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運動

你唔會用一個sales寫code嘅能力嚟判斷佢嘅表現。

近年以「熱血公民」成員身份從事激進行動的人已經愈趨減少,相反,不少「前」熱血公民成員就走得好前,包括低價販賣防護裝備嘅國難五金李政熙。

三分鐘熱度,721、831、周梓樂之死,三事之後,示威浪潮風起雲湧。但是,浪潮只如潮汐般,漲了又退。每每等到血的教訓再出現,才能重新激活他們的記憶。香港人善忘的這句批評,沒有錯,很多人很容易把恨意忘記得一乾二淨。那怕對方是警察、仇人,時間會令他們重新老友起來。

睇返梁前市長呢幾日嘅post,覺得梁前市長喺挑撥離間同煽風點火呢兩方面都有過人嘅能力,就算班勇武派明知係陷阱都有唔少人心甘情願咁跳落去。因為梁市長真係睇穿曬泛民同呢班真係犧牲好多嘢去追求民主自由公義嘅人嘅矛盾。

網上一片嘩然,說為什麼只是三萬警察,家屬呢?

你可能會問「咁佢地嘅行動唔理性呀嘛,累死晒啲手足,唔係唔鬧佢地下嘛。」我想說的是

大家真的是想要「黃色經濟圈」,還是要「打卡的光環照片」?有一個故事是這樣子的。台灣有一個叫「拍扁麵包師」的人,因為追拍時任台灣總統陳水扁而被麵包店辭去 ,因為這事,在網路紅了一陣子,之後就爆了很多爭議。首先,有人找他到大陸開店,兩個月後就好像回到高雄。之後,有人就找到他的麵包,原來長得要多醜有多醜,angrybird 的嘴是歪的,羅勒麵包像一堆沾上鬼口水的隔夜麵包。

國王的新衣

《國王的新衣》是家傳戶曉的童話故事,在小女兒一歲時已在看,兩歲半的她也許開始明白故事的意思,以為自己穿了一件能辯人們聰慧的衣服的國王,然後還有一大班人催眠自己是個聰明人,讚頌這赤裸的國王的新衣服是那麼樣的華麗,幸好這種荒謬的事情被天真無邪的小孩一語道破,國王尚且懂得慚愧或有羞恥之心。將童話套用在現今香港社會中,卻殘忍地發現,原來穿了新衣的國王比比皆是,甚至有些人憑新衣造就成國王,目空一切,可笑至極。

你想贏還是想要noise?

最近的所謂國際戰線,有政治人物把BTS 跟港人放在對立面

「手動轉」也是僥倖心態,公就你贏,字就我輸,「我只係 copy & paste,嗰啲好似有問題嘅部份我唔同意㗎」

開設休息站的一個晚上

尋晚個十字路口大致打咗三輪。

你以為劉山青夠賤了嗎?對不起,還有一個劉細良。這個在這次運動被捧成國師之後,他的神諭一出,幾萬人追看,中環精英人人以為自己「我都有睇劉細良」,就等如跟別人說「我不是港豬」。你看看這個「國師」,如何出賣香港人?

看著泛民打手,連登acct 不斷的說「解放軍犯法」,也真的蠻好笑。

好多人話,原來暴動係為區選,咁解決暴動問題,只需要一步,做了就可以了「取消區選」。因為「暴徒」暴動的原因, 是因為區選嘛!那沒有區選,沒有暴動了。

大學生都係明事理,先有昨日凌晨中大三名黑衫蒙面人擅自未得其他手足同意就開條件投降,個個話核爆都唔割,咁柒爆呢?身體最誠實,撤了。然後昨日日間各大校長高調與暴徒割蓆,明言會邀請執法人員到校內支援,堡壘從內部瓦解,令大家再次明白無險可守係咩一回事。

「釋出善意」,呢四隻字真箇毒過 Teargas,滲透黑衫軍嘅港共人士呢招真係高明。人類歷史上任何戰爭,強者絕不會向弱者「釋出善意」,對敵人對弱者仁慈,就係對自己殘忍,必勝之仗何必惻隱?至於弱者「釋出善意」會點?咪就係送刀柄畀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