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政治

她開始在我面前脫衣。先從高跟鞋開始,然後是黑絲襪、藍旗袍,整個過程她一直眼簾半掩地朝向我,像油畫裡引誘凡夫俗子的水仙女。她的雙乳隔著皮草胸罩,一步一步靠近,直至碰到我的胸膛。「要我幫你脫扣嗎?」她沒有說話,一手捏住我萎縮的陰莖。

我看見的並非陳茂波的悲情

財爺,作為看守香港市民共同財富的一個守門人,由如此一個視誠信為無物、極其自利的人來擔任簡直是荒天下之大謬。在任財政司司長其間,他會有多少機會利用公帑作利益輸送,為自己和家人斂財?

奶媽神學表面上,是她公開在政治領域表達上帝跟她說話,給她肯定一個職業上的抉擇。在基督教信仰的角度,這是難以否定的。大家尚記得上一任特首選舉,基督徒政協選委容永祺公開說上帝叫他選唐英年。當年快必跑去跟他理論,想否定他,可是「容弟兄」氣定神閒打開教會大門,跟傳媒及反對者娓娓道出上帝如何啟示他甚麼甚麼。半個小時後,快必無功而回。為甚麼?因為基督教信仰,本來就有非常個人化的一面,我們相信上帝指引我們去做每一個人生大大小小的抉擇。我甚至想像當天那位「容弟兄」會反問反對者:「難道上帝沒有啟示你嗎?原來你跟上帝的關係這樣差呀?是不是太重視當反對派,忽視了信仰生活、犧牲了祈禱跟上帝親近的時間?你還算不算是基督徒?」多embarrassing!

「貼地」的奴性

「貼地」呢個字,其實奴性何其重。彷彿只要有某人紓尊降貴,稍稍做場大龍鳳,一班蟻民就會即刻前仆後繼挽鞋擦鞋底。人哋未出聲就自動造王,最終幾貼地嘅貴人只會當你契弟,貴人永遠都係貴人,當年L君又何嘗唔係話一張凳、一本簿、一支筆落區體察民情?

你如果覺得自己係Office懶,無能力,講多錯多,做極都做唔好份工。唔緊要架,你最緊要識得阿諛奉承,見高拜,見低踩,然後看風駛𢃇,做個勢利而且唯利是圖既小人。係,呢堆人出賣人格,會俾人地睇唔起,但係不少都因為咁扶搖直上架,雖然到最後可能會因為制度改善,或者有賢者得政,而被剷除,但係至少都享有個榮華富貴呀。

佢甚至連BIG4都唔係,咪一樣上位做到財爺手握香港財金大權?傻強係芝大博士,入政府前係香港科技大學工商管理學院院長,SOWHAT,咪一樣要輸?隨時下任無得留低添呀,陰公~

歌手的唯一責任就是唱好他的歌,他體重外貌不要太欣宜,他常識見識也請別太離譜,他不懂的,就別像吸毒吸到被台灣政府拘捕那個蘇什麼康般亂說,他智力理解不到的,又別似一邊討厭政治一路當基本法推廣大使那個王什麼之般虛偽,就夠了。

成架車係鬧市可以渣到翻側炒車,少少物理學常識都知,排除巴士失靈,司機幾乎一定有責任,速度亦唔駛講一定不正常地高於所須。咁樣無左條人命,年近歲晚,真係冤枉。見到個先生痛失愛妻個樣,真係好難受。都係搭一場普通既巴士啫。。。邊個會諗到搭巴士行石屎平路都會有事?又唔係撞車。

上帝叫我飲杯啤酒

借天命只是歷史上君主專制政體獨有或是邪教中的偽基督所為,原來,2017年的香港都有一個。而在啤酒世界中,能代上帝作先知、預言的亦有拉斯普京(Rasputin)。美國North_Coast_Brewery其中一款year_round啤酒Old_Rasputin_Russian_Imperial_Stout,就是以19、20世紀沙皇俄國時期著名的mad_monk_Grigori_Rasputin命名。有些人未必聽過他的名字,但可能從網上「見過」他的陰莖,因為位於聖彼得堡的The_Russian_Museum_of_Erotica就曾經展出過他未勃起就長達28.5公分的性器官

可恨的人必有其可惡之處,誠如在下時常說:耶教不可惡,可惡的是借宗教之名騎劫耶穌把口的混帳代言人,林鄭匪類,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還要老屈上帝叫她參選,她既要做中共的妓女,又要耶教的牌坊,這種唸着聖經犯十誡的人,正是影衰耶教之徒。

香港的文化博物館、藝術館或其他博物館收藏品不多,而且亦面對設施老化、不勝負荷等問題,如今遐邇聞名的故宮博物院落戶香港,即等同送禮予香港人,令西九文化區多了個珍品區,是不可多得的機會,可惜反對派將故宮落戶香港極度政治化,風馬牛不相及地將故宮和內地以往發生的政治風波扯上,完全是自說自話,亦妨礙了市民集中從文化角度討論問題。

品客FB live

曾俊華繼黎緊會用網上眾籌去籌募特首選舉經費之後,又開創左特首選舉另一個先河,就係上左個網上平台做左個FB_live嘅訪問,同網民互動。

替葉劉不值

當年我做保安局局長,你也只是一介署長,局長都未到,當年我已一頂十去闖二十三條,雖然二十三條未能通過,我要黯然退去到美國讀書,但是我臨別時有中聯辦替我餞行,可見我地位崇高,還有我受到選民洗禮,政府要出什麼政策我一一護航,力頂到底,即使你妹妹在政改方案時我都撐你,等埋發叔一役我上電台哭過痛過,可見我對忠君愛國,忠於黨服於黨,九月立會勝出我什麼都不去,第一時間去中聯辦謝票,就是以表我忠誠,這些那些,都顯示我是沒有二心,所以我去選特首,沒有怕別人笑我太瘋癲。

我開始懷念689

林鄭,同689係同一類人。不過,林鄭更加聰明、更加賤:回頭看,2014年嗰陣嘅政制改革,當年政改嘅領軍人馬-林鄭月娥,就係今日最大嘅得益者之一。你信唔信佢一早有計算過,政改拉倒,對自己最有利?總之,政改越fuck up就越好。你唔信唔緊要,反正我就信了。

念力應考與神召參選

我經常都講,如果你想做個奸狡之人,好簡單,第一件事,必須學習無論講咩野,到最後都要無人能夠驗証真偽。本來科學既基礎就在於驗証,我地凡事如果覺得有問題既,就必須質疑,而且追究到底。但係每一個人既時間同精神,都係有限的。只要你能夠掌握人既弱點,時常發表無法能夠驗証真偽既言論,而且一直堅持,你就可以立於不敗之地,然後盡量想盡辦法,去暪騙世人,做自己想做,但唔見得光既野。聽落好似好困難,但實踐比想像中容易。

左膠理念上腦的一群,林鄭拋出關懷社會,然後說包容各界,以女人仔角色形象打選戰,這種手法,是有人受落,當年梁先生便是什麼一支筆,一張櫈就扮到自己基層出身對打一個含金匙出世的富家子就勝了一仗。這次林鄭其實可以照樣用這些所謂的扮悲情造做矯情手法去選一樣打動到一些膚淺人士,就是那些大愛左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