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社會運動

有人說,不需要太嚴謹地看待遊行人數的計算,這點筆者並不苟同。第一,在香港,民主運動可以依賴的物質資源缺乏,要爭取市民支持,靠的主要就是道德力量。民主運動的領導者要使市民看到他們是無私和正直地為香港的民主進程努力。當七一遊行的人數因為沒有客觀嚴謹的統計而受人質疑時,整個民主運動的道德力量就會被削弱,號召力就會減低,這長遠來說對整個運動沒有好處。第二,遊行人數如果巨大,可以用來向政府施加壓力,使其回應市民的訴求,但前提是遊行人數必須是準確可信的,否則政府根本無需認真對待,可見嚴謹客觀地統計遊行人數非常重要。

七一遊行剛過,民間組織與警方各執一詞,遊行人數故然落差甚大,稀奇的是遊行過後,分歧竟無限延續,而且壁壘分明。若籠統歸納為兩大陣營,一方譏諷示威者為憤青,另一方謾罵警方為港區公安。需留意前者並不只有警務人員,還有好些「看不過眼的市民」。普遍香港人尤其害怕「不守規則」,有說因為香港人上一代多為避赤禍而來,故特別害怕「亂」。

編按:七一前收到不少呼籲遊行的投稿,由於題材太類近,充斥同一版面則效果有限,故此當時我只能走「精英路線」,選擇了數篇立論更完整的文章刊登。現在七一已過,不忍年輕朋友的熱心投稿就此沈沒於我們的電郵信箱,故此集合在此,希望讀者喜歡。

走正義的路

今年的七一遊行在漫天煙花下落幕:有第一次來的,有每年都來的;響應政黨號召而來的人多,自覺走上街頭的人更多 一一 不同界別的群眾都以他們的腳步與聲音向新政府發出一次嚴肅的控訴。今年遊行途中出現了一個挺耐人尋味的畫面,當遊行隊伍經過金鐘正義道時,市民都紛紛駐足拍照,亦不禁要問:「我們所走的真的是正義之路嗎?

我不打算爭論推倒水馬和搶奪鐵馬是否有錯,但我自問是一個普通市民,規行距步,乖乖地按路線走,步入示威區,喊幾句口號,沒有衝撞,在關鍵時候只敢退後站,難道還不夠「和平理性」嗎?當我表達想離開的意願,警員給我的答覆,像是打通熱線電話後按十個數字鍵也沒有真人回應,明明大家眼見右邊人多擠迫,還是堅持教我循右邊走,可笑得教人氣憤又傷心。

今天,我們收集了四十萬中的四十八個「一」。如此比率,我們實在不能自詡代表了誰,也沒有這個野心。一個小小的感想徵集行動,可以有兩種意義:我們邀請各位在白板上自由填上感想,用意在於把發聲的工具還給你們,由每一個你,自己代表自己。我們把各位百花齊放的照片集合發佈,用意在於把陌生的你們連結起來,讓各位見證,將「一」與「一」加起來,是怎樣的意義。

煙花七月

之前總覺得港人表態的方式太「和平理性非暴力」,比不上外國。但無可否認,每個個體的存在,已是一種力量,爆發到哪個程度,是後話。我不知道今年七月一日,走在街上發聲表態的實際人數有多少,可是,擠得水洩不通的人潮,從高處拍下來的人煙,和那些並不麻木的人懷有希望的眼神,已夠令我感動。大眾自命冷靜理性的心,終有日被這四十萬少數的碎石投湖,激起千重浪。

今年 HGO 被基督路小教會邀請,在《敢至係七一祈禱會》幫手音樂部份。你要知道,路小教會,幾乎係無包袱的。想點玩就點玩。我們唱了 Beyond 的「不可一世」和「聲音」作開場,之後有不同的人祈禱,之後又到我們。這次我們玩自己歌,歌,就是我們的禱詞。第一首《割盡田角》,記念香港的貧窮人。之後《最緊要順服》恥笑一下媚共親政府的基督徒。最後是新歌《你呃人》,好明顯,就是唱衰 CY。歌中最後一句是「立即普選,我地唔想再等」就是心聲了吧。

遊行人數有多少,大家心裡有數,實在無謂和一些盲目被洗腦支持土共與中共政權人士去討論,因為人多或少,他們總有一個很好的理由去脫開。但他們問心那句,你嘗試走入群眾當中,看看人們的訴求,做人是有點良知。今天走到街上,拍下一些照片,人群訴求的不同,是多樣化的,年齡層是極廣,當中義工更是年輕化,這和當年03年71是有很大的分別,這相信是多年來社會文化的影響以及互聯網下資訊的流通所形成的一股全新力量,這力量絕對是日後香港社會能否立足為一個有良知的社會的一個重要基石。

