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政治

美國18歲黑人青年邁克爾.布朗,在2014年8月9日在密蘇里州弗格森被白人警官槍殺身亡。他的死亡在美國爆發了多場抗議、遊行示威活動,警方出動催淚瓦斯等平定抗議,在美國引起極大注意。同年11月24日,密蘇里州大陪審團宣佈針對弗格森槍擊案的裁定結果,涉事警員威爾遜被免於起訴。大陪審團說,由於認定威爾遜使用武器合法,決定不起訴他。即使引起全球目光,在美國司法系統內,亦沒有對前線警員施壓及起訴。

因雨傘革命爆發後聲稱「面對非一般的壓力,感到極度徬徨及疲倦」退出社運及後又從香港眾志借屍還魂復出社運而被稱為「彈出彈入」的周庭,於較早前發放新一輪的造勢活動,包括新一輪宣傳口號,宣稱呼籲民眾要「和他們一起勇敢」云云。明知有臨陣脫逃的前科依然叫人去跟隨你們究竟係咩玩法呢?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形容部分法律界人士稱《決定》是「人大說了算」或「人治」是「精英心態」及「雙重標準」,恰恰擊中要害。港大法律學院教授陳文敏則批評,行政長官質疑部分法律界人士抱精英心態是迴避法律爭議,並非負責任政府所為,筆者認為是陳文敏教授吹毛求疵,以俗語說是「搵交嗌」。

初選最討厭的地方,就是要參選者都要告訴選民,投我是對的,是聰明的,是合理的決定。而投別人呢?就是錯的,愚蠢的,不合理的選擇。

鄭若驊,辭職吧!

其實,本身僭建並非什麼大罪,大不了收告票罰款和還原物業了事。可是,鄭若驊卻「小事變大事」——一句欠缺敏感度就想耍市民太極,再加上大話蓋大話 ……

好彩林鄭香港冇樓

新任律政政司司長鄭若驊上任不到二十四小時,便發現她的住宅有僭建物,甚至連她的配偶潘樂陶的住宅都同樣懷疑有僭建物。正常新官上任三把火,想不到她的火可以燒到自己身上,一上任就要同自己開File,都算是官場界一個經典。

練乙錚在2017年底時於港台節目訪問中聲稱,在威權強勢掌控香港管治權的形勢下,過去的議會抗爭形式已無發展空間,港人應「參考極權國家人民如何抗爭,防止香港進一步赤化」。種種跡象顯示,練乙錚這名政評名人、「前中央政策組全職顧問」已經成為「港獨」的鼓吹者。

反對派律師恐嚇會以本地司法手段妨礙進程,我們亦不奇怪。早在2012年,反對派被指背後煽動市民透過司法覆核推翻港珠澳大橋的環境評估報告,間接令逾70項香港基建工程全面「叫停」,令香港就業、經濟損失難以估計。反對派眼見2018年補選將近,集會聲勢大不如前,必定會使出渾身解數,出盡奇招來曝光。市民早已經對他們引以為傲的行為藝術表演不勝其煩,人大常委會決定具憲法和法律基礎,穩如泰山,到頭來司法覆核人大常委會決定必定是浪費光陰、自取其辱,以卵擊石。

從半年前開始,我追蹤本港圍標謎團,發現圍標規模遠超想像,能形容為一個「政商黑圍標王國」。經查冊後,發現一個或多個相關的公司控制著整個網絡,他們互相串連並支配香港的主要屋苑,所涉及的除了業主立案法團、物業管理公司,另還有清潔公司、保安公司及工程公司等等,參與圍標的組織更包括公營機構、政黨以及地區組織,進行保安、清潔、維修「一站式」圍標。

《今日頭條》可謂大陸版的蘋果,因為閱讀者眾多,內容對比其他新聞網站多元化,不過對比起蘋果,他們其實是有所不同,因為《今日頭條》其實是一個集合器多於一個新聞機構。它們是使用其他新聞機構的來源,再透過不同的地區、用戶的喜好,再以AI分析來推送新聞。由於《今日頭條》的新聞來源多,而且他們的編輯整合上無疑是做得不錯,因此用戶黏貼度很高。坊間有說騰訊其實不怕阿里巴巴,怕《今日頭條》更甚,因為用家的黏貼度很高,在互聯網世界上,誰可以控制用家的忠誠度和黏貼度,你已經勝過任何對手。

每次出街都會見到一個個火車頭,叼住支煙一路行,就一路噴,我企正係佢後面十足十對住條死氣喉咁,又焗又嗆。即使係良好煙民企定定係垃圾桶隔離煲,都好似停車唔熄匙咁,點我都係聞到。

好多人話《基本法》係憲制文件,甚至係香港嘅「小憲法」。憲法一般嘅特色就係確立人民權利,限制政府。某程度上香港嘅《基本法》都有呢種功能,但有趣嘅係佢主要對像係香港特別行政區嘅政治機關:包括政府、法院、同埋大家而家好熟悉嘅立法會議員 :0) 至於基本法限唔限制人大(常委)?好似唔限架~~

我就唔知《HK01》有幾憎周庭,但觀乎佢哋呢幾日,又安排專訪又一日一POST咁原汁奉上任亮憲的金句soundbite,我就覺得肯定來者不善。

昨天,去派對,見到第一個認識的人,是在雨傘中,天天瞓街的一個小孩。那時候小孩俊美得很,卻乾瘦一點。昨日再相逢,已變成一個肌肉小鮮肉。胸罅可以夾爆西瓜那種。他一群人,去曼谷瘋狂跳舞派對都不會再去一一大遊行,這代表什麼?是共產黨太厲害,還是反對派的敵我矛盾搞到今時今日這景象?我唔識解。

先有張秀賢自己話有青政本記支持,轉個頭又出多個劉穎匡,一開場就話有青政支持。佢地係咁講青政支持咪又係為左所謂嘅政治倫理,又想叫市民含淚睇大局。只不過泛民個大局叫關鍵一席,你個大局叫政治倫理啫。有原DQ議員支持唔係壞事,但你想憑一句支持就叫其他人為政治倫理收工唔選,其實咪又同泛民當日話「關鍵一席」叫天琦下次先選一樣咁無視市民政見,只叫大家含淚支持

朱凱迪同屬左膠社運出身,故此幫郭出選不為意外。但意外的地方是,工黨內部當初對郭出選分歧甚大。在工黨討論參與新東補選時,有傳部份聲音郭出選會令同屬新界東的工黨代表張超雄尷尬,而何秀蘭更反對郭出選,在最後更投下反對票。可惜,那些意見最後敵不過已經「做刁」的大多數。而促成「做刁」,相信與李卓人及朱凱迪不無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