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right!
分類: 社會運動

所謂人無恥便無敵,黃同學的邏輯思維在香港中箭成立後大不如前,亦暴露出黃同學的知識水準淺薄。從未參選的黃同學對於選舉法不懂,比喻不倫,而且令香港中箭與本本派的對立加劇,黃同學的做法實愚不可及。本民前支持者本來已經抨擊黃胡亂集資,黃竟然可以以政敵的例子來為自己的錯誤粉飾,恍如將梁天琦說成非法集資的同夥,不知黃同學當年在反國教前後的意氣風發、技驚四座的勢頭在那裡。

泛民一方面稱六四要傳承,另一方面就攪小圈子,暗地裡(可能已明目張膽的)認為其圈外的學生、組織、群眾所舉辦的六四集會,會影響到其抗爭,爭取平反六四的進程,卻不去思考自身組織已被世代厭棄,把責任推到別人身上,繼續自我感覺良好,這是什麼邏輯?這樣真的可以讓平反六四的訴求及爭取民主的理念傳承下去?

支聯會註定遺臭萬年

 | 回應

支聯會廿七年來罄竹罪孽,兩字記之曰「鳩做」:主事的老販民明知道他們口中的「民主終囯」跟中共極權專政根本水火不容,中共不怕你鳩噏,但也不容你干其暴政,是為知而鳩做之一;支聯會一直靠口水和煲蠟乞求北京屠夫「平反」屠殺,在他們眼中殺人不該伏法,而是殺人犯假惺惺貓哭老鼠平反自己罪孽,該會就收貨,求兇手替死難者說句好話就是「慰勞六四英靈」,邏輯混亂荒謬之極,是為知而鳩做之二

是年,基於對支聯會六四晚會形式僵化、中國人身份認同及「建設民主中國」綱領之不滿,大專學界一致決定不出席支聯會六四晚會。惟不出席支聯會六四晚會,絕非代表學界就此無視六四:我等十一間大專院校,將合辦六四學界論壇,誠盼能藉是年之機會,以理性之眼光,從本土之脈絡,理清六四諸港人之影響及意義。

眾志步向失敗的最後一擊

 | 回應

寫支票捐給「WONG_CHI_FUNG」更是一個嚴重問題。為何香港眾志要用英文名來收款而不是黃之鋒,到底這個「WONG_CHI_FUNG」是黃知風、黃智馮還是何人實在無法得知。香港眾志從未成功註冊,但卻急於以個人戶口收取金錢,造法已經超越種金局底線,此批人既做撞車黨,亦成為出神入化的財技專家,真令曾經支持學民的人目瞪口呆。

香港眾志真是當香港人障智

 | 回應

正所謂Bad_news_is_news,香港眾志aka之鋒哥黨假創黨至今(其實都只是一個多月的事)一直奉文首金句為圭臬,呢班攪中學學生會都嫌佢哋馬虎的童子軍(其實創黨成員有幾位足以讓我嗌爹娘的人)是日又獻新猶—-成功爭取以WONG_CHI_FUNG名義接受公眾支票捐款。

我很在意文宣及廣告,亦因此被不少城邦派粉絲點名指罵甚久。反正我唔出聲,佢地都會作新野出來鬧,然後入我數,不如我自己提供黑材料,大家都省力。

515一役,可謂是完全失敗的一次社會運動。非但社會運動的三項訴求並沒有達成,亦沒有提高澳門人關注利益輸送及黑箱作業的議題。在議題處於消散的狀態,而主要社運團體看似無處發力的同時,似乎有必要回顧這次社運之所以失敗的原因為何。本文主要提出兩個問題:群眾與組織/領袖的關係為何?而和理非與勇武抗爭的關係為何?而最後則嘗試進一步建構對於澳門未來社會運動的想像。

我掙扎了一會,才決定用文字紀錄昨晚的情況。我是Nobody,但無論你對我有什麼印象,這個經歷是真實地發生在我身上。昨晚,我在劍橋大學宴會廳介入了一場階級仇恨。

為令人討厭的是,在隧道口搞事,衝出馬路,不但作不到示威效果,對於行經隧道的公共交通、汽車以致執勤的警務人員都會構成危險並會阻礙交通,幾年前長毛在隧道口示威已經被判阻街罪,香港眾志作為運動型政黨竟然真的全情投入跑步運動,到處流走,造成公眾不便,涉嫌阻街。

屌你個仆街仔好意思寫信俾我?你放心,我就無坐監啦,但係你就害得我好慘。我知道你即係我,我屌你其實無意思,但既然有機會回信俾後生既自己,即係你,我就點都要鬧醒你。

假如現有的神學院已經落入統戰者的手中,我們必須思考德國教會在極權政府控制下的另類選擇:成立地下神學院。我們未必需要像潘霍華一樣死在集中營,但是支持民間進步的知識生產,像香港的本土研究社共同策劃的民間學院,就能產生足以抗衡政權統戰的獨立力量。

這次遊行的意義並不應只侷限於對崔世安本人的批判,而必須指向崔世安得以這樣做的背後原因。換言之,這次遊行是對於崔背後的利益—特權—殖民結構進行解構及批判,以及理解其得以存續及發生的社會脈絡為何。而澳門人之於這些結構及脈絡的關係,亦必須憑藉著眾多澳門人的集體行動而得以被改變,從而重新詮釋甚至建構澳門人作為被壓逼及殖民的族群的意義

維基參選,邊個最開心?

 | 回應

香港眾志舒琪(+羅冠聰)多謝你。 Demosisto本身已經柒到後生仔唔會撐, HKTV發牌事件嘅支持者同學民思潮支持者重疊程度相當之高,都係高教育程度中年中產,佢哋唔會撐本土又未至於草根到工黨,維基一出,舒琪/37凍過水。

革命事業,的確不是請客食飯,壓力之大,總要一點生活調劑。誰向他再度圍攻,便會立即被打為虛偽、假道學、封建、反對兩性開放思潮,最後給一句「你係咪無睇過AV同打過J先」狠狠將死。這是一場反擊戰,令他成功由神,重新塑造成為有血有肉的男人。「原來GIF都會打J!!」亦令一眾MK,消消氣,減少對他的負評。

明報中人(包括殉道者安裕)依然故我,他們寧願沈迷萬試萬不靈的「跪求聖上皇恩浩蕩」奴隸模式,明報膠層擺明用一個不成立的藉口迤鳩員工,他們竟然還此跟膠層討價還價,自願減薪留人及安裕自願被辭職正是這種荒謬的思維構成的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