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right!

左膠經常動員輿論批評某人某事,很多時都是鋪天蓋地從網絡一直罵到主流媒體上,但當他們自己被網民在網絡上屌兩野時,他們就說網民網絡欺凌他們,就覺得這班高登仔要燒他們屋了。這當中的潛台詞就是我罵你叫導正輿論,你罵我叫網絡欺凌,為甚麼?因為我就是正義。

詳閱

香港網絡史上最大型一次「公審」,應該係2013年10月電視發牌風波。行政會議決定唔向港視發牌,有網民開專頁反對行會決定,要求政府向港視發牌。呢個專頁幾日之內得到50萬個like,矛頭當然指向行政長官梁振英。除咗呢個專頁,當時香港市民亦都熱烈討論呢個話題,包括無數網上文章評論事件,亦包括一連幾日嚮政府總部門外嘅集會。

詳閱

受雨傘運動啟蒙的年輕人,多為參與者,亦有不少陸續投身組織者的行列。他們即使不是所謂的勇武派,大多亦對七一感到厭倦,故今年七一亦難見他們的蹤影。但此並不代表他們因民主運動的失敗,失去參與社會運動的動力。

詳閱

孔令瑜是民陣很多屆的核心人物,她又曾經是《時代周刊》的話題人物,被視為策劃零三年零四年兩次大遊行,她為甚麼不能用鼻子看你這麼一個(當時)大學還未畢業的小子?至於策略甚麼的,她也不用跟你談,因為她是民陣,民陣每年都舉辦遊行,是很多政治力量和籌款的流動聖殿,任何對行動模式的質疑,其實都會危及這個交易現場。

詳閱

全程路線人潮都相對鬆散可以自由自在周圍跑動,基本上,老實説今年七一遊行如果沒有傅振中等愛字頭來搞事,以及本土派帶港獨旗去騎劫民陣隊頭的話,相信今年七一遊行真的連半點新聞價値都沒有。

詳閱

「嘩,勢估唔到今年七一得咁撚少人啊!球場仔都企唔滿!」還記得,修政治學某課,教授提到“Voter_fatigue”,若按字面解作「選民疲憊」的話都基本上估到大概內容,大意就係當選舉次數太繁密,選民經常要投票,就會覺得好煩,然後直程唔理或唔投;另外,在選舉之中選民感到自己被排除在外,亦可能產生Voter fatigue,舉個例啦,情況可能係整個選舉都冇候選人代表某個少數族群,該族群自覺喺個選舉中宛若排除在外,自然理撚得個選舉;甚至乎,選民經歷過多個選舉多次投票,但到最後覺得投極都係咁,改變唔到社會,爭取唔到任何變革,於是,選民就可能真係有票都唔要,一於唔投票。

詳閱

這種行禮儀式般的鳩行、永續社渾的荒謬、販民卵翼丐幫籌款大會、民陣永遠吹水篤數、民陣公安數字口水戰…… 這套扮抗爭爛片堪媲亞視。

詳閱

心理愈來愈不平衡的肥袁感到百般無奈,他討厭來自大陸的水貨蝗、大媽、滿街的金鋪,受到本土派的呼籲而走出來。由最初被告知舉高雙手俾人任打唔怒,到還拖打五毛叔叔一兩拳,主流傳媒、機構和具有資源的決策者不斷誇大事件,肥袁都感到很新奇,以為這樣做便會帶來改變。但是,除了上次屯門大班人好似咁衝入金鋪趕走擁有資源決策者的客仔,影響金鋪、商場、地產的生產,迫使他們聯同政府做場戲欺騙香港大眾會用和平手法減少自由行,安撫一眾眼中視之為賤民的大眾。

詳閱

「妳很善良,對社會很熱心,但這種購買贖罪券般的心態並不可取。我建議妳不妨把準備捐給學民思潮的金錢,轉捐給台灣八仙樂園粉塵爆炸的受害者家屬,或其他慈善醫療機構,嚴重燒傷者的醫療費用很可能是天文數字,香港本土亦有很多窮困病患者因經濟問題而得不到適當的治療。他們比學民思潮更急切需要一筆金錢,我相信黃之鋒亦會諒解妳的選擇。」

詳閱

一直以來,我們早已見過不少抗爭者未有動手之前就被拘捕,及無故被警察使用武力對待。相反,藍絲帶將示威者打至多處受傷呢?遭警察「放生」。現在土共手段越來越暴力,警察亦不會加以阻止,甚至雙方分配好「你打人,我拉人」的良好合作關係。如此情形,抗爭者是否要做多一點去保護自己?

詳閱

如果,吸煙與健康委員會主席,本身每日食一包煙,仲要係走私嗰隻。如果,主張食素戒肉救地球嘅人,背住大家大魚大肉,仲要食埋野味海鮮。如果,道地烏龍茶嘅代言人,其實私下只會飲津路。如果,你隔離位個乖乖模範生,喺老師不在原來蝦蝦霸霸。如果,你嘅另一半拒絕同你進行婚前性行為,話要「堅貞聖潔」,但暗地裡有幾個SexPartners……Okay,以上純粹假設,並無影射任何人或者暗示任何人表裡不一、講一套做一套、雙重標準、律己以寬,待人以嚴。

詳閱

民陣、學民思潮及傘後團體於本月14日組織「全民拒絕假普選」遊行至立法會外舉行「滾動集會」,原設定目標為50,000人,結果據主辦單位公布僅得約3,000人參與,其落差之大,除反映民陣等傳統社運統籌組織的號召力急遽下降,更嚴重的是集會雖不設遭公眾詬病的歌唱環節,但「朝桁晚拆」式集會無法凝聚人心。倒是由親建制人士策動的「數字軍」比「雨傘族」人多勢眾,佔據了整片示威區令反對政改的市民淪為碟旁的配菜,即使學民學聯等呼籲到場聲援,也不過杯水車薪。

詳閱

這群人缺乏品味。對,是品味。他們縱使花費時間金錢去買時尚名牌,去音樂會聽歌劇,吃高級西餐,甚至常常到歐洲吸收文化氣息,就是永遠沒有品味。因為這群人只懂消費,不會深入認真探討任何問題。他們從來不問為什麼,為何要聽古典音樂,為何要喝紅酒,為何看莎士比亞。如果你問他們原因,他們只會說因為喜歡,或者紅酒和莎士比亞就是有意義。這種毫不批判,對生命毫無好奇心的中產態度放在政治上,就成為了中產黃絲港豬。

詳閱

這裡已經沒有什麼剩餘價值,只剩下了一堆人在遊蕩。既然如此,清場也好,免得公眾人士看得眼冤。

詳閱

「你條橋邊得呀」,不過轉身就偷咗條橋嚟用,被你咁攪法嘅人唔嬲嘅就真係超級大方,其實黃之鋒先生係咪應該有個合理解釋甚至可能要對之前嘅反對全民制憲言論道歉呢?

詳閱

過去好些政協基督徒,或維穩教牧利用教會內高層的位置,壟斷基督教發言權,發表論述進行維穩工程。信徒的「政教分離」,反而造就了這些教會領袖,僭越了基督教政治領袖的角色及權力。十名基督教選委,卻選擇以沉默來迴避政治討論,在現行制度的保護中實踐他們的特權。杯葛這個選舉制度,正正等於認同這些特權可以延續。

詳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