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政策

其實「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呢個口號無乜問題嘅,簡單、直接、易明。只不過,對於爛透了嘅香港,究竟五大訴求又係唔係可以解決到呢?有咗真普選,就可以將香港變返做以前我地喜歡嘅香港?

我唔想嚇大家,不過今日我睇完一個初中學生嘅溫習紙後,我恐懼、我無言、我絕望。

香港由警察到地鐵站職員,對生化既反恐常識,近乎係0。

論時代革命的時代意義

  西班牙在不經意間這樣說過,自知之明是最難得的知識。帶著這句話,我們還要更加慎重的審視這個問題: 塞涅卡曾經 […]

而家我唔係特登要信乜嘢謠言,而家係我坐喺度,等你政府,去現場收樣本,拿去實驗室,run 一堆test,之後話我知,呢啲氣體有乜嘢。但係你無,你只係搵警察扮狗聞下就算。

林鄭今日份施政報告,破天荒透視視像發表施政報告,有如拉登一樣,但佢比拉登更加龜縮,同樣一樣咁陰騭,因為佢都係推人去死。

朋友工作的學校,少有名氣,從不擔心收生問題,反而是不停有新生。朋友概嘆,每級的班數不斷增加,而每班人數又「陰啲陰啲」不停增加,幾年過去,平均每班多了3-5個學生。換句話說,學生數目不斷增加,老師的數目不變,變相每個老師上課的節數不斷上升,而批改量亦隨之而增。

三堆一爐,係咪就掂哂?

於2013環境局推出《香港資源循環藍圖2013-2022》,訂下減廢目標,期望於2022年底前實現每人每日棄置量為0.8公斤或以下,而中期目標則為於2017前每人每日棄置量減少至1公斤或以下。可惜現實不似預期

不知道

老師有權說「不知道」,但不知道並不是討論的終結,有時學生問到一些問題,我確實會不知道,或者不確定,但我會把問題記下來,回去再好好翻查資料或向同事請教,下一節課再跟學生釐清或討論。

班主任的老師,由早8:15就要進課室,連上七節到下午3:30。如果中途有學生「唔生性」,還要找他小息、午飯來訓示、補做功課等等,那就連吃頓安樂茶飯的時間也沒有。校方皇恩浩蕩,遇上六節的日子甚少安排其他當值,但假若六、七節的那天遇上黑色星期三(放學開會),就變成8:15-5:00 無間斷工作。

房委會於2018/19年度可編配單位為34,679伙單位,而本年度房委會估算單位大減30%,只有24,100個。當中只有不足一成,即2,190伙給非長者一人申請者。年青人與如果沒有與家人一起申請輪候公屋,輪候時間將接近30年,即大約於50歲的時候才可以獲得公屋單位。 可是現時剛畢業的大學生起身點平均數為15,000港幣,已超過公屋入息限額的11,830元。這代表公屋的申請制度沒有回應單身青年的住屋需求,逼使他們一直與家人同住或租住劏房,香港大學研究報告指出近八成三十歲以下的青年仍與父母居住。他們處於進退兩難的局面,嚴重缺乏獨立空間。

高鐵嫖妓的可行性研究

潮流興講輿論戰,而家中方利用整個國家機器,玩到話香港籍英國外交人員叫雞,一箭一次射英國政府、香港青年、同埋之前高調話佢失蹤燒埋去反送中嘅人。

黎明前嘅黑暗真係好黑暗。但是天色漸漸光,這裡有一群人,為了守護我們的夢,變成更加勇敢的人。大家都好辛苦,但大家只可以繼續頂落去,直到香港可以由番香港人話事。

醫管局的《風險通報》透露,2016年第二季公立醫院共發生29宗藥物事故,比第一季多18宗,創四個季度新高。到了2017年第二季一共發生13宗嚴重醫療事故,當中有9宗涉及遺留醫療物料在病人體內。其中一宗更在手術的六天後才發現有一件用作腦骨切除術的鉗被留在病人頭顱內。而去年的第四季共發生5宗嚴重醫療事故,有三宗涉及遺留醫療物料在病人體內,一宗為病人接受錯誤的治療。是因為醫生人手不夠,開工時間長才導致的嗎?頻頻發生的嚴重醫療事故,令大眾不禁懷疑香港的醫療制度改革引進的的公私營醫療系統,是進步還是不斷倒退。

現況是,香港與內地之間的確存在眾多「跨境罪行」。很多在內地犯事的人,的確能夠潛逃至香港逍遙法外。

官員要明白,土地要發展,即使農地用作耕種或有機種植,已不是那些年的稻草人時代,不是弄個「涂主席」假人便能驅趕牛鬼蛇神、飛鳥走獸,也不是像長毛披頭散髮便百鳥不侵,現代的稻草人是接駁電源的,是會動的,不然嚇跑不了禽鳥,最低成本的都要掛兩隻反光DVD吧!禽鳥的智商都會有進化,真難猜測為何官員的智慧仍停留在那個階段。

特區政府向來鼓勵本地綠色產業發展,向沒甚麼實質措施,政策更見混亂,可以「自生自滅」來形容其對本地農戶的援助。須知道,本地農業發展並不是「天跌下來的」,是需要投資者投入股本、資本和心思,特區政府的部門執行不對位,沒有統籌部門,令投資者求助無援,在暫緩清拆農用構築物時,農戶既不能種植農作物,既要交租以及支付其他固定成本,但農地卻「曬太陽」,在沒有產出下,每月只能眼巴巴倒貼,血本無歸。大前提是那塊農地是私人土地,且符合作農用的土地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