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政治

泛民也是港獨

看看周庭被DQ,還有日前浸大普通話政治批鬥,可見中共殖民香港包圍網已經成熟:輿論一概歸邊,僭建法律手段成熟,傀儡港共政府只是中共在港一名獄卒,外圍新紅衛兵嘍囉既爛打也用之不盡,控制權力和財富的商賈走的走跪的跪,中共只要把所有看不順眼的人和事打成「港獨」,愚蠢的港人大多數便會聞雞起舞,當一粒撚字都可撚成反普通話等於反中,周庭-香港眾志這種完全無邊界的被他決主義也是「港獨」,喪鐘根本隨時為任何人而響。

11/3 要泛民票債票償

你同我講自由意志?民主派初選,馮檢基無啦啦收左皮俾人降左去做plan_B,姚松炎呢條腦殘既7頭反而有機會再一次成為泛民之星捲土重來,自由意志係邊度?香港市民俾你地當傻仔,一次又一次含淚投俾一啲你地欽點空降既「民主鬥士」,你地就羅曬政治光環,香港市民就睇住你班垃圾係議會入面嘈喧巴閉周圍混吉,個陣時,香港市民既自由意志俾你地當乜嘢?連屎都不如啊!

我做人嘅宗旨就係果樣嘢我唔識的話我就唔會屌人,所以為咗要屌到人哋心服口服,唯有努力學習研究啦。。。結果呢兩份whitepaper我當然係睇晒!我希望呢篇文可以起到一個導讀作用,等大家唔洗周圍晒時間。

香港人,好撚多人覺得斯斯文文唔撚講粗口就係好人,都唔係第一日知,不過去到呢啲位都仲要搶光環話係「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呢種咁既女人都有人信,咪就係香港多蠢閪囉?好撚多粗口呀?佢地呢啲咁既撚樣唔用粗口鬧佢都出唔到條氣啦。

身為魔物,我等只能被屠

利用龍族的屍體,人類得到礦物以外的素材。龍牙,龍爪,龍鱗……變成了掛在人類身上的「防具」和「武器」,當他們以那種姿態出現在龍族的面前,一切已經太遲。

從小久不久就看見一些中國新聞說誰人剝奪政治權利多少年,甚至終身。以為很遠,不關自已事情,原來這麼近,發生在香港,這些年輕人被奪去利政治權利。

「姚松炎的宣誓詞內容溫和,周庭亦從未發表港獨言論,姚松炎不是梁頌恆,周庭不是游蕙禎,雙鄭取消姚、周二人的參選資格,是完全違反《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保障人人無分種族、膚色、性別、語言、宗教、政見等可享不受無理限制的選舉權。香港人俾D反應,唔該!」

近年,香港多了不少共享單車公司,為市民提供便利的租借單車服務,亦令社會再次掀起討論單車政策的氣氛。共享單車公司都集中在新市鎖地區擺放單車讓市民租借。同時亦有聲音指出共享單車過份佔用公共位置,馬鞍山的情況尤其嚴重。曾經有馬鞍山地區組織去信共享單車公司表達問題,亦懷疑有居民因不滿其佔用太多單車車位而惡意破懷共享單車。在處理共享單車同時,我們亦需同時正視單車交通政策。

我地唯一可以做既,就係做好自己,我每一日都會提醒自己:唔好變成自己當初討厭既人!

批鬥不只限於一些普通人發起,還要連同機構、政府一同批鬥,這種行為你不心驚嗎?

反對派中人,想運動群眾嗰陣就最重要引經據典,左一句好人嘅沉默造就暴政,右一句當日我唔幫佢地講野今日都無人幫我講野,仲有一句「雞蛋與高牆之間無論隻蛋幾錯都一定企喺雞蛋嗰邊」刻喺額頭。

師生階級觀念

現在的人特別是香港人只會感覺學生說粗口就是不對,還是在以老師在學生之上這種「階級觀念」來看待已經成年的大學生與講師的關係。

近日坊間盛傳姚松炎隨時可能被DQ,不能代表泛民參選西九補選,這刻從當時泛民的初選,理應是排第二的馮檢基出選。但是泛民卻沒有意圖根據這種規則去走,卻又找來另一老將梁家傑,為所謂的PlanB,甚至又盛傳另一真PlanC的曾健超。原本排第二的馮檢基,卻被摒之於門外。到近日馮檢基走出來說他決定退選,不再玩了。

他曾經參加新東補選,一名後生仔,面對的是一眾老屎忽,一位大狀,一位律師,也有多年經驗的區議員。但他的表現無疑是讓人眼前一亮,原來香港後生仔是可以這樣的,並不是所謂的廢青。思辯清晰,說話有力,不卑不亢,選舉工程技巧有佈局。即使你說有背後高人指點,但你問我們的行政長官選舉的候選人也有高人指點,但來得卻像一堆屎的表現。

呢件事肯定有人性嘅黑暗面,但係咪又去唔到返轉頭。幸好學生會長會識得致歉,不過,事件影響嘅係許多大學生會被人標籤負面形象。咁可能有人認為唔應該「一竹篙打一船人」(我哋對內地人睇法,都會咁啦),但呢樣都係人性,從一個角度,可以話係另一種黑暗面,但係咁嘅睇法,又唔係唔可以警醒大家待人處事前要諗清楚點對人。

點一根煙,記梁天琦

作為投過他和梁頌恆的新界東選民,我總想找回那夜曾支持他的六萬多人,大家現在是意氣消沉得不欲說話,還是早已恨透他的「懦弱」,變成在連登為他入獄而喝采的人?我寧願相信,大家只是對現實無語,像面對抑鬱病人,了解的盡頭反而吐不出半句安慰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