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政治

請楊岳橋不要偷換概念

英德是有一個共同的信仰才作出這樣的決定,現在公民黨黨魁和建制派是有共同的信仰和理念嗎?相信一國兩制?定你相信共產黨?還是知道大家日後好來好去有後路?

口腫面腫的政工作者

被太監議員們閹掉的所謂泛民反對派,他們事前聲稱「必死的決心」「捍衛議會尊嚴」,口號很多,行動呢?對不起,原來泛民主派的「必死」是「必定不能死」——有些泛民傢伙被保安拉走,被傀儡主席驅逐離場,他們的「必死決心」就是束手無策,他們嗌兩句蒼白無力的口號,舉下紙牌道具,混混噩噩等「民主最黑暗一天」過去,公民黨某人第二天繼續辦人生大事大排宴席,座上客竟然還有那班他聲稱「勢不兩立」的獻世派議渣,一時死敵,一時攬頭攬頸,到底是這種偽善泛民議員當人民是白癡,還是他以為自己可隻手遮天?

新民黨一早就已經協助鄧家彪,按理建制派於港島亦應加強合作支持建制派既候選人。不然,今次補選建制派於港島既選情將會相當嚴峻。

時事評論員的工作,是不是提建議呢?喜歡的時候,就可以用解綑新聞學解下悶,說點建議。我的建議,亦都在大氣電波說過:首先,在決戰時刻,在立法會大會叫主席提醒其他議員去開會,是不合時宜的。因為那一刻,才用了議事規則 88(1)。第二,在結婚派對時,大家廣傳他跟建制派議員笑口噬噬的照片,在公關學上都是不適切的。那是不是有建設性的建議?

先唔好討論新娘個笑容發生咩事,張相呢,就係民主思路嘅麥嘉晉今日擺上FB嘅,公民黨楊岳橋似乎未玩夠,今日就親身否定反對派話嘅明日23條,而係明日擺喜酒

如果中國共產黨經濟受挫,民族主義更會成為唯一一個維持正當性的機會。中國政府會不斷主動尋找更多領土糾紛,甚至對台灣、東盟國家開戰。這樣做,就能夠團結國民,令他們忘記內部矛盾。這條招數,曾被很多獨裁政府運用,1930年代的希特勒和日本軍政府更是不斷開疆拓土和發動戰爭,令國民忘記經濟大蕭條下的痛苦,團結一致。因此,經濟崩潰下,中國政府可能會變成法西斯極權。

點解叫志森就會咁樣樣?

至於吳志森是泛民支持者和搖旗手,他努力爭取民主,他的呼聲在不少大氣電波聽到,眾所周知是堅實的泛民推手。今日立會的議事規則通過了,相信不少港人會覺得很氣憤,所以會有不少罵聲四起,當中吳志森其中罵的是說「立法會議事規則攻防戰 勇武本土派死晒去邊?」

群眾去左邊?群眾去右邊。

這幾天,立法會有集會,指希望收集民氣,說要「阻止立法會修改議事規則」。民眾好像不太出來,由第一天的幾十人,第二天在場群眾說「真係連警察都仲多過我地」,然後到最近一次好像有千多人了。是不是很多人呢?

泛民的秋風五丈原

泛民主派這幾天所謂的動員「反對修改議事規則,佔領立法會」行動,未出發已經射了,嚮應者比寥寥可數更羞恥,他們從前念茲在茲「自己就是民意」的自信,看來臉皮再厚的的人還是該面對現實——民意現在明顯並不在他們身上。

立法會外露營

黃昏時分,數位泛民派議員於立法會示威區紮營。立法會保安人員看著他們行為,表示大惑不解。那班保安心想就算那班泛民派議員於立法會示威區自焚,立法會主席及建制派不會撤回議事規則修訂議案。而保安心裡祈求著泛民派議員不要做出一些出位行為,以免麻煩他們清理現場。

立會議員被DQ一役,可謂讓整個非建制全軍盡墨,在多方面大家都看到非建制在品格上、技巧上、戰略上以至心智上,都不能符合到大家對他們的期望。城邦派日日怨婦上身,國師日日講「我都話架啦,因為我做唔到議員」,喂喂,你咁有心智,鄭松泰係入面架,什麼一比六十九呀,理應助他成為大業,不要計較喎。在到獨派已經唔知去左邊,走佬的走,咁就一世,出得來做,真的要預左條命,政治不是講玩笑,唔通孫中山革命時會唔知會死架咩,日日都想佢死大有人在。

因為一個人衰,所以他是罪魁。修改議事規則是梁君彥欺人太甚,彷彿以前公民黨有份投票指主席有權力驅趕議員離場,或是黃碧雲為了令教協支持的教育新資源可以「早日到位」,就不顧四名被DQ議員才被趕出立法會兩三天,就要主席縮短表決鐘聲時間等等的「合作性行動」,都不是造就今時今日局長的間接原因。

泛民黔驢技窮乃咎由自取

香港人不怕做政治義工,但最討厭被騙徒當傻仔,這三四年以來很多熱衷關心社會的年輕人,但大家的熱情只換來所謂自稱反對派的忠誠反對派:泛民主派屢次出賣。

局部地區性政治倫理

今次班人初選邊個我都唔撚會投,係呀我係唔撚盡公民責任,屌你我盡責係你得益,我又無著數。唔好同我講咩神聖嘅一票,因為民主派班人根本唔撚care有無你班網上毒撚本土派嘅一票,而投民主派嘅呢票,我唔會再投落去。 呢個社會唔需要多一個泛民嘅順民,而係要有一同班撚樣講

漫漫長路的司法覆核

不知不覺,申請「西九故宮」的司法覆核已差不多一年了,到了前幾天,高等法院正式dismiss(拒絕)了法援申請之上訴。

任內,陳除了訂立機制,讓港鐵各部門在數碼媒體渠道上,有更直接的方式傳訊,例如在北角站月台門起火、「心意單程票事件」一事上,盡快公佈最新發展外,他亦透過Facebook等平台,邀請不同人士參觀新鐵路工程、模擬駕駛室、車站實際運作、協調收藏家捐贈車票予MTRGallery(港鐵展廊)展出,甚至定期致送紀念品等,務求與公眾有進一步的互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