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豎很多朋友都覺得,佔中一早已經再而衰三而竭,不如就慢慢搞,尤其是北京明顯想用快刀斬亂麻的方式一鼓作氣,他急,你來慢,主導權就回來自己手中。佔中三子現在不去發動佔中,反而搞民間特首選舉,提名期兩個月,參選人可按照三軌方案中政黨提名和公民提名的方法成為候選人,然後進入兩個月競選期,最後透過電子公投投票,選出的民間特首,將自動接掌佔中運動的領導權,領導到2017年的反政府運動。

詳閱

泛民能改變立場吸納本土派嗎?其實這個正是泛民的死穴。因為泛民的確只在「吃老本」。由89年開始,就一直以「平反六四」和「結束一黨專政」為綱領,這個明顯就是「愛國」的同類了。雖然外國政府其實沒有必要為這個口號埋單,但既然成了主題,那就是命運一體了,泛民又可以如何兼容「本土」?

詳閱

有七月二日「預演佔中」的實績可循,學聯和學民思潮絕對有能力在佔中上擔當主導角色。面係人哋比,假係自己丟,學生們尊重這三子是有名望之人,處處協調,他們卻跟真普聯、民主黨之流依舊搞民主運動的「老屎忽」霸權(這方面民主黨當然經驗豐富),在那不知多少方的聯席會議中不斷拖學生們的後腿,把佔中弄成鬧劇。

詳閱

泛民主派連同佔中三子打開口牌,將自己的最後籌碼佔中拖了一年,生怕中國共產黨沒有對策。這種膺服偽政權的做法,其實是愛國行為。既然你們這麼崇高的愛國,那麼就不是在李飛面前擾攘。因為說破了,沒有中國共產黨,你們就無得撈了。對。這幫人是撈。

詳閱

泛民中人說是香港民主歷來最黑暗一天,而facebook和不同的forum上,也見到不少人大嘆香港已死。其實97年以來,香港已不知死了多少次。作為香港人,你為香港現狀感到悲哀,對民主進程失望,因此悲嘆哭喪,我身同感受。但諷刺的是,大家下午哭完,到了夜晚香港人的焦點又放回了大台的選美活動上。下?香港已死,作為香港人守下孝都要吧,但可能大家已麻木了,反正每次都是低處未算低,不如看下選美算吧。

詳閱

這樣的佔中行動對中共的震懾力有多大,各位心裡有數,遑論最近泛民收受黎智英政治捐款一事,對佔中人數的影響。當中共、特區政府、港共勢力三方力推篩選的時候,泛民的宣傳攻勢無法抗衡親共派之餘,行動更往往陷於被動,繼而捱打,難怪中共敢於攤牌。當你因為想起今晚的集會有多反智而失笑,別忘記,香港人正把香港的民主希望放在這些人身上,想到這裡,實在笑不出來。

詳閱

「佔中三子」的一再強調佔中對經濟毫無影響,而且曠弛日久,對於中國共產黨而言、對於香港政府而言佔中變得不痛不癢。那麼,為甚麼百姓還要相信「佔中三子」能夠帶領自己走出新天?好了。今天那三千位到海濱的人,你們目睹「佔中三子」和其他泛民議員還沉醉在這些無聊的偽抗爭,你覺得這場談判還有出路嗎?泛民主派還可以靠這場鬧劇敗部復活嗎?

詳閱

那麼早便把佔領中環擺上枱面根本就是個錯誤策略,就像一個派對用氣球,一星期後才要用的氣球那麼早便充滿了氣,又不箍實氣口,還未到那天氣當然已經泄光了。泛民政客把佔中的討論時間拖得那麼長,使它變成一把柄上有刺的雙刃劍,搞得現在港人意氣渙散,不但沒增加支持者,反而使中間分子游離。以目前的政治形勢看來,最後勝利的當然是中共-根本組織鬆散低團結的泛民面對共黨是未打先衰。

詳閱

如果大家都自發地做,像黃伯自發「賣」爛橙,並藉此組織起來,佔中時我們將更有實力。事實上中共完全沒有廉恥地動員群眾反佔中,又毫不關心市民感受硬推嚴重篩選的假普選,本身就是向全港市民開戰。

