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right!

世上總有些兩腳羊永不反省,三恥正是樣板,牠們念茲在茲馬丁路德和甘地乜乜乜,就似電視上財經演員日日空談股票歷史表現點點點,一味拿曾經發生的事的結果來解釋原因,卻把時代背景、社會實情、對手往績全部忽視,呢三枝學棍牧棍律棍的思考模式,其實跟麥兜故事冇分別:有個小朋友唔乖,第二日,佢死咗。

詳閱

思退聯

放眼世界的民運及社運組織之財政,很多時都比較混亂。原因有三:(一)主事者對財政管理之認識不足,很多時把精力都放在行動上,而忽略財務,因而造成很多無心之失;(二)社運組織比較注重成員之間之關係,講求信任,因此忽略問責、透明度,及清晰制度,大家求方便,造成帳目混亂;(三)民運組織多缺乏資金,很多時靠籌款、課金等維持運作,因此有「不太光明」之收入時,很難抗拒,便會有所隱瞞。

詳閱

睇返份聲明,實在係寫得大方得體,開心見誠。單係第一段就將帳目交代得清清楚楚,斬釘截鐵咁證明學聯冇人收取金錢利益。既然最重要嘅金錢利益都已經講明係唔存在,好似自治八樓冇收過租呢啲非金錢利益輸送就無謂再提啦,會章都講明只對錢銀問題有規定,唔通學聯唔止有「行政疏忽」,仲有「立法疏忽」咩,講你都唔信啦!

詳閱

如果過往學聯的工作未如你們理想,令你們覺得「學聯不代表我」的話,請接受我真誠的道歉。而我相信學聯中每一個人,包括我在內,都願意為自己在決策、行動上的失誤而承擔責任。我亦理解你們認為學聯做了錯事,希望令學聯解散的情緒。但我想說,如果我們做了錯事,承擔責任的應是我們自己,而不是一個聯會,更不應是學生運動的未來。

詳閱

學聯一日未撤換其在「學聯及學生活動基金有限公司」中的代表會員,現任五名董事兼會員在法律上就仍然是對公司有全面控制權的人。這全面控制權包括修改公司章程。換言之,直至筆者撰文這一刻,那五個2003年「老鬼」仍然是公司的真正控制者,這就是為何筆者會在第一篇中說「『老鬼』如要發難,最壞的情況將會是對簿公堂」。

詳閱

保聯派常言,退聯派意氣用事,拖垮大業,如今北方敵人壓境,外患未去,內訌已生,是為自亂陣腳,瓦解力量。學界問題,學界解決,兩派之爭,能夠付諸民主票決,本是文明舉措。可惜,退聯派發起公投以來,頻頻遭到所謂同路人抹黑,形同批鬥,非黑即白,有意將退聯自決打成中共滲透,扼殺討論,實在有辱斯文。退聯在學界仿佛成為禁忌話題,動不得,也談不得,稍有討論就會被判為異己,口誅筆伐。須知自由可貴,在於和而不同,民主之下,必有分歧。蘇格蘭獨立公投尚且可以發生,那麼保聯派為何在退聯一事上卻無法表現自信,反而打壓對立言論,無異於極權者?民主公投,不作公平較量,反而訴諸旁門左道,只會印證香港人難脫奴性,盲目崇拜,不配擁有真正民主。

詳閱

近年美國非裔人屢屢遭到不公平對待,就為黑人說唱者帶來無盡的創作素材,南岸說唱家KillerMike,就是近年最為弱勢黑人發聲的說唱者之一,他將血刃下的憤怒都寫進歌曲,記錄著那個黑人受盡凌辱的時代。2012年,地下Hip-Hop製作人JaimeMeline(又稱El-P)為他監製專輯《R.A.P.Music》,El-P的音樂豐富,Killer Mike的歌詞更是一絕,其中一曲〈Don’tDie〉為慘遭槍殺的黑人男子TrayvonMartin抱不平,劍指執法不公的白人警察GeorgeZimmerman,歌曲中「FuckthePolice」的態度,更是80年代N.W.A.〈FuckthePolice〉的延續──這種感受,不但長久縈繞黑人心間,過去一年,香港人多少也有點體會。

