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right!
分類: 社會運動

5年前的一個六月,一群人看見了第三條跑道工程糖衣背後的不盡不實,便成立了《機場發展關注網絡》。來自不同背景的我們,花了無數個晚上去尋找及參考資料,將勤補拙;從中央圖書館找到赤鱲角機場工程的前世今生,到研究由環團迫出來才公開的航道及空域文件,我跟這班人從機管局的人口中的Interest Group,漸漸成為媒體及公眾認定,以環保角度以外反對第三條跑道的倡議團體。

事隔半年,馮敬恩被控刑事恐嚇、刑事毀壞及強行闖入罪,將於東區裁判法院提堂。

全港幾百個區議會選區,喺立法會整合成十八區再合併為五大區,要當選,兩萬幾票係最低消費,喺個別區份更要近四萬票先叫穩陣。喺未有互聯網嘅年代,政黨牌頭加地區樁腳係王道,中聯辦統籌係超必,但多謝互聯網,喺長尾理論下,小眾都有平台曝光爭勝。咁梗係唔係飯碗舞蕭思江啦。

本來那個關公還沒有搞定,究竟文化監暴的人,是不是支持暴力,對暴力(不論是語言暴力抑或是肢體暴力)讚好?到今天,王維基宣佈參選,她就即時轉發

反思香港

 | 回應

社會發展不只會帶來進步,也會令人退步。天星碼頭、皇后碼頭、菜園村因為發展被清拆,美其名是令人人有屋住,所以高樓大廈如雨後春筍,拔地而起,天空界線被剪得七零八落,維多利亞港海岸線被扭曲得不合常理。香港,一直都在發展的巨輪下滾動著,只是巨輪愈滾愈快,不但令城市面貌完全改變,更將香港推向更為「經濟」的局面,每個人的生活都以經濟為先,金錢、財產、工作彷彿就是建構生活的基本元素,沒有發展,就沒有經濟

何韻詩是藝人,是香港良心的代表,原來這種良心都有分黨分派,光明會只是一個會,你是信徒就是生於亂世有種責任。不必長於這裡就是長這樣?對不起,你不是同黨,就可以Like和哈哈。

輪替,選擇

 | 回應

如果你只係同啲有志參選嘅人講啲票係你嘅,你差隻腳埋嚟就係戒票,纜炒,破壞團結,收共產黨錢嘅鬼,要選就去自己搵其它票源唔好搞事…….其實就係一種近乎議席世襲制嘅霸權主義,完全違反咗民主選舉最重要嘅其中兩點——輪替,選擇。選舉亦會變得多餘,會搞到圍埋分餅仔冇分別。市民見到嚟嚟去去都係得你班友冇得揀,對佢哋係咪公平?

「畀人打都唔還手,無撚用。」我真係希望佢地呢句只係講笑。一班平日主張前線警察都係人,唔好為難佢地,落雨要幫佢地擔遮既人,係見到周竪峰出現後,瞬間勇武,以拳腳招呼,公私分明。事後左翼大呼過癮,引為功績,係唔係忘記左自己係反暴力?人地勇武對像係向公權力,有網民回帶,當年犯眾憎既村長上到旺角前線,旁人都係送頂安全帽畀佢。而今日,你地用武力對付平民,仲笑鳩對方唔還手。叫同樣被暴力傷容既曾健超情何以堪?曾健超都沒有還手,咁佢都係你們口中既廢物嗎?被一個以暴力解決私怨,以和平忍讓面對政權既政黨支持,何等尷尬?

其實我之前係社民連支持者,雨革之後,先發現e個組織根本就係由一班虛偽致極既領及愚昧無知既支持者所組織出來既垃圾無賴政黨。

長毛之大量包容,建設組織將疑似精神病人織集起嚟,真係為香港嘅前途作出咗重大嘅貢獻。呢方面佢嘅功勞,簡直可以國師陳雲相比,大家都功高勞苦,為香港作出無私貢獻。

尋晚中大學生會會長周竪峰同學俾社記一干人等50多人包圍同追打。人社尋晚嘅勇武片段唔使再睇住喇。瞓醒覺,不如一齊嚟睇下人社競選聯盟‬喺諗住喺今屆立法會選舉‬派出嚟嘅potential候選人,喺爆出「社記打學生」風雲後,係點樣玩fb?

政治就是利益吧,你看「泛民主派」的捐款箱、籌旗情況就可明白,再看他們的嘴臉,就更感心寒。香港,大抵從來就無政治罷,一切的政治問題,都只係利益衝突的問題罷。所謂同仇敵愾,哪裡係理念、信念行先?從來,都只係幫你有何著數,大家拍住上可收什麼效用……民主、普選,真係可以當飯食咩?

皇后碼頭與七一回歸

 | 回應

保衛皇后碼頭失敗,我們失去了建築和空間。若果保衛香港失敗,我們將失去文明和回憶。這些年裡,對於香港的現況,有些人風花雪月,有些人拼命守護,哪怕是最後一寸淨土。你會改變你的選擇嗎?

模糊焦點搞死香港

 | 回應

每年得個行字的七一大遊行,早就被視為軟性維穩,給香港人一個出氣處,遊行完了,好像做了事、打了卡,事情就這樣完了,遊行人數的數字,只是給舉辦團體自瀆之用。但對香港局勢的幫助呢?沒有,甚至引起的思辯都不及一本書或一個人所帶來的影響。

睇返今次唔見左人,冇投票既呢?十一個之中,大多數都係有兩屆經驗以上既議員,十一個有五個會角逐連任,咁唔想再撈既,放慢手腳,或者搞壇屎出黎畀下手執,都唔出奇丫?你睇民主黨許智峰出花紅畀助手果單野?好多人都話,擺明係港島區選四屆都選唔到既莊榮輝想搞死許智峰去選立會啦。泛民內鬥,要幾賤有幾賤,都唔係咩新鮮事。仲有啵,早排呢,東九龍咪有公共屋村停電幾日既?東九龍社會關注組就好快手咁搞左一單野,去幫居民叉電話同畀免費Wifi大家。呢條橋,真係好創新。你諗下,邊個區議員會諗到呢招?點知,一個屈尾十,公民黨又抄左佢地條橋,一齊擺叉電站啦。今次投票失蹤既,有三個係公民黨議員啵,呢次又使唔使解釋下,係咪報復政敵,等佢地「做唔到野」,從而又含X投票投返畀佢地?

Er…(靜左兩秒)我只能夠er…唔能夠話而家喺香港自…喺香港講…香港具體事,我只能夠er…或者係er…比喻啦!(靜兩秒)老死不相往來,雞犬相聞,老子提出黎。即係話一個小地方,如果佢係一個自由嘅地方,你住響另外一個地方係咪人家有權可以唔同你往來架,係可以架嘛!係人家嘅自由嚟架嘛!如果你作為一個強權,要管制人家要同你往來,呢個係咪霸道呢?你讓人地失去左自由。香港亦都係咁!如果香港真係有自由嘅話,你要香港將來嘅前途點走法,你可以比香港人有一個選舉,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