詳閱

神與人之間的關係,不是抽象而獨立的,相反,神的狀況關乎人對神的理解。過去幾年我們已經見證到,當宗教叫人在應該發聲時反而去沉默,神就真的面目無光,丢了神的臉!當我們正確地理解神是解放我們的神,我們就要以行動去見證祂。當我們不再以奴隸心態去「尋求神旨意」,而是參與解放人民的平等正義運動,祂在人民中也會聲譽日隆,臉上放光(想想馬丁路德金牧師、陳日君樞機)。今天我們仍未復興的話,也許是我們仍未有足夠的內在肯定,亦未有充份發揮連結及轉化的力量,去建立抵抗的陣線。

詳閱

中共的基本國策就是防民之思變甚於防川。這已經是老掉牙的宗旨,演繹方式千百種,但又有多少人了然於心?中共一定不會讓我們有真正的選擇,面對有一群人上人替我們選特首,既怨且恨;跟內地朋友聊天的時候,他還以為我們能真正選出特首,我只淡淡地說,不,我沒有票投。曾經民主回歸派夢想可以憑一小撮人改變一個極權專橫的政權,有人求變,中共必定會把他扼殺於萌芽之中,極權政府的治國首要是設限,過份的設限,恫嚇國民,確保他們跟隨政權的唯一意志,個人意志與自由的泯滅,也是現今中國亂象紛呈的原因之一。

詳閱

在何俊仁劉慧卿李卓人一干人等眼中,「佔領中環」其實只是一塊呼之則來揮之則去的破橫額,這班扮民根本由始至終都沒有想過打真軍,他們口中的堅持即放棄,爭取即投降,談判即跪低,普選也只是名字而已,如何提名怎樣選舉,其實扮民和獻世之間都沒有什麼空間,從一開始說好的冇篩選才是真普選,漸漸「公民提名」不見了,什麼三軌方案也不提了,八十萬善信打卡撳手機民意調查爭普選也忘記了,何謂民意何謂民主?用完即棄,既方便又快捷。

詳閱

我們生活在相對自由的香港,似乎無法想像在地球的另一端,為何跳舞是犯法的行為。原來在1979年,伊朗伊斯蘭革命成功推翻君主體制,建立起一個政教合一的伊斯蘭共和國。而由於當時的宗教領袖Ruhollah Khomeini認為真神阿拉創造人類並非為了享樂,所以政府便將舞蹈等娛樂行為視為粗俗、傷害純潔的表現,禁止人民公眾跳舞,更成立「道德警察」對人民進行近似文革式的監視和批鬥。

詳閱

其實自從學界提出公民提名的方案,到七一遊行後學聯發起預演佔領中環,佔中運動的重心,已從「和平佔中」三子,轉移到學界。「和平佔中」D DAY 3,選出的三個方案均有公民提名元素;622公投,有78萬人投票,當中30萬人投選學界方案,33萬人選真普選聯三軌方案,三軌不能脫軌,其中一軌就是公民提名。可見不少「和平佔中」參與者和廣大市民,都渴望有公民提名。

詳閱

十一萬絕對係一個好詭異好詭異嘅數字。如果用福爾摩斯嘅思路去諗,呵!成功畀我諗到817個可能性,再之後透過好多唔同嘅環境因素配,最後用排除法刪剩三個可能性比較可信嘅理由。

詳閱

村民諗的,就是要港鐵的一個道歉,一個鞠躬,幾滴眼淚。「人哋咁有誠意,再打落水狗唔係幾好……」「認咗錯就算啦,人誰無過。」本來,成件事是依然一貫劇本進行著的。只要港鐵只要運氣好一點(譬如那段新片段沒有流出),對外找個技巧高點的公關(起碼不要有柴灣救狗那幕拙劣演出),對內按捺著那班對公司道歉不滿的車站職工,到某個位,總會有另一個黃浩銘出來,幫村民諗埋,然後這件事又被丟淡,過兩日又被其他新聞掩蓋。

詳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