詳閱

退聯之後如何?退聯,天不會塌下來﹗退聯之後,學生會一樣是要服務其選民,有事則動員組織屬下會眾。難道這些事,一定要通過學聯才能做?學聯的支持者不是說,學聯只是一個「溝通平台」,學生會是保持自主的嗎?所謂學運力量,不是來自學聯,而是來自每一個參與和走上街頭的學生﹗

詳閱

「然後呢」三個字,像極那些甚麼事情也不屑不滿的港女口氣,使人一聽就煩,一聽就躁。港大學生會發動退聯公投,一戰功成,證明大學生能從雨傘革命吸取教訓,是好事,而還在聯內的和已經退聯的可以各自表述,不必再在共識制下成為一大捆濕轆轆燒不起的廢柴,亦是好事。退出學聯,這就是然後,這就是結果。泛民諸位轎伕,Please stop asking stupid questions,認清現實。

詳閱

羅冠聰下巴輕輕地代表學聯對CCTVB說年中會將放租物業「轉回」學聯名下時,顯然是在未有了解問題的嚴重性下就裝出學聯有回應公眾疑慮的樣子,甚至不惜說謊以敷衍了事。學聯對改革的誠意,由此可見一斑。

詳閱

以結果為本,學術撚可能會夾硬譯做「功利主義」,一個聽到都覺得負面嘅詞彙。但其實,生活無時無刻都 result-oriented 。你去老麥食嘢,係咪要排隊?會唔會揀條長啲嘅隊嚟排?定係痴線隊排條冇開機嘅隊,「享受排隊嘅過程」,「我起碼有排過丫,你排都冇排過唔好咁多嗲呀外賣仔」?

詳閱

「他們只是學生,欠缺經驗乜乜乜,你指責他們,你又做了些甚麼」(我弱弱的表示梁特首同樣是第一次當特首,欠缺經驗乜乜乜,大家記得要包容喔)

詳閱

先前已經比較過學聯和蘇聯的共通點,這個道理也可以借蘇聯的先例來說明一下。1968年布拉格之春事件、以及之前1956年的匈牙利十月事件:兩件事都是「當地的蘇維埃」向「蘇聯中央」發出求救,要求「聯軍」介入當地的「反革命」鎮壓。不過對於各國人民來講,這個擺明就是「侵略」行為嘛。因為也又在先前的文章分析過了:蘇維埃的本質,就是「間選再間選」、「授權再授權」,終至於「人民權力被完全篩除」。於是就由蘇聯實行「民主集中制」。各地共黨當然可以按照這個邏輯來「代表人民」,不過各地人民又是否認同「當地共黨代表我」?這個矛盾就是這樣來的。

詳閱

電影被人稱為第八藝術,在現代社會當中,其影響力比其他的藝術更有影響力和吸引力,奧斯卡更是多年來全球最俱規模的電影頒獎禮,因為參加者都屬於全球最頂尖人士,香港人也曾經奪得過奧斯卡獎項。過往頒獎禮致詞時都曾經提及一些有關社會、政治、民生的議題,所以大家不應該大驚小怪,倘若有關當局如果認為Common說話這是不得體面或者所謂的干預事務的話,會「笑大人個口」,請相關人士在提出一些批評時用下個腦。

詳閱

你兩個係戶外扑野,其實都算係面向地產財閥既抗爭,強烈控訴後現代資本主義社會對性行為既「物化」同空間管制。所以A君問起,你咪話你「抗爭」緊囉。抗爭者頭上有光環,做咩都得。何止戶外扑野?偷食偷到返屋企,俾個正印發現,又得;舊愛係政壇中伏,馬上出來數臭佢又得,總之妹妹你都做返個奇女子,世人既目光係仁慈好多。

詳閱

當日雨傘革命都未分勝負,你臨陣退縮,話自己得十七歲,就無問題,大把叔叔戀童情意結發作,當日撐你到你衡;你依家復出,佢地一樣會撐。既然都落完雨,你亦都唔使太擔心有人會恐嚇。妹妹,相信你都好知道自己既賣點。你大可以開個通識教室,扮補習天后,繼續賣返萌。自己既萌自己賣,用身體做政治武器,無人可以過問。呢啲係女人既優勢黎呀。你自己賣,就係驕傲活出真我,人地講一個字,都係物化女性、侮辱女性、沙文男權,萬箭穿心。

詳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