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right!

經歷雨傘運動後,反水貨客運動接踵而來。主力反水貨客運動的組織不少為雨傘運動期間不滿「大台」領導、鼓吹「勇武」抗爭的團體。雖然經歷過一個反水貨客之春,然而此等組織備受標籤,定性為「極右」,「法西斯」。為何推動移民議題、中港矛盾的組織必須與右翼扯上關系? 本土右翼又是怎樣練成的? 抑或其實本土力量有其他出路?

詳閱

「空姐空少成日放假架,又環遊世界,風流工來架,應該減佢地人工」。我諗大家都聽過子華嘅魚蛋論,有D人總係唔抵得人地串魚蛋好食過自己個串,自己個串唔好食,要大家都唔好食先滿意。你份工辛苦,點解你唔jobsBB搵份冇咁辛苦嘅工,而係希望人地份工要同自己份工一樣咁辛苦?

詳閱

現在唯一能做的,沒錯,就只要「感召」!不要以為感召是件容易事;單是要讓一個人能在五花八門的媒體新聞和其他瑣碎事的影響下,仍然堅守自己的一套道德觀和最初的立場,已經是一件很難的事,尤其對於善變又善忘的香港人來說。但事實上,若我們能分清黑白對錯,時刻緊記歷史的教訓,並先了解自己是為哪一種不公義而戰(這點很重要!),已經是一種很大的鼓舞。

詳閱

媒體的鏡頭都對着觀眾席,根本沒人留意台上評審、主持的話,英文組的評語說完了,沒人留意。到中文組的評語也說完了,也都沒人留意。頒獎的時候,看到對賽雙方的同學都緊張到手心流汗、臉頰發紅,媒體也只留意到林鄭作頒奬嘉賓,沒什麼人留意賽果。直至林鄭離開伊館,場面才穩定下來。

詳閱

你問問身邊的人,他們會說討厭左膠、支持本土;但你再看看他們facebook,Newsfeed都是什麼考完試呀、找工作呀、去旅行呀、要畢業啦的postssss。有這種閒情逸致,那我就會想,其實「我要真普選」不是那麼重要。

詳閱

屈女士嘅文,都唔係一味得個屈字嘅,至少佢好忠實地反映你哋嘅想法。早幾日學生狙擊浸大校長候選人錢大康同浸大校董會,令浸大要延遲校長委任,並且承諾搞多幾場諮詢會。然後屈女士就問,「世上哪個地方選大學校長是要問過學生的?」哦,如果真係咁,咁仲搞諮詢會做咩?諮詢會遍及教員、學生、校友以至其他職工,原來只係扮民主?

詳閱

「我哋唔好拗咩係左膠,因為如果我哋要拗左膠嘅定義呢,我哋可以拗到個『雨傘節』完結為止都未拗完。」阿修這句說話,道出當今社運(革命?)世界naming_game之亂局,如何令人沮喪。「左膠」一詞由「國師」陳雲所創(好似係),最初用以批評傳統社運界。後來社運界某些人反擊,創出了「右膠」一詞。

詳閱

偶像的產生,要是不可避免。這世上若有誰人在心裡繼承雨傘革命,就應該搗毀它衍生的偶像和文化。之後發生的事情,全部都是弒父。若要走出去,走下去,都要弒殺我們曾經建造的高樓和神像,因為它們搖身一變,成為擋著我們去路的垃圾。曾經用來抵擋暴政的雨傘,今日成為遮蓋著陽光,阻礙香港生長的障礙。

詳閱

點解所有關於你既報導,全部都有「放棄當律師」呢幾隻字既?好打耳呀好打耳呀。無考法律深造證書(PCLL)但係日日話自己放棄做律師。原來咁都得架?其實小弟我都放棄左做太空人,真係幾可惜!點解你參加超級巨聲入唔到圍之後,又話自己最憎歌唱比賽既?到底點先可以好似你咁完美示範今天的我打倒昨天的我?不過小弟自從當年同女神表白失敗之後,其實都當堂覺得佢好樣衰!我明白奶奶你既感受,我真係明架。

