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某日在某聖堂神父講道時,提及「佔中」時,突然有一位教友叫道:「神父,可不可以不再講下去?」最後雖然有另一個教友要求繼續,但是這個情況很可怕。可怕的不是立場不同,而是沒有意思去知道外面真實的世界,只關注自己的靈修生活,與社會脫節。可惜,沒有關社的信仰,與死掉的沒有分別。

詳閱

你反佔領,我無所謂,人各有志,佔領者都唔係全部岩晒。但如果你支持藍紅綠絲帶、支持警察、支持政府,唔該你即刻unfriend我,唔好話朋友,就連女朋友、老豆老母都冇得做。呢個係人格的問題,係人性的問題,我接受唔到一個人格連畜牲都不如的人做朋友。唔該,請你返去北韓中国做奴隸,唔好逼其他人一齊同你做奴隸。

詳閱

打算退場的,要退也得自己退,不要被公投和警察迫退。而不打算退場的,請盡力煲大市民的籌碼,將有用的民意攤在習近平面前。他正在觀望香港人為了自治能夠付出幾多,能不能夠突破政改報告中提及的電子公投示意,突破拖拉了廿日的金鐘旺角偏安。就算只是幾千人的逆襲,或是多來幾個創意可比登山掛旗的marketing,也必會帶來意想不到的效果。

詳閱

旺角的亂,大多亂在口稱反暴力的反佔領人士。他們不時走入佔領區,挑釁佔領者,初時口角,大罵佔領者乜乜乜,繼而多次製造混亂──偷物資、拆帳篷、拆路障。甚至,有人光明正大地動武, 在鏡頭前把佔領人士打到頭破血流;半夜一架房車,高速駛過佔領路段,險些撞到佔領的市民。又,有反佔領人士在銅鑼灣聲言「出嚟示威預咗比人非禮」後,有人趁機非禮佔領人士,亦有記者採訪時,被人揮拳打傷。

詳閱

三恥之所以未出發先興奮,夾埋雙學扮佔領人士代表,根本是發覺自己927晚太早抽水,人民堅決意志一發不可收拾,現在港共官司官非儆氓威脅臨門在即,他們發覺事情鬧大了自己無法華麗轉身下台,唯有死抱著「民主」招牌擢取佔領人士授權,好讓自己面不紅氣不喘地「回到社區栽種民主,讓民主遍地開花,深耕細作」。

詳閱

「阿女,不要去佔領區,不要比阿媽早死呀,我不要白頭人送黑頭人。」原來媽媽擔憂女兒的心,跟我們擔憂學生市民被警察被暴民打、被施放僱淚彈胡椒噴霧的心,是一樣的。當聽到親友痛罵佔領運動時,我們可以嘗試尋找在一大堆離地評論的背後,親友真正的情感和需要是甚麼。例如朋友B的媽媽,情感是憂慮和恐懼,需要是女兒的安全和健康。掌握了媽媽的需要後,朋友B回饋一句:「媽,我答應你,會好好照顧和保護自己。」媽媽在痛苦得到傾聽、需要得到滿足後,心情輕鬆了,朋友B終有機會跟媽媽討論那些離地觀點的問題。

詳閱

「小明,依家個香港嘅穩定其實係好難得嫁…….」、「警察爆人頭係唔岩,之!不!過!………」、「民主普選有乜用呀,選左個長毛點算!?」…….嗰班總有一個係你左近嘅親朋,又或者係EX親朋。

詳閱

正當阿傑陶醉在欣賞那件物品,突然聽到阿雪驚呼:「哎呀,我們忘記關閉窗廉!」阿雪說罷,立即奔往窗口的位置,迅速地把窗廉關上。「阿雪,不用這樣緊張,現在很多人都應該出外慶祝新一年的來臨,沒有人會看到我們的。」阿傑說。

詳閱

戴生:「我唔係緊張,我係想舉辦一個公投。」「公投?無啦啦投咩票呀?你老婆生緊啦喎?」「我打算公投,決定到底比我老婆生,定係寫份懷孕報告比佢父母,等佢父母決定。」戴生道。「你未飲咳水?咁都有得投?」「我覺得身處產房內外既人都可以投票,一齊決定。如果有其他人想投票,都可以過來投票。」

詳閱

既然兩個提案都咁「阿媽係女人」,大家用腳來到佔領區,已經係好清晰嘅表態,無須再多此一舉。過去三個星期,政府由催淚彈到肯所謂「談判」,我地有冇投過一次票?定係,我地係用自己嘅腳去使政府感到壓力?

詳閱

尼日利亞騙局以白癡而聞名於世,幾乎是無成本地發出大量電郵釣魚,欺騙最白癡的人上當受騙;而這次公投,亦是幾乎毫無成本地騙取或獲得市民的授權,上當的人多是所謂的民主盲毛。為何砂糖這個月來,一直都說「學聯不代表我」?我承認我卑鄙無恥賤格彈弓手,我不信任這些組織不想被它出賣,不想因為授權了它代表我去談判,得出來的結果未如理想但無得反口。

詳閱

經過左尋日個幕「獅子頭上釘banner」,今日冇左真係黯然神傷…所以好想生產以下產品,呢件事係有D過年「年宵市場」FEEL,但我真係唔想呢場運動拖到過年,請政府立即回應真普選訴求…

詳閱

在學聯和戴耀廷一心散水的這個時候,還能夠挽回敗局的,只有推舉旺角代理人、佔領中環和佔領政府部門三途。其中一種方法成事,佔領者的籌碼都會倍增,而消耗得以減少。

詳閱

佔中三恥不要臉扮哂遮打革命代言人,名不正言不順,還要立害死遮打革命的投名狀,出賣香港人,只求自己華麗脫身,雙學亦愚蠢,任由三恥騎劫自己,自甘漢獻帝,任由三恥脅自己令人民,雙學三恥屢次出賣民眾,要撒自己切,車站在地底,好行夾唔送,別貽害蒼生。

詳閱

如果順着這群叔叔的劇本去演,雙學的領導能力又怎樣及得上這群叔叔的「德高望重」,最後可能在「民意」加持下,這群中二病的叔叔再次成為眾人的焦點,不被了解的他們再次為世人所擁戴,在台下眾人的掌聲下,帶着對政府的「不屈」,大家就回家去繼續合作地「不合作」,懷着滿腔怨憤繼續生活下去。他們呢?中二病給治好了!可以繼續升學了!名譽、地位、節操什麼都有了!加上一幕幕法庭的自辯畫面,肯定比審許仕仁好看!到入土的那刻,相信他們也會對自己的纍纍功績感到驕傲。而年輕人呢?以後呢?真係Who Fucking Cares?

詳閱

堅韌的信念

每當看見「藍絲帶」說七警打人打得好,「黃絲帶」總會很容易第一時間就被憤怒沖昏頭腦,說「藍絲帶」腦殘、變態。但大家可曾從根本之處思考?如果「藍絲帶」有思考能力,會因甚麼原因支持警方使用暴力?如果是因為「藍絲帶」支持現有政制的話,那麼可以告訴「藍絲帶」,私刑及以暴易暴(假設示威者都有暴)因為被視為是不文明的做法而被世上多個司法管轄區所禁止,而於現有制度下把犯法的示威者交予法庭是唯一正確的做法。如果「藍絲帶」都受過教育或有獨立思想,就會明白自己支持私刑是一種選擇性支持偏離制度的做法;而如果「藍絲帶」真心認為當制度不合理時可酌情偏離,那麼對方跟「黃絲帶」不是很相似嗎?

詳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