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政治

民主派為阻建制派修改議事規則,上周三突然向立法會大會提出34項議事規則修正案,打算由11月中開始全面佔據立法會大會議程——泛民預計逐項修正案辯論將用上200小時,於是直至明年3月補選之前,會議議程也沒有任何空間,可讓建制派加插其他議事規則修正案。好的謀略也需精密部署,泛民今次提出那34條修正案,卻至少有23條在基本設計上有問題

近年新興的「左膠政策研究」有兩個特點,一是他們會有很多資源/時間去進行數據搜集以及圖表Present,予人有專業權威的錯覺之餘,由於你並沒有同時的時間資源走去驗證,所以基本上時「佢講乜嘢、你信乜嘢」

今次,是她幫了我。

我有自知之明,我知道,因著我的過去,有些人無論我有沒有誠意,憑我自己都無可能攀附得到。政府官員可以說是屬於這一類。昨天之前,我幫了她。昨天,她幫了我。容海恩邀約了創新及科技局副局長鍾偉強先生,出席我們大專學界電子競技聯賽決賽的開幕禮。

鄺俊宇議員是一個盡責的代議士,這一點已經無需要我多費唇舌,這陣子反對派完全喪失議題設定的能力,他,鄺俊宇,一個人就救了兩隻貓。電子競技作為世界大勢,無論從產業經濟的角度,還是從大眾活動的角度,他都有留意到。他特別重視的是,香港人如何登上國際電競舞台。

近日,中共十九大召開了。這個GDP第二、影響全球經濟的大國,在最近提出要消除過剩產能、集近平還說「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更要求發展創新科技、改善社會保障。這一切,就正正說明了中共已經意識到自己政權的存亡,全靠能不能克服接下來的經濟危機。能夠克服,中共極權將千秋萬世。不過,如果過不了這一關,中共政權將面臨亡黨威脅。

老老實實,個研究結論有幾戇居就不再話下,缺少內地人脈關係呢個都講得出真係人唔笑狗都吠,喂阿哥,你好人好者係香港考完DSE畢業,就算係香港升唔到大學架話,屋企有錢有人脈既都扔左你出英國美國讀書啦,真係係中國有人事關係個班,一早送晒仔女出外渡金渡銀啦,會唔會扔你返中國讀書咁戇恰恰阿喂。

不過對於香港人來說,不只是休想做矽谷,連大灣區的高新科技也沒有資格笑人,因為香港連對面深圳河的科技土壤都不能比時,你還想什麼呢?

住喺「矽谷」嘅人通常唔會用「矽谷」呢個名,一般就咁叫「(San_Francisco)_Bay_Area」,中文譯做「灣區」。唔通有個天才,以為將粵港澳統稱為「大灣區」,就真係可以做到「灣區」,做到「矽谷」???咁叫「阿發」嘅人係咪一定會發達?哈哈,呢個笑話好唔好笑呢?

原來今天的香港,西人打工是一個原罪。如果根據西九局所指的委任,方美昂的職責並不只是戲曲一個範疇,還有其他,她的職責理應是看大局和全面性的方向表演內容管理,不只是一方面,而根據資料顯示,她也有一定的管理資歷,並不是汪阿姐所講這麼外行,而更重要是唔係只係服務你一個戲曲界。

香港大富翁

睇收入係無用。香港最重要最重要都係資產,香港經濟發展最高峰時期係六十年代至八十年代。香港果陣岩岩經濟起飛,邊個有足夠既錢去執平地同資產邊個就係依家既富翁。大既有大既執靚地變成依家既地產商;細既有細既去買所謂藍籌屋苑依家收租收到手軟。而香港果陣作為中西交集之地,兩次都係因為強國政局動蕩而加速發展。香港係果陣絕對就係發走難財既地方。政局穩定,自由市場,就係經濟發展既利器。

暫時喺面書,建制派基本上係全線挨打的,民建聯日日直播,我唔多手留下言,佢哋係得兩三千個VIEWS都夠膽死,真係好核突的。睇睇周浩鼎個LIVE,冤孽啦,三千未夠,我地VJGAMER搵GRACE直播打PATAPATAPATAPON(好似係)都唔只啦,醜唔醜?

大家對政治,只係停留係「fans_vs_偶像」之間的層次。我撐邊個,邊個就咩都啱。我都唔介意,真係朋友既就講多幾句,當我敵人既,就專心食好西。原因,皆因泛民的政工作者,以至他們的議助,都總是覺得自己可以做到KOL做的事,可以呼風喚雨,好多like就等如好多支持。

落入凡塵的陳帆

年輕點只係原罪,直情係死罪,就來陳帆局長閣下月經失調都關香港後生仔事,現在年輕人在職貧窮,職位朝不保夕,許多後生仔連住都住不穩,好似已經係外媒皆知嘅常識,嗚呼一香港地土生土長高薪瀆職卸責局長,居然連香港交通太擠塞通勤地獄為患,竟然都係後生仔嘅錯。

中共係好針對而家嘅80、90、00年輕人,喺媒體上去「做工作」。是的,係「做工作」,呢個係好中共嘅說法,照字面解就得,真係落手去針對年輕人做啲嘢。先唔講是否成功,至少係中共係出擊,要搶呢堆人嘅支持。

問題是議員混淆了在網絡世界和現實世界「呃Likes」的方式——在社交網絡可以爆紅的留言方式,在政壇多數不管用——例如有地區直選議員郭家麒批評,特首以小恩小惠收買人心,甚至想把三百元「退回」特首。林太笑著回一句:「你有行賄之嫌」還算客氣,令議員更難堪的說法,可能是:「既然大家如此不高興,那是否要我收回這項津貼?」捉錯用神之處,在於即使有部分市民覺得津貼不夠,也不想優惠消失。而且既是政客,便得不斷為選民努力爭取更多:津貼不夠?與其不要,何不開更高價碼?君不見建制派回過神來,隨即要求交通費補貼需涵蓋「村巴」和「紅van」。

老人家既勇武,大家真係要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