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政治

請槍唱國歌,荒謬實太多

北看台有班「紅衫軍」,全部人一式一樣——紅衫帶五星,一人一枝中共國旗,假如閣下認為牠們不是被組織而來,我會懷疑你的智商,牠們早就孤零零地坐到睇波角度最差的北看台一角,對不設劃位的波飛來說,牠們的選擇也是匪夷所思,很明顯呢班紅衫烏合之眾進場並非為了睇波,爛然也跟香港黎巴嫩任何一方無關,牠們來開工而已。

《噪音管制條例》係有既,有冇檢控過?都有既,根據立法會上政府回答議員嘅文件,檢控數字低到得個位數,問題在於政府亦未有完整指引幾多分貝為之噪音,而執法人員亦未有相關的測音設備以去調查,咁執法個尺度就變得主觀,衍生既舉證同檢控亦唔容易,而點樣有效解決居民免受噪音污染之苦?要求環保署完善條例4及5的準則可能係可行之法,但環保署係佢個網頁都講到明將個波射返俾執法部門,嗯很好,場波未踢完。

今天最重要的事,就是安室公佈了引退演唱會的日程,當中包括深圳、台北和香港的場次。早於消息公佈之前幾天,我都知道香港有人在敲場地日程,聽說安室也極有可能堅持在紅磡體育館這個被視為是巨星聖地的地方開香港個唱。大家都很興奮。但問題來了,香港一場,真的可以那麼容易成為座上客呢?有網友就說:「去台北或深圳吧!也許都比較容易。」但即時,也有很多安室粉網友說「去深圳?唔好啦!」

聲聲慢

營營役役,擠擠逼逼,升升跌跌升升。加班月圓時候,最難將息。三番兩次遲到,怎敵他港鐵不急?車過也,正著急,卻是逼滿乘客。

而家制度之下,一個病人經兩個醫生各自診斷後,相信佢係患上精神科疾病,病情嚴重,以致病人自身健康或者他人安全受到危害既時候,可以向法院申請,係經法官或裁判官同意後將病人強制留醫治理。

最近就見到有公眾人物質疑咁樣做同非法禁錮、剝奪人權無異,要求改革精神病患強制入院制度。

喺西方嘅脈絡底下,對於何為「他者」,係用民族主義作為劃分嘅框架。正如上述所講,英法等國之所以係衰人,係因為佢哋剝削緊唔屬於佢哋民族嘅「他者」。咁剝削自己人又點搞呢?咁就唔係批判殖民主義嘅論述可以處理到嘅問題喇,因為佢哋處理嘅係一個民族剝削第二個民族嘅問題,係民族與民族之間嘅問題。所以,其實中國外交部成日話英美國家唔好干涉我國內政,背後嘅邏輯,就係一個民族唔可以干涉另一個民族嘅嘢,而呢個邏輯係fit返西方嘅邏輯㗎——啲西方學者咪成日插美國喺中東搞呢搞路干涉他國內政部搞到一鑊泡囉,所謂國情有別,要尊重文化差異,人哋「他者」嘅事我哋唔可以插手。

飯民之前「拉布」如火如荼,點解突然間全線收皮,而家終於真相大白,原來就係要讓路比林鄭「致謝議案」順利通過,恭迎佢正式登基!今次係九年黎第一次借助有議員被DQ而響分組點票通過致謝動議,當然不敢怠慢出席率達100%,反觀飯民仍然貫徹佢地嘅散漫、無紀律往績,竟然有5名議員:莫乃光、林卓廷、黃碧雲、譚文豪、邵家臻缺席致謝議案投票──我想問當一個咁重要嘅表決你地都可以缺席,而且仲完全無向選民交待,咁選你地出黎做乜七?

有關大陸叫雞都可以用支付寶,坊間都有好多討論,但其實響技術層面都仲有嘢可以補充下。首先除咗講果位係經濟學教授而有個爆點之外,響大陸可以用支付寶叫雞根本唔係咩新鮮事──即係本身KTV、桑拿、骨場全部都可以收信用卡架啦,加埋支付寶收費又有乜奇?真正有影響到嘅應該係「向西村上春樹」果類企街個體戶,但亦唔好諗支付寶可以解決佢地收假鈔嘅風險,因為只丙要嫖客堅持用現金都吹佢唔漲。

聲明內容無提及報警處理——虧空公款係刑事,當事人無報警求助(或之後拒絕作供),執法機關當然可以堂而皇之咁話唔關我事無證據起訴乜乜乜,即係私了。問題在於,你私了左,又要公諸於世話佢財務操守有問題,即係要林圓碌碌名譽掃地,要佢唔洗再喺呢個圈立足,要佢無曬影響力(就算佢而家仲有政治檢控官司在身)。

佢深知一個人做唔到面面俱圓但為左選票就選前就扮fd,老師說的是~講到自己係宇宙唯一本土派,選後有左個大爐就理L得你,全民制憲變左全民制餅、議會抗爭就話倒插左國旗,話自己1:69實係啦~屌票講到咁正義咁高尚佢需要盟友架咩?(但其實係兩邊都冇人睬佢~陰功)同「大哥講話你要聽」個條友一樣;不要問,只要信,信松泰得永續,唔信就非我族類;玩法同何執葉都好似,就係不斷做討好基本盤既野,而佢個堆盤都只係一班信徒咁解。

今次呢個「國家與香港」研討會三個集齊,真係奇觀,而他們所說的話更加難以用筆墨來形容,我感到身為香港人有點醜,點解會有這些領袖管理香港架。而且這些領袖無時無刻奚落香港年青人,想問世界上有那個國家、那個地區會有這些領袖會咁做,香港係咪獨有呢?

「我真係見過乞衣有個QR_CODE架!佢地有張Label,你掃佢個條碼就可以畀錢佢架啦!」咁嫖妓呢?「喂,我點知,我又唔係雷教授啲朋友。」

國歌

「起來…」男廁突然播著國歌,老黃忽然背對尿缸向著聲音方向唱著國歌。那位清潔主管閃避不及,被老黃尿液濺中。奈何現時正播著國歌,他唯有忍耐老黃那異常舉動,一起唱國歌。

呢幾個星期係咁見到啲好鍾意講政治嘅人係咁話,《國歌法》通過之後,可以玩嘢周圍亂咁播國歌,「迫」到其他人要莊嚴肅立,阻擬社會有效運作,從而突顯《國歌法》之荒謬云云。

仲記得當年立法第二日,班跳掣派議員就即刻好似紅衛兵咁爭住批鬥d曾經改編過國歌嘅人,仲追溯到連廿年前《球迷奇遇記》嘅唱作人宋禮勤都唔放過,話要殺一警百喎。唔知佢有冇後悔唔蒙面做白稜鏡先唱《球迷奇遇記》呢?

睇反對派玩政治,真係好睇過吉村卓拍AV,佢哋真係將吉生嗰句「很想要吧」活生生咁拍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