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當時說我們要「理解」他們,差在沒有說要「保持必要的沉默」。於是邪惡蔓延,是非瓦解,昨日的小動員變成今天的總動員。當時你們都跟隨梁文道去憐憫,去了解,心平氣和地理解,你們以為自己是強者,有資格包容,反佔中遊行揭示你們到現在這刻都不願接受的事實:支持變革的才是少數,城市已經被農村包圍,甚麼民意六四開,十年前的夢話還說到現在?

詳閱

閣下嘗試去找今天文匯報A版港聞來看–如果你不看報頭,你會以為自己在睇蘋果日報,由遣詞用字到全版高空鳥瞰人潮圖,連續十幾頁全是中共港共自high式鱔稿,爭取民主的舊香港人可以繼續嘲笑這種滲水新聞,但它其實不是給閣下看的,而是一份中共出口轉內銷的維穩工具,十三億以上的大陸人及身懷大中華情花毒的海外華僑眼中,這是「香港愛國者已經穩佔上風,反對派走投無路」的完美文宣。

詳閱

個人認為,其實重點不在人數,而在炒作,目的以污水污名佔中泛民,與及爭取民主的聲音﹔以金錢染化香港人的想法。這種策略,其實一直在施行,先透過「陳淨身」,「李私煙」等的政治小丑,把政治人物拉進泥漿裡,一起沒臉下去。近期,就透過新聞媒體,把政治捐助炒作為政治黑金,污化泛民。更後,以黎志英訃文,作小學雞攻擊。今次,則使用了一個策略,推出帶毒的山寨產品,令正牌的名聲受損。這也是今次事情,一直利用與佔中極近似方式推行的理由。

詳閱

股票就是徘徊於貪婪與恐懼之間的一場遊戲,對一隻IPO來說,因為陌生,一般人一開始會有很多質疑,會傾向avoid,這時他們被恐懼的情緒主導,IPO團隊的責任,是把投資者的心態由恐懼那邊的鐘擺扯向貪婪那邊,當貪婪的鐘擺越過某一界線,就會產生羊群效應,過千倍認購的IPO由此而來。

詳閱

正如記者報導,該會之首席榮譽顧問乃曾鈺成與梁愛詩。但原來其他顧問也大有來頭。根據該會網站,該會之榮譽顧問有疑似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不知是否有同名同姓者)、中聯辦港島工作部部長吳仰偉、中聯辦青年工作部前部長韓淑霞、各大專院校校長及前校長包括沈祖堯、徐立之、陳繁昌、唐偉章、郭位、陳新滋、陳玉樹、梁智仁,及已離世的鍾期榮。名譽顧問有民建聯立法會議員鍾樹根,永遠榮譽會長有民建聯區議員孫啟昌、國民教育促進會主席姜玉堆(網站寫了「推」),榮譽法律顧問是民建聯的馬恩國。而永遠名譽會長則有左派商家如王欽賢、貝鈞奇、余國春等。

詳閱

警方稱有 11萬人從維園出發,未必非虛。網民瘋傳萬人空巷的場面,大多攝於崇光到鵝頸橋以後,遊行人士半途而廢、在銅鑼灣後巷更衣退出,並不影響警方「點人頭」。 大家要對我們的警隊公平一點,數一二三這麼基本的又怎可能搞錯?至於周融報稱有 19 萬 3 千人參與,其實都只是虛數一個,志在向在上者交代,至少明早《文匯》、《大公》等報章引用的數字都比較亮麗,較諸「七一遊行」警方點算 98,600 人多出整整一倍,足以耀武揚威。至於當中多少由同鄉會號召、幾多因為公司老闆「吹雞」出席,大家心知肚明。然後餘下的數萬人,其實大家要接受一個事實:香港的確有極端保守、真心支持共產黨在港依法施政的人們。

詳閱

我忍唔住同隔離嗰阿伯A吹水:我有得收三百蚊喔,你呢?阿伯A話自己無收錢都冇飯食。有位正義阿伯即刻憤怒地話:邊個收左錢?我話畀周融聽!另一位阿伯B就感嘆地講:唉,人地都有張八達通,我地就咩都冇。原來場內存在同工不同酬的情況,我忍唔住好心提醒阿伯A:下次唔好咁蝕章啦,搵間好啲㗎啦!阿伯A回應:咁你咪話比我聽邊間有嘢拎囉!資訊不平等令勞工被剝削,我嘗試打破呢個情境,自覺得做咗件好事。

