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right!
分類: 社會運動

信報2016年12月2日社評是這樣講的:港獨確是偽命題不滿卻是真情緒。當然香港充滿著「不滿」,這點也不是從「佔中」才看得出來的事,可以不講也罷。之不過,「港獨」又是否一個「偽命題」?也又不可能如此輕率說一定是吧?

韓經歷的民主運動不是簡單,當地人民是受過苦,上世紀香港還是黃金年代的時候,南韓仍然是香港四小龍之後,賣的是冒牌貨,男人去南韓食殘廢餐,經濟並不是今天的成就,他們的工運造就了今天的制度結果,當年八十年代南韓政治還在封閉,人民並沒有因為而生怕政權,願意抗爭,倘若你有看過近期大熱韓劇《回答吧1988》入面的寶拉便是當年的熱血青年

大家都是燭光,大家都是大合唱今天我,但點解人地可以拉一個總統落台,但香港仲可以有連任機會的特首?

現在要KAL,而不是KOL

 | 回應

現在土共明顯不只是針對港獨,而是整個非建制,由國師早已被拉下馬沒有續約教職到今天泛民、政青甚至專業界別的姚松炎都要說要下馬,其實就是足以証明,土共不只是拉單一針對者,而是整個香港的反對派,但可是反對派還各自為政,政客各自吃花生,國師等城邦忘記了當日被學校停教職嗎?這不是打壓嗎?現在其他受害者不是一同被打壓嗎?

舉牌有罪,做乖仔無門

 | 回應

香港中文大學日前舉行畢業禮,約二三十名社會科學院畢業生在奏國歌期間,展現示威標語,反對人大釋法、擁護三權分立。沈祖堯校長在典禮後稱這不合適,大家應「互相尊重、諒解」,無線新聞更稱他呼籲學生「聆聽不同意見」。在背靠獅子山,指斥大學生一蟹不如一蟹前,先思考幾個問題。

日前,高等法院法官區慶祥在梁游宣誓案裁定,梁頌恆和游蕙禎的在立法會的宣誓無效,議員資格被取消。梁頌恆和游蕙禎在判決後即時表示將會上訴至終審法院,並啟動眾籌計劃,希望籌款五百萬作為訴訟費。然而,梁頌恆和游蕙禎卻說會繼續以「不干預原則」作為上訴理據,嘗試推翻高等法院的裁決。

Je suis 青政

 | 回應

政治人物要表現成熟,才可以贏得信任和支持。當選後表現失落,為梁天琦不能入閘而失落,我認為很得人心。直至宣誓過後,他們雖然沒有說明自己的動機,很多人也積極主動為他們解釋,認為即使他們未有三思而行,以fucking chee-na打破悶局,是泛民多年以來都建立不了的功績,我也認為這時的青政仍然值得期待。然而,事後的發展,卻顯示出他們無力自圓其說,處事欠缺成熟,鴨脷洲口音看在討厭政治的香港人眼裡有多兒戲已非關鍵,關鍵是連基本盤也在動搖。只要有理有據講明自己是有心為之,刻意要藉機羞辱港共政權,事情就可以解決,反正事態發展都證明了,你不講明自己是港獨,你也是港獨,不容你香港人狡辯。

望住催淚彈及紅旗、黄旗,我們互相致電,便各自起程。只是這次雖叫作合作,但亦是分途…他最後選擇經常留守的是金鐘,我選擇的是旺角。金鐘和旺角的分別,對雨革參與者而言,不證自明。

今日中西區,入夜好多人。係辦公室出去買個飯,道聽途說,都唔難知道,香港人依家呢一刻最關心既,仍然係自己都無份選既特首選舉,萬聖節派對,又或者係美酒佳餚節。你如果係果度,突然呼天搶地話:「香港人無得救喇,哀傷莫大於心死喇。」D人會以為你痴拎左線。據聞鐵達尼號沉沒之前,係有目擊者見到有隊弦樂隊完全無打算逃走,繼續拉琴直至唔知幾時,應該陪埋隻船一齊,葬身大海。究竟係乘客似我地,定係拉琴既似我地??

香港人的前途已斷送在自己手上,自願將香港的未來雙手奉獻予中共。市民的參與是體制外抗爭最重要的一環,然而港豬當道,在港共政權的打壓下,抗爭者只會愈來愈少,而議會外抗爭將走到盡頭。

百無一用

 | 回應

作為其中一位清楚明白這三五七年來香港發生過什麼事的無名氏寫字人,某自命民主大報念茲在茲什麼「雨傘運動喚醒群眾」,哈哈,「群眾」喚了什麼屁出來?剛剛過去那次選舉,聲稱建制的人更獻世,自詡泛民的更販民,新瓶舊瓶破瓶爛瓶,都只是盛着中共的酒,原來那場傷逝破事兒,香港人輸得那麼徹底,都驚不醒中了「空談民主,了無主權」降頭的善信,許多新皮囊泛民傳承了他們的黨,老人的分靈體陰魂不散,其實都不必水晶球或者時光機,給什麼鄺俊宇林卓廷之流多一個甲子,他們老到掉牙時,尚在口頭建築民主終囯。

食環蝦阿婆好仆街?哦~

 | 回應

我諗起佔領時期衝垃圾會門,仲有蠔涌案嘅義士。有啲嘢做過唔會再做,係因為知道做完唔會有結果之餘,平時把口講到好把炮嘅人到呢啲時候一定現形。會失望,大大嘅失望,因為曾幾何時我當過呢啲人係戰友。

當年我建議廢青們考慮去佔領區議會的其中一個理由,就是可以善用公共空間,進行各類廢青們最需要的聯誼活動,例如有廿四小時全天候的空調室內上網空間可以不停打機之類。不過最近由游蕙禎議員提出的「扑嘢」活動…..我就真係個腦冇轉得咁快,未諗到可以點樣解決。起碼議會辦公室愛莫能助。不過假如有辦法令到游議員積極參與議會外的「私人活動」,那麼立法會的佔領危機或者可以舒緩也說不定。

林鄭月娥出席的「深井光屋」項目,就是同類項目之中最大型的一項。業主以前是九龍紗廠,建築物是前員工宿舍,落成超過五十年。業主在九七年沒有更新地契,成為極少有的「退回」給政府的土地。土地和物業一直由政府擁有,但並未確定重建計劃。由此一直就被丟空。慈善基金就向政府申請「承租」有關物業,並且進行翻新,總共可提供40個單位,以「光屋」項目投放入「光房」計劃之中。

坐洗頭艇也是光環?

 | 回應

君不見某些所謂本土/獨/修憲派支持者的言論,教人無法苟同:稱黃某跟中共夾計做戲有之,稱黃某被禁錮之後極速被遣返香港是刷道德光環有之,稱黃某是賣港賊所以被中共擄走也是抵死有之,假如說這些荒謬涼薄說話的人是所謂本土派意見領袖,那真是沒有誰比誰更荒謬。

有時坐喺度諗,的確思想上我哋進化咗,我支持香港獨立建國,我支持民主黨亡黨,人地話我知投咗小麗老母我會屌佢老母,但原來望返轉頭,我哋屌鳩好多嘢行禮如儀,但結果我哋連行禮如儀嘅嘢都無再做。結果就係我哋攞住個keyboard日日屌呢個屌嗰個,實際嘅嘢我哋根本無點做過。我係無割席的。我一直好強調「我哋」。因為我覺得我都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