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一個簽名運動,周融想得出個甚麼結果呢?幾日來關於反佔中還有大大小小不同的奇珍異事,也不在這一一數清。問題是,大聯盟結果做了這麼多,周融數了個甚麼出來呢?1. 中資機構的「動員」能力,不,是「威逼」能力,看靠這一層關係能逼出多少「支持者」;2. 建制政團的拉票能力,不過這點其實在每次選舉也很清楚了;結果其實周融數出來的數字,除了上述兩個之外,竟然是3. 保普選、反暴力,但不太清楚政事的民主支持者!

詳閱

一班打扮成網上遊戲《無個性戰隊》角色嘅青年,喺夜晚以街頭表演方式,進行預演佔領中區行動,另有一批學生喺附近嘅中區公園靜坐。警方喺凌晨開始清場,並以「在公眾地方內擾亂秩序」為由拘捕佢哋。受佔領事件影響,當地部分馬路一度封閉,政府官員一致譴責佔領行為。吳德行報導。

詳閱

香港五煞

於周融一伙中共傀儡擺明車馬以民情攻民情,論威力,它隨時比曾偉雄濫用警力更嚴重,周氏烏合之眾根本不是來講道理,牠們以根本無法核實的濫簽僭名、自相矛盾的活動宗旨、親共機構層壓式簽名交數,此舉志不單在八十萬人電子投票,而是把日後所有以道德感召為名的民間間接民主光環,經周氏之手以最荒謬的形式醜化,同時把公民社會和平表達民意的道德底線徹底摧毀。

詳閱

有反對派的朋友說,既然周融也是派膠,那倒不如無視他,讓他自生自滅吧。我對此觀點有所保留,原因是香港人實在太膚淺,只要給周融有機會在輿論上贏得優勢,香港人就會相信他,那必定「大撚鑊」。

詳閱

佔領中環真正要命的,是讓全世界的投資者看清楚:中共在香港的「維穩力量」到底如何?到底話事的是「國際資金」還是「維穩勢力」。這個才是重點。中共怕的,是從此以後,要跟着香港的國際標準才能繼續享有金融優惠、而不能振振有詞謂「中國式崛起」可以東風壓倒西風。這個才是「心裡沒有平安」的夢魘。

詳閱

愛佢變成害佢

係放榜以後,來自不同界別既人士 - 上至教育界人士及政治人物,下至部分網民,都不約而同咁開始「造神」 - 從為黃之鋒通識科未能取得五星星而惋惜,至利用媒介及Facebook一而再再而三吹捧黃之鋒,都不難發現佢地不只單單為黃之鋒護航,更已經達到盲目支持黃之鋒的地步。

詳閱

黃之鋒一個考試成績不理想,達不到大學要求,有很多民主人士走出來保護黃之鋒,吹捧他怎麼樣怎麼樣要求大學收他,有些手法怎至更令黃之鋒本人也感到反感。首先他的確是比起其他香港學生為香港做了很多事情,但是他不是一個神,他也是需要讀書,接受實實在在的考試,我是當年為反國教,有分絕食其中一位學民思潮成員,我想我也算是關心社會的,但是現在沒有大學收我,也沒有大學教授和民主派人士為過我說過任何一句說話。

詳閱

當年學民稱行動升級,佔領政總反對國民教育,當時學民進場時,場內基本上只有少數的鐵馬,連升旗那個台都是開放的,當時的學民仔女就在兩枝桿之間掛上寫公民廣場的黑布,在進入公民廣場的電梯附近那個空位是可以給大家使用。在立法會的空地基本上是沒有鐵馬的存在。公民廣場就在那時成為政府總部前那鎖匙圈的稱號。

詳閱

對抗爭、公義的大道理每位觀眾自有各自標準和見解;如要深究此議題,美國荷里活不乏相關題材,為何要看以七八十年代韓國作背景的《逆》?雖然電影中有關政權和正義的訊息確屬老生常談,但電影巧妙利用配角們引發兩個思考點:到底是什麼讓人不願維持公義、甚至抹殺公義?又到底是什麼讓人願意挺身而出爭取公義?

