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政治

中美貿易戰愛鬥大

美國對外國的貿易戰多年來可謂駕輕就熟,由政治理由到經濟理由時有發生,政治上如制裁古巴、北韓、伊朗便是明顯例子,再到經濟上如上世紀對日本的貿易戰更使日本跪地投降。所以美國在貿易戰上是常客。美國內需龐大,而全球對美金需求極高,因此外貿逆差巨大都仍然足以維持其國家的正常運作,但是自2008年金融海嘯後,美國的國力無疑是受到挑戰,再加上科技資訊再不是以往的不對稱,資訊流通極快,美國在政經主導權是正在下降,但要強調下降不等於無力,這是需要留意。

水務署署長根據《水務設施條例》所賦予權力及責任,由負責確保水源開始,直至將清澈可飲用的食水供應至住戶水龍頭。供應過程中,在政府土地上的供水設施,固然由水務署負責營運,一切支出包括保養維修,都由公帑支付;而當食水到達私人物業,所使用的供水設施,包括泵房水管儲水缸等等,均由屋苑 / 大厦管理公司負責,到達個別住戶水錶之後,喉管及水龍頭則由小業主負責,然而水務署在私人物業中仍然肩負監督責任

香港——最適合做雞嘅地方

我有個朋友,佢叫阿玲,係一個30出頭嘅中女。

香港代表呢?青年新政在4月1日宣佈解散,d100大班宣佈回封咪回加拿大,這些都似乎某程度上成真了。

自去年秋天中共召開十九大到剛結束的人大和政協「兩會」,每五年一次的黨國領導人大洗牌終告完成。習總連任黨總書記、國家主席和軍委主席,繼續成為「三位一體」的「核心」,同時在「舉國一致」下修憲取消國家主席的任期限制,廣泛認為是確立「核心制」的里程碑。這個過程並非一朝一夕,自從習總於十八大首次當選總書記,五年來在激烈的派系鬥爭中亦步亦趨,無可否認,其精心布局和權術之高,令人意外。究竟「核心制」的權力體系是怎樣煉成的?

毛記葵涌發展一直改變了媒體文化與生態,出雜誌的內容與主流娛樂公司不同卻是最成功捕捉時下年輕人的市場需要,到毛記電視推出改變了傳統媒體在社交媒體的經營手法,及後的網上廣告也打破了媒體公司如何在社交媒體生存及收入的方法,這種種發展是摸著石頭過河,現在各公司紛紛彷效。這公司定位明顯不是主流,如是主流就面向中國大陸市場,但是這公司卻沒有,甚至被封殺,國家媒體點名批鬥。

因應香港位處亞熱帶,車站通風設施同時具製冷功能,一般以水冷方式操作。以 尖沙咀 至 油麻地 站為例,他們會共用位於尖沙咀海旁的「北通風樓」(North_Intake_Cell),所抽取的海水作冷凝水,提供源源不絕的冷風

陳茂波出任發展局局長時,已經有不少聲音要求他下台,藍絲廢老會點睇?「他都未開始做野,俾D時間同機會佢啦!」「唔好灰心繼續做落去」「一味識嘈嘈嘈,你做啦不如?」是否似曾相識呢?結果五年過去了,他做發展局局長有何建樹呢?

最大受惠者還是社團,浩南哥、山雞等人可以增加收入,林鄭和波叔深知近年社團生意難撈,翻版比BT打殘,年輕一輩又食少左煙,連私煙都難撈,走水貨iPhone又無肉食,這次四千蚊真係對社團來說是是久旱逢甘露

一向口講程序公義、強調監測政府施政既民主大黨,係早幾日既黨慶上面,就因為收左特首三萬蚊既支票而俾人連珠炮打,兩大陣營各自表述,收錢一方強調係應有之義,冇錢收個方有啲就抽水,葉劉理性提出有利益衝突既懷疑,點知俾花生友將佢spin做酸葡萄,大黨將計就計將對家質疑聲音抹黑,配合友好媒體狂spin,現階段抹黑漂白既工作,取得階段性勝利。

人天生就冇公平呢回事

人係不平等,人係有高低之分的。人貴自知,每個人都應該了解自己有幾多斤兩。知道自己有幾多料,先可以進步,先可以向更叻嘅人學習。如果你唔知自己有幾多斤兩,錯誤估算形勢,以為自己同人差唔多level亂咁發表謬論,只會令自己俾人恥笑。當然會咁樣錯估形勢嘅人係連自己俾人恥笑都唔會知道嘅。facebook年代,培養出一大班有理無理就要衝出來搶focus嘅人,就算果樣嘢係你完全唔識嘅都好,都要用一個好似識好多嘢嘅tone先發制人。哪來的自信?一句到尾,毒撚最忌有自信,所有毒撚終身受用。

白鴿黨收三萬蚊過夜

你要查鄭若驊僭建,但你會請佢去飲,正常一個朋友關係,相信也不會掛,你同人鬧翻,反晒台咁但你仲會請人飲你餐喜酒嗎?講到唔派錢就反對財政司司長的預算案,但你又搵佢來。這是所謂的大和解嗎?但似乎是民主黨提出和解多過人家找你上門。如果說是私人晚宴,那就更加有問題,政府官員是用什麼身份出現呢?真的帶著兩頂帽是沒有問題嗎?

中國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通過修訂,當中包括修訂國家主席任期等多項修訂,而香港社會討論大多集中於上述既修訂,修訂本屬國家回應國際社會右頃、保護主義抬頭於政治現實下的實際操作,要看有關討論大石瀏覽其休文章,在此不贅。但本文也許反對派及支持者未有留意的一點:憲法宣誓新制。新制規定國家工作人員在就職時應當公開進行憲法宣誓,隨後當選國家主席習近平亦於按新制宣誓。究竟對反對派有何啟示?

俄羅斯普京再次連任俄羅斯總統,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再次連任,並且修改憲法可以無限任。中俄兩國的領袖的權力再次獲得空前的鞏固,而經濟實力也越加強大,反觀西方陣型近年在經濟以及政治上面對數十年來最嚴峻的境地。從政濟博弈上,是1989年東歐變天後,雙方陣型彷彿見到冷戰的對立面,但比起昔日的對立,其關係更型複雜。

多年來,中國千方百計瓦解支聯會無功而還。在此想到一條毒計,令泛民道德破產,永無翻身之日:要求所有飯民議員簽署「支聯會衰仔紙」,反對支聯會五大綱領,拒絕簽署取消議員資格。

五套班子新成立的國家監察委員會(國監委)主任人選揭盅,既非傳聞的「核心的死黨」國家副主席王岐山,亦非「正國家級」的黨中央政治局常委和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中紀委)書記趙樂際,而是「副國家級」的政治局委員和中紀委常務副書記楊曉渡,令人大跌眼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