅馬兵丁戲弄耶穌同罪;天堂「預咗個位」失去資格入席事小,硫磺火湖永火烹調劍橋親子丼燒焦賊子林節思、孽種林約希本來就夠黝黑一身髮膚事大。因此月娥與全民為敵之餘,不忘獨厚後生、留佢哋一道一道向「上流」動階梯──試舉三例,說明之。

封城

看着電視畫面,那種張力比起反修例抗爭運動時燒路障的時刻凝重一百倍,許多人都祈願香港能守住那個零感染的關口,但大家經過了抗爭後,也知道這是徒勞,從不聽民意甚至專家意見的政府,又何來有能力把關。

講返2009年H1N1新型流感亦曾經係透過外地傳入,而當時時任政府嚴陣以待,係03沙士陰霾未散下,及時壓止社區爆發既風險。

看到老米的這張照片,2008年,你在那兒?

講到攬炒,中共好明顯就係專家,好清楚乜嘢叫靜靜雞贏。

武漢肺炎才是真攬炒

昨日大陸武漢發出的資訊顯然是社區爆發,紙也不能包著火,國家亦知道不能再瞞或者所謂顧及國家形象之類,將疫情的通報以及防疫工作正式提升,習近平亦說明要打贏這次硬仗。因為最高領導都開聲,港府都即刻跟著老細調子,即時變得非常著緊,這就是今天的港府運作。

我就好奇究竟由幾時開始揮春係去區議員度攞嘅呢?

由細到大我都好驚見到啲嘔心嘅痰係地,每次見到都作嘔㗎!今晚我又作嘔幾次,但又唔敢唔望住地下嚟行。警署隔離開咗酒店後,條行人徑就多咗大陸人行,咁啲地雷情況係接近新年哩段時間嚴重咗啦…………依家仲要有武漢肺炎,除咗嘔心真係步步為營

政府不懂檢討,興爸作為香港人當然要檢討政府,並提出「當計劃於對其他社會持份者造成負面影響時,作出限制」之意見。

黑警暴動,係因為犯法又唔想坐監。

你而家既態度是,「嘩我派幾多錢?你地幾有福呀?」事實是一來10項措施一條毛都唔關我事、二來是你派都派得差過人,派錯對象不特止、仲要派好鬼耐。喂,那說好既4000大元呢?連李嘉誠果D應急基金都搞掂完,你果4000蚊連車尾燈都未見。我相信呢D所謂既措施,某部分去到2046都未實行到喎。

答客問

議員他們有份投票,就像自己嫁錯了人,愛錯了賤男渣男,人都不會承認那個人有多賤有多渣。因為,這樣子代表他們「信錯了人」,是不精明的表現,影響他們的形像和評價。所以他們有什麼事情發生,都有人會出來用警察那句荒唐的話「不完美,但可以接受」來開脫。

從來不敢亦不會美化現實的殘酷。台灣不完美、蔡英文也不是。總統大選,你說她沒有計算嗎?不可能。她沒有利用香港情況、打「香港牌」嗎?一定有。也許她就是比誰都更精於計算,才能得以繼任這位置。台灣在蔡英文統治下,坦白說經濟也不怎麼樣,這從很多「蔡粉」變成「韓粉」的例子中就能看見。上半年民調,她也一直處於劣勢—坦白說,沒有香港反送中運動,她能勝出的機會可是很微。「能繼續讓台灣自治下去、人民能繼續擁有真民主」—這是她最大的保證,也是她勝出之重要因素。

佢唔係撐警,佢都覺得七警打人係唔啱,都覺得「喂你唔駛咁都放催淚彈嘛?」,但同時佢都覺得「其實啲警察都好大壓力架」

政治同民生掛勾,民生咪係同你生活掛勾囉~同老人家唔一定要講政治立場,就針對佢地生活嚟講,咁佢地會易明白好多,而且佢地好鍾意有後生願意同佢地傾計,講乜都會好開心,你肯真心關心佢地就會信晒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