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政治

「黎明前嘅黑暗,係至撚黑暗!」立志委身政治的他,當時被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但面對群眾,他依然鼓勵大家不要放棄希望。因為他總是為別人着想先於為自己着想。他著眼的,不是自己的政治前途而是香港未來的前路。

現在年輕人其實就係原罪啦,你一有咩不滿,又話你廢青或者激進份子,再唔係就話你不守制度,不尊從社會體制,但成人卻又不見得所謂跟制度,最好笑就係個長官同你講依家無人肯做司長,佢肯做,就大家將就下啦,好似好難為人咁,咁難為人,就無謂迫人啦。

TVB 是大到不能倒

香港有咩企業唔可執笠?公營企業,港燈、中電,煤氣?四大發展商?港鐵?港交所?你依家要我答,通通唔係。TVB先係最香港大唔能夠執笠嘅企業。

王志民與行政長官同場時向青年團體發表有關中環西環合作之言,意義深遠,影響重大。首先,最近反對派炒熱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僭建,如獲至寶、死咬不放、小事化大、上綱上線,他們的目的就是以反對鄭若驊來反對「一地兩檢」,因為鄭若驊接任後首要任務就是要負責「一地兩檢」的本地立法。

職工盟勞工權益基金

「勞工權益基金」並無甚麼正式的成立手續,僅將2013年碼頭工人罷工時的籌款所得,放進一個銀行戶口;存於戶口中的錢,因指定了特定用途,就從此稱作「基金」,如是而已。是故所謂「基金由成立至今四年的銀行紀錄」,並非職工盟於銀行開設了一個基金,而祇是職工盟單方面稱一個銀行戶口內的存款為基金罷了。假如該戶口內沒有不屬於該「基金」的金錢進出 (這完全依靠職工盟單方面的自律),那麼該戶口的月結單就可當作「基金」的結存記錄。

有位太太問我:「Cary,你讀法律的,你知道點解年輕人佔旺就拉去坐監,藍絲和小巴司機當時都有在場,為什麼就不用拉?」

政府一直叫市民珍惜食水,左一句環保價值,右一句可持續發展,甚至建議大家安裝特別的節水水龍頭,希望普羅市民逐滴逐滴慳,但諷刺的是,口裡說慳,實際上最浪費的就是水務署,而且並不是一點一滴的在嘥,食水流失的量是以噸來計算!此話何解?

你不但死不認輸,更要反唇相譏,還要設立一張清算名單糾眾反擊,這其實只是將別人「迫上梁山」,被迫花時間心力去用更高標準查閱你的紀錄,而更不幸就是你本來說是其身不正,結果自是玩火自焚。

做人冇公關梗係死得人多,咁做政治人物冇公關,就更加死。當職工盟總幹事蒙兆達話好樂意回應既時候,點解職工盟就派個秘書長李卓人上商台晴朗呢?而李卓人個回應,就好好笑既,佢話:主持:罷工基金總共用咗三次?李卓人:計埋碼頭果次就係三次。又指如果大家想知,我哋好歡迎任何捐款者去睇我哋嘅bank statement ,呢個基金係獨立戶口,所以一睇就睇晒,唔會同我地職工盟其他戶口混埋一齊。主持:如果市民淨係想捐錢比海麗工人,唔係捐畀職工盟,攞返又O唔OK?

今朝喺美孚搭車返工見到個阿嬸,係咁同我講:後生仔……

周庭參選?做過舞小姐那個嗎?我答。不是,那不是周庭,我回答。順道回答她,另一個,網上說她曾做過舞小姐的名字。

左膠出事的地方

這次職工盟清潔工會幹事杜振豪本來好像氣勢如虹,認為士可殺不可辱,明明他們在做正義的事,幫海麗的清潔工搞掂事件,拾回尊嚴,為什麼會被本土KOL說他們落格呢?工黨過去幾年,立法會只死剩一個張超雄,而張超雄最近都只在解釋自己是不是真的擁有一天的「張超雄日」,而不去處理職工盟的紛爭,可見張氏都對職工盟及工黨黨務不太上心。為了工作,不,為了工黨,那杜振豪就只好自己上了,製作出一張清算list,如網民所言,像問碟仙一樣,把「惡意中傷」工運的人士全找出來。那就好了。對KOL而言,他們要的是焦點,是關注,是圍觀。

太多太多的慘痛故事,我們不應容許相同事情再次發生。兒童用身上的傷口、疤痕甚至死亡向我們控訴著他們正面對的痛苦和潛藏危機。他們需要我們為他們發聲。

古語有云「日光之下無新事」,根據Google之下找到的媒體報導紀錄,「職工盟勞工權益基金」所屬戶口(295-164578-003 ,恆生銀行,香港職工會聯盟),前身是「李旺陽撫卹基金」專戶,及可追溯至2010年的「罷食大家樂抗爭基金」戶口。

我只是一個要交稅的人,我很想知道,職工盟如何可以多了三十九萬收入,然後可以不用交稅?當中可以做什麼?是撥備嗎?還是多買文具,多出開支,去令職工盟不用交稅?我不質疑職工盟幫工人的用心,我也不覺得他呃工人了,我只是想知道,如何一年忽然多了三十九萬收入,而不用交稅?

星期日的泛民初選,參加者大力批評:投票時間太短、票站太少、地點不便、要交住址證明太煩⋯⋯諸如此類。在資源緊絀下,這些問題一早就可預視。如果不滿,應該在報名前先旨聲明,例如說:「不夠十個票站的話,便會退出。」現在趙家賢辛辛苦苦搭了舞台,又要給一眾主角們柴台,兼且輸了初選亦會賴主辦單位安排失當,也真教人十分沮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