詳閱

近來香港中文用字經常語焉不詳,引喻失義之風甚盛,有如開滿一街川麻辣食店,聞到食到都係強勁麻辣,充滿多餘嘅刺激而失去內涵同營養。先有財政司司長要手無寸鐡嘅平民百姓注意自身「語言霸權」;後有大量港媒將警察對受害者所受到之「不幸」感到抱歉,穿鑿附會成警方「道歉」。政府同大型傳媒機構連日歪曲香港中文,指鹿為馬,已使在下甚為氣結,估唔到最近有唔少聲稱為香港民主耕耘多年(惜因各種人為因素無甚收成)嘅「老牌左翼社會運動人士」,居然為一位藝人護短,又祭出「批鬥」二字加罪於本土派。

詳閱

學聯瓦解,抗爭方式改變。各大院校平起平坐,各自根據所屬的意識形態行事,有必要時共同磋商,但不必要強行成立組織。不過,有人或會質疑,「百花齊放」會否過於理想,難以實行。可是,比起依靠校外組織(如學聯),此做法將更有效處理校內問題,也最合符民主精神。

詳閱

由香蕉奶事件中,筆者察覺到一個現象:現在似乎一講到社運藝術(主要的社運藝術模式似乎主要是視藝和音樂),一般都會認為是「左膠mode」而避之則吉,甚至我自己都是。一段時間以來,我的看法是:大佬而家打緊杖,你仲得閒起側邊唱歌做乜_?拎起個盾就衝啦唔該。但是,由香蕉奶事件中,卻令我產生了關於社運的抗爭模式與藝術的新想法。

詳閱

過去很多組織團體喜愛消費。消費劉曉波,賣凳;消費曾蔭權,賣蕉;消費大屠殺,賣蠟燭……現在的消費家沒那麼笨,與其被剝奪佣金,何不自行募捐?

詳閱

拿,好多人係度屌佢樣衰、唱歌差,結他差,消費雨傘革命云云。咁又唔好剩係屌香蕉奶,好多人都消費革命既。何韻詩之類咪一樣係由事業低潮變成良心藝人?本來已經無咩曝光率,突然因為雨傘革命變左成頭光環,呢啲咪一鳩樣。金鐘充滿左一班聲稱好想要民主,但又咩諗法咩行動都冇既群眾,大家都只不過係想排排坐聽歌,咁咪自然出現左香蕉奶囉。未紅就自然會想紅,半紅不黑既亦都不妨試上港聞,反正娛樂版同港聞版都係報紙,沒有誰比誰更高尚。

詳閱

有人發死人財,當然亦有人發抗爭財。香蕉奶就是成功的例子。香蕉奶何人也?據其專頁自我介紹,「香蕉,代表正能量;奶,代表童心;喝下去,是幸福的感覺。」,這位既正能量,又有童心,喝下去更有幸福感的成功人士,是雨傘革命期間,在金鐘老是常出現的「小清新文青獨立街頭」音樂人。

詳閱

左膠戰敗日

退聯決定是民意所向,是由學生投票決定出來的。左膠常說:「沒有誰比誰高尚」,但實際上呢?他們的意見是比別人高尚的,他們的民意是較相反意見有代表性的。聽過有左膠對退聯結果甚是不忿,說支持退聯的人是垃撚圾,是港孩,是熱狗,更有人說是因為有大量內地生支持退聯才成事。哈哈,平時愛責備別人法西斯的左膠,對於與自己相右的意見口誅筆伐,認為自己的意見是真理。這是「沒有誰比誰高尚」嗎?哈,肯定左膠暗地是覺得自己意見比例高尚了。所以我認為,城大退聯那天,是面照妖鏡,是左膠的戰敗日。

詳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