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政治

香港特首選舉的「特色」在於其參選人的高度「非政治化」。大眾對候選人的焦點均集中其經濟政策、個人操守及其選舉誠諾,而非其政治理念等「政治性」品質。反之,經常聽到的是指責對手「不道德」,「hea 做」,無力發展香港等等。甚至有人提出是選「人」而非「政綱」,可謂這種思維的極致。

你拍一個競選廣告拍完以後加了很多特技,那字幕動啊……同行!WE_CONNECT!民意!結果觀眾出來一定罵我,根本沒有這種支持!這證明上面那個是假的……

好像打麻雀執位般,藍絲變反對派,黃絲變建制派。以後夏、秋二祭(七一&十一),民陣可以收工了,由周融和高志森等人接手搞大遊行,申請不反對通知書。然後警方表示,有關活動唔算集會,是私人活動,唔需要申請。從此開創大遊行唔需要申請的慣例。

「同行」果兩雙字,其實只係將華康儷粗黑打扁同埋將所有角位磨圓佢,就已成完成基本程序。然後,就將「同」字中嘅口字變番正方形。至於個「行」字,將部首果兩撇變成平行四邊形,搞到有啲當代風咁;然後執去比例,就已經做晒絕大部份嘅改裝程序。最後,班人就係將字體個收筆位整個磨圓邊長方形,用嚟遮住個勾位就搞掂

王岐山在兩會期間出席北京代表團審議會議時説了一番話被評論員們看作中國領導層要向社會、全世界展現自身制度能取代西方民主制度的自信。王岐山說:「在中國歷史傳統中,『政府』歷來是廣義的,承擔着無限責任。黨的機關、人大機關、行政機關、政協機關以及法院和檢察院,在廣大群眾眼裏都是政府。在黨的領導下,只有黨政分工、沒有黨政分開,對此必須旗幟鮮明、理直氣壯,堅定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

點解咁多人上補習社?

你唔係唔知道求學不只是求分數,你開頭都可能認為補習操卷攞tips好cheap好賤格,等同食人血饅頭;然而,有一刻你覺悟到,喺香港生存,就係吃與被吃嘅關係,入大學不過係其中一張必要嘅餐券。分數至上,靠學校不如靠補習,靠老師不如靠天王。你知道每日喺學校對住嘅同喺補習社對住嗰啲,不用分那麼細,都係教畜(頭盔:好囉有啲唔係),只不過喺9up嘅教畜與教你應試技巧嘅教畜之間,你好現實咁選擇咗後者,選擇俾錢為自己嘅將來謀劃,嗰班「天王」就收錢提供服務,講白啲成件事本來就係供求關係,大家一樣都係為咗搵食,一個為長遠一個為短期,喺香港,搵食不嬲大晒,搵食啫犯法啊?

黃絲bb 成長記

呢段時間裡面,你雖然坐到好攰好頽,但係「從沒有放棄過心中的理想」,比起番工放工不知踏實幾多倍,身體同心靈都有返久違左嘅少年活力。可惜雨傘運動冇成功爭取到任何野就結束左,得到嘅只有你胸口頸項同facebook頭像上嘅黃絲帶。由街頭撤退,留低一句「We’ll_be_back」後,作為成熟嘅香港人,你開始反思、開始用番熟悉嘅價值判斷黎重新計算理想與現實之間嘅成本回報問題,最終你明白奇蹟係可一不可再,現實始終需要妥協。「背棄了理想,誰人都可以」?唔係,你自問係從感性番番理性啫。

這個所謂「特首選舉」非選舉,我冇得參選,冇得提名,更沒有選票,所謂論壇只是一場猴戲,三個根本不必賣1194名選委+一隻習總帳的阿伯阿嬋,在鏡頭前佯裝「尊重民意」,稱之為演技都嫌太差,一天只有廿四小時,卻拿十二份之一去看金草莓級演出,睇爛片倒不如睇A片,最少後者是真爽,前者比打飛機更糟。

