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right!
分類: 社會運動

關注得呢啲事,又或者之前肯出得嚟抗爭嘅人,無非都係想贏,想真係阻止到惡法同大白象通過。對於本土派同主張勇武抗爭嘅人嚟講,就算明知贏唔到,都可以希望本土派可以贏多啲支持度,呢點我相信好多人都會認同。但係,呢幾日見到嘅,其實真係完全係兩回事。我明白勇武派本土派支持者今日嘅犬儒,但我覺得如果由戰略角度去睇,對現時喺馬屎埔嘅抗爭者過量嘅諷刺(雖然我都好唔鍾意佢地踢拖同彈結他,我都會心諗做乜鳩),同一味叫村長道歉(明知佢唔會),其實對本土派勇武派係完.全.冇.幫.助。

「香港眾志」內鬥序幕?

 | 回應

羅個人作風色厲膽薄、見小利而忘義,從他出發時在其FACEBOOK貼出因為我唔係姓梁之說便知一二。黃則好大喜功、志大而智小、鋒芒畢露,是名小政客,兩名主要成員在美加之行中遇上一大支柱在港發攻,手慌腳亂,亦展示出羅不喜歡外界將「眾志」和黃劃成等號。「眾志」外憂未完,現在羅黃兩人已經出現權力內鬥,羅似乎是因為黃之鋒拖累「眾志」,令「眾志」成為眾矢之的大感不滿。

人地而家求其搵藉口炒燃左你地敬愛嘅執總,你地咁擁護佢,唔係應該做返多少有意義嘅野去反抗咩?罷工(唔計擱筆幾粒鐘式鳩做)癱瘓公司運作可以迫使高層談判,集體辭職亦可成全個人德行,值得做架喎。但我就唔明,搞埋啲乜鬼集體減薪,到底居心何在?

身為戲劇界的一份子,我對於戲劇界決定透過社會行動爭取權益的做法予以支持。因為香港主流戲界對政治參與程度一直不高,除前進進、進念二十面體、影話戲及社區文化發展中心外(如遺漏請指正),鮮有主流劇團積極以劇團身分回應社會政治議題。因此,康文署去「國立」事件演變至劇盟的「癱瘓劇場」行動,無疑是一個契機促進劇界參與香港的社會運動。而冼振東身為香港話劇團經理(外展及教育)毅然呼籲業界與康文署割席,亦令人敬佩。

在很多人眼中,《基本法》不可撼動,猶如聖經一般,不必要也不可能挑戰。去年六四維園集會焚燒《基本法》以及七一遊行所提出修改《基本法》的訴求,引起泛民內部的爭議。經常代表民主派出使各國的陳方安生在去年六月二十九日與傳媒聚會時表示不支持修改《基本法》,擔心此舉猶如「打開潘朵拉盒子,有人隨時藉此收窄港人公民權利、損害法治」。事實上,就是這種陳腐的觀念拖累香港政制發展這幾十年一直停滯不前。

香港眾志自喻為聖的墜落

 | 回應

香港眾志黃之鋒日前稱「香港的二次前途問題,必須正式擺在國際談判桌上討論」。他在帖文中稱,「若我們希望透過『民主自決』,由香港人定奪2047年後的主權和憲法,在凝聚社會共識以及實踐全民公投的同時,必須獲得國際支持,方能成事。」之後香港眾志羅冠聰主席隨後亦到美加進行演說,馬不停蹄地為『民主自決』組織宣傳,黃和羅二人自喻為雨傘革命的締造者,在外媒面前面不紅耳不熱地直言坐監亦在所不惜

香港革新論的兩名作者和一群泛民政黨不知第幾梯隊發表了一份名為《香港前途決議文》的東西,單是為曝光率而亂tag政治組織,間接老屈該些政治組織有份簽署,已是一個天大的笑話。本來泛民中人扮本土以抽政治水的舉動,在連民建聯也說本土的當下已無討論價值,但既然今次來抽「自決」的水,筆者就解釋一下關於自決的基本概念。

一直參與推動性小眾平權的跨性女同志梁詠恩(Joanne),受民主黨主席劉慧卿之邀加入該黨,試圖透過參與黨內初選,出戰立法會新界東地區直選,希望藉此把性小眾平權議題帶入香港主流政壇。

黃本人在其學校連完成一份習作都成問題,一波三折,更連番被同學訕笑戲弄,自己卻跑去一系列美國常春藤大學討論「香港的未來」,先不談在學業上已經自顧不暇,拿哥倫比亞大學、哈佛大學、麻省理工學院放在自己的履歷,說自己曾到訪作「巡迴演說」會令人對其學術成就信以為真,原來自己到大學「演說」是有關無國際、無國家承認的「公投」,但過程卻為自己的「成就」塗脂抹粉、日後亦可以自吹自擂一番,黃本人的學術能力如何,從同學口中可知一二

當有啲人用字法西斯到一個點,將所有唔識得喺字面上將「幫/捐/救」轉化為「平享」呢兩粒字嘅人都鬧一餐唔歡迎佢參與你哋啲行動,睇唔起唔識同你哋用同一種語言嘅人,我就會覺得——哇hi你真係同大家平起平坐呀冇覺得自己特別高尚呀。

正所謂社會分裂,大家都輸,是時候組成一塊(ONE_PIECE)了!!我們是夥伴啊!!政綱要劃分多一區水上人家作選區,選區內人人都係男子漢。口號係「我是要成為票王的男人!」。

李偲嫣在政府總部開始絕食時宣讀譴責壹傳媒老闆黎智英的聲明時,多次錯將黎智英讀成梁振英,引來網民恥笑。日前香港眾志主席多次在城市論壇中多次稱呼田北辰為田北俊,具有同工異曲之妙。

「人人都選搞到人人攬炒」是一個很客觀的「因果關係中的結果」,而不是一個值得用來指責參選者的論點。長久以來香港泛民陣營就真的當自己是一個內部的「黨」,要「團結」去對抗「建制陣營」的魔手。這在二元化的論述中是正確的,然而泛民卻從來沒有真正建構一個「陣營」的誠意和能力,幾乎所有泛民黨派的統合都是苟且的、隨意的、鬆散的,以至各懷鬼胎的。既然在結構上根本沒有融合過,又何來一種「黨內式」的協調?

PAYPAL對於非牟利機構接受捐款的開戶程序有明確指引,一家於非牟利機構要開立PAYPAL戶口必須要向開戶組呈上最近的銀行月結單已證明是已註冊的公司或機構,個人戶口是不應該接受捐贈。

V4U成立嘅目的好簡單,就係提高選民登記率同投票率,將新時代既力量送上舞台。現時既議會已經失效,但當中既資源同話語權仍然對香港有強大既影響力,為左要令改革時代既聲音同力量傳播到畀全香港人,呢個戰場我地志在必得。」

從前,有個女仔叫做亭亭,佢都人如其名生得亭亭玉立,都算得上係個清純學生妹,手執BC,出身小康,生活都算唔錯,後尾仲加入左個學生組織,成功上位做左女神bb,深得一眾男性追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