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社會運動

蘋果日報何故大發慈悲,為兩人生計作宣傳?本來兩人保持低調,除了上庭外就甚少上報,現在為何登場演戲。梁游因宣誓無效而被終止立法會議員身份,議員身份失去後二人尚欠立法會薪酬和預支的津貼約一百八十六萬元。他們兩人卻埋恕「親中媒對針對」所以要「食老本」。他們的潛台詞好像對外公開說「抗爭本應無成本」,現在需要付出時就要其他人伸出援手。仔細看該篇報導的留言,大部份都如鄭松泰評價他們一樣,大都為粗言鄙語痛罵兩人有如騙子。

相信住在新界東的朋友,經常會見到「務實本土」的大字經常出現。這是范國威先生的政治綱領。可是,有人認為范國威先生並非本土派,說是因為他與旺角事件的參與者割蓆。

起而家,普遍被認為「唔對準政權」的做法,一種,就是仲相信遊行示威仲有效,咩「人民用腳踏出民主自由」,但其實政府當你耳邊風。一種,就是好似眾志果類,仍然會做D旁人眼中極其「左膠」的行為,例如用黑布遮金紫荊,然後其他人就忍唔住恥笑佢地。歸根究底,大家就是覺得你做埋呢D野,政府根本唔會聽,呢D行為,只是純粹為「自我感覺良好」,以為自己已經付出左;更甚的就是囉光環,透過做呢D野搏上鏡,爭取被捕

提防戴耀廷借殼亂港

有意參加新界東補選的張秀賢,日前宣佈成立「立言香港」,自己擔任召集人。雖然該組織聲稱要「累積實力,未來大家方有足夠條件推行政治改革」,但張秀賢辯稱組織只是「議政平台」,不是「政治組織」云云。2014年,時任中文大學學生會會長的張秀賢稱在9月28日的集會中啟動「佔中」,是學聯與「佔中三丑」的共識,早在「佔中」期間張秀賢已經成為了他們的傀儡,附和「佔中三丑」上演醜劇。

不同的社區均會有以上的住宅建築,若一個社區內有很多不同種類的住宅,建立社區系統的難道會提高,因為要同時滿足不同階層的人不是一件易事。

陳琬琛就是成功將社區系統不斷壯大的例子。陳琬琛已在政壇活躍近超過三十年,在荃灣的社區系統保持了三十年仍然持續地壯大

中國大陸奪得香港後,兩地政情、文化風貌、人權自由度和經濟發展南轅北轍,中共是如何循序漸進地使香港變成與中國大陸其他地區無異的普通城市呢?本會的主張這個現象定名為中式同化(Sino-Conformity)。而中式同化之定義何解?大概可以從其他國家的同化政策上看出端倪。

兩位俊男,左邊是灣仔區一號軒尼詩選區的現任區議員鄭其建先生,右邊是葵青區十一號大白田選區的前區議員徐生雄。為甚麽將這兩位人兄作為本篇的主角呢?因為他們分別是「成功防止保皇派破壞社區系統」以及「未能防止保皇派破壞社區系統」的顯例。

管制專權,故名思義就是重在管制及監控。意識形態上潛移默化式的灌輸,上行下效,從而令人民自我監控及審查。換言之,中共就是靠對人民的嚴密管制以保存統治權。可能大家到會問,中共和其他高壓統治方式雷同,也是參照史太林蘇俄政權。為何蘇俄既亡,中共之治卻能「千秋萬世」?我們必需更深入了解中共管治的原理。

熱血時報前主持Winnie在節目《米港時事》大爆黃洋達已經申請加拿大政治庇護,並已準備離開香港。雖說黃洋達為人無恥反骨是眾人皆知的事實,可是黃洋達瞞着本土派成員以至熱血公民成員企圖逃離香港的行為,其行為之無恥卻遠超我的想像。

以民生問題「上位」並建立社區系統,梁耀忠是典型的例子。梁耀忠在八十年代通過揭發問題公屋事件而成功取得知名度,並乘勢壯大其所屬組織街工,同時在葵青區建立了一個完善而有力的社區系統,使葵青區成為泛民主派的「票倉」。梁耀忠雖在近年的表現十分不濟,但是其八十年代通過問題公屋事件建立社區系統的事跡絕對值得泛本土派學習。

今次七一議案尹兆堅得得戚戚提出之後,比張華峰將啲字眼作出「侮辱性」修改搞到同佢個原意完全相反,再以壓倒性票數通過就梗架啦,點都估唔到你尹兆堅七到以為泛民拉隊走人就可以流會,然後走完出去又發覺原來人地夠人又9下9下走番入去投票,跟住輸咗又賴乜嘢「因為劉小麗被趕出議事廳、梁國雄羅冠聰被警方扣留導致民主派人手不足以否決修訂案」云云。

香港人最易管,無論你一星評價幾多,呃幾多嬲,他們都是照樣的忍氣吞聲。就好似我看「香港眾志」的專頁,講到黃之鋒被捕,搞什麼黑紫荊(現在什麼年代?不如二次創作女殺手黑玫瑰做黑紫荊啊笨),一堆人諷刺挖苦他們,「被三年前的黃之鋒擋住了」、「不要激嬲共產黨」、「玩這些把戲要到什麼時候」,看得心涼,但也堪憂,政治冷感,或者就是源於自挫銳氣吧。

黃之鋒,被造壞了的神

黃氏一黨仍以為時間仍凍結在2014年9月28日,可惜就算真有時光倒流,都冇人想回到這一天了,他們是次一連串動作根本稱不上示威,只是公車上書式社渾,看看他們那些訴求:釋放劉曉波(干涉終囯內政),我要真普選(繼續求專制政權施捨民主),這些口號借民主包裝紙包來包去,其宗旨始終沒有跳出「不奉中共為主則無法成功爭取」的範疇,毫無力量的在野人士與虎謀皮是什麼下場,看看泛民主派這三十年來究竟爭取了什麼,就是人辦。

七一同六四唔一樣,佢從來唔係圍繞一個單一主題嘅遊行,甚至響低潮果幾年,大會仲鼓勵佢嘉年華化,盡量容納多啲唔同主題同組織,既然係參加者可以懷有唔同目的,亦同時代表咗佢係來去自如──點解由今年開始會比班飯民黃屍大台講到七一變成咗「抗共正統」,唔出席另起爐灶就係對香港「不忠不義」!?幾時七一變到好似文革咁,所有支持民主嘅團體,都要同時表態支持民陣七一,唔係就要受到嚴厲打擊?

「又係佢地,黃之鋒,仲有好似叫梁國雄既一班人。」「係我仲未知道點樣反應既時候,佢地……」「佢地就強行進入左我身體……」「我數唔到有幾多人,數唔到過左幾耐,我好驚,好辛苦……」「從來未有人入過黎,仲要入得咁深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