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讀者來函

不論是「拖篋行動」、「愛國行動」,甚至是<城邦論> ((編按:皇后、天星、菜園村、喜帖街、順寧道、還有最新飯民絕食爭普選呢?)),也其實只是一場精神勝利的運動。香港人對無力改變現況的擔憂、憤怒與恐懼,投身於本土派的行動,以激烈的言語與行動,對抗「暴政下的載體」-內地客。香港人既無力要求梁振英為「自由行」設限,固只好自己走上街頭,親手擊退一個又一個「敵人」。

昨天五時左右投稿,晚上隨即收到鄭君在熱血時報發表的回應文章,然而恕本人直言,其回應要麼便是仍然不明白事實真相便評論,要麼便是繼續老屈別人私募行騙。頂著學者的名銜,卻寫出如此文章,實在令人失望。

當時為免激化所謂的左右之爭,掩蓋挑戰不公義的社會運動,我選擇了緘默(儘管終歸在很多網台從頭到尾說過原委),卻一直想,這種姿態,真的令事情水落石出?我往日天天上的高登,那些巴打絲打會相信我,站在我這一邊嗎?如果沒有,我會覺得這不白之冤,非常不值。自己站出來為社會運動做事,卻面臨無理的誹謗,沒有比這種情況下還啞子吃黃蓮更受冤屈了。

中國女學生在港遭逢車禍,日前不治,看到輔仁之上有作者投稿,既說「反煌」去得極盡,又話死者離世仍責其「抵死」涼薄透了,彷彿高高在上的道德判官,判我等修行不足仍有七情六欲的凡夫俗子一條又一條死罪,又是Hate Speech又是涼薄,本來人家看著沒事,覺得各有各講毫不相干,反正不過一種情緒抒發,究竟害不到誰,反而更覺抵死之論絕不涼薄。

近日四川雅安發生嚴重地震,傷亡慘重,災區現時極需要緊急救援。香港人向來熱心行善,站在人道立場,大眾市民都希望能出一分力,協助拯救生命。然而網上流傳一些國內的志願機構濫用善款,令大眾對志願機構的工作效益存疑。有網民擔心善款會被中飽私囊,未能實際惠及災民,更發起「不捐助」的呼籲。為此,筆者特意致函幾間參與賑災工作的國際慈善機構查詢,以釋疑慮。香港世界宣明會、香港紅十字會及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回應如下

開門見山,我曾經也是個包容撚。以前(十年前吧),我對一些香港朋友憎恨大陸人(下文為政治正確,會稱之為「中國人」)的態度很不解,覺得「任何地方也有無禮的人呀,教育水平或國民質素低也算是受害者呀,為何不包容一下呢」。。。正常一個有丁點同情心的人也會對「發展中國家」有一定程度的憐憫心,這是無可厚非的。

中共治下的公民質素

那甚麼才是問題的核心呢?前一陣子城市論壇討論諮詢問題之時,我曾撰文批評反方若反對立法,理應於諮詢中表逹其見,而非阻止政府諮詢公眾,抺殺他人公平發聲的機會。現代社會崇尚言論自由,重視人民意願,如此做法,根本毫無民主精神。由此可見,這班耶教徒的問題乃是缺乏公民質素。

本人仔細留意了《明報》有關市建局大角咀「需求主導」重建項目的報導及社論,認為有很多不足及偏頗之處,實在有需要提出意見,希望《明報》能認真檢討報導手法及社論立場,以挽救日漸低落的公信力。

我從報導得知民間人權陣線在元旦遊行到達終點後不會立即解散,但未聞集會的細節。我謹建議舉辦一場民主沙龍,邀請學民思潮主持,邀請各方人士,包括「民主倒梁力量」的代表,共商下一步行動。更理想是在農曆新年前每週舉行一次,延續民間倒梁的聲勢,至少在立法會提出彈劾梁的議案前,也讓市民有集會的機會。

中國歷史科於普羅大眾眼中為一文不值的科目,修讀這科後的出路是頗為狹窄,不過事實真的如此?很多人說這一科讀來沒用,前路必定無望。有人更會說根本沒有人是讀歷史出身,那麼吳敦義、李敖、黃毓民、金庸等這些不是人了?就算修讀任何一科都可以有出路或者無出路,千萬不要一竹篙打一科目。而吾母眼中只有護理系、經濟學系等,說句老實話我對這些一丁兒興趣也沒有,要我大學讀呢啲不如叫我去死。試問對著毫無興趣的科目何能有一番好成績?

