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社會運動

街頭社運戰神的殞落

我仲記得,佢以前成日叫我地,唔好掛住網上鬧交,呢啲嘢係無意思嘅,多年後,佢喺個網度鬧我,我都對此語塞。

雖然口口聲聲無指責商場之意,卻立即放上面書,將道歉作為他當事人大獲全勝之宣言,然後還語句得意,認為所有指責聲音,一律剷除滅聲,乾乾淨淨。如此漠視民意的做法,跟所謂聲言要一直與之對抗的殺人政權,其實無大分別,讓人觀之無不扼腕痛心。有此等人兄作為鬥士,為香港爭取民主,無怪乎多年情況毫無寸進,更節節敗退!

廢老Q果副不可一世嘅嘴臉,都唔好講惡人先告狀呢個問題,你遇到不快事件,無啦啦做乜牽扯到去香港嘅競爭力?佢沈唔沈淪關你投訴成唔成功咩事?將自己個人利益堂而皇之咁同香港前途發展掛勾,就係黃屍老屎忽最討厭嘅地方──例如本土派擲磚就係令香港沈淪、保住飯民大台就令香港前景有希望,表面上有一堆似是而非嘅道理,但實際上只係根據自身利益同一己喜惡黎做判斷

在現代政治,有體制有規矩,你把事情的罪責或希望都放到一個人身上,到那個人上任或離開,事情沒有好轉或變壞,之前那些鏗鏘的口號,都會變成廢話。像有西九的候選人問其他候選人,你做了這麼多年議員做了什麼。我想問,他成為議員後,又可以做得到什麼?還有,過去的日子,遊行都靠xxx下台為口號,對上一次,十一遊行,大家叫袁國強下台了。今天,袁國強就上京了,大概是交代他劈炮不做的事情了吧?那,他下台了,就像梁振英今年都下台了,泛民不是應該很高興,他們的訴求有一部份被解決了嗎?

這件事一點都不好笑

原來無輸到。難怪,有人可以照常去開聖誕派對,有人可以照常設宴,宴請在公開場合跟他們稱為無恥之徒觥籌交錯。

時事評論員的工作,是不是提建議呢?喜歡的時候,就可以用解綑新聞學解下悶,說點建議。我的建議,亦都在大氣電波說過:首先,在決戰時刻,在立法會大會叫主席提醒其他議員去開會,是不合時宜的。因為那一刻,才用了議事規則 88(1)。第二,在結婚派對時,大家廣傳他跟建制派議員笑口噬噬的照片,在公關學上都是不適切的。那是不是有建設性的建議?

先唔好討論新娘個笑容發生咩事,張相呢,就係民主思路嘅麥嘉晉今日擺上FB嘅,公民黨楊岳橋似乎未玩夠,今日就親身否定反對派話嘅明日23條,而係明日擺喜酒

群眾去左邊?群眾去右邊。

這幾天,立法會有集會,指希望收集民氣,說要「阻止立法會修改議事規則」。民眾好像不太出來,由第一天的幾十人,第二天在場群眾說「真係連警察都仲多過我地」,然後到最近一次好像有千多人了。是不是很多人呢?

泛民的秋風五丈原

泛民主派這幾天所謂的動員「反對修改議事規則,佔領立法會」行動,未出發已經射了,嚮應者比寥寥可數更羞恥,他們從前念茲在茲「自己就是民意」的自信,看來臉皮再厚的的人還是該面對現實——民意現在明顯並不在他們身上。

立法會外露營

黃昏時分,數位泛民派議員於立法會示威區紮營。立法會保安人員看著他們行為,表示大惑不解。那班保安心想就算那班泛民派議員於立法會示威區自焚,立法會主席及建制派不會撤回議事規則修訂議案。而保安心裡祈求著泛民派議員不要做出一些出位行為,以免麻煩他們清理現場。

立會議員被DQ一役,可謂讓整個非建制全軍盡墨,在多方面大家都看到非建制在品格上、技巧上、戰略上以至心智上,都不能符合到大家對他們的期望。城邦派日日怨婦上身,國師日日講「我都話架啦,因為我做唔到議員」,喂喂,你咁有心智,鄭松泰係入面架,什麼一比六十九呀,理應助他成為大業,不要計較喎。在到獨派已經唔知去左邊,走佬的走,咁就一世,出得來做,真的要預左條命,政治不是講玩笑,唔通孫中山革命時會唔知會死架咩,日日都想佢死大有人在。

泛民黔驢技窮乃咎由自取

香港人不怕做政治義工,但最討厭被騙徒當傻仔,這三四年以來很多熱衷關心社會的年輕人,但大家的熱情只換來所謂自稱反對派的忠誠反對派:泛民主派屢次出賣。

局部地區性政治倫理

今次班人初選邊個我都唔撚會投,係呀我係唔撚盡公民責任,屌你我盡責係你得益,我又無著數。唔好同我講咩神聖嘅一票,因為民主派班人根本唔撚care有無你班網上毒撚本土派嘅一票,而投民主派嘅呢票,我唔會再投落去。 呢個社會唔需要多一個泛民嘅順民,而係要有一同班撚樣講

漫漫長路的司法覆核

不知不覺,申請「西九故宮」的司法覆核已差不多一年了,到了前幾天,高等法院正式dismiss(拒絕)了法援申請之上訴。

請槍唱國歌,荒謬實太多

北看台有班「紅衫軍」,全部人一式一樣——紅衫帶五星,一人一枝中共國旗,假如閣下認為牠們不是被組織而來,我會懷疑你的智商,牠們早就孤零零地坐到睇波角度最差的北看台一角,對不設劃位的波飛來說,牠們的選擇也是匪夷所思,很明顯呢班紅衫烏合之眾進場並非為了睇波,爛然也跟香港黎巴嫩任何一方無關,牠們來開工而已。

咁佢今次講左啲咩呢?如大家所預料,佢並無為自己作為始作俑者帶頭冤枉餐廳一事而道歉。佢唔單止無道歉,仲大條道理咁話有兩千人share,佢地都係認同自己等等。佢地相信你係因為你言之鑿鑿講到已經有大嗱嗱三個專家證實圖片中既羊屍係狗,加上你長期係動保界既工作經驗,所以先被你原來從來未證實過既資料所誤導。被誤導而加入譴責既人固然有錯,錯在未確認資料真偽就去成為幫兇,但就算幾多人錯誤地相信你都好,你發佈未經證實既資料去作出一個咁大既指控,而最終證明你既資料同指控係錯誤既,你絕對要為事件負責同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