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政治

Tanya你很有演藝天份,但你身為一名立會議員,在此時此刻,請收起你的天份,落區打成一片並不是就是在人面前跳舞就叫貼地,放上FB無疑是很多人Like,但是這些Like並不是可以成為你的票,你的票不是在這裡,不是在網上,而是在真實的地上,你的港島區每一個社區。

中環中心的愛國買賣

李嘉誠家族早年被指壟斷香港經濟命脈,他本人多次否認並很勞氣話會撤資,但是每次講撤資他總是對港投資,單是多年來在港的地產買地起樓、電訊行業一直進取等,一直發展香港業務,可謂有增無減。直到有人做了香港特區的首長後,情況開始轉變,過去五年,李家的投資明顯放慢,投地減少,在中國大陸的資產更一路賣出換真金白銀,但李嘉誠卻多次表示並不是撤資,甚至寫文方擊等等。但可謂口裡說不,身體卻很誠實。

早兩日教育局修訂初中中史課程,有記者問六七暴動會否納入史綱,但這位委員會主席兼中大文學院院長梁元生反問記者「六七年嘅時候,你喺邊度呢吓?」

議員及當局對《指引》只有淺薄認知,錯誤將《指引》視為車長工時過長的癥結。更甚的是,他們未有意識到《指引》被修訂後,將會對車長的生計帶來潛在打擊。

認為一個改組後的辦事處聘數十年輕人,便可改變政府制度以至整個政局,不切實際。但既然這是關乎人(而非制度)的問題,關鍵在於政府官員知否自己要請甚麼人——留意招聘廣告說此辦事處有4大功能:(1)政策研究和創新(2)統籌由政府高層選定的跨局政(3)提升公眾參與政策制訂(4)為社會帶來較廣泛利益的項目提供一站式諮詢和統籌以上(1)和(2)主要面對政府內部,而(3)及(4)則面向公眾。

斬腳趾避沙蟲嘅只能取消行人專用區,再考慮設立一個戶外表演專區(我建議搬去西九海濱長廊與豪宅、高鐵總站為鄰)

過左十九大,當一眾時事評論員搵唔到嘢講,民建聯就為大家送上題材。要感謝嘅係民建聯柯創盛,商台話佢想提動議,反對林鄭講公屋80萬戶夠數。你無睇錯,三個關鍵詞:民建聯、反對、林鄭。

邱騰華將香港電子支付落後怪罪於八達通上是不合理,說因為太過成功,不肯創新云云。想說明首先八達通是政府間接持有的公司,如果是八達通有錯,政府也理應負上一定程度的責任。再者八達通只是一間私營企業,何得何能可以使一個香港科技落後起來。

「我當年都未係講到唔鍾意,但我會多謝當年畀我唱《IQ博士》既人。去到今日,仍然有人哼起呢首歌,我都覺得開心架,唔通下下都叫人唱《似水流年》,唱《艷光四射》,去到咩場合都提下我人名先叫尊重我咩?」

好多人都將成件事個焦點放響老師果種死板嘅評分方式,又或者農桑同農業係咪同一樣嘢黎,但我睇倒嘅卻係,無論學中史果班、定係教中史果班,都仲係停留於好蠢果隻死記硬背式學習法,所以比分嘅只會最統一嘅方式去做──但係當問題超越咗評分標準可以解釋嘅地步時,呢班中史老師就只會去諗,點樣可以擺平答案上嘅爭議就變成佢地最關心嘅事,反而問題本身呢?

嫌議會馬騮戲沉悶?不妨繼續追貼FB小道花生~兩日前,健吾評論橫額設計的帖文觸動某人玻璃之心以為是考察區情之後就無限引伸,詳情可參看小弟之前的文章,在此不贅。當你以為事件由西灣河正哥再一次回應就以為暫告一段落?所謂一石激起千層浪,左膠一激腦震盪。今次的主角是聲稱已退黨的區諾軒。似乎被捨棄爛鴿身份的他,有更多時間拔刀相助「同路人」,今日就不如看看我們高貴的區議員發表什麼講話。

懷念梁振英

可怕的是當有人質疑林鄭為何迫所有中學師生要犧牲學習時間去看法盲論法,牠竟然厚顏無恥到拋下一句「冇嘢可以強迫,你瞇埋眼咪睇唔到囉」,明明是牠借公器屎用,把十幾萬中學師生縛上一片被和諧的港式「學習基本法」樣板戲,現在有人出聲質疑她的荒謬,牠還要佔嘴角上的便宜,此東西好辯而才疏,嗜鬥卻學淺,絕對不是稱職領袖之才,卻是量小思歪獨裁者之物。

正當自負老人以為實食冇痴牙既時候,學生彈左一句出黎話:「自負老人,你只係一個幫過我既契弟。」仲走去對家個爐也文也武,可憐既自負老人成就解鎖獲得契弟待遇,養左咁耐狼狗最後咬自己春袋完全係慘絕人寰既虐老故事,老人自然嬲到火山爆發,最嬲對家個個爐係當初老人俾人驅逐出去個個爐呀陰功,俾著你係老人你都覺得慘啦係唔係?

泛民除了販民,還喜歡屌民

那位掛蠢橫額的工黨某區議員,竟然用自己的社交帳戶大肆攻擊健吾先生,一邊吹噓自己係打敗保皇黨嘅正義朋友,一路自詡自己在西灣河有幾努力乜乜乜,那種自負和自以為是,一味視所有沒有替他做啦啦隊就是敵人——如此敵我矛盾意識去睇一位市民對貴黨失敗設計橫額的少少意見,唉,看來當泛民卵翼的人,不單閱讀能力欠佳,也不需要理會他們只是當招牌裝飾用的那粒「民」字。

以今次事件而言,基本上是討論議題設定、目標群眾、以致橫額設計等市場學技術討論,但麥議員的回應相當有趣,簡而言之將健吾抹黑為投共鳥然後瘋狂炮轟攻打稻草人,正正就是反對派對於異見者的摜常技倆。「民建聯B隊」、「阿爺今晚一定開心到訓唔著」這些詞匯是否似曾相識?

最近網上有人大大聲咁話:中共對王陽明學說很有興趣,於是又有高級五毛的搖尾系統爭相拍馬屁,轉而亂指——王陽明也是新儒家,云云。而繼之前居然又有人大大聲話:中文大學的新儒家,也是擁護共產中國的。邏輯是——世上只有一個共產中國才是中國,而中大的新儒家愛中國,因此中大新儒家愛共產中國。呢個三段論式,真係天衣無縫咁上下啦,假如當中某啲假設冇問題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