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你知唔知X師奶話呢8月17號去反佔中行行企企兩個幾鐘就有三四百蚊收,好正呀!佢同佢個女都去呀,佢話留兩個位比我地喎……」一聽到幾近氣炸,憤青mode全開,沒想到這波毒潮也向我家伸出了爪牙。當時嬲得又想聖人上身大罵不可為幾百蚊出賣良心云云。但想起前幾次和老媽硬碰硬都是落荒而逃的情況(利申:我讓我呀媽炸) ,這次我必須組織一下和心平氣和地勸服她唔好做「撐張融反中央」嗰位柒到唔敢睇的臨記。當然,我不排除我一邊說情緒會以幾何級數上升,但現時必須深呼吸,以舌燦生蓮之勢向老媽發動游說戰。

詳閱

【本網訊】上月中深水埗海壇街重建戶黎先生一家被執達吏強行抬走後,通洲街地舖業主李太亦被限於8月8日前遷出。街坊及關注組成員將於8月2日及3日舉行展覽等活動,希望公眾了解舊區文化及重建帶來的問題,以聲援一眾重建戶,並邀得多名藝術家參與。

詳閱

周融曾經在港台打滾多年,官僚之道當然清晰不過。幫港出聲、反佔中這一台戲,當然不是為反而反這麼簡單。再看多次反佔中的口號?「保和平、保普選、反暴力、反佔中」,筆者的上一篇文章已經分析過,前三句是絕大部分香港人,不論左中右也會同意的,不用說搞簽名運動了,「和理非非」一類的口號和立場在光譜上也早有人佔據。讓周融有事可做的,實際上不就是佔中本身?佔中和周融的關係,其實就是老鼠和捉鼠局的關係,中央、政府或者部分建制中人可能真的對佔中恨之入骨,但反佔中運動的本質和周融本人,又怎可能希望佔中輕易從政治中退場呢?

詳閱

以小小一個的「中環」來計,也又真的拍得住紐約、東京、倫敦。不過人家是「百年老店、國家重點」噢。那麼「上海」呢?就是「緊貼在香港之後」。咦? 不是說香港的經濟總量「難與上海匹敵」的嗎? 假如宏觀總量可以解釋到客觀數據,香港照道理是被拋離在地平線以外才對呀?
很明顯,香港有一些東西,是中國沒有的。而中國也不得不承認。涉及的,正正就是「政府功能」的問題,也不只是「干預」這麼簡單[3]。因此上海自貿區才需要「繼續密切留意進展」。假如可以真的「超越香港」,在商言商,還需要客氣乎?
先前也又提醒過大家了,蘇聯解體,我有第一手資料嘛。而中國和蘇聯的分別,是蘇共搞「高速撤退」而中共是搞「慢速撤退」。

詳閱

自發現宋元文物遺址以來,本組一直要求原址保留此甚具價值的發現;同時,古物古蹟辦事處身為監督機構,沒有全面監察考古工作進度,並容許非專業人士進行考古工作,令人相當擔心。在 7 月 25 日晚,本組組員曾到古物古蹟辦事處表達訴求,至晚上八時左右,一級助理館長馬文光承諾會於 7 月28 日(星期一),請來執行秘書明基全先生一同回覆多日來公眾及本組對是次土瓜環站地盤古蹟處理手法的疑問。

詳閱

「停止加沙大屠殺」遊行|日期:27/7(日)|時間: 1400 於灣仔修頓集會1500 出發遊行至以色列領事館|今次衝突如過往一樣,以色列以哈馬斯的火箭炮攻擊為由,向加沙地帶發動空襲。但不同是,以色列由上星期開始大規模進攻加沙地帶至今,已經接近半個月的攻擊。而非過去近年的懲罰性轟炸攻擊,大規模的空襲以外加上地面部隊進攻。這次很大的可能是,以色列會一舉佔領加沙地帶。

詳閱

澳廣視長期被公認為官方喉舌,報道偏頗,質素參差。罔顧傳媒操手、新聞道德。代表澳門新媒體運動中的一顆細沙,縱使無力,我方亦在此對這種局部放大、報道片面的傳播手法予以強烈的讉責。

詳閱

這樣的一個簽名運動,周融想得出個甚麼結果呢?幾日來關於反佔中還有大大小小不同的奇珍異事,也不在這一一數清。問題是,大聯盟結果做了這麼多,周融數了個甚麼出來呢?1. 中資機構的「動員」能力,不,是「威逼」能力,看靠這一層關係能逼出多少「支持者」;2. 建制政團的拉票能力,不過這點其實在每次選舉也很清楚了;結果其實周融數出來的數字,除了上述兩個之外,竟然是3. 保普選、反暴力,但不太清楚政事的民主支持者!

