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公共政策

我回想起上年暑假我的老婆入院的情況。她在瑪嘉烈泌尿科住了一個月,病房內平均一半的病人不是說廣東話,或口音不正。有數天更是6個都是疑為大陸人/新移民。

澳門教育裏的心理專業

融合教育,係澳門近年嘅熱話。報章上,成日都見到唔同人會講吓法規上制度上之後會完善,咩「促關注特殊兒童」。電視上又見咩咩學會協會講吓師資呀咁。每次睇完,究竟佢哋講緊嘅係特殊教育,定還是融合教育…老老豆豆,唔好講澳門,就算鄰近嘅香港,唔講一般市民,做教育嘅又有幾多識協助有需要嘅學生?香港制度上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分類,於有需要時會轉介到兒童精神科,由醫生於臨床/教育心理學家協助下作出診斷;每間學校定期都有教育心理學家到校。而澳門現時會由教青局評估,以個別學生需要(即所謂嘅弱項),作出教育安置;被評為有需要嘅,學校會收到按有需要學生人數嘅資助。兩者各有好壞之處啦。

香港實在也不需要什麼「官商勾結」,只要有一個自作聰明的特首,自以為很聰明地針對「流轉環節加稅」就可以根治這種「五倍速」的住宅通脹狂瀾,結果只會是越遏越升而已。正如上述的「假首置」和「資金泛濫」情況。真正可以有效減速的方法,是「斧底抽薪」,令到炒家無利可圖才對。因此重點是針對「增值」和「屯積」的環節來征稅,亦即開征「物業增值稅」和「物業空置稅」才是真正的對症下藥嘛。

「沙田至中環綫」第一期涵蓋現時馬鞍山綫烏溪沙至大圍各站、顯徑至九龍東、何文田的新建部分,以及紅磡至屯門屬西鐵綫的各個車站。這個全長56公里,有26個車站,將成為港鐵網絡中最長的行車綫,並需要65組列車方能應付繁忙時間所需。當中48組為全面重組後的「IKK列車」,17組則為新購置的「東西綫列車」

其實理論上(由睇幾份文件仔嘅膚淺角度睇)政府對HA4.0嘅「執法」可以透過批出豁免書來得出一個皆大歡喜嘅結果。因此,到最後,其實HA4.0嘅問題似乎係一個「執法尺度」甚至係「管理問題」多於真正嘅「安全或法律問題」。先唔講一條闊到無譜嘅條例應唔應該毫無保留地守或者應該點改,單單由幾個角度去睇,如安全、人潮、防火、噪音等去睇,HA4.0都唔係乜嘢咁罪大惡極嘅事物,而佢不幸觸犯嘅條例亦或多或少其實係灰色地帶(公共娛樂場所牌照、地契)。最有趣嘅係,喺政府一路吹風話「起動九龍東」、「活化工廈」、「支持文化產業」等口號底下,對呢啲相對「無人無物」嘅表演場地就喊打喊殺。

我有細心想為何廣告要這種宣傳呢?我想不是有其他更加阻礙大家的東西嗎?水貨客的大型物品不是嗎?速遞員的大包二包呢?即使再不說這些,放低個背囊真的解決到問題嗎?地鐵這麼擠迫,你放同唔放,你一樣迫到抖不過氣,還要聽到阿姐、曾志偉叫人等多陣的聲音,這些聲音仲難聽過粗口。

港鐵的人寫這廣告的時候,只知醜化廢青,不知實際狀況。而事實上,只要你坐過地鐵,你就知什麼「廢青沒公德心」,「為什麼上車之前不脫下背包」等等的「批評」,根本不切實際。而正正因為「離地」,再加上樂器事件,行李事件,港鐵也沒有拍廣告去抹黑那些「壞人」,偏偏就因為用背包的,都是廢青,所以給人「梨子擇軟而噬」的感覺。

你個特衰政府個人口政策,每日百五個,加埋一大堆乜才物才,然後各大專院校一大班所謂外地其實係內地學生,人口不斷增加,交通醫療房屋配合唔到,唔係一句包容可以解決。

從「需求」來看,按香港政府2016年的數據,全香港有大約250萬個住戶。用「戶」計不用「人」計是因為要假設「一戶一樓」,而不是「一人一樓」。這個數據,看統計署的「人口概述」就有。另一邊廂,又看看到底「住宅」的存量有多少。

對付違例泊車就梗係裝鏡。但係幾千個巴士站裝得幾多個呢,裝到巴士站又裝唔到巴士線。於是乎,倫敦由2000年起就用咗個好聰明又其實好低科技嘅方法——車cam。因為對於其他司機,你唔知邊部有裝邊部冇裝,唔知幾時會中招,自然見到後面有部巴士隊緊埋嚟就火速閃人。

你唔坐住個位,又點得嚟讓座啊?每逢返工趕巴士——係啦我知道廿幾歲人重要依賴公共交通工具好可憐啦——趕巴士嗰陣,啲人總係鍾意塞晒喺門口唔行入啲,好啦有人行入啲又點?近落車個位一定好鬆動,甚至,有時啲所謂關愛座、優先座係吉㗎!

港澳學生的生涯補完計劃

短片《我的生涯規劃》講述現今的學生被學業和家庭壓力而産生扭曲的價值觀,故事中的Michael更因此而萌生慢性毒殺父母的殺機,播出後引起公眾迴和討論外,更有負責補習的教師向製片人透露數年前的小二學生曾表露想推自己父母落樓來解脱的故事令人心寒。不過心寒的不只這麼少,還有長存已久的怪獸家長,教育制度和教育商業化。

澳門醫療事故法今天上線啦

『其實呢我哋好多病人都好好鍾意美國醫生架!你唔鍾意唔緊要架!』「我淨係想知醫生個全名……」『我哋好多病人都好好鍾意美國醫生架!』「我想問可唔可以出返出面傾?」『我哋好多病人都好好鍾意美國醫生架!』伴隨一聲「咔嚓」鎖門聲。「喂喂喂?佢哋請咗我入間房但不斷咁重複同一句嘢……」『可以畀我同電話入面位先生傾嘛?』

酒精即係講到係毒一樣啦?(掂都唔得)咁如果係咁,你係咪想話,代表一切有酒精成份既用品,包括:消毒酒精,濕紙巾,酒精溫度計,甚至係酒釀丸子呢種甜品,果D全部掂都唔得,青少年都要敬而遠之呢?哦,你話唔係,其實只係唔想佢地未成年飲酒唶。嘩,呢D咪叫語障囉。

記得中四嗰年投訴過唯一一次巴士司機,佢連站都未埋就開門落客,我就梗係唔知啦,未埋站吖嘛。跟住好啦,落唔到車喎,喺紅燈嗰時落咗樓下,鼓起咗莫大嘅勇氣同個司機講,「其實我要喺上個站落車。」「咁你又唔落?」司機大佬問返我轉頭。「你都無埋站,點落?」跟住嘈咗兩句,終於我喺下個站先落到車。

全球大小院校,每天都不乏「校園欺凌」的消息。甚至在美國一間院校,校警涉嫌參與欺凌,使被欺負的女學生需要入院之餘,更要無奈轉校。此事連本港的電視台也曾進行報導,但港人似乎對於在美國發生的凌霸不感興趣。但是非得要在香港也發生使全港譁然的校園欺凌,議題才值得關注?美國這次事件正是一個警鐘,可惜被港人認為是誤鳴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