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政治

師生階級觀念

現在的人特別是香港人只會感覺學生說粗口就是不對,還是在以老師在學生之上這種「階級觀念」來看待已經成年的大學生與講師的關係。

近日坊間盛傳姚松炎隨時可能被DQ,不能代表泛民參選西九補選,這刻從當時泛民的初選,理應是排第二的馮檢基出選。但是泛民卻沒有意圖根據這種規則去走,卻又找來另一老將梁家傑,為所謂的PlanB,甚至又盛傳另一真PlanC的曾健超。原本排第二的馮檢基,卻被摒之於門外。到近日馮檢基走出來說他決定退選,不再玩了。

他曾經參加新東補選,一名後生仔,面對的是一眾老屎忽,一位大狀,一位律師,也有多年經驗的區議員。但他的表現無疑是讓人眼前一亮,原來香港後生仔是可以這樣的,並不是所謂的廢青。思辯清晰,說話有力,不卑不亢,選舉工程技巧有佈局。即使你說有背後高人指點,但你問我們的行政長官選舉的候選人也有高人指點,但來得卻像一堆屎的表現。

呢件事肯定有人性嘅黑暗面,但係咪又去唔到返轉頭。幸好學生會長會識得致歉,不過,事件影響嘅係許多大學生會被人標籤負面形象。咁可能有人認為唔應該「一竹篙打一船人」(我哋對內地人睇法,都會咁啦),但呢樣都係人性,從一個角度,可以話係另一種黑暗面,但係咁嘅睇法,又唔係唔可以警醒大家待人處事前要諗清楚點對人。

點一根煙,記梁天琦

作為投過他和梁頌恆的新界東選民,我總想找回那夜曾支持他的六萬多人,大家現在是意氣消沉得不欲說話,還是早已恨透他的「懦弱」,變成在連登為他入獄而喝采的人?我寧願相信,大家只是對現實無語,像面對抑鬱病人,了解的盡頭反而吐不出半句安慰說話。

「黎明前嘅黑暗,係至撚黑暗!」立志委身政治的他,當時被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但面對群眾,他依然鼓勵大家不要放棄希望。因為他總是為別人着想先於為自己着想。他著眼的,不是自己的政治前途而是香港未來的前路。

現在年輕人其實就係原罪啦,你一有咩不滿,又話你廢青或者激進份子,再唔係就話你不守制度,不尊從社會體制,但成人卻又不見得所謂跟制度,最好笑就係個長官同你講依家無人肯做司長,佢肯做,就大家將就下啦,好似好難為人咁,咁難為人,就無謂迫人啦。

TVB 是大到不能倒

香港有咩企業唔可執笠?公營企業,港燈、中電,煤氣?四大發展商?港鐵?港交所?你依家要我答,通通唔係。TVB先係最香港大唔能夠執笠嘅企業。

王志民與行政長官同場時向青年團體發表有關中環西環合作之言,意義深遠,影響重大。首先,最近反對派炒熱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僭建,如獲至寶、死咬不放、小事化大、上綱上線,他們的目的就是以反對鄭若驊來反對「一地兩檢」,因為鄭若驊接任後首要任務就是要負責「一地兩檢」的本地立法。

職工盟勞工權益基金

「勞工權益基金」並無甚麼正式的成立手續,僅將2013年碼頭工人罷工時的籌款所得,放進一個銀行戶口;存於戶口中的錢,因指定了特定用途,就從此稱作「基金」,如是而已。是故所謂「基金由成立至今四年的銀行紀錄」,並非職工盟於銀行開設了一個基金,而祇是職工盟單方面稱一個銀行戶口內的存款為基金罷了。假如該戶口內沒有不屬於該「基金」的金錢進出 (這完全依靠職工盟單方面的自律),那麼該戶口的月結單就可當作「基金」的結存記錄。

有位太太問我:「Cary,你讀法律的,你知道點解年輕人佔旺就拉去坐監,藍絲和小巴司機當時都有在場,為什麼就不用拉?」

政府一直叫市民珍惜食水,左一句環保價值,右一句可持續發展,甚至建議大家安裝特別的節水水龍頭,希望普羅市民逐滴逐滴慳,但諷刺的是,口裡說慳,實際上最浪費的就是水務署,而且並不是一點一滴的在嘥,食水流失的量是以噸來計算!此話何解?

你不但死不認輸,更要反唇相譏,還要設立一張清算名單糾眾反擊,這其實只是將別人「迫上梁山」,被迫花時間心力去用更高標準查閱你的紀錄,而更不幸就是你本來說是其身不正,結果自是玩火自焚。

做人冇公關梗係死得人多,咁做政治人物冇公關,就更加死。當職工盟總幹事蒙兆達話好樂意回應既時候,點解職工盟就派個秘書長李卓人上商台晴朗呢?而李卓人個回應,就好好笑既,佢話:主持:罷工基金總共用咗三次?李卓人:計埋碼頭果次就係三次。又指如果大家想知,我哋好歡迎任何捐款者去睇我哋嘅bank statement ,呢個基金係獨立戶口,所以一睇就睇晒,唔會同我地職工盟其他戶口混埋一齊。主持:如果市民淨係想捐錢比海麗工人,唔係捐畀職工盟,攞返又O唔OK?

今朝喺美孚搭車返工見到個阿嬸,係咁同我講:後生仔……

周庭參選?做過舞小姐那個嗎?我答。不是,那不是周庭,我回答。順道回答她,另一個,網上說她曾做過舞小姐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