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社會運動

先唔好討論新娘個笑容發生咩事,張相呢,就係民主思路嘅麥嘉晉今日擺上FB嘅,公民黨楊岳橋似乎未玩夠,今日就親身否定反對派話嘅明日23條,而係明日擺喜酒

群眾去左邊?群眾去右邊。

這幾天,立法會有集會,指希望收集民氣,說要「阻止立法會修改議事規則」。民眾好像不太出來,由第一天的幾十人,第二天在場群眾說「真係連警察都仲多過我地」,然後到最近一次好像有千多人了。是不是很多人呢?

泛民的秋風五丈原

泛民主派這幾天所謂的動員「反對修改議事規則,佔領立法會」行動,未出發已經射了,嚮應者比寥寥可數更羞恥,他們從前念茲在茲「自己就是民意」的自信,看來臉皮再厚的的人還是該面對現實——民意現在明顯並不在他們身上。

立法會外露營

黃昏時分,數位泛民派議員於立法會示威區紮營。立法會保安人員看著他們行為,表示大惑不解。那班保安心想就算那班泛民派議員於立法會示威區自焚,立法會主席及建制派不會撤回議事規則修訂議案。而保安心裡祈求著泛民派議員不要做出一些出位行為,以免麻煩他們清理現場。

立會議員被DQ一役,可謂讓整個非建制全軍盡墨,在多方面大家都看到非建制在品格上、技巧上、戰略上以至心智上,都不能符合到大家對他們的期望。城邦派日日怨婦上身,國師日日講「我都話架啦,因為我做唔到議員」,喂喂,你咁有心智,鄭松泰係入面架,什麼一比六十九呀,理應助他成為大業,不要計較喎。在到獨派已經唔知去左邊,走佬的走,咁就一世,出得來做,真的要預左條命,政治不是講玩笑,唔通孫中山革命時會唔知會死架咩,日日都想佢死大有人在。

泛民黔驢技窮乃咎由自取

香港人不怕做政治義工,但最討厭被騙徒當傻仔,這三四年以來很多熱衷關心社會的年輕人,但大家的熱情只換來所謂自稱反對派的忠誠反對派:泛民主派屢次出賣。

局部地區性政治倫理

今次班人初選邊個我都唔撚會投,係呀我係唔撚盡公民責任,屌你我盡責係你得益,我又無著數。唔好同我講咩神聖嘅一票,因為民主派班人根本唔撚care有無你班網上毒撚本土派嘅一票,而投民主派嘅呢票,我唔會再投落去。 呢個社會唔需要多一個泛民嘅順民,而係要有一同班撚樣講

漫漫長路的司法覆核

不知不覺,申請「西九故宮」的司法覆核已差不多一年了,到了前幾天,高等法院正式dismiss(拒絕)了法援申請之上訴。

請槍唱國歌,荒謬實太多

北看台有班「紅衫軍」,全部人一式一樣——紅衫帶五星,一人一枝中共國旗,假如閣下認為牠們不是被組織而來,我會懷疑你的智商,牠們早就孤零零地坐到睇波角度最差的北看台一角,對不設劃位的波飛來說,牠們的選擇也是匪夷所思,很明顯呢班紅衫烏合之眾進場並非為了睇波,爛然也跟香港黎巴嫩任何一方無關,牠們來開工而已。

咁佢今次講左啲咩呢?如大家所預料,佢並無為自己作為始作俑者帶頭冤枉餐廳一事而道歉。佢唔單止無道歉,仲大條道理咁話有兩千人share,佢地都係認同自己等等。佢地相信你係因為你言之鑿鑿講到已經有大嗱嗱三個專家證實圖片中既羊屍係狗,加上你長期係動保界既工作經驗,所以先被你原來從來未證實過既資料所誤導。被誤導而加入譴責既人固然有錯,錯在未確認資料真偽就去成為幫兇,但就算幾多人錯誤地相信你都好,你發佈未經證實既資料去作出一個咁大既指控,而最終證明你既資料同指控係錯誤既,你絕對要為事件負責同道歉。

事情發展到今日,始作俑者何來及其黨羽都未曾為佢地魯莽冤枉既行為向餐廳道歉。事件經過十多日,餐廳店主營運上既損失、名譽上既損失、精神上既損失,都係難以想像咁大。因為要搶道德高地、搶noice、要發表自己關注既議題,冤枉左對方之後發現自己理虧,採取既行動唔係第一時間道歉,居然係del不利自己既comments,del不利自己既post,block一啲質疑自己既人,然後對事件不作回應,咁畜牲既人我真係未見過。

聲明內容無提及報警處理——虧空公款係刑事,當事人無報警求助(或之後拒絕作供),執法機關當然可以堂而皇之咁話唔關我事無證據起訴乜乜乜,即係私了。問題在於,你私了左,又要公諸於世話佢財務操守有問題,即係要林圓碌碌名譽掃地,要佢唔洗再喺呢個圈立足,要佢無曬影響力(就算佢而家仲有政治檢控官司在身)。

佢深知一個人做唔到面面俱圓但為左選票就選前就扮fd,老師說的是~講到自己係宇宙唯一本土派,選後有左個大爐就理L得你,全民制憲變左全民制餅、議會抗爭就話倒插左國旗,話自己1:69實係啦~屌票講到咁正義咁高尚佢需要盟友架咩?(但其實係兩邊都冇人睬佢~陰功)同「大哥講話你要聽」個條友一樣;不要問,只要信,信松泰得永續,唔信就非我族類;玩法同何執葉都好似,就係不斷做討好基本盤既野,而佢個堆盤都只係一班信徒咁解。

何來呢班人,冇證冇據就話人劏狗?你啲動物專家呢?好似某KOL話齋:開黎見我啦~做乜唔屈埋個店家官商勾結呀?係大嶼山睇住幾隻牛就話自己專家? 咁的士佬都係專家啦~日日劏死牛添啦~冇證冇據就話人劏狗,仲話自己關注動物權益呢啲磚家真係世界級。

這一代人的迷惘

隨著年紀漸長,開始明白到「社會運動」這個概念,知道是有一群人,為了爭取社會公義和進步,不惜站出來,去為群眾發聲,也許當時開始成長,心底裏的熱血逐步也浮上來吧,自己慢慢也對這一群人,產生了敬仰之情,也開始留意更多時事新聞,讓自己可以關心更多社會。

睇反對派玩政治,真係好睇過吉村卓拍AV,佢哋真係將吉生嗰句「很想要吧」活生生咁拍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