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政治

他們的政治邏輯就是冇邏輯:港共到立法會申請高鐵/港豬橋/乜乜柒柒爛尾基建撥款,泛民就似包拯上身大叫大吠「大白象基建浪費公帑」,明明是同一個官渣政府同一班人,每次財務預算案時民間有人倡議政府把盈餘還現金於民,泛民這班智力門檻五十的包公又會大義凜然地說「政府派錢非審慎理財」。

好地地叫雞唔得咩?

你以人道、慈善、救援等等咁光環咁人性嘅身份去到,居然迫受助人做啲最嘔心最可怕嘅行為去換取佢地本身就應得嘅嘢,仲要係靠咁多人捐嘅錢,包括埋飛過去張機票都係我地比(係啊,我有份捐架屌)。原來做慈善機構咁撚開心,唔單止公司包叫雞,仲要係迫啲良家婦女下海,然後做你地機構旗下員工專用嘅洩欲工具。

拒絕派錢? 焦土飯民!

要睇清楚反對派錢的飯民狗閪,有教畜葉建源,之前林鄭撥款教育,班教協撚屌已經晒口水等開飯,結果成個教怯企向政府度,反對聲都唔敢聲,仲要學生起義第一個撲出黎屌柒學生向林鄭主子表忠添。呢次財政預算,向度講乜撚野加強投資教育,講到尾,未又係向度R撈增加就業機會,引用當年蕭若元評論教怯,學生質素有撚提升過咩,好多錯誤教育政策仲要係教怯自己提出黎,仆街死啦。公正講句,學生人數下跌,就要閂水喉cut人,適應社會變遷,細佬PB界呢幾年唔少銀行執左亞洲區業務,唔通被人炒就要磨爛席?!呢班教畜,比黑社會更黑,郁D就話要小班教學,小你老母就有份,個個謀住公帑,成班老奉咁,等轉行做地盤啦。

多餘的去殖化

無可否認,時代的巨輪在變,中國的實力漸大,無論是軟實力和銳實力也好,都對香港帶來愈多的影響,或許會令更多市民潛移默化接受內地的那一套。不過一國兩制的出現,並不是要消滅香港的一制,反之是透過維持香港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以顯出香港的獨特地位,否則香港只會與內地一般城市無異。

李梓敬無品又無腦

利是並不是中國人的專利,如果要說慶祝農曆新年,並不只是中國人會,也更不只是華人會,不少儒家文化的國家都有這種習俗,韓國、越南甚至日本都會有這種逗利是的傳統文化,難道他們又是中國人嗎?再者,這種習俗一樣不是「中國人」會,華人也會,看看馬來西亞、泰國華人一樣會慶祝農曆新年,派利是,他們又是否是「中國人」呢?

作為大學主修哲學的子華神,不少演出都是借故事諷時事,甚至有時直接觸及政治神經,例如他在楝篤笑中曾經說過 : 「知唔知一國兩制最偉大地方係乜?就係肯承認佢自己個制真係嚇親人!」和「全港市民熱烈慶祝『收返』!」等,令中在笑中帶來一點思考。

周庭英文叻但冇品

重點是取笑所謂人家的不足,是無品的。英文叻係咪一定好威呢?香港人還停留係黃子華楝篤笑當中英文叻是世界第一的境界,英文好就高人一等。所以為何食洋腸、ABC以及這麼多人要做偽ABC就是這個理由。

是次不幸事故實在令人感到哀痛,公司必須確保避免同類事件再發生。然而,工會在這幾天順勢提出的各種指控,是有真憑實據,抑或只是再次借機抽水?

今天是專橫政治的世界

金正恩只出這幾招所謂示好,文在寅完全收晒,好像把他當作貴賓般,但試想過去幾個月,久不久就射兩支導彈過你,飛過你上空,然後又不夠兩日又來過核試跟你玩鬥大,金正恩深知韓國人命貴過自已北韓人民九條街時,只視人命為他的籌碼,如何在這些籌碼獲取最大利益,便是他最終目標。

還有誰未向中國跪低?

這幾個月,有關對中國跪低的新聞可謂曾出不窮,由零售到藝人再到宗教,可謂「百花齊放」。近年德國平治也因為一句達賴話語也即時要跪玻璃,藝人余文樂近日同樣因為旗下潮牌服裝因把台灣列為國家,也即時講句對不起我愛你,要給國家一個讚。

疫苗入面有水銀,鋁呢D重金屬大家都知左好耐,成日話對人體冇害,用黎防腐wor。撞你個鬼,對人體冇害又咁正又唔見你加落食物到?定拉勻一世咁計冇事,重金屬咁易排得走就唔洗咁多食安檢查啦。又唔見你講下而家呢隻疫苗用緊咩成份防腐。

原來在他成名的那一夜,他的至親家人亦剛好離世。原來他曾經患上抑鬱症,在劏房中來回踱步,曾經想了結自己。原來在經歷了這些高峰時刻後,他並不快樂。原來在心靈深處,他只想像樂隊Family_of_the_year所唱的《Hero》一樣,找一份平凡的工作,彈彈結他,談談情。原來鎂光燈背後藏著的不是英雄,只是凡人。

根據諾貝爾基金規定,有資格當提名人的,包括一個國家的國會議員或政府官員,以及在任國家元首;海牙國際刑事法院及常設仲裁法院成員、相關學科的大學教授和研究所總監、歷屆和平獎得主等。奇怪的是,違法「佔中」倡議者應為「佔中三丑」,但美國國會議員卻沒有提名他們,找了已經判刑的三人出面。美國國會議員是意有所指,這樣一來他們是希望藉此向港府和法官「施壓」。

香港人起咩事上最瘋狂?瘋狂OT、瘋狂搶演唱會飛、瘋狂排隊食好西、瘋狂在社交媒體Show_Off自己的生活有幾咁精彩幾咁迷人——呢D,是一般香港人會做的瘋狂事情。

三句不離金錢的雄仔

「雄仔拒絕交稅」?屌你老母,笑話黎架?你條窮鬼雄仔,有撚稅交咩。唔好同我講,當年洗巴士,人工高到納入稅網。邊有太監話自己拒絕仆嘢,你有J先得架!

我又唔想話,你咁撚戇鳩做人政治義工,最後原來好似你咁撚戇鳩既香港人越黎越少,你都知道其實佢地做既野,出面既人都唔撚太理架啦。不過對住個咁撚黃絲既外甥,都無謂一野打柒佢啦。點知,今日佢就流感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