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政治

老老實實,個研究結論有幾戇居就不再話下,缺少內地人脈關係呢個都講得出真係人唔笑狗都吠,喂阿哥,你好人好者係香港考完DSE畢業,就算係香港升唔到大學架話,屋企有錢有人脈既都扔左你出英國美國讀書啦,真係係中國有人事關係個班,一早送晒仔女出外渡金渡銀啦,會唔會扔你返中國讀書咁戇恰恰阿喂。

不過對於香港人來說,不只是休想做矽谷,連大灣區的高新科技也沒有資格笑人,因為香港連對面深圳河的科技土壤都不能比時,你還想什麼呢?

住喺「矽谷」嘅人通常唔會用「矽谷」呢個名,一般就咁叫「(San_Francisco)_Bay_Area」,中文譯做「灣區」。唔通有個天才,以為將粵港澳統稱為「大灣區」,就真係可以做到「灣區」,做到「矽谷」???咁叫「阿發」嘅人係咪一定會發達?哈哈,呢個笑話好唔好笑呢?

原來今天的香港,西人打工是一個原罪。如果根據西九局所指的委任,方美昂的職責並不只是戲曲一個範疇,還有其他,她的職責理應是看大局和全面性的方向表演內容管理,不只是一方面,而根據資料顯示,她也有一定的管理資歷,並不是汪阿姐所講這麼外行,而更重要是唔係只係服務你一個戲曲界。

香港大富翁

睇收入係無用。香港最重要最重要都係資產,香港經濟發展最高峰時期係六十年代至八十年代。香港果陣岩岩經濟起飛,邊個有足夠既錢去執平地同資產邊個就係依家既富翁。大既有大既執靚地變成依家既地產商;細既有細既去買所謂藍籌屋苑依家收租收到手軟。而香港果陣作為中西交集之地,兩次都係因為強國政局動蕩而加速發展。香港係果陣絕對就係發走難財既地方。政局穩定,自由市場,就係經濟發展既利器。

暫時喺面書,建制派基本上係全線挨打的,民建聯日日直播,我唔多手留下言,佢哋係得兩三千個VIEWS都夠膽死,真係好核突的。睇睇周浩鼎個LIVE,冤孽啦,三千未夠,我地VJGAMER搵GRACE直播打PATAPATAPATAPON(好似係)都唔只啦,醜唔醜?

大家對政治,只係停留係「fans_vs_偶像」之間的層次。我撐邊個,邊個就咩都啱。我都唔介意,真係朋友既就講多幾句,當我敵人既,就專心食好西。原因,皆因泛民的政工作者,以至他們的議助,都總是覺得自己可以做到KOL做的事,可以呼風喚雨,好多like就等如好多支持。

落入凡塵的陳帆

年輕點只係原罪,直情係死罪,就來陳帆局長閣下月經失調都關香港後生仔事,現在年輕人在職貧窮,職位朝不保夕,許多後生仔連住都住不穩,好似已經係外媒皆知嘅常識,嗚呼一香港地土生土長高薪瀆職卸責局長,居然連香港交通太擠塞通勤地獄為患,竟然都係後生仔嘅錯。

中共係好針對而家嘅80、90、00年輕人,喺媒體上去「做工作」。是的,係「做工作」,呢個係好中共嘅說法,照字面解就得,真係落手去針對年輕人做啲嘢。先唔講是否成功,至少係中共係出擊,要搶呢堆人嘅支持。

問題是議員混淆了在網絡世界和現實世界「呃Likes」的方式——在社交網絡可以爆紅的留言方式,在政壇多數不管用——例如有地區直選議員郭家麒批評,特首以小恩小惠收買人心,甚至想把三百元「退回」特首。林太笑著回一句:「你有行賄之嫌」還算客氣,令議員更難堪的說法,可能是:「既然大家如此不高興,那是否要我收回這項津貼?」捉錯用神之處,在於即使有部分市民覺得津貼不夠,也不想優惠消失。而且既是政客,便得不斷為選民努力爭取更多:津貼不夠?與其不要,何不開更高價碼?君不見建制派回過神來,隨即要求交通費補貼需涵蓋「村巴」和「紅van」。

老人家既勇武,大家真係要學習!

臺灣省政府經過多次重組,目前省主席一職由行政院政務委員兼任,八個省政府委員職位出缺未有委任,省政府下設四組三室,經調整後各有專司業務,與其他部門並不重疊。福建省政府情況亦類似,省主席由行政院政務委員兼任,沒有委任省政府委員,下設三組三室,業務與其轄下的金門和連江兩縣政府亦不重疊,而新設「行政院金馬聯合服務中心」的職位,亦全數由省政府人員兼任。

看更、援交、首置plan

「係咪即係看更?」「有少少分別!物業管理員唔同看更,工作唔止巡樓咁簡單,我仲要解決住戶日常問題。」「如果你識分PTGF同一般性工作者,就應該會易D明白。」這句話,阿星當然沒有說出口。

林鄭背後應有人類學家?

這幾天,不斷有人問為什麼「香港人會著眼細微細眼的小事」、「施政報告有很多重要的事情都不提總是要算計自己的交通費」云云。但只要政府中有人類學家,他們就知道如何應用。針對香港人的特質是什麼,對症下藥,這服麻醉劑就會有效。

入境泰國屬泰國事務。以林表示的航班屬中停泰國曼谷,機上旅客應屬過境性質,而因航班問題而有幸獲安排酒店住宿等屬泰國方面的安排,難道要大使館冒著粗暴干涉別國內政的風險嗎?以林事件的性質在未有迫切的危險下要求大使館出手無疑是小事化大。

「保鐵」大過天

雖然鐵路以外的公共交通工具佔本地公共交通乘客人次的67%,但政府卻只著重於鐵路交通,忽略其他公共交通工具的發展。這個「保鐵大過天」的交通方針,會對社會構成何等的負面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