詳閱

終於到了運動場內,我先找蛇頭點名,便留心台上的講話。台上的人說:「為了香港不要有暴力,我們要為香港未來走出來!」我頓時感動得鼻子一酸,在場人士只有為入場互相推撞,用傘戮我的頭頂;反觀用雞蛋擲女警的人只是小數,他們實在作了很好的「反暴力」示範。然後,我們起行了。到了維園出口,很多人看到現場的老人家已汗流浹背,實在於心不忍,便忍痛拉大隊離去,使遊行隊伍變得極之鬆動,老人家亦可以舒服遊行。畢竟,場內90%都是國內同胞,國內人口密度較低,忽然如此水洩不通,他們會不習慣的,真是體貼!

詳閱

「我地是中國人,應該是一國兩制,(香港)要跟中國的普選」當被記者追問何謂「中國的普選」,他一臉茫然,轉向家長,斷斷續續地說「要過半數先成為(當選)。」有遊行人士直說,反對什麼不清楚,這次遊行純粹是跟鄉長的吩咐,更又有人說她是過來玩,又有得購物。

詳閱

三子很清楚,佔中無法帶來普選,只能稍為丟一下中共的臉。而他不敢真正佔中,是因為更清楚中國人的厚面皮︰在佔中後兩個禮拜,中共宣布成立香港縣,隸屬廣東省,由梁同志管轄。到時三子被愛字頭當街打死,也有冤無路訴。

詳閱

最近的佔領中環,有很多人在發聲,多年不見的名人、藝人都紛紛表態,批評佔領中環危害香港法治,是反華力量圖謀篡奪香港的管治權。甚至有港人沒怎樣聽過的北京學者、法律專家等人士齊聲表示佔中破壞香港,加上傳媒大幅報導,一致發聲。毫無意外地,那個簽名運動和即將發生的「保普選大遊行」,勢必成功將「中間份子」拉攏到「反佔中」那方。 無論你有多質疑他們的「水分」有多高,這都是正在發生的事。

詳閱

由周融的「反佔中」簽名及大遊行、到梁振英以「個人名義」簽署「反佔中」,再到傳出中共將提名門檻設定為過半,又威脅今次不通過,就得等待至2027年等等,坐擁權力兼臉皮夠厚的中共港共,問誰能擋得住?

詳閱

鬥樂無窮

泛民和理非非派以為「道德感召」呢把生鏽刀還有用武之地?仲講呢尐?周融這麼一攪,加上泛民收黎智英錢呢件事,八十萬人民間公投好不容易累積的一點民氣簡直輸凸。其實飯民收肥佬錢並非死因也不是新聞,泛民和獻世無論兜售公義還是菊花,都要開飯,兩幫人各自有財源,只差來歷如何,根本只是常識,可是這幫泛民的確只配飯民之名,他們事後閃縮之態、敷衍之詞、隱匿之狀,一副明明毋需理曲卻詞窮之勢,Inception is reality,對原本已經政治冰感的普羅港人來說,獻世派荒謬,飯民鬼竄,各打五十大板,大眾眼中飯民已無道德,何來道德高地可言?那塊招牌已爛掉半塊。

詳閱

你佔中搞公投;我反佔中搞簽名,你有網上投票;我又有網上簽名,你要留身份證號碼阿嘛?我又留一個比你囉,縱然心水清既人都明白,反佔中一方係技術上故意縱容重覆簽名、虛假簽名,意圖推高參與者人數,但係都係個句,普羅大眾又有幾多人心水清?又或者有幾多人願意客觀分析事實?你可以話周融班友低莊,但係咁樣正中佢地下懷。

詳閱

嶺大在五月及七月期間,透過電話訪問市民關於政改方案、提名程序的意見,五月至七月期間,進行了民間公投、七一遊行、模擬佔中、反佔中簽名等一連串政治動員運動。五月及七月的民調結果,可說是泛民和建制派過去兩個多月的工作的成績表。

詳閱

導賞的起點,是深水埗文化館幾個舖位旁的梁初記蔬果批發,是現時深水埗三間批發菜欄的其中一間,每天把蔬菜分類、摘、切等處理,再由貨車運送往不同的市場和菜檔。梁初記已經歷了家族三代的營運,當中91歲的婆婆仍每天在菜欄工作。

詳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