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政治

低端人口

民為重,社禝次之,君為輕,沒有活得像個人的「國家」,「國家」根本什麼都不是,至於君為極重,民輕到似螻蟻的地方,那根本不是國,只是一片人命不足惜的活地獄,中共政府稱人均收入比國家中位數低的人民為「低端人口」,它視人民及人權如草芥,唯黨和權力至上,可見一斑。

呢條懵婆響節目不停強調「起一座海水化淡廠都係40億,但每年東江水水費係48億」,但如果你講唔出要起幾多座海水化淡廠先夠,呢兩個數字根本無連繫性;更何況海水化淡廠唔止興建成本、仲有運作成本、覓地成本,滿口數字嘅黃碧雲一律噏唔出,無他;因為呢個講法只係執人口水尾,叫啲助理抄抄埋埋就爭取學人「分析」,佢當然唔明成個討論嘅癥結響邊

市區預辦登機服務

每個市區預辦登機服務櫃檯的設備、服務、功能,抑或是警方的保安安排之中,均與機場客運大樓內的地勤櫃檯無異,不過在機場快綫車站接受乘客辦理登機手續的時間,則為航班起飛前一日至90分鐘不等,讓乘客可以在方便自己的時間,先將行李寄艙,或者是寄艙後在車站附近用餐,方啟程登上列車。

林卓廷遭英冷待還吹噓獻醜

林卓廷到英國只會3名國家議員和英國外交部一名負責南亞洲的政策主任接見,就高興得不停自拍和上傳到社交媒體,外人覺得林是被人冷待,卻是不停自吹自擂。英國人很會表面上的禮儀,政黨找兩三名在內閣中沒有任何官職、連國務大臣亦不是的議員來見見林卓廷,純粹是禮節性的會見。他們說會關注香港亦是客套說話,說不定過了幾天連林卓廷的名字亦忘記。

十二分四十四秒,另一員「天兵天將」發難,侃侃而談余同學前科,以及其子如何「對付返佢囉」,餘人鼓掌助威。「淨係單方面聽佢講,咁有冇聽過我呢一家,即係我又咁樣講囉。我覺得咁樣係對……反而我個仔係受害者我覺得。」眾人點頭稱是。「當然篤耳仔呢個我覺得,我係幾傷心嘅,咁但係其他嘢,大家你有冇諗過,其實有個相關呢?又或者你諗到,佢到底呢個小朋友,其實係咩人,其實大家點會諗到?但我覺得佢如果係咁樣嘅時候呢,呢個小朋友我覺得佢成日騷擾我個仔囉,我就唔係咁鍾意囉。」禮堂內「敵情意識」,一下子推向高潮。

民企角色淡化,一來成本上漲,二來今天中國經濟發展再不是一些輕工業,而是需要密集資本和高技術含量,民企未必有能力,反之需要有龐大資金才成功,那麼國家提供資金便是一條出路。可是國際社會亦有一套玩法,外國政府也不想中國政府每每介入他們的經濟時,這些如中國華信能源便成為一種「混合謎糊」狀態的公司由此而生,避過外國監管,做一個中間人,外表是民間企業,實際上其實是黨國企業。

戰京

吳京在電影中有如超人,除了機關槍瘋狂掃射之下,仍能以跑步的方式避開子彈不中一槍外,即使是坦克炮轟也能跳起來迴避。不能否認的是,他的對白有時候說得有點讓人起雞皮,但在宣揚愛國精神上,能夠起一定作用。電影裡撤僑的情節中,中國海軍冒死駛進非洲海港接走華人,還接走與他們結婚的黑人。相反,作為美國人醫生的女主角盧靖姍,卻因美國沒有派軍艦而被迫上了吳京的車。

早幾日,林議員FB就出左張圖話個電話亭阻路,就成功爭取要求搬遷電話亭,當佢以為成功塑造霸權戰士既形象時,不料留言處竟烽煙四起,不斷聲討林議員,由戰將瞬間變成智將,抽水不突止諗住兜話佢管理公共地方云云但不果,演變成關公災難,慘不忍睹。居民受阻的怒火,點會係我地呢班花生友能夠體會得到?

做得condom,焉能為人?

何某既是榮休名醫,也是前高官,大半世享盡榮華富貴,功名利祿,要乜有乜,他一世順風順水,就是未試過折墮,此人明明條件豐足有餘,退出收山樂得清閒,遠離共匪就可保平安,偏偏他卻是人心不足蛇吞象,以為做個乖乖「愛國」的中共契弟便可繼續世界通行然而無視世上文明底線代價,就是要被世界制裁。

如果你婚姻出現危機,你會唔會叫你老婆睇下之前簽落嘅法律文件?

在基督教的十誡中強調不可偷盜,「香港眾志」作為一家力吸年青人支持和吸收大量捐款的政團竟冒出財政處理失當問題,實令人質疑「香港眾志」本身的管治能力。去年筆者已經多次指出「香港眾志」借個人銀行戶口收取捐贈,違反銀行程序,銀行方面隨後取消戶口除提款外的所有功能。再而指出「香港眾志」利用PAYPAL收取捐贈,違反PAYPAL內部程序。

回歸20年,特區經過成年禮,香港人亦應對國家有擔當、具公民責任,在美國影響力日減下,國家「一帶一路」建設是股影響全球的風潮,現今世界經濟的發動機。隨着國家「一帶一路」建設和「粵港澳大灣區」發展穩步向上,引動區域以至全球經濟,我們都期望港青不再以香港的發展界限,抓緊國家發展機遇,投入這股中國夢。

機場快綫優質服務

機場快綫於今年6月起,亦即是通車近20年來,首次實施新車費表。自1998年通車以來,機場快綫就一直使用獨立的票務系統,目的係方便乘客使用市區預辦登機等服務;同時讓離港乘客到達機場後毋須出閘,由機場抵港者亦可「先上車,再補票」,發揮機場快綫便利和快捷到達商業中心的優勢。

國歌法山雨欲來政壇群魔起舞,民主派又因「無意義的尊敬」對國歌法不敢大聲反對,甚至隨時贊成立法。但在討論應否盲目地尊敬國歌前,中華人民共和國是香港人的國家嗎?若非,那為什麼要在港立國歌法?

香港立法會2016年曾發生「宣誓風波」,在宣誓時公然侮辱國家民族的游蕙禎和梁頌恆最後喪失議員資格,事件擾攘個多月,令立法會會議多次停頓,影響惡劣。明明在誓詞中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效忠基本法的立法會議員,卻成為了「播獨」分子、外部勢力的工具,全世界哪有這樣置國家主權利益於不顧的議會?

民主黨提出「退選」策略,即所有人均可以參加補選,留待最後階段才宣布退出競逐,從而集中非建制派票源——不難想像,此建議一出,民主黨再一次引發群情洶湧,反對者多認為泛民該先作「初選」,又罵民主黨因為是大黨,擁有較多資源,所以不介意用退選策略,但卻對其他較小的政團不公平云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