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中至今,已無單一團體人士可以叫停,實際上自其變成全民運動的一刻,已可知政府再高呼「佔中組織者應叫停運動」的口號,只是推卸責任,製造群眾對立情緒。要問的是,政府不知道此舉徒勞無功嗎?為何多此一舉?如果在位者不是愚笨之極,那只能推斷政總內波譎雲詭,機心處處:先別提平行時空下榕姐被困紅隧四/五小時無法送終、兩小時無法自北角到瑪麗醫院卻說不清路線的「精彩故事」;單是救護服務要坐港鐵救人、消防受阻無法達成服務時間承諾的「空言」也說得娓娓動聽。

詳閱

長槍方面警方除左用雷嗚燈870 散彈槍 (12 Gauge Remington 870),同埋Colt AR-15 (美軍叫M16,但美軍果枝可以打到三連發,警方果枝係民用版只可以打單發),其實警方仲有法德魯吋半口徑防暴槍 (37/38mm Federal Riot Gun)

詳閱

內地叫停自由行,因為怕有什麼事情出錯之類,其實逆向思維方式,真心建議現在自由行來港玩,才是最佳時機。這是認真,並不是曲線。以下是一日自由行建議行程表。

詳閱

知己知彼,至為重要。如果我們站在共產黨的角度來設想,就可以知道他們必定認為「拖延才是硬道理」。美國《華爾街日報》引述一名消息人士指出:中共中央已經為特首梁振英劃下底線,不容許開槍鎮壓佔中運動,應該默許佔中一直繼續下去,等待佔領行動引起市民不滿,然後造成民意逆轉為止。對於這一點,大家必須知己知彼,了解共產黨最擅長「發動群眾鬥群眾」的看家本領和歷史軌跡,切勿等閒視之,應該及早提防,避免激化衝突。

詳閱

著名左膠不作膠事,就可以脫膠,正如毒男脫毒,一樣道理。又正如學民思潮曾被形容為左膠,但係最近的果斷決定已脫膠好耐。雖然之前果張通緝海報係有點過火,但我認為係情有可原,因為全部有歴史根據,大家已經冇本錢再輸,「左膠」其實係給所有有份參與是次社會運動的人的一個最大警惕,回望歴史,認淸錯誤,今次,香港人,唔可以再只係畀D 掌聲自己,因為全世界已經畀緊掌聲你地;唔需要自己影大合照,因為全世界已在幫你影大合照。今次,唔再只係撤退的階段性勝利,而係有實際回報的勝利。

詳閱

公眾及佔領者的主要質疑,是針對有個別人士藉運輸物資、人道救援、阻塞通道之名,以「協商」為用,意圖拆除鐵馬瓦解防線。早前陳健民、李卓人分別提出要在金鐘佔領區開放「人道通道」方便傷病者救援,看似合理。但事實上在反國教集會期間,市民大舉包圍政府總部及立法會,同樣出現有人不適狀況。當時我與身邊留守戰友旋即移開鐵馬,讓出通道予救護者通過,事先並無預留所謂「人道通道」,由讓路到返回靜坐的過程卻有條不紊,可見根本無需畫蛇添足。讓出通道的結果,反而是削弱防線,為警方攻堅造就便利,弊大於利。

詳閱

衝進主要幹道這件事,是靠舊版本的和理非非能做到的嗎?不是。當旺角、銅鑼灣、尖沙咀開始佔領時,有領導指揮嗎?沒有。當流言聲稱旺角被黑社會入侵時,我們解散就能解決問題嗎?不是。誰想到這場社運會發展到在馬路上建鐵馬陣防線?沒有。

詳閱

Baby Kingdom好多呢類聲音,各位如果佔領累鳥,回家小休再戰之際,記得上baby kingdom打輿論戰,記住唔好動氣,逐個細節慢慢問。正所謂大話怕計數,你拎出認真誠懇既態度去問,講大話既人唔敢即時發難,但會心知向正常人散播謠言成本高左,就會轉向更愚昧既人散播,咁謠言圈就會細左,變成塘水滾塘魚。如果嗰位市民係真心需要幫助或受到影響,問多d細節亦有助改善佔領區運作,爭取民心。

