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社群服務

上帝總是帶走善良的人

在他沒有回覆我訊息超過一天的時間後,我收到他的短訊。正確而言是他家人的短訊,說他入了醫院,進了深切治療部。我得到的消息是他情況不算太壞,康復過程會很長但沒有生命危險。但我跟你說不擔心是假的,始終病情不重的話不會在ICU。那一刻我真的想立刻買機票飛去看他;不過在跟他交往不到一年的情況下,又不太想麻煩到男友的家人。他們的焦慮一定不比我的少。因此我決定視乎男友病情的發展再作決定。

里約奧運仲未完

今屆殘奧代表香港的唯一田徑選手任國芬,身體痙攣,肌肉會不由自主地抽搐。她跑100米需時15秒多,與奧運女飛人比較當然望塵莫及,但你和我或許都跑得比她慢。跑步對大部人來說是一件天生就懂得的事,但對於任國芬而言,她需要克服身體平衡的問題,跑步時肌肉亦會十分疼痛。任國芬今次是首戰殘奧,將出戰田徑100米及200米賽事,先別說贏別人,最希望能贏自己,突破個人最佳時間。

兩年前, 一場IceBucketChallenge用冰水溫暖了人間。這場挑戰有如暮鼓晨鐘,敲醒了一直不聞不問的我們。大眾的關注,各界的捐款,為原本在黑暗中徬徨的ALS患者普照出希望。但熱議過後,這群人又回到了我們的腦後,慢慢沉回那無人問津的黑暗。雖然兩年後的今天,IceBucketChallenge 總共為「漸凍人症」籌得超過2.2億美元善款,成功推動科研突破,找到與ALS相關的基因NEK1,為未來研發新藥踏出重要一步,但這又是否代表我們已經功成身退?

【真人真事分享】興趣

我有一個7歲的自閉症兒子樂樂,他自幼很喜歡看地圖,查巴士站。後來,更愛上了港鐵路線圖。他過目不忘,就算是複雜區域,每個站他也能如數家珍,更嚷著要我帶他到不同的鐵路站參觀。

最近在同性婚姻的討論上,明光社的同工提出多元授權書的概念。他們聲稱︰「以授權保障緊密關係,能同時保障婚姻以外的各種緊密關係的權利,而非只狹窄地照顧同性伴侶的權益。賦予授權人與受權人的身份,迴避了修改現行婚姻制度的爭議。而多元授權書由政府推動,亦減少各種散亂層面的行政費用及擾人程序。授權人被賦予更大的選擇權──授權對象、受權人數、授權範疇、授權時效,而政府各部門須要承認受權人的身份,並給予與授權內容相應的待遇。」

無視慘過歧視——雙性人

如果說LGBT_(Lesbian,_Gay,_Bisexual_and_Transgender)被社會歧視,I就是被無視的一群。I是什麼?I_stands_for_Intersex,亦即是雙性人——出生時同時擁有男性和女生的性徵,既非男、亦非女。

我只是生得矮一點而已

侏儒症通常是由於精子或卵子的基因突變而成,導致骨骼發展異常,例如軟骨或脊椎發育不全等,現時香港每一萬名嬰兒大約有一至三名出生時患有這病。這種基因突變原因不明,任何懷孕都有可能出現,所以sorry,沒有人能擔保你的子女可以嬴在射精前。

電影《無間道》女配角李心兒(陳慧琳飾演)扮演心理醫生,只要讓病人睡在催眠床上,調校鬧鐘,自己在電腦熒光幕前玩「接龍」遊戲,數小時的「療程」便「大功告成」。立法會議員蔣麗芸在議事堂上,曾經語出驚人,認為「精神科醫生聽精神病人講太多說話,自己都黐線了。」長久以來,社會人士對精神科醫生和情緒病患者,抱著牢不可破的偏見。現在,就讓曾繁光醫生從專業和藝術兩方面,向讀者逐一澄清。

村民及發言人已多番強調「不遷不拆,重啟諮詢」的訴求,無線新聞記者再追問「賠幾多先夠?」,是記者理解能力有問題抑或村民表達得不夠清晰?當然,我們又不是無線新聞部高層心入面條蟲,不敢武斷猜測記者提問是企圖將三村村民塑造成貪得無厭、只要賠夠就肯走的形象。

【真人真事分享】放膽

視障的中六生湯米仔,因為得知很多師兄師姐縱使有高學歷,仍然找不到理想工作。所以就算他很努力增值自己,也只敢期望將來有天,能夠在大公司當一個小職員罷了;夢想,在他而言可以說是想也不敢想。

【真人真事分享】睹

「在課堂中,如果你真的很想動,就試試『左手打右手』,」他為其他ADHD同學分享了自己的土炮式方法。

弱勢社群,反而對這些街坊文具店有需求。何姑娘說,有一對巴藉的小姐弟,每天就是拿著七元來光顧。每天,姐姐就算著,如何利用七元,能同時為自己和弟弟買到心水又適合的文具——卓越文具定價不高,但也是一項挑戰;何姑娘見其是熟客,有時爭少少也算給她們;另一方面,也較她們如何理財;姐姐看中了一套水彩筆,但要二十多元,何姑娘就教她們儲蓄:先忍手,把每天原本會花掉的錢儲起,儲上一週,就可以買到心水貨品。

少人誤以為補鞋其實不算是一門學問。而且因為工時高,薪酬低,很少人願意投身補鞋業。誠然,大眾對補鞋業的負面印象頗為根深蒂固。要改變他們的想法亦非易事。然而,我們仍然希望盡量能夠憑藉我們的力量,盡量令大眾對補鞋行業有多一份認識,多一份尊敬。有見及此,我們分別實地訪問了深水埗「憶記」補鞋鋪及美孚的「根記」補鞋鋪,希望切身瞭解補鞋鋪的運作情況。我們在訪問之中大開眼界,分別見識到鞋匠的補鞋技術,還有極多罕有的補鞋用具

平均年齡只有13歲的他們,為劇團改的名字,期待為觀眾帶來溫暖與歡笑。由佛山來到廣州藝術節演出一人一故事劇場,太好了,這是你們的第一步。而這一步,你們走得很好,雖然訓練時間很短,做到這個演出水平,而是超額完成了!往後,一定要繼續練習,繼續學習。

「在香港繁殖導盲犬,最大的好處是經過兩個月的初生護理後,這些狗仔可以立即入住本地寄養家庭,了解地道的居住環境,跟外國輸入的導盲犬不同,他們通常四、五個月才到港接受寄養家庭訓練,可以了解香港的時間大大減少,聽廣東話都冇咁叻啦!」

十二歲的小儀(化名)一向喜歡到文具店購物,因一次的貪念而在文具店偷竊被捕而接受警司警誡。她其後參與本中心的康和服務,希望向店長道歉。年紀尚輕的她不擅於用言語表達自己的歉意,卻有一顆真誠道歉的心,因而預先親手畫上水彩畫,希望送給店長。