詳閱

一班打扮成網上遊戲《無個性戰隊》角色嘅青年,喺夜晚以街頭表演方式,進行預演佔領中區行動,另有一批學生喺附近嘅中區公園靜坐。警方喺凌晨開始清場,並以「在公眾地方內擾亂秩序」為由拘捕佢哋。受佔領事件影響,當地部分馬路一度封閉,政府官員一致譴責佔領行為。吳德行報導。

詳閱

香港五煞

於周融一伙中共傀儡擺明車馬以民情攻民情,論威力,它隨時比曾偉雄濫用警力更嚴重,周氏烏合之眾根本不是來講道理,牠們以根本無法核實的濫簽僭名、自相矛盾的活動宗旨、親共機構層壓式簽名交數,此舉志不單在八十萬人電子投票,而是把日後所有以道德感召為名的民間間接民主光環,經周氏之手以最荒謬的形式醜化,同時把公民社會和平表達民意的道德底線徹底摧毀。

詳閱

有反對派的朋友說,既然周融也是派膠,那倒不如無視他,讓他自生自滅吧。我對此觀點有所保留,原因是香港人實在太膚淺,只要給周融有機會在輿論上贏得優勢,香港人就會相信他,那必定「大撚鑊」。

詳閱

佔領中環真正要命的,是讓全世界的投資者看清楚:中共在香港的「維穩力量」到底如何?到底話事的是「國際資金」還是「維穩勢力」。這個才是重點。中共怕的,是從此以後,要跟着香港的國際標準才能繼續享有金融優惠、而不能振振有詞謂「中國式崛起」可以東風壓倒西風。這個才是「心裡沒有平安」的夢魘。

詳閱

愛佢變成害佢

係放榜以後,來自不同界別既人士 - 上至教育界人士及政治人物,下至部分網民,都不約而同咁開始「造神」 - 從為黃之鋒通識科未能取得五星星而惋惜,至利用媒介及Facebook一而再再而三吹捧黃之鋒,都不難發現佢地不只單單為黃之鋒護航,更已經達到盲目支持黃之鋒的地步。

詳閱

黃之鋒一個考試成績不理想,達不到大學要求,有很多民主人士走出來保護黃之鋒,吹捧他怎麼樣怎麼樣要求大學收他,有些手法怎至更令黃之鋒本人也感到反感。首先他的確是比起其他香港學生為香港做了很多事情,但是他不是一個神,他也是需要讀書,接受實實在在的考試,我是當年為反國教,有分絕食其中一位學民思潮成員,我想我也算是關心社會的,但是現在沒有大學收我,也沒有大學教授和民主派人士為過我說過任何一句說話。

詳閱

當年學民稱行動升級,佔領政總反對國民教育,當時學民進場時,場內基本上只有少數的鐵馬,連升旗那個台都是開放的,當時的學民仔女就在兩枝桿之間掛上寫公民廣場的黑布,在進入公民廣場的電梯附近那個空位是可以給大家使用。在立法會的空地基本上是沒有鐵馬的存在。公民廣場就在那時成為政府總部前那鎖匙圈的稱號。

詳閱

對抗爭、公義的大道理每位觀眾自有各自標準和見解;如要深究此議題,美國荷里活不乏相關題材,為何要看以七八十年代韓國作背景的《逆》?雖然電影中有關政權和正義的訊息確屬老生常談,但電影巧妙利用配角們引發兩個思考點:到底是什麼讓人不願維持公義、甚至抹殺公義?又到底是什麼讓人願意挺身而出爭取公義?

詳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