詳閱

每年的七一,身邊人都會問去不去遊行,想了很久,究竟用什麼身分去才好。我認為作為一個公民,是應該為香港的發展行出一步,但是我亦看到,太多不同政治勢力會利用這次遊行來詮釋他們自己的意思,變相地騎劫了我們的意思。我不想成為別人的政治工具,而同時希望將一個理念傳給下一代,所以自2012年起在下選擇了一個觀察家的身份,去現場,用紙筆及相機去紀錄場中、隊伍中我能見到的事,特別是一些容易被人忽略的訴求。第一次用這樣的形式參與七‧一,正是梁振英上台時,那一天的遊行,其實真的很多元,香港人不是人人也像民陣那年叫的口號要梁振英下台,也不是人人也像拿著港英旗的傢伙要自治,一些很貼身的訴求,很多時都被政黨們同主辦單位的大叫掩蓋了。所以,我確信在旁觀察(當然我也走入隊伍行了一小段),相信遠比遊行的人看到更多事情,也是時候寫下一些東西,留給我們的下一代,告訴他們真正的「民主」究竟是什麼,這才是一個歷史人的責任。

詳閱

得友人邀請,這天我回中大山城,做一些小眾的事。這刻,在香港這個熱不可耐的時份,前線抗爭的暫且退下來,默默支援的走上來,不清楚的嘗試步進來,我們一起讀梭羅(Thoreau),讀他寫於1849年寫下的短文〈公民不服從〉(Civil Disobedience)。約三小時的讀書會,我們穿插原典的文字,在理性和感性的對話間遊走。那是一件很奢侈、很浪漫的事——這些年頭,在香港,有多少人可稍稍平靜下來、相聚走過智性之旅。閱讀和對談的過程涉及甚廣,以下是我圍讀後,從文本和對話當中,沉澱後的所思所感。

詳閱

警告:我只係講解自己嘅感受與所見所聞。我唔係記者,講嘢唔使亦唔會客觀中立。Sorry, 其實我覺得而家啲媒體都唔中立。另外,呢篇文充滿粗口,道德勇士、覺得粗口教壞人好暴力嘅朋友,唔好再睇落去,去返山窿住。

詳閱

我是一名攝影師同時也是 1/511的一員,七月二日在現塲拍攝到最後而被拘捕,我選用了55幅定格画面制作成一短片,内容覆蓋七月二曰凌晨近三時開始的清塲行動,至大會原定結束靜坐的目標時間早上八時,影像按實時順序排列。

詳閱

在511個被捕者當中,有七八十個大學生,但也有紋身師、推拿師、地盤工人、工程師、教師、攝影師、退休公務員(當然還有龍心438),連芝君等人也要行出來,實在心中有愧,香港社會過去這三十年,實在是走得太慢太吃力。被捕圈外的百個支援組一直在謹守崗位,數千數萬的公民也在他處凝視著遮打道。清晨時份市民的反包圍警方圈更令人莫名意外。他們在在每一個人,都是我城的公民,是我們引以為傲的香港人。他們背後,都有自己的獨特故事,見證了這座城市的年月與變遷。

詳閱

收錢遊行?

笑話一,有個Whatsapp幫黨出聲的暱名廣播短訊更加好笑,在下也曾收過,它內容大概是說「你有冇見到佔中三子、李柱銘、黎智英和一干公民黨大律師的子女七一上街?參與佔領中環?佢哋推其他人仔女去死,自己的卻收起來,請廣傳」。

詳閱

我們是一群關心社會的大專基督徒。我們感謝、讚揚因七一佔中而被拘捕的511位示威者。他們為了爭取香港民主而勇敢地押上自己,無懼付上法律責任,實在值得敬佩。我們亦感謝帶頭提出今次七一佔中的學界(學聯及學民思潮),勇於提出新的形勢分析,並勇於實行,為香港換來一次寶貴經驗,讓群眾運動的意識和力量得以累積,亦讓廣大市民看到和平佔中的可能性。我們促請特區政府聆聽民意,落實真普選,否則香港市民必然有更強烈的反抗!

詳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