固步自封,最後必然會引發災難。可能舊時呢套係work,甚至係絕世好橋,但到左今日,你仲用陳舊既橋,觀眾梗係笑都唔笑啦。最慘係佢連去問下自己都唔問下。包圍住既人又全部真心膠,或唔敢問。

搞左咁多個月,事已至此,自己又無得選之餘,原來曾生既『謝絕欽點』,係define_squarely_as「我係謝絕欽點既,不過,其實我都係可以唔任命任何一個人囉。至於其實選委會又好,你七百萬人經唔經遴選委員會都好,其實到最後,都係無關係既,影響唔到結果。我唔欽點,但亦唔任命,直至我覺得真係心滿意足果個先say_yes囉。」

十個救火的西西佛斯

當然救政治這場火也有扮工人士,一邊點火一路(扮)救火、拿火水救火、用錯滅火筒、靠吹水救火⋯⋯ 冗員無日無之,搵食啫駛死呀?然而正是所謂政壇滿是演員,他們什麼都不缺,肚滿腸肥,只缺理順和解決問題之力, 穿着制服不救火的人唯有玩殘所有後來者,才能力保那套他們早已穿不起的消防衣,後生仔愈是一腔熱誠,愈是荊棘滿途,畢竟除了原本早已惡化的火勢,還多了許多永續救火員阻頭阻勢,年輕永遠是原罪,因為斷人衣食也是問題之一。

長毛稱,看過七間電子傳媒舉辦的選舉論壇之後,更加清楚習近平真正挑選的候選人為曾俊華,而不是外界盛傳的林鄭月娥。相信大家都會問:「喂阿哥,點解北京會信薯片,都唔信林鄭先?」曾因支持中國民主運動而被捕的長毛認為,中央正實行「一手緊,一手鬆」的策略。「一方面,中央推舉無法連任行政長官的梁振英為全國政協副主席,以作安撫。另一方面,則把曾俊華推上特首之位,上台後實行懷柔改良政策,以抑民憤。這是中國政治上的傳統智慧,如今再用亦毫不稀奇。」

香港式的「真」

我們可以用這個香港傳媒大亨,黎智英先生作為一個例子。黎先生於自己的報章撰文,支持曾俊華,又批評另一特首候選人胡國興「𠝹票」,更指昔日戰友韓連山為中共臥底,還斥梁國雄發神經。我們又以另一資深傳媒人黎則奮作例子,這位黎生於面書發文指自己建議鄭經翰以其媒體發起支持曾俊華的燭光晚會,彷彿「曾俊華」已經與「平反六四」劃上一個等號。

我回想起上年暑假我的老婆入院的情況。她在瑪嘉烈泌尿科住了一個月,病房內平均一半的病人不是說廣東話,或口音不正。有數天更是6個都是疑為大陸人/新移民。

澳門教育裏的心理專業

融合教育,係澳門近年嘅熱話。報章上,成日都見到唔同人會講吓法規上制度上之後會完善,咩「促關注特殊兒童」。電視上又見咩咩學會協會講吓師資呀咁。每次睇完,究竟佢哋講緊嘅係特殊教育,定還是融合教育…老老豆豆,唔好講澳門,就算鄰近嘅香港,唔講一般市民,做教育嘅又有幾多識協助有需要嘅學生?香港制度上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分類,於有需要時會轉介到兒童精神科,由醫生於臨床/教育心理學家協助下作出診斷;每間學校定期都有教育心理學家到校。而澳門現時會由教青局評估,以個別學生需要(即所謂嘅弱項),作出教育安置;被評為有需要嘅,學校會收到按有需要學生人數嘅資助。兩者各有好壞之處啦。

曾俊華喺今次選戰用嘅主要字體,係華康華綜體。呢隻體其實已經由華康設計同賣咗N年,唔算係有咩新意。根據華康網站,個字體嘅簡介如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