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政治

讀書時,老師們教導我們要有同理心、要尊重別人的意見,哪怕你並不認同亦要守護其表達意見的權利、要擇善固執,不向現實低頭。。。可惜,在今次校方的作為中,我們看不見這些華仁教會我們的價值觀。身為舊生,我們縱然痛心,亦不得不站出來反對校方的決定。

授權立法會主席一把「大關刀」,當中以改14(4)最具殺傷力:可以由主席指定在任何日子和時間續會,以後就不怕點人數了——有建制派趕不及回來議事廳?主席宣布休會後,可以隨即宣布,按照14(4)賦予的權力,在同一天幾分鐘之後續會,你也沒奈何!

乞求敵人的憐憫,乞求敵人放過自己,乞求敵人開城門讓自己攻擊,是哪門子的作戰方法?議會內不夠票,議會外不夠人,輿論層面優勢減少,連民調都顯示過半不贊成拉布。

葉劉呢一種姿態同態度係值得令人尊敬,但唔代表每個代議士甚至政黨能夠有呢一種既底氣,有啲政黨係面對現實既時候,好難唔向現實低頭既~講一套做一套,繼續尸位素餐,講緊既就係民主大黨

引到滅亡,那門是寬的

沙中線超支無上限,繼續撥款無人拉布,超支幾多俾幾多,東北撥款村民被逼遷但為地產商囤地起樓市民埋單無人拉布,二十三條立法,醫改引進連廣東話都聽唔明嘅大陸醫生無人拉布,仲有網絡二十三條,重啟政改無人拉布,呢班愚民認為拉布阻礙社會發展???對唔住,恕我無禮,我唔想話你地係愚民,但人心當狗肺

管理公司嘅清洗水箱程序出錯,引致食水殘留清潔劑,而出事嘅欣安邨係公屋,即係政府有監管責任。

在澳門的政治界,我未曾聽過有侵犯或違令的案例,但我相信同類事件是存在的。如果你不幸地與我有相似的遭遇,希望你能鼓起勇氣,向身邊的人尋求協助,不再姑息養奸。在華人文化裡,政治議題從來被認為是尷尬、羞恥或不可公開討論的事。

人,是一種矛盾的動物。這些年我還有跟這位長官來往。他好歹也教了我一段日子,所以其後每年我都會跟他辯論政策。我是神經病嗎?如何跟一位控告自己違令的長官每月辯論政策?我不知道。也許我能夠把自己也騙倒,對自己說,那件事從來沒有發生過。口裏說不,身體卻很誠實。那次之後,每次他靠近我,我的身體都會跟自己說退後。我倆的身體接觸,從此只局限於拍拍膊頭。長大了,有時碰到他,硬着頭皮寒暄一兩句,便想趕快掉頭跑掉。而這樣子只換來一大堆閒言閒語,說我沒有禮貌,不懂尊重議會。

英雄是甚麼?

日光下他是一名律師,晚上是一名在暗角保護hell’s_kitchen的一位英雄。 這就是每個人的縮影,現實生活中我們有很多規範的事情,有很多制肘,令人沒法做到自己想做的事,更甚是可以癲倒對與錯;是與非。雖然暴力是不能接受,但夜魔俠仍堅持「法律制裁」。每次都會生擒犯人然後讓警察調查,像逮捕制裁者時功勞也歸於警察。

琴晚人稱電競恩(?!)嘅容海恩議員應邀為電競業界人士,講述一下政府喺鼓勵電競呢方面應該有咩做得更多。電子競技係近年全球各國都銳意發展嘅運動項目,除左令青少年多一個機會發揮潛能,更加係可以創造大量就業機會嘅新興產業。無論從青少年成長,抑或係發展經濟嘅角度,香港政府喺電競呢個議題上面都係責無旁貸嘅。

加價就會唔食煙?

加煙稅係咪真係可以令人去戒煙呢?我又唔覺喎。由我細細個有印像開始一包煙賣十幾蚊(嗰陣報紙檔仲有散裝煙賣),到後嚟29、39、50、55、57咁加,升幅拍得住樓市,但咪一樣仍然係周街煙民。冇錯,每次啲煙加價都有一班人話「佢再加我就戒」,喺我以前讀書返便利店兼職嗰陣好多成日嚟買煙嘅人都咁講。但結果我啱啱做嘅時候係39,到後嚟我走嗰陣就算賣到55,佢咪一樣每日過嚟買煙。

錢志健式民主

因曾在從未發生的「佔領中環」宣傳時聲稱自己會是「佔中十死士」之一的資深對沖基金經理錢志健(簡稱「因健」),他日前以「2047香港監察」組織名義參加中西區區議會山頂區補選,不出所料大敗給自由黨對手,但令人黑人問號的是,事後因健竟然聲稱自己在一個只有5327位選民選區輸差不多一千票也是「沒有輸」。

既然係咁,我都調低下自己智商迎合你地出呢個POST啦,係呀,建制派其實一面倒贊成興建海水化淡廠不特止,反而四個飯民議員涂謹申郭榮鏗郭家麒林卓廷缺席投票,同石禮謙李慧瓊何俊賢易志明謝偉俊呢班賣港契弟一樣──一個對香港咁重要嘅議案,點解你會響投票缺席?

每次有這些新聞,你身邊的人特別是一些所謂的愛國人士,都會當自己文盲咁,當不知自己發生什麼事樣一樣。不聞不問,即使跟他們說了,也只避開話題。由「何志平」到「低端人口」都是一樣。

《大公報》以調查形成顯露全能神邪教騙人本質,意義重大。首先,這些借基督教為名的異端邪教無孔不入,不論在街市、地鐵站等人流多的地方都見其身影。有時候他們會派發他們自己印製的聖經、刊物、宣傳品,不少內地來港新移民對他們防範不高,以致誤入邪教歧途。

1980年代開始,中國改革開放,香港廠家帶著資金技術與市場人脈進入珠三角開設工廠。香港葵涌碼頭成為珠三角工廠的最重要港口,也一度成為世界最繁忙港口。近年,香港以自由貿易港與低稅環境,吸引外資進駐。貨物經新界陸路口岸進出中國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