我們發起這次聯署,是基於對國民教育科推行一事之關注。近月來,政府對民間清晰的討論聲音充耳不聞,我們感到遺憾和無奈。教育局成立的委員會以「開展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為前題,既有預設立場,亦無助理性全面討論。不撤回再諮詢而硬推一個沒有社會共識的空殼是不合邏輯的。我們認為,除了穿黑衣和到政府總部支持一班孩子外,作為對社會有承擔的專業人士,我們有公民責任就事件表態,並促請政府立即撤回「德育及國民教育科」。

連日多篇文章在譴責大學生只顧舉辦迎新活動,已經回覆了多遍,有感事情越來越向壞方向發展,故撰文投搞,希望更多人能看清事實。我明白當大家一方面看到關心社會的學民思潮,另一方面看到迎新活動中玩樂的大學生,的確形成強烈對比。不過我必須強調兩點,迎新活動並非體現今天很多大學生對社會漠不關心主因,同時迎新活動亦不能視為很多大學生對社會漠不關心的代表事件。

你愛國嗎?

愛國絕非等同人民必須對當權者高唱贊歌、絕非等同人民必須吹噓國家的成就。假若我們只能做到這些的話,我們並非愛國,我們只是這個國家的傀儡而已,只是這個國家的牽線木偶而已,因為我們不會思考,只會盲目遵從,盲目認同國家的言論,做法看法等等,沒有自主的思考。假若我們只能夠盲目服從、贊成,那麼這個國家就會一錯再錯,甚至三錯仍錯……我們就只會像一個「慈母」一樣,縱容國家這個兒子一直錯下去,直至他成為「敗兒」,終而鑄成大錯,難以挽救。所以,我們有責任令這個兒子明白「知錯能改」。

7月29日,以單一議題作呼籲的遊行,成功地令最少9萬名市民走出街頭,打破歷年記錄。嬰兒、小學生、中學生等不同持份者冒著中暑的風險,在34度高溫下走上街頭,清晰表達自己要求政府撤回洗腦教育。在這個令人氣憤的時代,教懂我們的不是屈服和放棄,已是堅持自己所想,以強硬的姿態回應政府一系列不能接受的政策。學民思潮的一眾新青年不單止喚起各界對國民教育的關注,更什的是令一眾少有出來遊行示威的家長站出來,並帶同他們的寶貝兒女,實行快樂抗爭,打造新的里程碑,進一步打破社運框架,令可參與的持份者擴展到嬰兒層。除此之外,他們的出現令更多的中學生願意踏出第一步,嘗試運用自己渺小的力量,不辭勞苦地為這個社會做些事,抱著眾志成城的信念,與戰友並肩作戰,創出無限的可能性。

本會留意到網絡媒體上刊登有一篇名為「致來年參加迎新營的新鮮人」的文章[1, 2],文章開首提及了去年於8月16日《蘋果日報》對本系新生自殺的報導,文章未段亦提及了迎新營後自殺的行為。本會必須指出,《蘋果日報》有關報導完全沒有事實根據。香港記者協會亦對有關報導作出裁決,認為《蘋果日報》所使用的標題並沒有充足的事實根據支持,誤導讀者相信本系迎新營是女生致死原因[3]。而《蘋果日報》總編輯張劍虹亦承認報導有問題,為此致歉[4]。對於「致來年參加迎新營的新鮮人」一文的作者未有小心求證,錯誤引用有問題的報導,本會表示遺憾,特促請文章作者採取一切可行的補救方法,讓讀者在閱讀文章正文時不會受錯誤的資訊影響。

麥理浩時期有被喻為「黃金十年」, 的確香港社會各方面在那十年的日子發展相當迅速, 不論經濟活動、工業發展、民生事務的成績都有目共睹。可是不少認為「殖民主義無論如何都是不對」的人認為, 要不是有66年九龍騷動、67年暴動, 英國佬斷不會做出這些利民舒困的施政出來。當然, 歷史總沒有如果。不過, 又這樣斷言否定英國的舉措, 又是否合適, 在下認為似乎有點偏頗。

頁 1 / 4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