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公共政策

不過對於香港人來說,不只是休想做矽谷,連大灣區的高新科技也沒有資格笑人,因為香港連對面深圳河的科技土壤都不能比時,你還想什麼呢?

住喺「矽谷」嘅人通常唔會用「矽谷」呢個名,一般就咁叫「(San_Francisco)_Bay_Area」,中文譯做「灣區」。唔通有個天才,以為將粵港澳統稱為「大灣區」,就真係可以做到「灣區」,做到「矽谷」???咁叫「阿發」嘅人係咪一定會發達?哈哈,呢個笑話好唔好笑呢?

看更、援交、首置plan

「係咪即係看更?」「有少少分別!物業管理員唔同看更,工作唔止巡樓咁簡單,我仲要解決住戶日常問題。」「如果你識分PTGF同一般性工作者,就應該會易D明白。」這句話,阿星當然沒有說出口。

「保鐵」大過天

雖然鐵路以外的公共交通工具佔本地公共交通乘客人次的67%,但政府卻只著重於鐵路交通,忽略其他公共交通工具的發展。這個「保鐵大過天」的交通方針,會對社會構成何等的負面影響?

好多政府都會補助公共交通機構去減低車費。但係我哋睇一個政策一定首先睇佢嘅目的,如果目的係鼓勵市民減少用私家車,轉用公共交通工具嘅話,當然補助交通費從而增加搭客係好合理嘅事。之不過,今次呢個計劃係咪又係同樣目的?目的當然係等啲要搭長途車嘅市民唔洗俾噉多交通費,減輕佢哋嘅負擔。聽落好似幾好,實則好似同派錢差唔多,只不過個對象由所有香港人變做有八達通而且經常要搭公共交通工具嘅人。當然,一個政策出咗嚟,梗有好有壞架啦。以下當然就講吓有咩好同壞,同埋啲錢我認為使喺邊度更加好。

首先希望大家分析並了解題目,無謂浪費大家時間作場外點票。「山岳救援」指的是山上,郊野的意外救援行動,和「打風去西環睇浪」無直接關係,但我認為滑浪等活動也可以一拼討論。「香港」指香港特別行政區。「應否」基本上是二元對立,但立場應該有理有據,此乃文章作答而非選擇題。「收費」看似簡單直接,但可以細分為「如何收費」「象徵式收費」等立場和論點。

塞車從來都係速度問題。就算你係神之手,可以秒速俾現銀或者拍卡嘟嘟嘟,但只要你一停低架車做以上任何一個動作,你已經為繁忙時間嘅隧道門口製造多一條車龍,我除左真係恭喜晒趕時間返工返學嘅司機之外,都無乜嘢要補充。

上個禮拜,一貫偉大光榮正確嘅香港政府,發展局提議喺科學園搞試點,改裝貨櫃,住人,一萬蚊租一個月。輿論一片譁然啦梗係。個譁位喺邊呢?不如我地睇睇有個大陸人點玩?

從小讀書老師便說香港山多地少,在香港生活的我們,少不免進進出出隧道,穿越群山峻嶺,上班上學。 本文以地區角度出發,看隧道如何把地區和香港其他地方,點對點連結起來,成為一個密不可分的城市生活圈。全靠隧道,我們無懼山嶺,重新定義地方遠近。

大陸假鈔猖獗都唔係新聞,原來呃錢招數之多,失魂半秒都會中招。

商業和政治令建築不純粹。到底設計者可以單純做一件好事嗎?看看兩個筆者頗喜歡但卻被政治和商業賦予了多一種意義的新建築,如何令我對於自己一直憧憬的未來突然感到十分無力。

相比過往設計簡約、以鋼筋混凝土或水泥纖維質坑板興建的巴士站上蓋,近年九巴管理巴士站上蓋的模式更見進取。早在2014年第三季,九巴已開始在附設供電箱的巴士站上蓋加設自動售賣機,除了賣飲品,亦會賣雨傘等商品。雖然表面上這些設施都是予民方便,但眼見不少放置自動售賣機的地點與附近零售商店相差數步之遙,做法又似有與民爭利之嫌。政府相關部門在制訂審批準則及批核過程上,到底有否寬鬆放任?

一段聲稱由BBC製作的視頻,分別訪問了板間床位及太空艙住客,配上中文字幕後在內地瘋傳。

帶著殖民地時代建設新市鎮的藍圖派血液,加上香港的地區政府的錯誤觀念——把建築工程當為政績,我們的區議會真是敗事有餘,多年下來建設不少垃圾Place。近年來,我們常常看到很多千奇百怪的公共空間乏人問津。可說這個官僚思維,遺害甚深。

我唔係未試過,我試過安份守己,日搏夜搏,賺得果一萬幾千,我試過,但政府果班PM,對上果班vendor呀,佢地識programming識UX咩?佢地只係左手交右手,拎少少時間,判上判上判就不停係度賺大錢,咁叫公平咩!你出去問下啲IT狗,是但問一隻IT狗,問下佢地想要啲乜野!

佢好明顯係想解決住屋需要,強調你唔會係當中賺到錢。而因為公屋事實上已經玩死左,果本咁既輪候冊多人到排隊投胎都快過排公屋。所以政府打算中間劏開,一來唔需要再狂起公屋,下下等收租返錢太慢。新樓有人買就可以快少少收返一定數量既錢,條數自然唔洗咁衰。二來,如果推出港人首置,部分係唔係都入左紙排緊公屋既後生仔可能又會退飛轉買呢d新樓。變相都減少左輪候冊既人數,算係兩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