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社會運動

人天生就冇公平呢回事

人係不平等,人係有高低之分的。人貴自知,每個人都應該了解自己有幾多斤兩。知道自己有幾多料,先可以進步,先可以向更叻嘅人學習。如果你唔知自己有幾多斤兩,錯誤估算形勢,以為自己同人差唔多level亂咁發表謬論,只會令自己俾人恥笑。當然會咁樣錯估形勢嘅人係連自己俾人恥笑都唔會知道嘅。facebook年代,培養出一大班有理無理就要衝出來搶focus嘅人,就算果樣嘢係你完全唔識嘅都好,都要用一個好似識好多嘢嘅tone先發制人。哪來的自信?一句到尾,毒撚最忌有自信,所有毒撚終身受用。

白鴿黨收三萬蚊過夜

你要查鄭若驊僭建,但你會請佢去飲,正常一個朋友關係,相信也不會掛,你同人鬧翻,反晒台咁但你仲會請人飲你餐喜酒嗎?講到唔派錢就反對財政司司長的預算案,但你又搵佢來。這是所謂的大和解嗎?但似乎是民主黨提出和解多過人家找你上門。如果說是私人晚宴,那就更加有問題,政府官員是用什麼身份出現呢?真的帶著兩頂帽是沒有問題嗎?

中國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通過修訂,當中包括修訂國家主席任期等多項修訂,而香港社會討論大多集中於上述既修訂,修訂本屬國家回應國際社會右頃、保護主義抬頭於政治現實下的實際操作,要看有關討論大石瀏覽其休文章,在此不贅。但本文也許反對派及支持者未有留意的一點:憲法宣誓新制。新制規定國家工作人員在就職時應當公開進行憲法宣誓,隨後當選國家主席習近平亦於按新制宣誓。究竟對反對派有何啟示?

民主運動是香港歷史錯誤

飯民補選失敗後,黃屍陣營討論如何挽救民主運動,他們講到民主運動似乎是香港歷史的必然。時至今日民主運動日落西山,需要抽離飯民先入為主的論述,重新探討一個問題:香港可否走上民主運動以外的歷史?

新東焦土戰略失敗檢討

千萬不要責罵以前支持本土派,今次投票給范國威的選民,不要指摘他們「含撚」。請記著當年如果沒有他們,就沒有梁天琦六萬票神話,大家應該感恩。況且本土派崇尚個人主義,沒有義務聽哪一個KOL命令行事。本土派支持者這樣選擇,是包括筆者的倡議人遊說不力而已。

係台灣,有兩個歌手,都係大陸發展。一個係主持人黑人老婆范瑋琪,另一個係叫張韶涵。兩個都係大陸發展得好好地,但佢地兩個人呢,經常因為各種不合,而鬧上媒體版面。而有創意既台灣記者呢,就搵左個命理師,呢個命理師叫江嘉葉,聲稱自己開左天眼,於是就可以睇到兩個人既前世。

姚松炎當初成為立會議員是因為他是建築及測量界的功能組別議員。功能組別議員缺乏認受性和知名度眾所周知,與直選地區的硬仗根本完全不同,連葉柳都識得講地區直選嘅洗禮係好唔同。泛民憑什麼,認為單單以姚松炎的知名度,就能把他重新送進議會?

區諾軒早前被掀發焚燒基本法,被建制派質疑區並非真誠擁護基本法,繼而向法院尋求司法覆核,區及一眾反對派支持者反駁建制派屬「輸打嬴要」,指責建制派否定選舉結果云云。係經歷多次唔認自己,選前話唔介意燒多次、選後話堅決不會燒,區諾軒既誠信超越周庭、趕過朱凱迪,可昭日月,成為香港反對派新左翼之楷模。

本土派被DQ後,飯民自決政棍立即衝出來參加補選,借本土之命,行膠化之事。補選其間,范國威的助選團全無鬥志、欠缺氣勢,好像在旺角街頭派發傳單的時薪嬸嬸,只求派發所有傳單,便收工回家,根本就沒有努力拉票,爭取市民支持。難怪街頭選舉氣氛冷淡,很多街坊都不知道補選。

老實講,今天泛民去到要踩容樂其,國師要推倒佢,有時係容樂其地位高,定係泛民、城邦已經沒有籌碼再去做野所以要攻對手,真係望唔透。

311賽果最終掀曉,所謂有人歡喜有人仇,又黎到全民化身磚家系列,個個渣住數據如引經據典咁將解釋結果然後又無限延伸。當然亦唔少得回帶睇返啲選前預測,睇下有冇朋友需要切丁、祼跑之類。除左今次係自燒山苦海明燈「熄燈」後既首場選舉,加上選戰本身亦充滿「反對派瞓係度選都嬴」既氣氛,似乎大家都珍惜身體,安全保留硬體。但係今次預測賽果最準確既原來唔係一眾評論者,而竟然係金拱門?!

賴民主派

昨天選舉,今日凌晨才點好票,泛民姚君都印報紙時都未敗,是日報紙就有含沙射影「民協累死姚選戰」嘅報導,壹傳媒黎胖子果然有未卜先知之才,預先織定替泛民遮醜的布,人老珠黃瀕臨沒黨嘅泛民棄卒民協就要出來揹黑鑊。每個老闆總是(自以為)英明神武永不會錯,有錯當然也是契弟嘅錯,這種用未落敗已經搜羅黑材料把盟友用來擋子彈的功夫,泛民主派真是香港最強,各位打工仔當真要學返幾招旁身。

在選前幾天,姚先生換了一條橫額,打市區重建。隨緣就有一個移民了的長輩,在西九經營劏房,他說:「其實所有人都想重建。重建,租劏房的就有錢收離開,有物業的就可以高價賣走,又或是以樓換樓,怎麼算都有著數。你說,他的中產票怎會對這句說話聽得入耳?」當然,這些聲音,姚先生和他的團隊是會聽不見的。因為,他們覺得自己太天下無敵了。

身為被鬧既九西選民,好想問下,係鬧選民之前,到底候選人有無做好自己既本份呢。選民係人唔係狗,唔係你話投你就投你,撐泛民係一回事,願唔願意撐泛民所撐既又係另一回事,起碼都比啲誠意拉下票啦,唔好一唔跟你既投票方式就鬧,咁同痴線有咩分別。

而家九巴手起刀落,好似選管會咁DQ左佢既巴士司機既資格,最後非建制介入,包圍車廠,最後令佢復工,亦都只係買時間,畀佢上訴,等到311完左,我相信呢個女車長亦都冇晒利用價值,現有既既得利益者,就唔會亦都不屑再理佢架啦。因為,佢而家起多隻香爐出黎,就多隻鬼,爭緊而家既有既資源,不論係新司機既人頭,抑或係談判既籌碼。所以,你而家見佢地做既,就似係非建制工會想吸納呢個女車長既人氣。但事實係,只要市民覺得「抗爭」只可以唔好阻到我,九巴當然有一千萬個理由話呢個女人只係搞事既人,而唔係真係爭取緊車長既權益。

《1987:逆權公民》雖然與《逆權司機》是兩部獨立電影,但在歷史時序上卻是先後發生,由1980年光洲事件後,至漢城於1987年南營洞內發生大學生朴鍾哲被虐死亡、李韓烈被催淚瓦斯擊中而傷重不治而引發起的全國民主運動,均是整個韓國民主化的一個故事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