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群服務

「我是如此一文不值嗎?」
「我是同事之間能力最差的一位嗎?」
「我是如此不受重視嗎?」
「我曾得罪了什麼人嗎?」
「我做錯了什麼嗎?」

街坊帶路在今年初與一班學生到訪了上水古洞,一個即將被重建的社區。面對新界東北發展計劃,持分者們都有不同理解、期望,及應對轉變的方法。古洞村民和商戶的故事和想法,正是這個導賞團的重心。而本文介紹的志記鎅木廠和悅和醬油廠,就擁有濃濃的人情味,以及盡最大努力把文化傳統傳承下去的決心。

站在李鄭屋商場門口,我只看到對面的街市,但街坊卻告訴我那個位置曾經全是木屋。政府為了清拆木屋,希望居民搬到澤安邨,然而居民卻不願意,於是就出現了大批居民在原址露宿的景象。

由情緒低落到確診、入院,至今兩年多,其實一路走來真不容易。有時我會想,假如當初沒有尋死的念頭、沒有看醫生,沒有抑鬱症患者的標籤會否生活得更好,

香港是他的根

我們探訪的其中一位伯伯已年屆92歲,他從前在河源紫金定居,好奇下問他怎樣遷到香港,才發現他一波三折的身世。他童年時曾在3個家庭成長,爸爸離世後和兄弟姊妹們隨着母親改嫁,然而母親和後父也不幸在日治時期餓死,所以他只好流落街頭。輾轉下經親友介紹認識了人販(人口販賣集團的接頭人),我們聯想到的人販可能不是善男信女,但當時只有十四、五歲的他在香港流離失所、隨時餓死,考慮到人販能給他「有書讀、有飯食」的待遇,他也只好搭上那載着無數孩童、飄往未知方向的船往大陸去。

你以為香港嘅Agent只係收你9900蚊就完?錯了。印尼唔少嘅Agent攀山涉水,去到落後村落搵年青嘅人游說佢哋出國打風流工,唔洗10年就可以回鄉起屋。唔少少女聽咗之後,就去大城市嘅Agent公司報到。誰不知,呢啲Agent等人齊後就又拉又鎖,要脅佢哋簽價值約14000HKD嘅「培訓合約」;俾唔起錢?就要脅埋你簽借據,等你有工之後先開始還。唔上堂?你就要俾離開費用,對佢哋嚟講都係天價。

寫給上課不開cam 的你

為甚麼「開cam」如此重要呢?老師對著螢幕說話亦不容易,正如上面所說,非語言訊息同樣重要。在課室上課,老師可以觀言察色,留意學生面部表情,眉頭緊皺可能是自己說得太深同學不明白,打瞌睡可能是前晚沒睡,也可能是自己說得太沈悶等等,當然也可以即時觀察同學是否專心上課。這都能幫助學生吸收知識,只可惜如今大部份同學都關上鏡頭,老師失去最理想的渠道瞭解同學上課情況。我尤其想要提醒那班極力爭取「轉P/F」、「退學費」的同學,你們在爭取的同時,又有沒有把握所有僅存的學習機會?學期完結將至,結果你爭取失敗的同時,小心連學費都「蝕埋俾佢」。

已經第三個月了——曾為照顧者、又同時投身安老服務的我,一方面也明白為何不能開中心,但同時間也明白照顧者每天和被照顧者鬥智鬥力、身心俱疲。不身處其中,真的很難明白那些服務是何等微小、但又何其重要。早前張超雄提出建立「喘息支援津貼」,用意當然好;但坦白說,一次性的「派錢」措施,等於撇下一句「拿,錢我就俾左,你要點處理唔關我事,我唔會諗」的放任姿態。

現在的圈子中,只有最親近的人知道我有抑鬱症。我覺得沒有必要交代自己的病情,畢竟這不是甚麼光采的事。我不希望別人同情我,或因為我的病而相處時小心翼翼

2018年2月我告訴學校持續情緒低落,於是學校轉介我看普通科醫生,當時醫生沒有轉介或作診斷,但幾天之間情緒越來越差,更出現輕微幻覺和幻聽,第二天就馬上看私家精神科醫生,同時在公立醫院精神科開始輪候。半年之間因為情緒影響,學業每況愈下,2018年7月知道要留班更是一個打擊。9月開學時,因為自殺念頭太強烈,我進了急症室,轉為輪候精神科緊急求診,開始看公立醫院精神科。我的病情一直反反覆覆,2019年也住過兩三次精神科病房。

我是一位全職的駐院表達藝術治療師。公司在這段特別時期,也特意要求我多加留意院友情緒,為個別有情緒狀況院友進行額外關顧和進行心理治療。

入職多月,傳單派過,COLDCALL試過,肺又被照過,內心開始焦躁,開始質疑今個月買不了近期大熱的手袋。萬念俱灰之際,你瞥見了一身影,隨即跋足上前,嘗試打開話題,拉近雙方距離,期待對方回應。定眼一看,對方樣子平凡,說話方式有點奇特,但你心中一句:”Who cares~ Nothing is impossible” 。你深信凡事都有可能,於是你下定決心,繼續發揮談笑風生的本領。你盡量表現得誠懇,努力地為對方日後的人生安排提供意見。左一句「兄弟」,右一句「幫幫手,打份工」,對方霎時被感動,協助你填寫問卷。於是你領著他到一個狹窄的後街,在對方不情願或不知情的情況下,他最終進入了一個「惡」的口袋。你亦放下心頭,因為今個月達標了!

在香港,普遍家長都非常緊張自己仔女,尤其是學業和健康。專注力不足與過度活躍(ADHD),近年備受關注,在媒體和家長間都有熱烈討論。

我就好奇究竟由幾時開始揮春係去區議員度攞嘅呢?

每人都有權選擇如何去享受生活,但很多時,我們在享受同時會否提提自己是否有時太過興奮忘形而不知不覺中「洗大咗」

拗乜鬼?唔信嘅,拎一筒感染者的血打落去,你唔信唔驗唔醫就無事嘛,你試試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