記住,要俾耐性,逐個謠言散播點去擊破。

政府依家無牌打,就搞分化,挾家長師奶以令諸侯,放返d愛字頭同鳩溶私煙出來,猛咁散播謠言抹黑,對運動既持續性都有影響,記住,陣地戰要打,輿論戰更要打。

輿(愚)情重災區:baby kingdom, 香港電台1,2,5台,老母身邊既師奶圈。

詳閱

為什麼走出來抗命?「因為我們都受得氣耐啦!我們都是被政府壓迫的一群……政府要求我們的車輛只能使用使十五年,但是貨車現在還行得走得,而且貨車都是我們真金白銀買的,那有強制換車的道理?即使我們願意去換車,賠償金又不多,車行又不會讓你一次過買斷貨車,強迫你分期付款……小型貨車HI-ACE 售價大約三十萬,用十五年還算ok,但有些司機是駕駛中型貨車,十五年期限是很難回本的。但想一想,其實買車和買樓都是一樣,為何政府有權去干涉你的財物呢?香港人就是這樣,事不關己,己不勞心,但若果你不出聲,下個受害者就可能是你,我也時常跟其他車會的人說,遲早政府也會搞著你們啦。」

詳閱

擴大戰線,影響更多人的生活,究竟因為原來的道德感召而來的市民,願不願付出代價,改而投向爭取制度變革?義憤是出於惻隱之心,是一種自然反應,除了在一些思想被政權荼毒的國家,大部分人都自然而然生出義憤。但政制改革並非一種情緒,而是一種知識,是需要用理性去理解。

詳閱

「我想先知道的是香港人中对中国并无归属感的占绝大部分?是不是因为年长者都逐渐减少,年轻的一代开始接管香港,而这一代其实对大陆无任何感情?……而且我也想了解当年香港在英国的管制之下是否也给予了香港人在英国政府不进行任何干预的情况进行了普选﹖我想并没有,否则也不会有港督一职。我也想知道的是香港人眼中的民主是否就是具有投票权?这世界本就没有完全的民主,只是程度高低之分,香港现在如此激进、浮躁、年轻的一代又容易被外国势力鼓惑,在我们眼里是觉得可惜的,心酸的。」

詳閱

在今次的「雨傘革命」中,我們平常聽慣見熟的政治人物及領袖們,在民眾當中幾乎沒甚地位可言︰「佔中三子」近年半來沒動作已被插到飛起,卻在學聯穩住陣腳後宣佈提早佔中;「左膠」在最近數日開始活躍,制止這個倡議那個,導致不少民眾都已決定不給他們參與在其中;就連大家認同「一路走來始終如一」的長毛,在國慶日早上一如以往抬棺往金紫荊廣場抗議,因為他的口號是「結束一黨專政」而遭圍堵廣場外圍的群眾非難——更別提不少間中參與集會的泛民議員的言論了。

詳閱

大人的說話,老實說,真的沒有什麼可信了。什麼叫「對話」?對話,以我理解,就是你和我都有溝通的基礙,而且大家都知道大家有點難處,可以以傾計的方式解決。可是,群眾的訴求你不知道嗎?學聯早就要公民提名了。你走到街上,不論是旺角、金鐘或是銅鑼灣,大家都說是梁振英下台,我要真普選。你現在說對話,是不是大家有讓步的空間?

詳閱

好,我十分贊成。希望十月三日,可以有很多人,尤其是受停課影響的家長,齊齊穿上白衣,操去政府總部,促請特區政府立即處理各區的佔領,正式回應市民對真普選的訴求。各位忿忿不平的家長,請親自到金鐘、中環、銅鑼灣、尖沙咀和旺角看看,看看是誰拒絕對話、拒絕理性溝通、任由佔領街道無限延展?市民用和平但清

詳閱

我的父母專制、反罷課、反佔中。記得初中時學校曾經給我們看有關六四的影片、在課堂做討論,我回家跟父母提起,爸爸指責學校怎麼可以給我們播放這種影片,又說「當時的學生是被人煽動!是暴動事件!如果不平定事件,國家就會亂了!」而當時的我記住了,我並不完全聽從的爸爸樣立場,只是就這樣自以為政治中立了十幾年。

詳閱

佔中三子現時再冇道德號召力,即使泛民和蘋果力挽狂瀾亦不能再取市民信任,特別是大家自發的佔領行動無一顯出佔中三子獨特的五大規條-有口罩有鐵馬不等拉,佔中三子再度登場指點江山將會自取其辱。群龍不可無首,而學聯勝任作表角色,其中一個最大的原因,是大學生本身的光環-無錯,光環是吸引市民參加的要點,光環就是關鍵。

詳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