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政治

民協的社區系統,其實算是十分穩固。在現今中聯辦高度界入各級選舉的情況下,一個民主派政黨要保住其區議會議席可說是絕不簡單。民協在深水埗區的勢力極為雄厚,就算近年爆發退黨朝,民協仍然以七席區議會議席保持深水埗第一大黨的地位,是深水埗區民主派差一席過半數的主要原因。在民協的全盛時期,它在深水埗區議會更擁有十二席。

仲反高鐵?不了。

你自己儲唔到力量去搞抗爭,佢地就會講成係香港人冷感,而唔係諗吓點解自己再動員唔到昔日同你癲嘅人。

中國已在生活之中。意識形態是有趣的,只要用娛樂切入,大家就覺得「中國其實都不錯」,說國語都是有型的。當台灣朋友都在迷港劇的時候,他們都很不明白為什麼曾經有一代港女會對台灣的偶像,如F4這麼熱愛過。《那些年》又或是《我的少女時代》在台灣雖然都鬧出風潮,但對王大陸或是柯震東,港女的熱情也許比台女還要大得多。

星河明居座落於黃大仙區,是一個典型的大型私人屋苑,總共有1684個單位。據我在社區特徵篇的定義,五座或以上的私人屋苑將會被定為大型私人屋苑。星河明居共有五座,故此屬於大型私人屋苑。

凡是有因必有果,猶記得遮打革命(又名:雨傘革命)之時,全世界都關注香港情況的時候,陳樞機要求年輕一輩不要「升級」。香港人就在全世界的目光底下成功做出了一次大退卻,這個大退卻直接造成為了遮革的失敗。民眾運動,有和平的,當然也有非和平的。陳樞機作為香港民主運動的主要人物去責難為香港民主而「升級」的年輕人。

「隨機殺人」對社會的警示

當一個人失常到瘋狂隨機殺人(e.g捷運殺人狂鄭捷及內湖殺童的王景玉),生命/性命對於他們而言已經沒有值得珍惜及欣賞的地方;當他們視別人的生活為無物時,他們也不會珍愛自己的生命;簡單而言就是死亡對他們根本不是什麼大事,因此死刑對他們來說並沒有阻嚇性。

中文——不應有恨

「為什麼恨中文科」一說,本人覺得這不准確。恨的主要來源並非來源於中文科,應是教育局課程編排的不足而已,要是大多數學子都恨中文科,那麼八大院校的中文系不會每年都那麼多學子報讀吧。所以嚴格而言,應該要探討的是「為什麼恨香港考評局核下的中文科」。

唾面自乾的黃碧雲

事後,黃碧雲遭受輿論嚴厲責難,頓成眾矢之的。一方面,她一反議會常態,包攬平素反制「拉布」、縮減議事程序佔時的角色,成為撕碎議事抗爭行動的罪人;更自詡親北京陣營不敢出手,「急市民之所急,笑罵任由人」,一副捨我其誰的態度。

黃碧雲,九西最西西人

民主黨,你要搵嗟來之食,出賣人民也罷了,請你別再一邊搵人笨柒,一路罵反你檯的人係鬼係仆街,還要繼續假惺惺扮作爭取我嘅「民主」——我係民,你係主,你不配再獲得人民一張選票一絲尊重,該黨吸人民血還要屌血,恬不知恥之極致,當真比閹得乾淨的岳不群還要虛偽。

在2007年前,兩個選區均為民主派的陣地。可惜,在2007年,第一城選區的前任區議員周嘉強校長交棒失敗,議席落入人稱「城主」的第一城業主委員會主席,保皇派成員黃嘉榮手上。同時,愉城選區亦被保皇派搶走,結果泛民主派失落了整個第一城的社區系統。更令人沮喪的是,在2015年,兩區的保皇派區議員自動當選。

損害法治的罪魁禍首

今次「泛民」強行護送被取消資格的四人進入會議廳,引致議會無法正常運作,撥款無法通過,始作俑者就是無法接受法庭判決的四人。或正確而言,是竊取了香港市民9個多月時間的政客。他們的邏輯正如干犯了藐視法庭者一樣,以為這一莊嚴的判決不值得遵守。

睇到電視有個高鐵告白,認真,你話坐高鐵48分鐘到廣州,我就真係寧願去深圳坐和諧號好過~

落到樓下,我以為自己係齊天大聖孫悟空,我好似置身於水簾洞一樣,啲水氹啲水多到可以養魚呀屌你老母天文台。終於跑撚到去坐車,屌那星,我想係我身上搵一個地方係乾嘅都搵唔撚到。再睇下天文台個app,屌你老母依個時候先黃雨咋仆街!我坐車番工咋,唔撚係游水呀屌!

97出生的一代,政治冷感非常(好似係),大概我們沒有選擇:當年有政治醒覺的人默許中英兩方討論而沒有最大持分者的香港人、即使中方在屢次干擾香港的政治及民生事務,亦是沒人問津。簡單說,沒人救到我們。真正參與的第一個運動,亦是最後一個,叫罷課。2014年,佔領運動的煙霧彈,把一大群年輕人叫醒了。

香港主權移交二十年,當時所提倡的一國兩制是美好的願景,有誰不想香港繼續奉行英式時候的法治精神?有誰不想港人治港?有誰不想香港是擁有高度自治權的地方?然而,我們在討論一國兩制時,請加上一個限期:中共說五十年不變。不知是筆者時鐘出了問題,還是中共根本不尊重由自己所通過的框架,二十年就都走樣了。

當愛國變成一種內化的技藝

有跟泛民有多年來往的前輩就對我說:「(泛民班友仔)平時要愛國,你又無乜計仔,去釣魚台又冇傳媒理下,係需要劉曉波,李旺陽呢D事,先至可以畀北京知道,佢地有幾愛國。我純粹吹水咋。到了北京要分清敵我時,他們就會乖乖的說:至少支聯會/民主黨是愛國的,reference_point就是劉曉波同李旺陽。現在泛民有一個特色,變成法國哲學的用語,叫做『technologie』,呢個字,勉強可以譯做機器,又或者技藝。特點,係去感情化,沒emotion的,只係當A事件發生時,佢地就會好natural地有B的respo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