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社會運動

俗話有云:「錢不是萬能,但沒有錢萬萬不能!」泛本土派要宣傳理念,故然需要一套完整而適合香港的論述,但如果沒有錢,那能夠宣傳理念?因此,泛本土派最需要的,就是被部份人視為「萬惡之源」的金錢。但是,錢從何來?以現時泛本土派能力範圍內,本人想到兩個方法。1.市民、小商戶捐款2.取得區議會議席以及立法會議席

「本土派」的定義眾說紛紜,不少人認為「自決派」也是「本土派」,亦有人認為「熱血公民」是「本土派」,更有保皇派人士自稱自己為「真本土」。因此,「本土派」的定義必須先釐清。

香江興衰,匹夫有責。香港黑雲壓城,內憂外患,誰能置身事外?我們並不善忘,仍記得香港曾經的光輝。望見日漸消逝的自由、民主、尊嚴,以及不再熟悉的街道、社區、語言,我們不能再沉默。沉默的人必遭剝削,我們選擇發聲立言。

民陣今年遊行口號為「一國兩制_呃足廿年_民主自治_重奪香港」。其實早在六十年代,就有群人嗌出相同口號,果真「五十年不變」。

響度再次整理一下資料比大家知道飯民主派其實響今屆議會未盡責任、出賣市民已係常態,起初仲會強行解釋,到而家經已連解釋都廢事;飯民大台媒體蘋果明報共媒01D100城寨花膠台852立場亦唔會揭露比你睇,究竟情況可以有幾嚴重

我們絕不能羨慕愚人,愚人的快樂是屬於愚人的,畢竟我們已經清醒,在火場中又何以安寢?

要對抗瘋狂的世道,需要瘋狂的言論。瘋狂不是必然負面的,更可以是創造與破壞的原動力。港獨思想,夠瘋狂吧。然而,在法國大革命發生之前,區區百姓要抵抗根深蒂固的教士與統治階級也是瘋狂的。在美國獨立之前,以微弱的移民之力反抗日不落國的強大勢力也是瘋狂的。在以色列建國之前,被長年壓迫、分散各地的民族要在眾多強鄰虎視眈眈下的故土立國也是瘋狂的。

熱血公民以及山達基邪教均以升級制鼓勵教徒捐款。熱血公民在其課金系統中,以草根金主、中產金主、貴族金主稱呼捐款人。山達基邪教亦會要求信眾捐錢給教會換取所謂的「覺醒」,即在教會的地位。這種模式的目的旨在令教徒不斷進行捐款。通過給予信徒不同的稱號,以滿足他們的虛榮心。城邦派的陳云根經常為其支持者設立不同封號,例如昭明公主、忠烈公等,亦是同一原因。

如何成為熱血公民?

熱血公民可以話係香港,唔係,係全宇宙最好既組織。想成為佢地既一部分,我地要係思想同行為上都符合佢地既標準,先可以成為一個受人景仰既熱血公民。以下就住本人一啲觀察,畀大家一啲建議。

公眾係白痴,我講得、你講得,就算任何一個師奶維園阿伯,痴線到如劉馬車,低能到好似阿叻咁,都可以講,惟獨係民選議員係點都唔可以講出口。以前有個陳鑑林講遊行既市民都係被誤導,佢都尚且係講緊對家既支持者,但今次鄭松泰口中所言,個種自以為高高在上既語氣態度,根本就係當公眾作為自己選舉工具,可以欺瞞,可以利用。而事實上佢真係靠公眾去獲得今日民選議員、代議士既身份。抱住公眾係白痴既心態參選,咁佢係選舉過程中,到底有幾多說話係真,又有幾多係欺騙緊你地既信任,真係不得而知。

你話佢地狗咬狗好好睇呀,花生好食呀,之但係你地是但一邊拗贏左,熱狗開黎見你啦咁又點?本土派就係俾你地清算到冇哂啦,要dq被dq,要坐既仲排緊隊,本土個牌頭俾埋班販民騎劫埋,你依家先同人講唔關毓民事架係狗達仆街咋乜乜乜,屌你又唔諗邊個引埋呢啲痴線佬出黎?

每年叫人出嚟俾錢我,幫佢哋打打飛機,射了,火出了;那就……

我地講到要劃休止符,就係唔想再睇住六四成為每年供養你地既工具、滿足你地愛國心理既工具、贖罪既工具。停止悼念,就係對你地呢班肚滿腸肥既人一個斬釘截鐵既激烈反應。我地堅持中港分隔,比起你地拎住張回鄉證返中國企係五星紅旗前面笑晒口咁,有骨氣得多。

廢老亦很喜歡罵港獨,說民主都爭取不到如何爭取港獨,其實很像基督教會為了道德高地打同性戀的稻草人,我又想問,看看現在的香港,看看旺角行人專用區,看看公屋村的公園廣場,看看上水,看看粉嶺,現在給你有民主又如何?會有改變嗎?香港政府能逆中共意嗎?中共統治下的香港還是「你想要的香港」嗎?

我悼念倫敦恐襲就話係應有之義啫。悼念六四?不了,有咩好悼喎~

如果說支聯會嘅燭光晚會係為咗對中共示威,那為什麼不是「對準政權」在天安門舉行?他們都被發還回鄉證了不是嗎?如果支聯會嘅燭光晚會能威脅到中共,那什麼他們叫咗28年「平反六四」、「建設民主中国」,但中共殺人政權仍然不倒如山,對香港嘅侵略殖民有增無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