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社會運動

過去的日子,泛民的黨羽,支持者,都對「擁有不同政見」的人,都只是口誅筆伐。你現在犧牲自己的面書專頁的能量,養大了的「某些」政治人物,會換來什麼?在某些KOL落難的時候,鳥獸散者有之,樂見KOL敗走人前有之。大家還記得那個通識老師嗎?對政治人物來說,任何人都只會是「幫過佢既契弟」。而某些明星們,都開始知道泛民的政治人物,見利忘義,也沒有利用價值,慢慢就離開那團渾水。

九巴照妖鏡

九巴昨日高調招呼日前發起工潮兩位員工,門高狗大的厚顏巨店當然是以生計滅之解雇之,所謂殺雞其實儆不了猴,資方馬上解雇勞方代表,如此赤裸裸的癡撚線行徑,也算是第一世界文明社會奇葩。

華人從來都是「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家瓦上霜」,不理他人,最緊要自己,所以演化今天「係咩?碰!」的局面,罷工?你阻住我返工、放工呀。你罷工咪罷工, 點解影響我呀,『阻住大家就係不對』,也是今天萬能key。基於這個推論,所以任何反抗都不會成功,因為你阻到其中一方,就一定會話『阻住大家就係不對』,就係代表與民為敵,而敵永遠是市民自己,即係市民VS市民,咁點會成功到。

好啦,你睇返周庭果條片,一件頭泳衣,泳池嬉水最後彈個區諾軒出黎,真係難睇到好似係九龍公園昅妹妹果種咸濕伯父咁都算啦,仲要係條片果句度講埋「條片拍左好耐,而家拎出黎」。即係咩意思?好簡單,即係話:「我周庭係為自己而除架,而唔係為你區諾軒而除架!」

行動請選擇安全手段

工會時間選為星期六晚上八點,為非繁忙時段。經濟學角度看是巴士司機們盡量將停駛社會成本降到最低,避免社會反響太大。這點要讚一讚工會智囊,用這種抗爭手法,除了要給資方壓力外,還需要輿論幫忙,爭取大部分人的同意,仗會易打一點。當年雨傘的革命的支持度比起真普選的支持度低,就是因為有人覺得,自己雖然支持真普選,但覺得佔中手法太激,太影響香港日常運作,過不了自己心理關口,所以不支持運動。這點是大型抗爭者需要留意的。

周庭英文叻但冇品

重點是取笑所謂人家的不足,是無品的。英文叻係咪一定好威呢?香港人還停留係黃子華楝篤笑當中英文叻是世界第一的境界,英文好就高人一等。所以為何食洋腸、ABC以及這麼多人要做偽ABC就是這個理由。

是次不幸事故實在令人感到哀痛,公司必須確保避免同類事件再發生。然而,工會在這幾天順勢提出的各種指控,是有真憑實據,抑或只是再次借機抽水?

電影是圍繞著梁天琦在參選立法會以及被DQ及後助選梁頌恒立會的經過,以及旺角事件後有關控罪的事宜及其心態描述。從這電影看到梁天琦的一個頗為立體感的一面,不只是一些口號激昂之類,反而是多了他的內心感受。當中他對自己旺角事件上的責任承擔,特別感到他並不是外界所說「拋西瓜」的逃避責任的人,而是他說明自己兩年後早會進牢,也是預料之內時,這兩年便做他想做的事情。而事實也証明他沒有逃走,沒有不負責任,現在他真的接受香港法律結果。所以當年那些人對他恥笑的一群,請收回昔日的說話。

原來在他成名的那一夜,他的至親家人亦剛好離世。原來他曾經患上抑鬱症,在劏房中來回踱步,曾經想了結自己。原來在經歷了這些高峰時刻後,他並不快樂。原來在心靈深處,他只想像樂隊Family_of_the_year所唱的《Hero》一樣,找一份平凡的工作,彈彈結他,談談情。原來鎂光燈背後藏著的不是英雄,只是凡人。

三句不離金錢的雄仔

「雄仔拒絕交稅」?屌你老母,笑話黎架?你條窮鬼雄仔,有撚稅交咩。唔好同我講,當年洗巴士,人工高到納入稅網。邊有太監話自己拒絕仆嘢,你有J先得架!

我又唔想話,你咁撚戇鳩做人政治義工,最後原來好似你咁撚戇鳩既香港人越黎越少,你都知道其實佢地做既野,出面既人都唔撚太理架啦。不過對住個咁撚黃絲既外甥,都無謂一野打柒佢啦。點知,今日佢就流感啦。

泛民也是港獨

看看周庭被DQ,還有日前浸大普通話政治批鬥,可見中共殖民香港包圍網已經成熟:輿論一概歸邊,僭建法律手段成熟,傀儡港共政府只是中共在港一名獄卒,外圍新紅衛兵嘍囉既爛打也用之不盡,控制權力和財富的商賈走的走跪的跪,中共只要把所有看不順眼的人和事打成「港獨」,愚蠢的港人大多數便會聞雞起舞,當一粒撚字都可撚成反普通話等於反中,周庭-香港眾志這種完全無邊界的被他決主義也是「港獨」,喪鐘根本隨時為任何人而響。

11/3 要泛民票債票償

你同我講自由意志?民主派初選,馮檢基無啦啦收左皮俾人降左去做plan_B,姚松炎呢條腦殘既7頭反而有機會再一次成為泛民之星捲土重來,自由意志係邊度?香港市民俾你地當傻仔,一次又一次含淚投俾一啲你地欽點空降既「民主鬥士」,你地就羅曬政治光環,香港市民就睇住你班垃圾係議會入面嘈喧巴閉周圍混吉,個陣時,香港市民既自由意志俾你地當乜嘢?連屎都不如啊!

香港人,好撚多人覺得斯斯文文唔撚講粗口就係好人,都唔係第一日知,不過去到呢啲位都仲要搶光環話係「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呢種咁既女人都有人信,咪就係香港多蠢閪囉?好撚多粗口呀?佢地呢啲咁既撚樣唔用粗口鬧佢都出唔到條氣啦。

身為魔物,我等只能被屠

利用龍族的屍體,人類得到礦物以外的素材。龍牙,龍爪,龍鱗……變成了掛在人類身上的「防具」和「武器」,當他們以那種姿態出現在龍族的面前,一切已經太遲。

從小久不久就看見一些中國新聞說誰人剝奪政治權利多少年,甚至終身。以為很遠,不關自已事情,原來這麼近,發生在香港,這些年輕人被奪去利政治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