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社群服務

我和我的《二字頭》

我都未聽過「投共」投得咁窩囊。「二字頭」,曾經是高登討論區的黑詞彙:一提「二字頭」,竟然想起《二字頭》這本雜誌,「配合中共的愚民治港政策」、是「參與青協在香港的統戰工作」、「借高登上位」云云。被評為「投共」的總編輯林先生,網名「藍夢羽」,「投共」的代價是,一年來為承擔《二字頭》開支的累積負債已經接近港幣十萬。

作者倆與齋Sir等一行六人,參與三月十七日的「平等分享行動」。其中鄭先生突然發揮腦殘威力:「其實紙杯與紙紮品都是紙,不如我們去紙紮品店問問。」而容先生竟然在旅程中重拾久違了的愉悅。「平等分享行動」,不是義工活動,不是做善事,不是去幫人,也不是一般團體舉辦的派飯、送暖、社會關懷行活動,行動沒有「施」與「受」的身分,參與者只是走到社區,將自己擁有的物件、食物和時間和別人分享,是一個沒有階級、身分平等概念的分享行動。

跳出學校的教育

跟朋友聊起佔領中環,有人評:「他們能做到甚麼?」我卻想起了佔領中環有自由學社這一回事。在這場沒有限期、沒有規則、沒有任何既定模式的實驗裏,每個人都是老師、每個人都是學生。我們希望和你一起,共同討論什麼是free school,共同決定教學的內容、方式和時間,希望每個人都以自己的步伐,學習醫學/針灸/推拿/詩/結他/煲湯/地理/太極/純數/物理/縫紉/建屋/UFO/星際政治學……

(原載於:MTR Service Update page) 幾日前,係女皇登基鑽禧紀念,雖然女皇選擇低調地進行 […]

(原載於:MTR Service Update page) 來自微博的圖片: 有微博嘅朋友,唔該幫幫手,話俾大 […]

假若停車掣曾啟動的話,必需確認軌道上沒有外物,且不涉及危險狀況,方可重設,以策安全。單看這兩段影片,乘客啟動了它的可能性是0。事件告一段落,需提醒的是:車站入閘後,及車箱內確實嚴禁吸煙或飲食。阻門乘客,確有做錯;但犯法乘客,事實勝於雄辯,「養不教,父之過」,為人長輩父母者,都以身作則,為跟他們一行的小女孩著想…

「地區工作」的概念模糊不清:究竟有多少地區工作真正由區議員們自決?有多少地區工作真的有用?我謹以個人所在選區,西貢區德明選區為例,說明一下。

光憑理想,可以拯救世界嗎?

在一些非牟利團體或一些志同道合類的組織或宗教組織,成立之際,主事人總是懷著一腔熱誠和理想,要幹一番大事業,拯救世界。出發點,永遠是好的;但不少這類的組織,最後都是失敗收場(大多數是不了了之只剩空殼,和收檔沒分別),有些更是鬧得很不愉快,含恨而終。雖然,這些組織歸究死因,很多時會說,受打壓、財政來源不足、沒有心人接手,云云;然而,據我於早年,以及近期在這類群體的觀察中,「忽視人性的陰暗」,才是最大的死因。

看清.起行

食物從田野到口裡,其實得來不易,值得珍惜。或許,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全職在自己的小區成立類似「食德好」的組織,但我們可以在日常生活中提醒自己,不要因為庸懶而忘悼「浪費」這個顯而易見卻一直被受忽視的問題。

藝術社區化,社區藝術化

西貢區議會希望透過舉辦「西貢區議會公眾藝術計劃2009」,促進推動藝術社區化,增添社區藝術氣息,藉以豐富生活質素,整項工程預算於2011年完成。

撐.廣東話

代友Page宣揚「保衛廣東話」訊息的同時,另加一些我們的感想: 據<<信報>>一篇摘錄了大陸沈炯教授(北京大學 […]

港鐵故障消息

打從在節目錄音之後,東鐵綫的故障似乎月月新鮮月月有。不過就以當月兩次在繁忙時間的故障為 例,港鐵均沒有透過傳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