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政治

我就唔知《HK01》有幾憎周庭,但觀乎佢哋呢幾日,又安排專訪又一日一POST咁原汁奉上任亮憲的金句soundbite,我就覺得肯定來者不善。

昨天,去派對,見到第一個認識的人,是在雨傘中,天天瞓街的一個小孩。那時候小孩俊美得很,卻乾瘦一點。昨日再相逢,已變成一個肌肉小鮮肉。胸罅可以夾爆西瓜那種。他一群人,去曼谷瘋狂跳舞派對都不會再去一一大遊行,這代表什麼?是共產黨太厲害,還是反對派的敵我矛盾搞到今時今日這景象?我唔識解。

先有張秀賢自己話有青政本記支持,轉個頭又出多個劉穎匡,一開場就話有青政支持。佢地係咁講青政支持咪又係為左所謂嘅政治倫理,又想叫市民含淚睇大局。只不過泛民個大局叫關鍵一席,你個大局叫政治倫理啫。有原DQ議員支持唔係壞事,但你想憑一句支持就叫其他人為政治倫理收工唔選,其實咪又同泛民當日話「關鍵一席」叫天琦下次先選一樣咁無視市民政見,只叫大家含淚支持

朱凱迪同屬左膠社運出身,故此幫郭出選不為意外。但意外的地方是,工黨內部當初對郭出選分歧甚大。在工黨討論參與新東補選時,有傳部份聲音郭出選會令同屬新界東的工黨代表張超雄尷尬,而何秀蘭更反對郭出選,在最後更投下反對票。可惜,那些意見最後敵不過已經「做刁」的大多數。而促成「做刁」,相信與李卓人及朱凱迪不無關係。

街頭社運戰神的殞落

我仲記得,佢以前成日叫我地,唔好掛住網上鬧交,呢啲嘢係無意思嘅,多年後,佢喺個網度鬧我,我都對此語塞。

上文提到,港島選戰本身以為毫無懸念的反對派與建制派兩營對壘,據最新消息所指,前社民連及人民力量成員,有「維園阿哥」之稱的任亮憲正積極考慮參選港島區補選,兩派陣營對壘的局面可能有變,以任亮憲出身背景及狙擊對象黎講,他的基本盤介乎基層至中產,政治光譜偏向民主派及對民主大黨無好感的選民,而呢一班選民於港島區確實不在少數。假若任的取態再向中間靠攏既話,工黨啲票睇怕係港島補選後鎅到乜都冇。

據先知消息,有新東地區人士在最近一次聚會中,看過疑似巴治奧支持劉穎匡參選的同意書。隨後,部份地區人士便對宣稱有本民前及青政同意出選的張秀賢有所懷疑。一些與會中人更認為,劉的支持比張的更為扎實。雖則黃台仰及巴治奧曾於九月初,親自與鄭宇碩表明,張為他們認可的民主派候選人。但是,現在黃台仰已逃離香港;而鄭宇碩亦未有在過去向公眾當面確認此事。故此,部份地區人士早在初選開始時,便質疑張宣稱有青政及本民前的支持是言過於實。而張秀賢在苦無物證及人證以中立為由不出面作實之下,被質疑時亦只能夠「床板夾春袋」。

就中央對特區行使「全面管治權」之法理基礎的爭論,一直以來都聚焦在《基本法》文本的演繹和執行,奉《基本法》為金科玉律,其實適用於特區的憲制文件遠遠不止於《基本法》。在「電子版香港法例」網站,除了本地法例和附屬法例之外,可以找到一系列統稱為「文件」的東西,包括《憲法》、《基本法》、人大常委的「有關決定」以及「其他憲法類文件」。由於這些「文件」不是特區制定的本地法例,因此沒有(亦不能)根據《法例發布條例》為它們編配正式章號,而只是在「電子版」網站配以參考編號。這些「文件」大致可按照其參考編號分為八類

