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社會運動

林子健案因為傳真社發放嘅閉路電視片段而峰迴路轉,香港警察Facebook專頁就即刻出咗一個「跟車太貼,易生意外」嘅帖文,抽水抽到盡。其實係呢個越嚟越荒謬嘅香港,有咩係無可能發生?實情就係你以為是非黑白可以互相顛倒,無論你點跟都一樣會中伏。既然偉大嘅警察咁鍾意回帶,等我同大家回下帶,又睇下跟得貼唔貼!

成王敗寇,未落敗時,都應該已經設想最差、最壞的情況何如,受牢獄之災或許是每個參與政治的人都想過的事,不只投身社運圈或確實組織政治勢力,只講做評論人、出版書籍等亦須有覺悟。然而,一切承擔過後,由誰續航、由誰擔大旗下去呢?這些都須經周詳計劃,而不是「我拋咗個身出去,死而無憾。」

本土派(存在的話)又好多未成形嘅嘢,本土派嘅人好缺乏人之間嘅真實社群/網絡,心靈好破碎,無訂畀人互呻吹灰,又無人互相療傷打氣,最後全部變曬傷心嘅癡線佬,邊個最開心?

樂華站頭現時只有一個僅能容納兩人的站長室,巴士車長唯有捱着「日曬雨淋」於室外休息及用饍。一個妥善的休息空間,除了是對巴士車長健康的保障,更是對道路安全的負責。萬一車長中暑,將會嚴重影響行車表現,增加駕駛危機。房署多年來未有積極處理有關車長休室的申請,漠視我們的需要。而今次公司「以自己方式」為員工謀福利,亦即時遭到阻撓,充分反映房署對於巴士車長的不近人情。

除咗幾次選舉之外,都鮮見各本土派團體向大眾宣揚自己喺呢方面有咩執政藍圖。呢度嘅理念,並非指緊新嘅香港應該用咩政治制度產生,例如獨立、自治、城邦咁,而係講緊假如香港人獨立到/自治到/建立到華夏城邦、有得去中南海同習近平飲青島之後,應該做啲咩嚟解決港共搞出嚟嘅一舊舊蘇州屎呢?

現時於豪宅區坐鎮的民主派人士,多數均是紥根區內多年的地區工作者。以衛城選區的鄭麗琼議員為例,她自衛城選區於九四年設立以來已經是該區的區議員,與居民建立了極為深厚的感情。縱使居民的政治立場較為親建制,亦無阻她連任至今。

我不是說老人就不能參與政治,但馮某這種無能無賢無恥無賴之暮年政治老油條,其畢生事業就是三十幾載廟堂之中沽名釣譽卻尸位素餐,對香港前途寸功不立,其臨立會助紂為虐及2011政改投共更是罄竹難書之歷史罪大,稍為正常的選民早已背棄這種政治四不像,去年立會民協全敗,正是馮檢基政治技窮領導無方之下場

正如民陣召集人區諾軒先生所說:「熱狗不滅;社運不興」,香港人有責任盡快徹底消滅熱血公民以及城邦派,不可以讓他們對本土派以至香港做成進一步的傷害。而至於社民連,雖然它們問題甚多,又行駛暴力,但他們至少仍是「非建制派」,將他們完全趕盡殺絕並不合情理,亦忽略了社民連作為香港第一個進步民主派政黨,起風氣之先的貢獻。

回歸以降,無論中央領導、中聯辦或港澳辦大官,抑或是歷任特首,無不經常地說香港人民心未回歸,要加強青少年的國民教育云云。在梁振英上任之初已經大力地推動國教,以致造成了一連串的群眾運動,令國教不得不暫時擱置。不過,自從國家主席在訪港期間重提愛國主義教育,表明要「著力加強對青少年的愛國主義教育」的聖旨下,無論是北風或本地風也作出配合,均逼迫林鄭要做出一些成績來。

喺呢場運動嘅高峰,最多人肯關心肯落場嘅時候,反對派嘅判斷就係,嗰啲咁艱澀嘅技術/軍事/法律知識都係無辦法用來升級呢場動員,無辦法增加反對嘅成功率,咁,係呢個後雨傘時代,年輕人醒過龍然後訓番考警察嘅年代,為何而家反對派又覺得一地兩檢、高鐵運兵、日日蝕錢呢啲嘢係可以叫番佢哋出來架呢?

反對派繼續以非理性手段,如瘋狗一樣妖魔化「一地兩檢」估計是因為補選將近,他們手上無什麼政治題材可大做文章,故要在「一地兩檢」上吹毛求疵,刁難政府,作自己在補選期間的「政績」。

香港中產、律師黨成日開口埋口講咩?「法治」,但呢班人有真係好好守護「法治」呢樣嘢咩?當年人大釋法,法官律師著黑衫「無聲遊行」,主流傳媒同班老屎忽評論員讚到天上有地下無、結果改變咗啲乜?

一個優秀的民主派地區工作者,是不會受到外在政治環境影響到他們的社區系統。民主派地區工作者只要有耐性、用心地服務居民,不論其選區的選民增加仰或減少,投票率升高或降低,民主派得票率上升或下跌,其社區系統亦必定穩如泰山。朱順雅議員在恆福選區的社區系統,就是典型的例子。

為甚麽熱血公民會是「立場不明」呢?用本人政治光譜的理論來說,這是因為他們同時擁有着保皇派和激進本土派兩個立場南轅北轍的派系之立場。

民協的社區系統,其實算是十分穩固。在現今中聯辦高度界入各級選舉的情況下,一個民主派政黨要保住其區議會議席可說是絕不簡單。民協在深水埗區的勢力極為雄厚,就算近年爆發退黨朝,民協仍然以七席區議會議席保持深水埗第一大黨的地位,是深水埗區民主派差一席過半數的主要原因。在民協的全盛時期,它在深水埗區議會更擁有十二席。

仲反高鐵?不了。

你自己儲唔到力量去搞抗爭,佢地就會講成係香港人冷感,而唔係諗吓點解自己再動員唔到昔日同你癲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