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政治

《1987:逆權公民》雖然與《逆權司機》是兩部獨立電影,但在歷史時序上卻是先後發生,由1980年光洲事件後,至漢城於1987年南營洞內發生大學生朴鍾哲被虐死亡、李韓烈被催淚瓦斯擊中而傷重不治而引發起的全國民主運動,均是整個韓國民主化的一個故事軸心。

過去的日子,泛民的黨羽,支持者,都對「擁有不同政見」的人,都只是口誅筆伐。你現在犧牲自己的面書專頁的能量,養大了的「某些」政治人物,會換來什麼?在某些KOL落難的時候,鳥獸散者有之,樂見KOL敗走人前有之。大家還記得那個通識老師嗎?對政治人物來說,任何人都只會是「幫過佢既契弟」。而某些明星們,都開始知道泛民的政治人物,見利忘義,也沒有利用價值,慢慢就離開那團渾水。

九巴照妖鏡

九巴昨日高調招呼日前發起工潮兩位員工,門高狗大的厚顏巨店當然是以生計滅之解雇之,所謂殺雞其實儆不了猴,資方馬上解雇勞方代表,如此赤裸裸的癡撚線行徑,也算是第一世界文明社會奇葩。

我唔知仲有幾多間中學有自己既廚房。我所見既大部分學校都由自設廚房改為同啲咩陽光小X之類的飯盒供應商合作,學校有一車一車既保溫車去暖住你個飯成個朝頭早,到你拎飯食既時候,一開蓋就乜春倒汗水都倒晒落個飯度,濕撚晒啲飯餸,成pat野咁。啲餸又整到勁鬼難食,餵狗都畀人話虐畜個種,同時又要懶健康咁餐餐都掉啲有怪味既菜落去個飯盒,用埋啲唔係個個人都接受到既五殻米。

華人從來都是「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家瓦上霜」,不理他人,最緊要自己,所以演化今天「係咩?碰!」的局面,罷工?你阻住我返工、放工呀。你罷工咪罷工, 點解影響我呀,『阻住大家就係不對』,也是今天萬能key。基於這個推論,所以任何反抗都不會成功,因為你阻到其中一方,就一定會話『阻住大家就係不對』,就係代表與民為敵,而敵永遠是市民自己,即係市民VS市民,咁點會成功到。

好啦,你睇返周庭果條片,一件頭泳衣,泳池嬉水最後彈個區諾軒出黎,真係難睇到好似係九龍公園昅妹妹果種咸濕伯父咁都算啦,仲要係條片果句度講埋「條片拍左好耐,而家拎出黎」。即係咩意思?好簡單,即係話:「我周庭係為自己而除架,而唔係為你區諾軒而除架!」

老實講,如果容樂其真的是這樣,便真正實踐國師的焦土政策,沒有什麼問題,甚至身體力行。

D100老闆鄭經翰宣佈回流加拿大,繼黎則奮後該台第二名潛逃職員。今日香港所謂「民主運動」或「民主派」,與離地中產勾結同謀,是香港歷史的一大污點。

而這事件最大問題是那位女士,其實她是否報假案呢?拍打紙牌同偷東西是兩件不同事,但這位女士老屈還要大聲夾惡,即使有人向她對質依然故我,人家對質是否學生偷東西卻知吾以對。其實這女士之所以這麼囂張,無他的,她反法輪功喎!當然是最佳擋箭牌啦。你看看街上,那些關青團體,日日在街上播放反法輪功,但不會有人說阻街,但如果有其他泛民之類或者非建制,一陣就有警察來問候了。

司尊份功課,除卻了「派錢」,仲有咩章節,值得公眾正眼?冇。基建奉旨超支、盈餘循例低估,數還數寫《預算案》,年復年所謂何事?正是齊澤克( Slavoj Žižek )夫子所云:「明知所作所為,惟務虛幻,但佢哋照做( they know that, in their activity, they are following an illusion, but still, they are doing it )。」大人滿紙荒唐言,草民一殼辛酸淚。吸乾吸淨市民血汗啲妖孽,何必大白象

祝老有所依

恭喜發財!我很喜歡農曆新年,人大了有了自己的家,已沒有多少時間跟父母兄弟姐妹相聚,農曆新年總是一個節日讓大家走在一起,再次回味以前那種一家幾口蝸居的感覺。不過有些年輕人因為想住近工作地點,或者屋企人多地方小,都會選擇搬出來住。偏偏香港住屋問題嚴重,一間數十呎的劏房都每月要5、6千元租金,還可能要在廁所內煮飯,負擔極重,卻過著沒有尊嚴的生活;但原來另一邊廂,香港有接近3成的獨居老人住在自置物業中,有的每天對著4道牆,甚至出現獨居老人在家中發生意外失救致死的悲劇。如果可以把這兩班人拉攏在一起,或者可以產生一些化學反應。

囤地波第一份財政預算案將出爐,以老蕭的明燈,大家不會有錢派,只會限一些特定人士,當中以低下階層為主,以及一些N無人士,從道德高地上,這種協助是很政治正確,因為幫助弱勢社群,非常之合理,輿論上很難會有人反對,否則被指為法西斯、階級歧視。

58:111,職業隊對業餘隊。我唔係踩香港,實情係香港只有一支職業籃球隊,而人地有好幾個CBA嘅頂級球星,年薪隨時過千萬人仔。咁足球夠迫和到人地喇?問得出呢句嘅人,試下自己落街場打5分鐘全場先再講嘢。

中共國回復帝制,可喜可賀

沒有帝號歷,皇宮沒有皇帝了,太監也失業了,但中國人對「皇帝」依依不捨之情,一直是呢班人的心靈陰霾,當世人在研究飯還是麵比較好吃,中國人仍然一邊吃屎一路罵吃飯的人才是怪胎,他們卻前仆後繼地申請去當吃飯的人,然後滿口飯菜地讚美屎。

習近平上場時,大家見他肥肥地,用小熊維尼來形容他,某程度上是認為他殺傷力不大,實在給他外表騙了,過去六年,他的政治技巧可謂遠超過去兩任領導人,其嚴厲對付政敵以及利用打黑打貪的形象,演化出近二三十年來中共形像最鮮明的領導人,相信是不少政治評論員及對對手都有點意外。

特朗普近期面對內外夾擊,特別是通俄門問題,當中是涉及到國家安全層面,這也使他疲於奔命難以招架,可見俄羅斯在這次美國選舉上,真的是押中注。倘若特朗普不願和普京合作,但俄這一搞美國,美國內政也拖累社會發展。如果特真的與普京成兄弟,更加使俄進一步操控國際政治格局,俄可謂通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