吹到佢係香港民族英雄咁真係好誇張。追本溯源,點解香港隊有一排突然咁多人睇咪又係多得鄰國幾張白痴海報。香港人呀嘛,自己人只有我可以鬧,你唔鬧得。幾場外圍賽踢得好有好多因素,甚至係環環相扣——頭幾場對手廢,多人入場,又俾幾張海報搞到心中有氣,球員自然想威返俾人睇;贏得幾場,自然又想繼續入場睇下點威……真係咁多曼德拉,用運動凝聚全國咩?金蛇只係剛好係呢個嘅時候教緊,而又咁好彩俾佢遇到一大班入籍兵入籍踢港隊,又咁好彩抽到條好好好好籤。

這位加拿大人早已是厚顏無恥佔人便宜的專家,借睇樓為名免費遊車河,去茶餐廳吃飯討飯,借飯店上菜慢為名投訴,換來免費叉燒,這種到處搵人笨柒,還要語言偽術包裝一己劣行的敗類,在他那一輩實在不少,我不恨此理曲氣壯小人,卻恨這種搵人笨柒當係本事的始作俑者:阿叻陳百祥。

政界流傳,巴治奧近月對張秀賢態度曖昧,令本土派二三線人物蠢蠢欲動,希望促成「我代表巴治奧的青政」一說而劍指3.11大位。其中一位,便是中大本土學社,曾經為新民主同盟社區主任,現時為社區網絡聯盟的劉穎匡。盛傳劉將於周六舉行記者會,宣佈自己受青政支持出選3.11新東議席。

最近美國指出中國及俄國,試圖改變二戰後的國際秩序。台灣的事實獨立,以及其與日本等國所組成的「第一島鏈」,就是二戰後冷戰間建立的亞洲國際秩序之重要部份。戰後英屬香港實行的制度,以及不受中國完全操控的自治地位,使香港發展為國際交往樞紐及金融中心,這亦是戰後亞太國際秩序的一環。1980年代鄧小平所承諾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就客觀效果而言,也是維持這種 國際秩序。1997年後,北京仍容許美國戰艦一如以往,定期訪問香港,也是延續了美國在亞洲冷戰時間所建立的傳統。

雖然口口聲聲無指責商場之意,卻立即放上面書,將道歉作為他當事人大獲全勝之宣言,然後還語句得意,認為所有指責聲音,一律剷除滅聲,乾乾淨淨。如此漠視民意的做法,跟所謂聲言要一直與之對抗的殺人政權,其實無大分別,讓人觀之無不扼腕痛心。有此等人兄作為鬥士,為香港爭取民主,無怪乎多年情況毫無寸進,更節節敗退!

廢老Q果副不可一世嘅嘴臉,都唔好講惡人先告狀呢個問題,你遇到不快事件,無啦啦做乜牽扯到去香港嘅競爭力?佢沈唔沈淪關你投訴成唔成功咩事?將自己個人利益堂而皇之咁同香港前途發展掛勾,就係黃屍老屎忽最討厭嘅地方──例如本土派擲磚就係令香港沈淪、保住飯民大台就令香港前景有希望,表面上有一堆似是而非嘅道理,但實際上只係根據自身利益同一己喜惡黎做判斷

香港的基督徒要小心,習政府是極權政府,他們過去幾年已經對市民的組織,甚至商業的網絡,進行超出憲法權力的嚴厲規管。這種規管令人產生恐懼,不期然進行自我審查。現在是對著基督教會來干真的了。

聖誕節的階段性成果

電子煙同加熱煙點都唔會係靈芝孢子,但害處遠比含有焦油嘅煙仔少,如果一個煙剷肯轉用不含焦油嘅產品,已經係跨出一大步,起碼二手煙唔會再臭親身邊人先。官員思維決定政策方向,以為靠用圍堵方法,包括加煙稅、禁電子煙/加熱煙去控煙,就可以大幅減少吸煙人口,咁做其實只會大家去左買私煙同搵日本代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