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right!

8月30號,係我哋香港人脫日重光嘅紀念日;8月31號,係共匪存心呃香港人嘅羞辱日子,亦係我哋喱一代香港人認清殘酷事實,奮起革命、重奪民主嘅依據。一年過去,今日港人依舊生活喺共匪魔掌陰霾之下,重光嘅日子似乎遙遙無期。我哋喱一代香港人可唔可以好似昔日奮勇抗敵、無懼死亡嘅戰士噉保衞香港呢?可唔可以好似之前咁勇走出嚟革命,超越上年而一鼓作氣、排除萬難,再一次重光我哋嘅屋企「香港」呢?

詳閱

果段日子,真真正正有投放心血,會希望成功嘅人,絕對無可能將紀念呢回事放在口邊。你到底想紀念一次慘痛失敗?定係想提醒大家傷口仍未復原?繼續消費雨革同帶上光環嘅人,無資格稱自己為乜乜「民主鬥士」,唔該你哋啦,真係好嘔心。一個二個爭咪爭上大台,然後將成場運動徹底破壞,你為香港?定係為自己?紀念這回事,根本只係另一場搶光環活動,你班政棍話愛香港?為香港付出左好多?抽水唔是咁抽的。

詳閱

籌備了一個月的Bersih運動,終於在今天正式上幕,而八三一正是馬來西亞的國慶。馬來西亞和香港,兩者都有很相似的背景,尤其在籌備類似的集會示威原因,大家都是因為有相似的領袖,對政制和選舉渴求改變,政黨和官員任命出現一黨獨大和霸權的現象,兩大陣營出現二元對立的情況,本土主義開始在不少地方興起。經濟方面也很相似的,兩地都面對嚴重的貧富懸殊和物價上漲問題,生活漸漸被國家親建制集團所壟斷。社會方面,教育仍未能提供公平的環境,人才不斷流失,政府未能解決區域治安問題,法律不公正不能保障人民生活基本權利,但奇案卻常常出現。

詳閱

佔中三恥當然是葉公表表者,三人口水多過尿,渲染殉道式自毀扮抗爭,鼓吹沒有結果只有後果的束手待斃,他們一味甘地甘地甘地和甘地絕食乜乜乜,卻刻意略過甘地絕食抗爭背後的勇武部署,當然還要對手必須是尚講道理的大英政府才有偈傾吧?

詳閱

舊年兩個幾月嘅佔領運動期間,不斷有人指控民眾「唔團結」、「搞分化」、「攻擊同路人」。但係,錯不在民眾。自居雨傘運動嘅「領導人」事前所做嘅「深耕細作」工作不足,各個組織之間,亦欠缺互信,欠缺調解機制,先至係群龍無首嘅原因。去到群眾運動爆發嘅時候,你先開始呼籲團結乜乜乜,已經係太遲。領導者責怪民眾唔肯盲目信任自己,根本係無稽之談。我再重複一次:「信任」呢樣嘢本身就唔理性,所以冇理性論述可言,亦都冇得老奉叫人「信」你。

詳閱

上星期六,我約了Elsie在MegaBox吃早餐,地鐵靠近九龍灣站,我回頭一看,就看到獅子山。或許,大家只記得2014年一群攀山愛好者在獅子山撐起雨傘,掛起「我要真普選」的巨型標題。年輕的一輩,你知道為什麼他們要挑選獅子山,而不是太平山、大帽山,或者太空山(巴斯光年那個)?70年代,住在獅子下香港人因「獅子山精神」引以為傲,他們刻苦耐勞、同舟共濟、不屈不撓,憑拼勁力掙上游。可是短短數十年後,社會出現一種意見,認為現今的香港一片零落,談經濟,百物騰貴,經濟被大財團壟斷;談民生,熙來攘往,同胞的文化香港人承受不了;談政治,罄竹難書,爭取普選難過登天。吃飽了,我和Elsie在舊啟德機場附近散步,烈日當空下踏上了「啟德橋」(一條連接九龍灣及舊機場的路)

