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社會運動

今日我地有14萬人出黎遊行,無疑係為在囚朋友同集會人士打左強心針。但係,在囚嘅依舊在囚,我地依舊缺乏一條長期支援所有被捕朋友嘅路線。呢幾日,我見到好多位過往一直批評自決派朋友都走出黎表示想直接捐助咁多位在囚義士,包括本土同自決派嘅朋友。過往呢幾年,我地一直冇左互信。但如今,我地都有朋友一同成為左階下囚,被極權政府壓逼。作為和解第一步,理應放低派系之爭,成立共同基金,支援所有為香港民主運動而面對官司或者已入獄嘅朋友,為佢地安家,更加令佢地感到不孤單。

2007年開始用 Facebook,都係攞嚟溝女、晒下嘢放下閃咁。到2014年天澄出世後甚至完全無public_posts。100毛?928之前完全都唔知100毛係乜嚟。之後,Facebook成為咗接收雨革最新消息嘅渠道。開始認同100毛等媒體嘅睇法,亦覺得可以透過Facebook去宣揚對政府嘅不滿。總希望能改變大部分人,對社會、政府發出強烈嘅訊息,香港人絕不妥協中共、港共對香港司法、民生、政制各方面作出嘅破壞。

政總外的貼紙

那天經過政府總部,看到一位頭髮斑白的婆婆,躬下身來,用不同顏色的膠紙,逐張逐張地貼在政府總部東翼對出的馬路上。黃色的貼紙組成數把雨傘,還有一隻用貼紙砌成的企鵝,企鵝流淚,內心破碎,牠持着與心那樣代表破碎的汽球,腦海旁有一句泡泡內的對白,「還我公民廣場」。

儘管佢地有好多做得唔夠令世人滿意既地方、或者因為太年輕而信錯人、做錯某D事,但佢地的確係年輕一代關心社會既開端。

搞暴動,害死咁多人,最後受勳,頤養天年到89歲先死,福祿壽三全。點解人哋可以咁?因為當日人哋係反英抗暴,而家回歸左喇,梗係要恢復佢名譽,同志咁多年嘅委屈,黨而家還,遲左喇唔好意思。

公民黨一向呢就律師輩出,但呢幾年總係令我困惑嘅係,點解社運民運中人,成日都要籌律師費?乜公民黨咁多律師咁多正義偉論,乜原來佢哋唔會減價,幫啲被政治檢控嘅人打官司架?大家都係為香港好喔,點解自己嘅專業搵咁多錢都仲要喺乞衣兜討飯食?

在今日,「和理非」的抗爭仍然有市場,不少人仍然都鼓吹以雞蛋撞高牆的形式爭取權利,然而看到的,是公權力一步一步的打壓,是有權用盡的政治現實,是法治不在保護至高無上的道德價值的社會。有人會灰心落莫,更多人會轉身離場,然而更堅定的人就只有一條路,就是走得更前,做得更激。如果我只是推撞鐵馬都需要受牢獄之苦,何不帶上面罩,放火暴亂?當天「魚蛋起義」已是一次因多次「和理非」無所作為而出現的衝突。今天人們見到是原來連無人受大傷得「衝擊政府東翼前地」一事中都要有如此刑責,那如果真的要做的話,在成本和效益的計算上,一定只有更激進的一途可取。上訴庭法官今天把刑責列明,或許使到少了人走上街頭,卻使到仍會走出來的人更有心理準備,更會做出比今天之罪嚴重的事。

除咗心痛,更多嘅係慚愧、內疚同憤慨,仲有好多文字無辦法形容嘅感覺。當晚我見到個位朋友,到最後都係忍唔住表達我嘅想法。佢同我講成班左膠乜乜柒柒(我已經唔記得佢實際講咗咩),之後我冇再出聲,將所有想法吞返落肚。

呢十六人大多數有正職要養家,佢地家人要開飯的,支持佢地,唔好齋講,要課金。

黑暗過後,隨時是更黑暗

左膠式永續社渾,搶鏡頭不沾鍋,夠哂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了吧?無論你主張的是自決自治自立還是自瀆,對港共政權殖民買辦來說,你就是分權,就是不安因素,把一切變數消滅於萌芽階段是獨裁者必然之選,泛民主派大律師大教授大牧師那種自以為「犬儒式和平原教旨社運」,沒用的,只要你不戴共匪帽子,自旺角魚蛋騷亂起,共匪早已下定決心無差別攻擊所有被扣「反對派」帽子的敵人。

事業,上唔到位;友情家庭可以維持現狀已經要偷笑;生活,連三餐都未搞掂更加唔駛諗; 剩低愛情尚算有希望,於是我專心尋覓,希望揾到個如意郎君。浮沉大海五年有多,先發現你揀人時人亦揀你。好嘅已經有人mark咗,剩低嘅好人又唔駛揀自己,於是乎自我放棄。連愛情都冇希望,我仲可以做啲咩?

林子健案因為傳真社發放嘅閉路電視片段而峰迴路轉,香港警察Facebook專頁就即刻出咗一個「跟車太貼,易生意外」嘅帖文,抽水抽到盡。其實係呢個越嚟越荒謬嘅香港,有咩係無可能發生?實情就係你以為是非黑白可以互相顛倒,無論你點跟都一樣會中伏。既然偉大嘅警察咁鍾意回帶,等我同大家回下帶,又睇下跟得貼唔貼!

成王敗寇,未落敗時,都應該已經設想最差、最壞的情況何如,受牢獄之災或許是每個參與政治的人都想過的事,不只投身社運圈或確實組織政治勢力,只講做評論人、出版書籍等亦須有覺悟。然而,一切承擔過後,由誰續航、由誰擔大旗下去呢?這些都須經周詳計劃,而不是「我拋咗個身出去,死而無憾。」

本土派(存在的話)又好多未成形嘅嘢,本土派嘅人好缺乏人之間嘅真實社群/網絡,心靈好破碎,無訂畀人互呻吹灰,又無人互相療傷打氣,最後全部變曬傷心嘅癡線佬,邊個最開心?

樂華站頭現時只有一個僅能容納兩人的站長室,巴士車長唯有捱着「日曬雨淋」於室外休息及用饍。一個妥善的休息空間,除了是對巴士車長健康的保障,更是對道路安全的負責。萬一車長中暑,將會嚴重影響行車表現,增加駕駛危機。房署多年來未有積極處理有關車長休室的申請,漠視我們的需要。而今次公司「以自己方式」為員工謀福利,亦即時遭到阻撓,充分反映房署對於巴士車長的不近人情。

除咗幾次選舉之外,都鮮見各本土派團體向大眾宣揚自己喺呢方面有咩執政藍圖。呢度嘅理念,並非指緊新嘅香港應該用咩政治制度產生,例如獨立、自治、城邦咁,而係講緊假如香港人獨立到/自治到/建立到華夏城邦、有得去中南海同習近平飲青島之後,應該做啲咩嚟解決港共搞出嚟嘅一舊舊蘇州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