2012年,「回歸」剛剛十五年,香港就已經被催殘得人面全非。當初靠打「僭建牌」成功抹黑對手的梁振英,今日同樣被人揭發住宅有僭建,可是香港人對此不聞不問,對梁振英的漫天謊話也毫無知覺,甚至覺得說謊那很正常,渾忘了當初社會如何追打唐英年,即使唐英年已清楚說明了來龍去脈。今日梁振英顛倒是非,將西九調查報告的「遺憾」說成「還他清白」,僭建風波又不停以謊話蓋謊話,但香港人仍舊無知無覺無痛無癢。湖南義人李旺陽被中共謀殺,香港四名青年到湖南路祭被當地公安跟縱及無理拘留,向港府求助得到的回應是「報公安」。青年泰歷,推鐵馬被控襲警,法官全盤採納警車內的警察證供一面之辭,重判泰歷入獄半年。

民主制度的可貴,在於由民選出來的官員需向市民負責,處事不公者將在下次選舉中被選票驅逐離場。民意在此制度下能產生制衡作用,影響政府施政。回顧本港社會,官員多由中央任命,自然唯其馬首是瞻,凡事不敢僭越半步。因此,在民主政制尚未成熟的這個時刻,社會運動的力量便更形重要。每次遊行活動,都代表著這群現今制度上的無權力者,正運用著自己的力量,試圖在體制以外去影響政府決策。所以,要推動本港的政制發展,走出街頭將會是市民政治參與的第一步,同時也是重要的一步。

民間人權陣線呼籲 七月一日下午三點 維多利亞公園遊行至金鐘政府總部。主題為「踢走黨官商勾結,捍衛自由爭民主」,寓意以中聯辦扶植上位的梁振英為首的黨官商利益集團,只會繼續拖延民主進程和維持特權利益輸送,香港市民更應提高警覺,繼續以行動捍衛自由,爭取民主普選。當梁振英種種強權姿態暴現,以及李旺陽先生含冤而死,震動港人的時刻,我們在距離遊行前一星期,向全港市民呼籲:七一齊上街,向強權說不!

2012七一上街的意義!

我是說你會讓他有機會嗎?是因為香港投票制度,巿民不可能對特首作任何的監察,不過,只要我們發出怒吼,仍然有機會將他拉下台的!你認識阿拉伯國家嗎?不認識不要緊,2011年,阿拉伯地區變天了,人民和平示威,把多個獨裁政權拉了下來!你還記得董建華先生嗎?他就是在五十萬人上街之後腳痛下台的!你還記得葉劉淑儀也是在五十萬人上街之後下台的嗎?你有記起唐英年先生嗎?他就是在一片謾罵中失勢的,那麼,我們可以用這些人民的聲音令梁振英下台嗎?!七月一日,走出來,讓梁振英消失在行政長官的職位之中,只要你相信,你就可以做得到!

昨日(六月二十一日)上午十時正,反大圍站上蓋建屏風樓關注組發起請願。關注組帶同過千個簽名,由港鐵沙田站遊行至沙田政府合署示威,趁規劃署新界區規劃會議開會,向城規會遞交簽名及請願信,反對地區規劃不民主。

基督徒七一上街的理由

這就是我七一,以信徒身份,上街的理由。我希望看官們能慷慨,將這文貼在面書上,讓人討論,讓人思考。這篇文只是個開始,在下希望讀到的信徒,多讀聖經,找出你出來的理由。不要跟從人,不要跟從我,自己找出你的經文,回應這個政府。

把握七一 推廣自治理念

自治理念在網上流傳了一段日子,是時候大規模走入現實世界,在現實世界開展更實際的宣傳推廣工作,而七一則是最佳的時機。如果要推廣自治主張,不能只靠引人注目(但這仍會因慢慢習以為常而最終不加注意)的揮舞旗幟,必須實實在在地向眾多遊行人士詳盡解釋其理念。適逢今年有立法會選舉,在這個中國和香港之間的矛盾日益尖銳的日子,「香港自治運動」何不以「本土利益」為綱領,派員打正旗號參選?無論是街板抑或論壇,選舉都是最好不過的宣傳渠道,既讓市民加深認識,更讓市民能就自治作最直接的表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