詳閱

學生會會長馮敬恩:「這裡是港大同學的校園,不用你批准我們上去。待會外面李偲嫣之輩打同學,無人能擔當這些責任。」

詳閱

有一個多年來戴黑超戴到人地以為佢真係盲左既謝老四(非猁),上載左一張戴住黑超既自拍照,加左個TAG 「#盲人X偷睇」,呼籲香城一人一相,表現關注及支持。由於謝老四薄有名氣,而香城人又對自拍有情意結,所以很多人立即支持,大家都高抄低抄側面黑白LOMO加FILTER露事業線畫插圖幫公仔帶黑超,各出奇謀。平民藝人皆樂此不疲,香城對事件的關注已經到達高峰。

詳閱

他會讓女兒知道,在這朽壞的時代,她必須變得強壯,必須對人存有戒心,必須學會自保求存。他其實不願意女兒年紀輕輕便對世界失去信任和希望,但他知道,人心難測,公義久久未得彰顯,女兒將比他活得更艱難,更痛苦。他僅盼望女兒平安健康長大。

詳閱

啲男人戴bra係做咩事?你哋本身就可以打大赤肋露胸冇人會覺得尷尬或不安(你可以話我stereotype乜乜物物,但香港個social_norm就係咁嘛),咁你咪直接show你個胸出嚟顯示你個胸部係和平理性非暴力囉,你夾硬戴個bra做乜嘢?你夾硬戴個bra做乜嘢?你夾硬戴個bra做乜嘢?我望住一堆阿叔戴bra巡遊差啲以為係胸圍受壓迫而家爭取緊自主戴外定戴內呀。

詳閱

我擔心香港的青年只會就這樣下去。熱血滿腔的一代人,遇着動盪的世代,註定流血卻不敢流血,註定抗爭卻逃避抗爭,最終青春白白掏空,然後回首過去,又像現在那些遲暮的中年人一樣,諉過於後浪,老屎忽上身。深耕細作,講總是容易的,但既要深又要細又要趕得及在2047之前來一遍秋穫冬藏,艱難。

詳閱

市民反黑警,警察偏偏喜歡用行動表示「我是黑警」。在黃洋達宣佈散場後,警員竟然認為有理由相信示威者會狙擊同場的土共團體,禁止示威者解散及離開。後來黃洋達與警員理論時更被警員揮拳擊中。

詳閱

生命未必可是影響生命,我們總以為犧牲必然會帶來道德感召,但更多情況是身後無人,你殉了道,道就跟隨你走上絕路。正如三島由紀夫的切腹,他守著了他的美,卻葬送了武士道。

詳閱

堅持非暴力,唔好有人受傷,千祈唔好有人死,但為咗阻止香港崩潰落去,個底線可以去到邊?唔好講暴動,罷工或者因為地鐵線堵塞,非自願咁罷工,我地都未試過。政治不穩,股市係咪會跌?唔知,要睇運氣,要睇美帝想點。如果美帝想沽空,股市連跌三日不是夢,中共隨時腳軟過耀財證券行D師奶。

詳閱

林君之死,家長發言謂與課綱一事無關,但在這數日裡,林君必然要承受無比的壓力:來自藍營的攻擊,也有來自綠營的推擠。夾在此中,苦楚難以想象。這政圈的苦杯根本就不應該由一介高中生去承受,林君絕對有資格去說一句:「若是可以,求你不要讓我喝這苦杯!」

詳閱

被襲至滿臉鮮血的受害者,因「胸部襲警」被判三個月十五日。隨街用手臂伸延的警棍安撫市民的警察準備咬長糧。同樣的荒謬事,以前在周星馳《審死官》上當成笑話。現在香港卻真實發生。很荒謬嗎?對!所有的荒謬事就是要告訴香港人,你呼吸都能定你罪!

詳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