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公共政策

政府一直叫市民珍惜食水,左一句環保價值,右一句可持續發展,甚至建議大家安裝特別的節水水龍頭,希望普羅市民逐滴逐滴慳,但諷刺的是,口裡說慳,實際上最浪費的就是水務署,而且並不是一點一滴的在嘥,食水流失的量是以噸來計算!此話何解?

反對派律師恐嚇會以本地司法手段妨礙進程,我們亦不奇怪。早在2012年,反對派被指背後煽動市民透過司法覆核推翻港珠澳大橋的環境評估報告,間接令逾70項香港基建工程全面「叫停」,令香港就業、經濟損失難以估計。反對派眼見2018年補選將近,集會聲勢大不如前,必定會使出渾身解數,出盡奇招來曝光。市民早已經對他們引以為傲的行為藝術表演不勝其煩,人大常委會決定具憲法和法律基礎,穩如泰山,到頭來司法覆核人大常委會決定必定是浪費光陰、自取其辱,以卵擊石。

從半年前開始,我追蹤本港圍標謎團,發現圍標規模遠超想像,能形容為一個「政商黑圍標王國」。經查冊後,發現一個或多個相關的公司控制著整個網絡,他們互相串連並支配香港的主要屋苑,所涉及的除了業主立案法團、物業管理公司,另還有清潔公司、保安公司及工程公司等等,參與圍標的組織更包括公營機構、政黨以及地區組織,進行保安、清潔、維修「一站式」圍標。

每次出街都會見到一個個火車頭,叼住支煙一路行,就一路噴,我企正係佢後面十足十對住條死氣喉咁,又焗又嗆。即使係良好煙民企定定係垃圾桶隔離煲,都好似停車唔熄匙咁,點我都係聞到。

聖誕節的階段性成果

電子煙同加熱煙點都唔會係靈芝孢子,但害處遠比含有焦油嘅煙仔少,如果一個煙剷肯轉用不含焦油嘅產品,已經係跨出一大步,起碼二手煙唔會再臭親身邊人先。官員思維決定政策方向,以為靠用圍堵方法,包括加煙稅、禁電子煙/加熱煙去控煙,就可以大幅減少吸煙人口,咁做其實只會大家去左買私煙同搵日本代購。

管理公司嘅清洗水箱程序出錯,引致食水殘留清潔劑,而出事嘅欣安邨係公屋,即係政府有監管責任。

琴晚人稱電競恩(?!)嘅容海恩議員應邀為電競業界人士,講述一下政府喺鼓勵電競呢方面應該有咩做得更多。電子競技係近年全球各國都銳意發展嘅運動項目,除左令青少年多一個機會發揮潛能,更加係可以創造大量就業機會嘅新興產業。無論從青少年成長,抑或係發展經濟嘅角度,香港政府喺電競呢個議題上面都係責無旁貸嘅。

市區預辦登機服務

每個市區預辦登機服務櫃檯的設備、服務、功能,抑或是警方的保安安排之中,均與機場客運大樓內的地勤櫃檯無異,不過在機場快綫車站接受乘客辦理登機手續的時間,則為航班起飛前一日至90分鐘不等,讓乘客可以在方便自己的時間,先將行李寄艙,或者是寄艙後在車站附近用餐,方啟程登上列車。

機場快綫優質服務

機場快綫於今年6月起,亦即是通車近20年來,首次實施新車費表。自1998年通車以來,機場快綫就一直使用獨立的票務系統,目的係方便乘客使用市區預辦登機等服務;同時讓離港乘客到達機場後毋須出閘,由機場抵港者亦可「先上車,再補票」,發揮機場快綫便利和快捷到達商業中心的優勢。

《噪音管制條例》係有既,有冇檢控過?都有既,根據立法會上政府回答議員嘅文件,檢控數字低到得個位數,問題在於政府亦未有完整指引幾多分貝為之噪音,而執法人員亦未有相關的測音設備以去調查,咁執法個尺度就變得主觀,衍生既舉證同檢控亦唔容易,而點樣有效解決居民免受噪音污染之苦?要求環保署完善條例4及5的準則可能係可行之法,但環保署係佢個網頁都講到明將個波射返俾執法部門,嗯很好,場波未踢完。

而家制度之下,一個病人經兩個醫生各自診斷後,相信佢係患上精神科疾病,病情嚴重,以致病人自身健康或者他人安全受到危害既時候,可以向法院申請,係經法官或裁判官同意後將病人強制留醫治理。

最近就見到有公眾人物質疑咁樣做同非法禁錮、剝奪人權無異,要求改革精神病患強制入院制度。

「我真係見過乞衣有個QR_CODE架!佢地有張Label,你掃佢個條碼就可以畀錢佢架啦!」咁嫖妓呢?「喂,我點知,我又唔係雷教授啲朋友。」

斬腳趾避沙蟲嘅只能取消行人專用區,再考慮設立一個戶外表演專區(我建議搬去西九海濱長廊與豪宅、高鐵總站為鄰)

邱騰華將香港電子支付落後怪罪於八達通上是不合理,說因為太過成功,不肯創新云云。想說明首先八達通是政府間接持有的公司,如果是八達通有錯,政府也理應負上一定程度的責任。再者八達通只是一間私營企業,何得何能可以使一個香港科技落後起來。

好多人都將成件事個焦點放響老師果種死板嘅評分方式,又或者農桑同農業係咪同一樣嘢黎,但我睇倒嘅卻係,無論學中史果班、定係教中史果班,都仲係停留於好蠢果隻死記硬背式學習法,所以比分嘅只會最統一嘅方式去做──但係當問題超越咗評分標準可以解釋嘅地步時,呢班中史老師就只會去諗,點樣可以擺平答案上嘅爭議就變成佢地最關心嘅事,反而問題本身呢?

鄺俊宇議員是一個盡責的代議士,這一點已經無需要我多費唇舌,這陣子反對派完全喪失議題設定的能力,他,鄺俊宇,一個人就救了兩隻貓。電子競技作為世界大勢,無論從產業經濟的角度,還是從大眾活動的角度,他都有留意到。他特別重視的是,香港人如何登上國際電競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